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2章 传说中的宰相肚量

第四千四百八十二章 传说中的宰相肚量

2005年的春节,凤凰少了几个人,陈太忠深切地感受到了时间的威力,真是世易时移。

不过好在大家都在上升期,除了吴言、钟韵秋和蒙晓艳,连任娇都站稳了脚跟,成了校长。

初三的时候,陈太忠带着自己的女人们来到了素波,这里就热闹多了,连姜丽质都从海角赶了过来,只有林莹,一直在张州,姐妹们在欢好的时候,集体打电话给她拜年。

小林总却是气得在电话那边跳脚,你们别得瑟,哪天我追太忠追到北崇去,好好放松一个月,到时候看谁馋谁。

欢娱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初七的一大早,陈太忠准时出现在了北崇——这还是廖大宝和林桓帮他顶班,要不然他半路都得回来。

初七一开始,北崇就忙碌上了,以前那种慵懒再也看不到了,不过习俗的力量也是巨大的,正月十五以前,大家都是规规矩矩上班,一到下班就跑得没影儿了。

正月十三的时候,清阳河水电站第一台二点五万千瓦的机组开始发电,这次不光李强来了,连欧阳贵都来了,祝涛也是又来了。

这个仪式,比北崇油页岩二号机组要重大得多,涉及到清阳河水力资源综合利用的问题,折腾了足足两天。

然后就是正月十五的焰火了,这是陈太忠来北崇放的第四次焰火,分外地热闹,各个乡镇也有焰火,还有不少是纸墩子,不过离他当初说的“各乡镇都放得起焰火”,真的不远了——如果不是特别卡质量的话,其实早就实现了。

正月十七,明孝的考察团抵达北崇,带队的是市委一个副秘书长,陈太忠再说不管,还是摆出了接风宴招待对方。

至于他们想学什么,那真是随便了,陈某人的这一套,都是摆在明面上的,学得走是你的本事,学不来也别埋怨。

考察团在北崇待了不止一周,差不多有十一二天的模样,他们倒是深入基层考察了,很有点干劲儿,有些不合适考察的地方,也及时地跟区里沟通。

比如说娃娃鱼养殖中心,养殖中心是可以让人参观的,近距离参观都行,但是别出声音,别抽烟和别拍照——闪光灯会刺激娃娃鱼。

可是明孝人还想了解养殖的各种细节,这个要求,养殖中心就做不了主了——这是北崇花钱买来的技术,养殖过程中又交了不少学费,不能让人轻易学了去。

于是他们就请示罗区长,罗雅平倒是能做主,但她还是要跟陈书记通个气,最后才回过去电话——娃娃鱼散户放养的流程,比如说养殖考试、抽签什么的可以说,这个证明咱北崇是真真正正为老百姓着想的。

但是核心的饲养技术,这个不能说。

事实上,陈太忠认为,其实说了也无所谓——你明孝想效仿,光那个许可证,你起码就得跑个几年。

不过罗雅平不这么看,许可证是难办,但人家要是不挂牌呢?就当走私的娃娃鱼卖——反正养一条是一条,卖一条是一条,于是她就坚决制止核心技术外泄,以免扰乱市场。

明孝人能理解这种心态,大致了解也就算了,并没有更详细的追问。

而在有些项目上,他们想多了解,北崇都协调不了——明孝人想了解移动大棚的生产流程,卢天祥毫不客气地拒绝了:我们的产品就在这里了,生产线你们就不要看了。

私营企业的自我保护意识很强,而面对这一点,北崇区政府也不好说什么。

其实移动大棚的那些构件,随便去个大棚就能看到,但是看得到不等于做得好,尤其是这种东西,讲究个成本控制,生产不够科学,成本降不下去,就没有市场竞争力。

还有一些项目,有人愿意让人知道,有人不愿意,同样的大棚种植,有的农户喜欢大讲特讲种植经验和心得,有的农户就闭口不说话。

总之,这十几天对明孝人来说,收获是巨大的,也有些许遗憾,在离开之际,那副秘书长设宴招待陈书记——他坚持要自己招待,感谢北崇的无私。

酒桌上,他说了两点,第一点就是,他深切地体会到,祝涛祝书记所说的话了——像北崇难,学北崇更难,最难学的,就是你们这种认真负责、敢于想、敢于做的精神和态度。

客套话嘛,随便听一听就行了,陈书记但笑不语。

不过第二点,对方就是为北崇开出了药方——你们现在发展得很火爆,势头也猛,但是有一个瓶颈,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这个瓶颈解决不了,北崇发展不起来。

“愿闻其详,”陈太忠笑眯眯地请教,也不着恼——我们已经发展得好了,听一听你的话,又有何妨?

“人,北崇缺人,”副秘书长很直接地指出,“没有人流量,就没有财富可言,你固有的人口不到二十万,加上流动人口,也不会超过五十万……人口基数上不去,经济规模能上去吗?”

“这个……倒是,”陈太忠点点头,面对工作,他不喜欢文过饰非,北崇不是资源型地区,地广人稀是天生的劣势,“你有什么好建议?”

“明孝的人力资源很丰富,”副秘书长笑着回答,“希望陈书记能多考虑一下,双方优势互补。”

“短期内怕是够呛,”陈太忠也不遮掩,直截了当地回答,“北崇人少,但是五山和北郭人不少,身为阳州的干部,我得优先照顾本地区的县区。”

事实上,阳州市人口数量最大的是花城市,那里的人素质也相对高一点,不过北崇和花城的纠葛,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五山和北郭都是北崇的盟友。他自是要先提这两个地方。

那副秘书长对于这个回答,也并不着恼,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所以他笑着发话,“我也就是个提议,搁置就搁置吧,希望北崇将来发展得好了,能考虑一下明孝这个邻居。”

送走了明孝的考察团,敬德那边的消息就下来了,连晓接任县委书记,代县长是省建委下来的一个处长,年纪才三十五岁,已经是四年的正处了。

陈太忠一听就乐了,不是不报时候不到,省建委的人,你也有撞到爷手上的一天?于是他找来了林桓,“林主席,听说你在敬德熟人很多?”

林桓不知道他卖的什么膏药,就大大咧咧地回答,“不光敬德,固城、文峰和明信,我说句话,很多人要给我这个老脸的。”

“在敬德那儿组织一次跳票,你有没有这个能力?”陈太忠直接发问。

“什么?”林桓听得吓了一大跳,他做梦也没想到,陈书记居然会惦记这个,操纵别的县区的选举,想一想之后,他问一句,“为什么?”

“省建委那帮家伙,太不是玩意儿了,”陈太忠将省科委房地产公司遭遇的刁难说一遍,“……这个项目,咱北崇也有投资,要不是咱们够强硬,项目就黄掉了,就算现在,手续也不全。”

“原来是这样,”林桓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知道区里跟省科委有合作,也知道项目不是特别顺利,不过他对相关细节了解得不多,原因也简单——他很反感孟志新,就不想多接触这一块。

听说了有这番因果,他想一想之后发问,“那只是公家的恩怨,现在这……涉及的可是个人的前途。”

“你当建委的人不知道,他们招惹了北崇?”陈太忠对这个理由嗤之以鼻,他要报复人,有的是理由,“招惹了北崇,还想来敬德任职,当咱们是死人?我说老林……你不会是没那个能力,瞎吹牛吧?”

“我要是没能力,就再没有第二个人有这种能力了,”林桓傲然回答,然后他又叹口气,“不过这个跳票,连晓都未必答应啊。”

这是实话,北崇敬德这些地方,是有跳票传统的,敬德更是曾经因为连续三次跳票,被直接端掉了党委和人大的班子——连书记可能不待见新县长,但是跳票的后果,他承担不起。

“先来一次试一试嘛,”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发话,“起码先把这货的威风打掉!”

他都说到这一步了,林桓只能领命而去——陈书记也不让他百忙,让汤丽萍支出了五十万的活动经费。

然而,林主席人面虽然广,可敬德终究不是北崇,两人议定之后的第四天上午,李强打电话过来,“太忠,来市里一趟。”

随着北崇的发展,李书记隔三差五地来北崇,但是同时,陈书记也经常就被一个电话拎进市里。

“我在疗养院呢,下午去行吗?”陈书记请示一下领导。

“那我去见你吧,”李强笑眯眯地反问一句。

“得,我现在就走,”陈太忠暗叹一声,老李都这么说了,他还能怎么样?

十一点半的时候,他出现在李书记办公室,“老板,我来了,您有什么指示?”

“指示啥的,我就不说了,”李强看着他,似笑非笑到底发话,“我就是想说,太忠……给个面子,放我一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