第4479章 傲气

第四千四百七十九章 傲气

穆桦刚才就听说,明孝人来北崇,主要是取经,但是他觉得,这只是一个说法而已,地市向县区取经,这根本是不对等的,更别说还不是同一个省的。

所以他认为,明孝大约是要跟北崇合作什么项目,谁让北崇钱多呢?而且明孝毕竟是紧邻北崇,从地理条件上讲,有合作的基础。

可是祝书记居然直承,主要就是学习先进经验来的,听到这个说法,他还真有点意外。

不过他也就是微微一错愕,然后就笑了起来,“小陈的魅力,还真是大。”

“没错,一河之隔,北崇的发展,我们是看得到的,”祝涛笑吟吟点点头,一点都不隐藏对北崇的欣赏,他看一眼陈太忠,“地质和气候条件差不多,我们真的想好好学一学,只是希望太忠书记不要藏私,让我们学个四不像。

“四不像其实无所谓,”陈书记直接来了这么一句,不过紧接着,他就做出了解释,“齐白石说过,‘学我者生像我者死’,学得不像不要紧,关键是要有一颗奋发向上,勇猛精进的心,有志者事竟成。”

他这话是笑着说的,可话里的狂妄,真是挡都挡不住,一个小小的区委书记,敢对市委书记如此居高临下地说教,而且并不掩饰自己的志得意满,那就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得意忘形。

但是陈太忠还就是这么说了,这并不仅仅是因为狂妄。他深知,就现在这番谈话,很快会传到李强耳朵里,他若是一味地迎合一个外省的市委书记,就有不注重大局的嫌疑。

阳州想占北崇的便宜,都占不到多少,他对明孝这么客气,李书记心里会是什么滋味?

再有就是,祝涛再是顶级正厅,那也是外省的正厅。他没必要委屈自己——反正是你求我。又不是我求你。

果不其然,他这话传到李强耳朵里之后,李书记笑着摇摇头,“这小子还算懂事。我也不算白照顾他……不过这话说得。还是有点忘乎所以了。”

然而。祝涛并不介意陈太忠的态度,他笑着点头,“太忠书记这话。一语道破天机,没错,学习北崇的内容,这只是形式上的,关键是要学习这个负责的态度……北崇发展得这么快,主要还是有这个科学的心态。”

一语既出,众人皆惊,大家真没想到,明孝祝书记会如此放得下架子。

接下来,就是去看北崇电厂的二号机组了,与一号机相比,二号机有较大幅度的改进,一旁的地电总工刘抗美为穆厅长和祝书记解说。

待听说电厂的二期工程已经开始启动,祝书记禁不住问一句,“现在全国上马的电厂不少,再上两台十万的,会不会有点多了?”

现在还是全国极度缺电的时候,不过这个危机前两年就凸显了,不少地方开始上电厂,目前投产的虽然不多,但是一两年内,会有大批电厂投入运营。

祝涛这话就是问,你们再上两台机组,会不会是重复投资,有点盲目?

等这两台机组投入运行的时候,北崇起码能消化一半的发电量,陈太忠心里真是有点不屑,不过他已经刺激过对方了,人家表现得很坦然,那么,得意不可再往。

“不多,绝对不多,”康晓安很坚定地摇摇头,“这一点上,我们行业内有共识,权为民也知道,电力是工业发展的命脉,咱国家眼下的发展,对电力的需求,还是呈爆炸性增长。”

“可惜明孝没有油页岩啊,”祝涛感触颇深地叹口气。

简单地参观之后,晚上七点,陈太忠摆酒宴客,主桌上除了穆桦、祝涛、康晓安和明孝市常务副市长之外,就是北崇的一正五副六个区长。

连阳州和明孝的科委主任,都没资格上桌,在第二桌上坐着,招待他们的是徐瑞麟、靳毓宁、韩世华和陈文选。

陈书记又得拿出来两条娃娃鱼飨客,没办法,穆桦是自己人还好说,祝涛可是海角人,北崇人的面子,那是不能丢的。

祝书记对罗区长很感兴趣——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兴趣,起码看起来不是。

他不住地问一些农林水方面的问题,而且尤其注重细节,比如说农业发展中资金的筹措,或者说推广技术中,遭遇了什么问题。

康晓安和穆桦就是笑嘻嘻地看他们聊,也没有发言的兴趣,不过罗雅平真不愧是学者型干部,什么事情都能说得头头是道,有时候她说话可能不太注意措辞,锋芒比较锐利,但是谁又会计较呢?

有意思的是,祝书记对农林水不外行,他是越说越高兴,到最后居然发出邀请,“小罗,啥时候去明孝,帮祝大哥诊断一下,拿点行之有效的方案出来……你放心,大哥不会白用你。”

“祝书记,男人用女人……这话在北崇,它有歧义,”陈太忠哈哈大笑。

“你这家伙,”祝涛哭笑不得地指一指他,不过县区干部的作风,都是差不多的,尤其是明孝和北崇,就是挨着的,“我给十个美女让你用,你去帮我诊断,行不?”

“美女算啥?小罗可是副区长呢,美貌和智慧并重,”陈太忠笑眯眯地一端酒杯,“我可不信明孝能找出十个副处以上的美女……祝书记,我敬你一杯。”

祝涛一抬手,一杯酒进肚,“你北崇就四个美女区长,我明孝找不出来十个?”

畅玉玲一呲牙,没说什么,葛宝玲发话了,“祝书记开玩笑了,二十年前,我也不算美女。”

“心灵美也是美,”别说,祝涛插科打诨也有一手,“葛区长是北崇的钱袋子,太忠信得过你……这肯定是心灵美。”

你还不如说我有气质,葛宝玲笑一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谢谢祝书记夸奖……我先干为敬,您随意吧。”

“我已经喝过了好不好?”祝涛一呲牙,表示自己不受美女诱惑。

反正这一晚上,宾主尽兴而归,祝书记的酒量不是很好,喝到半斤左右的时候,就有点咬牙了,刘海芳和罗雅平见状,端起酒杯来频频相敬。

明孝人一见,赶紧过来救驾,不过这里终究是北崇的主场,九点钟的时候,祝涛跌跌撞撞地回了房间,休息去了。

陈太忠又把其他人安排了,自己回区政府小院了,才一进院门,后脚畅玉玲就进来了,“我觉得明孝的祝书记,有点奇怪啊。”

“奇怪什么,他能从北崇得到什么?”陈书记微微一笑,“你这担心有点过了。”

“总觉得一个市委书记,不应该这么礼下于人,”畅玉玲坚持自己的观点,她警惕任何针对他的阴谋。

第二天九点,就是二号机投产仪式,常务副市长谷珍在八点四十分的时候赶到了,而白凤鸣等人也在八点半左右赶到,他们是临近县区的,不需要提前一天赶来。

有意思的是,北郭县不但县委书记巨中华来了,县长赵根正也赶了过来,这就是铁下心思要跟北崇搞好关系了。

不过令陈太忠奇怪的是,敬德县只来了县长连晓,县委书记奚玉居然没有来——敬德做为跟北崇联系最紧密的县区,大部分的沟通,还是经过奚书记,哪怕陈太忠还是区长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的格局了。

喜庆在前,陈书记也不好多问,仪式举办过之后,诸位领导和嘉宾参观北崇发电厂。

巨中华对技术方面尤其感兴趣,时不时地请教刘抗美——北郭马上也要上油页岩电厂了,多了解一些不是坏事。

倒是赵根正,虽然是北郭县县长,可是摊上这么一个强势的书记,也只有在一边频频点头的份儿。

谷珍虽然只是常务副,但是对祝涛也没有太大的敬畏,这大抵还是因为,两人根本不是一个省的,她倒是对穆桦比较尊重——这几年科技厅的权力日增,手里掌握的钱也多了,轻易怠慢不得。

反正就是各种的心思了,十一点多,嘉宾们参观完电厂,就到了吃饭的时候,大家在电厂的食堂里随便吃喝点——这会儿,就没有娃娃鱼了。

仪式举办完,该走的人就走了,下午车行要把北崇订的车送过来,陈太忠才说要去看一看,却是被祝涛扯住,说下午咱们要好好交流一下。

那就边走边聊,交流的方式,不是很重要吧?陈书记对来自外省取经的书记,态度真算不上热情,不过他还是把罗雅平叫了过来——老祝好像对农林水比较感兴趣。

天气实在有点冷,边走边聊有点不现实,于是几个人坐进了金龙大巴里,在培训中心的院子里等着车行送车来。

祝涛还是头一次坐北崇的金龙大巴,坐在车里,居然能喝上现冲的功夫茶,和鲜榨的果汁,他感慨一句,“有这种金龙大巴,还买什么奥迪啊,这车开出去多舒坦?”

“奥迪开出去,拔份儿嘛,”陈太忠笑着回答,“这金龙车改造,真不便宜,而且油耗大,人工也多。”

“坐了这车,我觉得坐奥迪的,就是土鳖,”祝涛毫不客气地发话。

现在的有钱人,还就是坐大巴,改造过的这种,陈太忠想这么说来的,不过下一刻,又硬生生忍住了——哥们儿这么一说,公车消费,那就又要上个档次了。

他实在太明白这些领导干部们的攀比心理了。

就在此时,他的电话响起,陈太忠拿起来一看,就是一怔——岳黄河打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