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4章 不能苦孩子

第四千四百八十四章 不能苦孩子

中午一顿饭,陈太忠没给刘新革什么好脸色看,不过刘县长也还算沉得住气,没有太计较此人的冒犯。

事实上,刘县长家学渊源,知道陈书记这种坐地虎不好招惹对方真的表达出来什么地方不满意,这还真的未必是坏事。

怕就怕,有些人心里做文章,脸上不表现,这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饭后,陈太忠站起身子就走了,李强少不得要跟刘新革说一下想要干好敬德县的县长,离了陈太忠,你玩不转。

敬德是不受市里待见的,基础就太差,近期经济形势好一点,都是靠着北崇在发展,你现在想转头回来陈正奎接不起这个烂摊子。

做为敬德的县长,不能交好北崇的话,不能说万劫不复,但也注定没有太大的发展潜力了现在想跟北崇绑在一起发展的县区,真的不要太多。

而陈太忠若是有意,就算不玩跳票,只说一个不配合,就直接能搞得敬德县长黯然退场人家现在表示出敌意,未必就真的是坏事。

陈太忠也是这么想的,他真不在乎是刘新革还是刘旧革当这个县长,只不过不表态的话,就代表好欺,所以他必须表态。

至于说未来的敬德,肯定是死死攥在他的手里。

李强和刘新革怎么商量不谈,陈太忠回了区里之后,接到一个传真京城晋升公司,申请特批五十条娃娃鱼。

这就是齐晋生的公司发来的传真。齐总不会跟南宫毛毛抢买卖,事实上,他申请这五十尾娃娃鱼,是为了邵国立的婚礼。

邵总的婚礼已定,新娘姓胡,一个计划单列市市长的女儿,没什么根脚,不过这个市长起码还能干七八年,升市委书记也不难。

总之,还是政治联姻。陈太忠禁不住要想一下……哥们儿要是跟蒙勤勤结婚。得办多少桌?若是跟何雨朦结婚的话,那又得多少桌?

想多了,政治联姻什么的,最没有意思了。下一刻。他笑着摇摇头。还是小紫菱好,没有那么多的因果关系。

不过这家伙也真会选日子,偏偏是两会的时间。陈太忠很是无语你就那么需要重量级干部的捧场吗?

到时候再看吧,陈书记吩咐廖大宝一声,让他将这个事情记下来,然后找谭胜利谈学生的午餐补贴去了。

这是谭区长今年想出的点子,北崇地广人稀,很多学生在中午的时候,没时间回家吃饭,就带饭去学校,他觉得这样不利于孩子的身体发育中午给孩子点补贴吧。

陈太忠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不过这也是一笔好钱,北崇的中小学生加起来,有四万多接近五万,一个人一天补助两块钱,十万就没了。

抛去寒暑假,一年的支出,差不多要三千万,这笔钱怎么花,必须要有个章法。

谭胜利的意思是,钱补贴了学生食堂,每个学生一杯牛奶一个鸡蛋,剩下的可以打一些廉价的饭菜花少少的一点钱就可以。

陈太忠认为这个不太好,既然搞食堂,肯定就是要盈利的,不赚钱谁给你炒菜做饭?

当然,赚钱也可以,但是人心总是没尽的,如果食堂赚得太狠,这补贴是照顾了谁呢?

尤其是,有的学生家里,那是真的穷,带饭菜倒还好说,那都是家里种的地里长的,要是花钱去食堂打饭,哪怕是一顿饭五毛钱,也有人舍不得。

所以陈太忠建议,一杯牛奶一个鸡蛋很好,然后投资一部分钱,学校里起大灶,给学生们提供热饭菜的条件,热水什么的也要提供。

这样一来,初期的投资可能大一点,但是稳定之后,支出反倒是不多,一杯牛奶一个鸡蛋,按北崇的物价来看,也就是一块二左右,热水和大灶的花费算三毛,剩下的五毛钱可以发到学生手里随便他们想买点什么。

尤其是这个发五毛钱,对很多学龄儿童,应该是有很大的诱惑,北崇的学龄儿童流失,一直是很厉害的,陈太忠到北崇之后,经济发展得很快,一般家庭的收入,增长了不少,这个现象稍微得到了遏制,但并没有根除。

现在上学不但有牛奶和鸡蛋,还有钱拿,相信学生家长也要仔细考虑。

看起来是几毛钱的事情,陈太忠却不得不认真地跟谭胜利探讨,基数太大了,而且他想把这个制度持续下去,稍微一点想不到,后患无穷。

这个事儿已经讨论了好几次,今天就算基本定了下来,陈书记指出:这个牛奶和鸡蛋的统一供应,我没有意见,但是每个学期最少要招标两次,不合格的商家,一定要取缔。

每个学期招标两次,听起来实在有点频繁,但是每天十万的流水,抛去周六周末,做俩月也是四百多万,百分之五的利润都是二十万,实在不能小看。

谭胜利对这个结果挺满意,然后他又抛出个点子:学校的校车,是不是也要配起来?

校车要等一等,陈太忠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区里的财力还没有达到这一步,北崇的孩子,也还没娇气到这种程度。

谭胜利说,可以给每个学校一些校车补贴,由他们自行决定,租用什么车辆。

这个建议被陈太忠断然否决,在北崇乱跑的报废车辆,真的不要太多,目前是监管不过来的,而且校车不出事则已,一旦出事,那就是一车的孩子。

等到有条件配校车的话,一定要配好的校车,现在北崇还是起步阶段,孩子们就只能努力克服一下困难。

这个事情,谭胜利是被陈太忠说服了,但是下一个建议,则是他说服了陈太忠北崇要为考上大学的孩子提供赞助。

教育产业化这玩意儿,实在有点缺德,北崇考上大学的学生不算太多,而其中有些人,真的是上不起学,就像现在物流中心的副主任潘剑平,高中毕业,能上大专,可是上不起。

陈太忠觉得这个补贴有点蛋疼,咱补贴了他,学生不见得要回来区里现在就算搞了返乡创业,也有不少大学生根本不考虑回来。

谭胜利不这么看,在这一点上,他是有公心的事实上,真能做到这一点的话,也是谭某人在任期间,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业绩。

谭区长强调,说不管学生回来不回来,都是咱北崇考出去的,他们不回来,是家乡的吸引力不够,是咱们的责任,但是家乡赞助他们学习了,不管将来他们走到哪一步,能帮助家乡的话,他们会袖手吗?

那就……花吧,陈书记被说服了,他在考虑小圈子利益的时候,功利心是很强的,但是身为北崇父母官,坐看孩子上不起学,也不是那么回事。

“教育真是个花钱的玩意儿啊,”看到谭胜利高高兴兴地离开,陈书记叹口气,想一想以前对退休老教师的返聘,以及各学校开始推广的校园网,真是一笔好钱。

不过说来说去,还是北崇不够富裕,真要有钱了,花这点钱到教育上,也不算多大事。

他正琢磨呢,有个电话进来,是个陌生的号码,他接起来,“你好。”

“太忠吧?我谢思仁,”电话那边是个熟悉的声音。

“哈,谢书记,”陈太忠一听就乐了,“请问有什么指示?”

“指示谈不上,”谢书记轻笑一声,“祝涛在跟你谈合作?”

“是啊,”陈太忠很干脆地回答,“不过跨省合作,我对这个兴趣不大。”

“他也是郑老大的人,能帮还是帮一下吧,”谢思仁压低了声音,“这家伙跑钱很有办法,你给他找几个项目,他亏不了你。”

跑钱很有一套?陈太忠放下电话,仔细琢磨了起来。

其实搁给一般人看,陈书记跑钱也算有一套了,不过陈太忠心里清楚,他这个交流干部来恒北,跑钱真不容易,也就是在林业总局跑下个退耕还林,不算没到手的油页岩项目的话,真没得到什么项目。

到目前为止,农业厅和科技厅的路子算是跑顺了,将来要点钱不会太难。

不过不管怎么说,谢思仁做为郑文彬的前秘书,打电话说祝涛也是郑文彬的人,这个面子他是一定要给的祝书记跑钱有一套,恐怕还不止是郑书记的人那么简单。

可是,明孝该找什么项目呢?陈太忠想一想,觉得还是实际考察一番为好。

然而,三月份他的时间安排得还很紧,想一想之后,他拨个电话给罗雅平,“雅平区长,明孝那边,你了解过一些吗?”

“别提了,隔几天就是一个电话,”罗区长苦笑着回答,“我现在忙春耕和植树都忙不过来……对了,我刚弄到点草木,能在油页岩残渣上生长,我觉得可以培育一下。”

“能在油页岩残渣上生长的植物,我也联系了一下,”陈太忠一听这个话题,挺高兴的,“咱们碰个头。”

油页岩炼油,最大的弊端是两个,一个是生产成本高,一个是环保成本高,干馏过的油页岩,里面的油含量还是不少,寸草不生不说,渗出的油还能污染土壤和地下水。

要是解决了这个问题,油页岩项目就不那么鸡肋了,而且,北崇的优势会极大增加。(……)

PS: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