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6章 鬼祟

第四千四百八十六章 鬼祟

尼玛,陈太忠嘴角扯动一下,看一眼面前的两位女同事,他自顾自地倒酒,“这个那啥……喝完斗地主哈。”

“我就一直不赞成你这个小姐合法化,”罗雅平幽幽地叹口气,饭店里的声音很嘈杂,但是她也听清楚了隔壁的话,“现在找小姐都要去北崇,这成什么了?”

“这叫用脚投票,”陈太忠淡淡地看她一眼,他实在不喜欢这个话题。

小姐持证上岗,加上北崇大买卖极多,导致现在北崇小姐的素质急剧上升,也因此带来了不少人气,促进了北崇的繁荣——刚过正月,北崇持证上岗的小姐都超过四百了。

但是这个政策,本身是陈某人自己都存疑的,他也不想多加辩解。

因为是跟两位女士吃饭,陈书记也没怎么喝酒,大约四十分钟,三人就结束了饭局,然后驱车找到翠竹宾馆。

这个宾馆不算大,总共才六层楼,配套设施也很一般,不过在明孝,应该算是数得上的了。

三人开了两个房间,门挨门的,陈太忠进去之后,随便地冲个澡,坐在屋里看电视,他是带着笔记本电脑的,但是指望这宾馆里有网线,那是痴人说梦。

现在已经九点半了,坐了一会儿之后,隔壁房间没有过来说要打扑克,他就跟前台打个电话,要了点啤酒上来,一边喝酒一边看电视。

喝啤酒喝到十点半,他脱了衣服打算睡觉,不成想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这是干啥啊,”他披上宾馆的劣质睡袍,很不耐烦地打开了房门,“怎么回事?”

“陈书记,”罗雅平直接扑过来,抱住了他,“咱们换房间吧。”

“啥?”陈太忠很愕然发问,小罗是穿戴齐整的,小罗身后的小畅,也是穿戴齐整的,但是这十点半了,要换房间……谁和谁换啊?

“陈书记,是这样,”畅玉玲倒是神色正常,不过她的声音,也有点发抖,她将房门关上,压低了声音发话,“我们那个房间,三天以前死了一个人。”

合着这俩进了房间之后,罗雅平才说要去洗个澡,只觉得小腹一抽,刷地一股流下来了——大姨妈来了。

她出来的时候,带了洗漱用品和换洗衣服,但是这个……卫生用品,她没有带,包里就是两个护垫,于是她就问,畅区长你那里有这玩意儿吗?

畅区长有时候真的很热心,她说老朋友刚走,我真是没有,咱们出去买吧,我陪你。

可是这明孝的夜间经济,十分地坑爹,而翠竹的位置也不是很好,两人走了两里多地,总算找到一家百货用品商店。

晚上看店的是个女人,态度还可以,不过她听说,这两位是住在翠竹宾馆的时候,眼睛就是一瞪,“有没有搞错,才死了人呢……你们敢住那里?”

翠竹宾馆前几天发生命案,一个服务员不知道怎么想不开,就吃安眠药自杀了,警察过去调查一下,封了两天门,然后宾馆继续营业。

这一起案子,市里的电视台都报道过,女店主离翠竹这么近,当然知道。

“死了人的房间……就是三零三啊,”畅玉玲一伸手,也死死地抱住了陈书记,浑身上下都在哆嗦,“就是我们住的那个屋啊。”

“这个这个……咱们有话好好说,”陈太忠一手搂着一个,轻拍她俩的肩膀,真是左拥右抱,“行,给你俩换房间,其实,共产党人不讲迷信的。”

“咱们换宾馆吧,瘆的慌,”罗雅平说成啥都不想在这个宾馆住了,“不换地方,我是不敢住了。”

你就睡在我房间,我就不信这个了,陈太忠是真的一点不害怕,别说死人,有怨魂他都不怕,不过看一看这俩觳觫的样子,他最终点点头,“行,换宾馆吧。”

然后就是三人去退房,前台说要按半天结算,畅玉玲不答应了——不是出不起这个钱,关键是你直接把我们安排进死人的房间,这不是欺负人吗?

照你这么说,那个房间以后我们就不安排人住了?前台的火气也很大,中国每天死多少人呢,他们住的地方,你就不要去了?

这一通吵,就吵了差不多五分钟,最终过来个男人,说不要吵了,退钱。

宾馆为了经营,就忍了这口气,但是大厅里坐着的一个男人见状,站起身一声不吭地走了。

陈太忠带着两女走出大厅,“这明孝还真没什么太好的宾馆,去凯旋吧。”

“您对明孝挺熟悉啊,”畅玉玲笑着发话。

“我不比你俩强,只不过看一眼地图,就都记住了,”陈太忠指一指自己的脑袋,傲然一笑,谁敢跟我陈某人比记性?

三人说笑着,就往别克车走去,不成想迎面驶来一辆大轿子,尾巴一摆,驶出了院门。

就是这个甩尾的动作,陈太忠赶忙拎住身边两位女士,连退两步,才刚刚躲过。

这辆大轿子车,开得实在太过分了,三人不避让的话,铁定会被撞到,不过撞到的后果,也不会很严重,了不得就是地上打两个滚,擦破点皮。

陈太忠登时就火了,这种情况,一般人会认为是司机无德,但是他不这么看,对方绝对是有意的。

要搁给一般的外地人,遇到这种事儿,就只能忍了,车又没撞到你,想追究的话,没啥理由,可不追究的话,又要憋一肚子气。

事实上,司机这么做,还就是要恶心人。

可陈太忠哪里是肯吃亏的?丢下一句话“你俩稍微等一下”,然后飞速跑到别克车旁,着了车之后,箭一般冲了出去。

开车的司机,正是刚才坐在大厅里的那位,他打一把方向,欺压了对方一下,就说要驱车离去,不成想从后视镜上一看,居然发现有辆车追了上来。

跟我玩?他不屑地冷笑一声——他开的是大巴,不怕跟对方比身体,待对方追上来之后,他方向盘一打,硬生生地逼得后面的别克车就是一个急刹。

我倒要看你小子得瑟成什么样,陈太忠也火了,若他驾驶的是私车,直接就跟对方杠上了,不过公车的话,又是新买的公车,他也不想太不爱护公物。

两人就这样停停走走,驶出这条街道之后,大巴屁股一摆,上了一条极宽的道路,双向三车道的,陈太忠一提速,直接逆行超过大巴,方向盘一打,就要逼停大巴车。

这个时候,他就不怕对方撞上来了——他的责任小,不过为了防止对方有什么过激行为,他也没有带上罗雅平和畅玉玲,这就是铁下心思要跟对方死磕了。

他打方向,大巴也打方向,这时候,陈太忠才发现,马路前方不远有个院子,这辆大巴似乎要往那院子里开。

“还由得了你?”他冷哼一声,加速的同时,车头又是一摆,硬生生将大巴逼停在院子门口——没法再开了,再开就要撞墙上了。

陈太忠气冲冲地走下车,冲着大巴的车门就狠踹一脚,“小子,下来!”

开车的这位肯定不敢下来,他摸出手机打电话,同时一脸不屑地看着车下的年轻人——有胆子你把车砸了。

陈太忠当然有这胆子,看到这货躲在车上不下来,他扭头去打开别克车的后备箱,拎出一把小臂长的扳手,然后身子一纵,跳起老高,冲着驾驶室的车窗,狠狠地就是一扳手。

“嗵”的一声闷响,驾驶室的车窗登时就变成了蜘蛛网,司机吓得赶紧离开座位,眨眼功夫,第二扳手就到了,哗啦一声,车门的窗户碎做一地。

司机见对方伸手去拔保险栓,也真急了,上前就要跟对方抢夺。

陈太忠抬手就是一拳,他本是冲着对方的脑门去的,不成想司机一闪身,这一拳重重地砸到了肩窝上,那位的身子登时向后仰去。

“我让你再犯贱!”陈太忠打开车门走上车,几拳就将对方打倒在过道上,穿着皮鞋的脚又狠踩几脚,“开个大巴很厉害?”

就在这时,院子里冲出四五个人来,一个个衣冠不整,还有人光着膀子叼着烟卷,要知道这才是三月初。

这帮人也不是什么好路数,有人手里拎着铁锹什么的,大声骂着,“我艹尼玛,谁找事呢?”

“你要艹谁?”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大巴车上走下来,冲着骂人的那位走了过去。

“我让你装逼!”这位想也不想,抡起铁锹,带着风声就劈了下去,这一下要是劈正了,掉半个脑袋都正常。

这就是打架打老了的主,他没有杀人的心思,这一铁锹下去,对方要躲的话,绝对躲得开,压住对方的气势之后,他跟着抡几铁锹,对方就只有跑路的份儿。

他的算盘打得很好,但是非常悲催的是,他误判了形势,对面那个高大的身影一晃,不但躲开了铁锹,还对着他就冲了过来。

下一刻,他只觉得一股大力重重地撞到了他的肚子上,手中的铁锹登时把持不住,下巴重重地撞上上颌,身子也向后飞去。

昏迷之前,他有一点奇怪:这得有多大的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