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8章 建议

第四千四百八十八章 建议

光头眼镜男,就非常明白陈太忠的厉害,他的大本营是在明孝,但是手底下的弟兄们找食儿,周边也都是要发展的。

所以他知道,北崇的新书记,是一个相当了不起的主儿,强势无比心狠手辣,而且最关键的是……人家敢跨省抓捕!

地北的警察,北崇抓过;朝田的记者,北崇抓过;连首都的大学生,北崇都抓过;更别说地北的人贩子,一家老小,直接连锅端了。

至于说黑道上的,地北的陈清,玩得比他大多了,陈太忠一句话,陈清就不敢回通达了。

事实上,他都知道陈太忠是黄家的人,跟前任省委书记郑文彬穿一条裤子的。

想到自家平白无故招惹了这么一个人,他真是欲哭无泪,于是他抬手给自己一个耳光,“陈书记,我就是一张破嘴,您别跟我一般见识。”

陈太忠根本没兴趣搭理他,倒是那李警司见势不妙,转头带着人就往外走,“既然事主不计较了,那就没事了。”

“证件不要了?”陈太忠笑一声。

“这个倒是忘了,”李警司闻言转身回来,其实不要证件也无所谓,大不了补办一个,但是他这个证件留在对方手里,没准又要惹出天大的事来,他笑着发话,“还请陈书记还我。”

“还你可以,把你们分局局长叫过来……昨天的事儿,我也给你个交待,”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又扫一眼那年轻警官,“这小家伙不合适干警察,清退了吧。”

“你以为你是谁啊?”小警察登时又叫了起来。

“你他妈的闭嘴,”李警司呵斥小警察一句,然后赔着笑脸回答,“车主都表示不追究了,我们也就没必要做笔录了。”

“出警了,就这么走了?”陈太忠饶有兴致地看着对方,“我是很讲道理的。”

“那您说吧,”李警司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对方有多么可怕。他只是直觉地感到,此人绝对不简单,而车主的反应也证实了这一点,他就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

可是他想走。对方还不让走。这时候。他心里再没有疑问,这绝对是爷字号的人物了。

于是一行人就来到陈太忠的套间,沙发上还有一床被子。众人也只当没看到了。

就在这个套间里,陈书记把事情经过简单地讲一下。

不会听的人,就听到是陈太忠蛮不讲理了——人家大车甩了一下尾巴,你就追上去砸车打人。

可是现场都是社会上混的,自是知道这种行为有多么恶心人。

司机倒是想撇清来的,不过他跟翠竹的关系,真的瞒不过现场的乡亲,而陈太忠也特意点明,昨天我两个助手,就是睡在三零三的——那里三天前死过人!

做警察的最讲证据和逻辑,但是同时,他们见的事情太多了,也最是擅长自由心证,大家一琢磨就反应过来了,这根本就是没事儿故意恶心人。

至于说陈太忠追上去砸车打人,那就是说明,此人不但底气十足,更是年轻气盛,一点亏都不肯吃——没有证据证明,对方是故意的,但是丫就不讲证据,正是所谓的快意恩仇。

其实……就是一场民事纠纷,苦主有点不甘心,但是苦主的老板不想追究了,李警司做完了笔录之后,也不让陈太忠签字,而是斜着眼看光头男,“那……就这么算了?”

“就这么算了,”光头眼镜男点点头,“是我的人冒犯在先,挨打、车被砸都是活该的。”

“听起来你挺不服气?”陈太忠嘴角一撇,似笑非笑地发话,“那你开个价。”

“我真没有不服气,”光头男吓得额头都渗出汗来了,他可不想哪一天被稀里糊涂地跨省抓走,“要不我赔您点精神损失费好了。”

陈太忠的难招惹,是众所周知的,一旦被莫须有的罪名抓走,能囫囵回来都要烧高香了。

李警司知道陈太忠是刺头,可他还真没想到,此人能吓得大名鼎鼎的“二踢脚”屁滚尿流——说实话,他真不知道,北崇的书记为啥能这么牛逼。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做出一些决定,想一想之后,他点点头将笔录往桌上一丢,“既然调解了,这笔录就没用了……陈书记,能否将我的证件还给我?”

“你还不算太笨,”陈太忠一抬手,将证件丢还给他,冷笑着发话,“其实我很希望你立案的,不过我得给祝书记一个面子。”

“祝……祝书记?”李警司下意识地接住了证件,不过紧接着,他就石化了——你是说市委的祝涛祝书记?

下一刻,有人推门而入,紧接着就是爽朗的笑声,“哈,太忠,来我明孝不打招呼……这事儿做得有点不地道。”

门外进来四五个人,打头的不是别人,正是明孝市党委书记祝涛。

在场的其他人登时就震惊了,一屋子人都不敢说话,只有祝书记的声音,还在房间里回响,“罗区长也来了……我给你打了不下五个电话,总算把你请来了。”

噗通一声轻响,却是那满头纱布的司机软绵绵地瘫倒在地——在惊吓之余,他的心情分外地荡漾:尼玛……你们来头这么大,去什么翠竹啊?

祝涛也大致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实上,宾馆的消息,是一个保安经理汇报过来的——市政府的接待宾馆,有市委的耳目很正常。

“祝书记,我们想自己走一走,看一看,”罗雅平微笑着回答,“陈书记说了,贴近生活,朋友之道。”

我艹,李警司的身子也想往下出溜——合着这也是个区长?还跟祝书记这么熟稔?

“嗯,多走一走总是好事,”祝涛笑眯眯地点点头,又扫一眼在座的人,“这么多人在这儿……有事儿?”

“没事没事,”这次是那年轻的警察反应过来了,头也不回快步就走了出去,其他人见状,纷纷效仿。

祝涛见这些人都离开,才哼一声,“太忠,你要处分谁?”

“风气……不好,”陈太忠想一想,最终摇摇头,“我们就是退了个房间而已。”

“翠竹吧?让它再停业一个月整顿,”祝涛轻描淡写地发话,诸般事情,他是了然于胸的,“你们再走一走看一看,我并不多干涉,让小王陪着你们,以免再发生不愉快。”

小王就是祝书记的秘书,从市政府跟到市委的。

不过这话说完之后,祝书记犹豫一下,接着又说一句,“算了,你这儿女同志比较多……让组织部小卫来吧。”

不多时,组织部的小卫来了,这也是个女同志,叫了个男同志的名字,卫有志,小卫也是二十七八的模样的,年纪轻轻就是干部一处的副处长了——其实应该叫干部一科,不过卫有志是正科。

卫科长身材不算太高,但是相貌着实可人,也就正应了那句话,出美女的就是组织部和宣教部。

卫有志知道祝书记很重视这一行人,表现得也很乖巧,一路上不该出声的时候绝对不出声——事实上,陈太忠他们接下来了解的事情,也没遇到什么抵触。

那光头的眼镜男,联系过陈书记两次,想要摆酒道歉,这是道上人物,卫科长也不好随便插嘴,陈太忠倒是直接表示,不用摆酒了,你把自家那摊事管好就行了。

眨眼功夫,三天就过去了,周日晚上,祝涛出面,宴请北崇的三位领导。

说句实话,陈太忠一直没想清楚,以祝涛这市委书记之尊,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客气——而且以前也不是没有接触过,那时的祝市长,似乎也没把他放进眼里。

不过针对明孝的现状,北崇的三人还是给出了一些建议,农业是要抓的,招商引资是要搞的,人才是要引进的,尤其是工业,明孝的工业也很薄弱,以往的瓶颈是电力,清阳河水电站启动之后,能很大程度地缓解电力不足。

他们说的,基本上是老生常谈,只有农业口上有点新意,北崇下一步要打造农业基地,明孝若是能及时跟上的话,将农业发展起来,能搭上北崇的顺风车。

这涉及到北崇近期发展观点的改变,因为他们的帮助和带动,敬德、五山和北郭等县区,也纷纷地搞起了大棚,不过因为缺乏有效的销售渠道,很多人就将货物运到北崇。

现在的物流中心,已经相当有规模了,而有大量的蔬菜瓜果支撑,越发地吸引了路过的车辆,用陈太忠的话来说就是——终于有了可以大量往外销售的东西。

而物流中心能这么火爆,跟陈书记当初的决定是分不开的,他没有阻止外县区的人过来学习农业技术,现在就收到了丰厚的回馈——几个县区的农户,帮北崇支撑起了这个平台。

物流中心给农户带来了好处,给北崇带来了更大的好处,陈太忠就认为,咱不能光埋头种地,也要把北崇的销售平台经营好。

他在会上强调:无农不稳、无商不富、无工不强。

正是因为尝到了这个甜头,北崇三个领导一致认为:明孝愿意的话,也可以借用位于北崇的这个物流中心。

虽然这是典型的小吃大的节奏,但是经过几年的经营,阳州物流中心已经是相当有名了。

ps: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