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5章 暗访

第四千四百八十五章 暗访

能分解油页岩的植株不多,但是还真有,这跟植株的个体差异有关。

陈太忠对此事上过心,别的不说,北崇的煤场,存煤上都能长出草来,这说明有个别植物,真是适应恶劣环境。

事实上,海潮集团的煤场里,煤堆上都能长出柳树来,陈书记早就跟林莹说了,煤炭上能长出来的植物,你帮忙看着点。

不过那时候,北崇的油页岩项目还早得很,他就不着急张罗此事,后来整天忙东忙西的,他把这个事儿忘了,现在罗雅平一提,他觉得也到了操作此事的时机。

罗区长找的植株,是从临云乡获得的,她采了两棵,据说现场还有十来棵,以及两蓬灌木,植株虽然不多,但是可以慢慢培养。

陈太忠看了她采来的植株,两棵小草被埋在油页岩的碎屑中,罗区长是正经的学者,所以她没把小草弄进实验室,就在农业局的大院里,露天培养着。

两人站在那里,说了一会儿之后,罗雅平问,你说的样本在哪里,陈太忠告诉她——你去煤场采去吧。

这时候罗区长才反应过来,其实大多数煤炭,也可以说就是油页岩。

于是她感慨一声,真的是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很多基础的知识和联系,还是要到基层才能了解,光看书是没有用的。

“过一阵,我还能从天南那边搞点植株过来,不过这个试验场地。有点小了,”陈太忠笑眯眯地发话,“怎么样……我从省外协调,你负责本地挖潜,就这么分工?”

“我打算在云中和北郭等地,再找一些植株,”罗雅平研究起来,其实也是很狂热的,“头儿拨点钱吧,我好好培育一下。等咱出成绩了……全国都有推广意义。”

“真要出成绩。也得是上了项目之后,才好大面积培养,”陈太忠笑着摇摇头,“煅烧过的油页岩和没煅烧过的。还是不一样……咱目前做好准备就行了。”

这话说得十分在理。罗雅平点点头。“有备无患……给我们农科院一个课题吧?”

“你倒是会为娘家人争项目,”陈太忠看她一眼,“你现在是北崇的区长。要考虑区里的利益……能从农业厅要下经费来吗?”

“差不多,要是畅区长愿意帮忙,我有八成把握,”罗雅平沉吟一下,还是很干脆地点点头,“其实这个课题,也可以跟科委要经费,老板你面子大啊。”

“从科委要,那还真得等开工之后了,”陈太忠笑一笑,科委支持的课题,都带有很强的目的性,很有些集中攻关的味道,比较在意政治正确——这两年科技系统支持的课题,大都放在国家重点发展方向上。

而农业厅则不同,他们有专业,可以强调技术积累和储备,强调发展的整体性。

不过他也无意就这个话题说太多,直接岔开,“明孝那边,你拿出什么方案了没有?”

“北崇的事儿我还顾不过来,理他们做什么?”罗雅平不耐烦地回答。

其实她本是搞技术的,做事不是很功利,不过来了北崇之后,深受区里一把手的影响,就觉得外面的事情都可以放一放,自家的事才最要紧。

“得了,你整天接电话,我也受纠缠,索性去一趟吧,”陈太忠苦笑一声。

“那行,什么时候?”罗区长点点头,“最近我是比较忙。”

“过一段时间,我就比较忙了……明天吧,”陈太忠敲定了日期。

“你……你也去?”罗雅平愕然,她还以为,只是自己去呢,所以她才一直拖着。

我不去,怎么向谢思仁卖人情?陈太忠笑着点点头,“那肯定嘛,我都跟祝涛差两级了,你过去是差三级,怎么好意思对他指手画脚?”

“哈,”罗雅平听得笑了起来,要是跟陈书记一起去,那她还真的无所谓了,“既然要走,不如现在就走,也不用通知明孝。”

“不通知?也好!”陈太忠先是愕然地扬一下眉毛,然后就果断地点点头,“咱们看到什么算什么,而不是看他们想让咱们看的内容。”

两人都是雷厉风行的主儿,说到就做,不过陈书记想一想,还是给王媛媛打了个电话,希望她能跟着一起去——王主任是计委的,应该有点眼光,而罗雅平身为年轻女性,有个搭档同行,是比较稳妥的。

然而非常悲催的是,王媛媛此刻正在跟畅玉玲谈工作,城区改造是建委的事,但是跟计委也有相当大的关系。

畅区长一听说,要去明孝考察,她自告奋勇,“头儿,王主任最近的工作很忙,我跟您一起去吧……明孝的城区建设,我也能提出合理的意见和建议。”

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顿得一顿之后,方始发话,“其实区里也离不开你……那行,一起去吧,咱们最多待三天。”

明天就周五了,五六日三天的考察,其实只占用一天工作时间,他如果坚决拒绝,难免要伤害畅区长的工作积极性。

于是三人坐着陈书记的别克,刚挂牌的北崇一号车,在六点半的时候,抵达明孝市。

“先不着急住,四下走一走吧?”畅玉玲坐在副驾驶上建议——不管别人怎么看,只要她坐陈书记的车,就要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当然,大家也不好真的计较。

其次就是,她跟陈书记在一起,特别喜欢主动提建议,建议合理固然好,建议不合理,被陈书记训一顿,她也无所谓——总之,思维是很亢奋的。

现在就是这样,她认为,“观察一下明孝的夜间经济,也能看出来一些东西。”

“我先去火车站买张地图吧,”陈太忠叹口气,他承认畅区长说得有道理,但是没地图不行,而明孝这小小的地级市,报亭里都没有卖地图的,只能去火车站买。

全中国的火车站,基本上差不多,总是有各种杂七杂八的人,陈太忠下车买地图的时候,罗雅平和畅玉玲也钻出车来透透气,旁边就有几个闲汉,袖着手过来,看着她俩若有所思。

不过还好,陈书记买地图很快,两分钟就回转来了,他一边看地图,一边往车边走来。

这时,就有闲汉发现了,此人拿的是地图,说明这是外地人,于是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人走过来,笑着打招呼,“兄弟,去哪儿?”

“滚!”陈太忠看他一眼,淡淡地吐出一个字。

“我艹……”这位登时就恼了,才待发作,旁边有人拽住了他,冲着汽车努一努嘴,“别克,你别折腾了。”

“别克就咋了,恒北人也来海角得瑟?”中年人很是不忿,不过经过这个提醒,他也真没上来折腾的兴趣,只是不屑地哼一声,“开奔驰的也不见得就牛成这样。”

陈太忠也不理会这些人,上车之后,将地图收起来,打着了车。

“你怎么态度那么不客气?”罗雅平坐在后座上,笑着发问。

“火车站这种搭讪的,就没几个正经人,”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我求他们搭讪了吗?自己找骂,怪得谁来?”

一边说,他就一边驾着车,在明孝的大街小巷转悠,其实明孝也不大,主要的商业区,也就是南北两条街,东西三条街,不多时就转完了。

“这明孝,还真是很差劲啊,”畅玉玲坐在副驾驶,视野相当开阔,她就点评,“这才七点出头,除了火车站附近,街上都没什么人了,这热闹劲儿,还赶不上北崇的人民路。”

“所以说,夜间经济,体现了一个地区的活力,”陈太忠懒洋洋地接话,明孝的夜间,真的比不上北崇,不过北崇现在是一个大工地,夜间都到处有人施工,活力肯定是杠杠的。

下一刻,他跟这两位女士商量,“咱们不住市委宾馆,直接住翠竹酒店吧?”

既然是来暗访的,住市委的宾馆,就有点不合适。

“我无所谓,”畅玉玲只要跟陈太忠在一起,怎么都好商量,“雅平你呢?”

“订两个挨着的房间就行,”罗雅平也不是那种娇气的人,不过这明孝是小地方,又是人生地不熟的,她希望离陈书记近一点,有安全感。

“要不吃了饭以后,咱们三个斗地主吧?”畅玉玲轻笑一声,“谁输了谁喝酒。”

“我玩得不老练,”罗雅平笑一笑,“喝茶行吗?”

“好了,先找地方吃饭,”陈太忠眼见前方就是个饭店,就放慢了车速,心说输了喝酒有啥意思?有本事输了的脱衣服。

不过,他跟自家女人在一起,才会那么玩,跟别人,还真没那个兴趣。

这饭店从外面看上去不小,进去才知道,不大一丁点儿,上下两层楼,一层楼的面积连七十平米都不到——不过,居然有包间。

这包间其实是隔断,陈太忠要了个包间,结果隔壁一桌人的话,这边都听得到。

有人大声嚷嚷,“咱明孝晚上,就没啥好玩的……李总,想玩就要去阳州,尤其是北崇,那里的小姐条正盘靓。”

“就是就是,”一边有人附和,“那里检查得很严,小姐也干净,不戴套都不怕……而且没人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