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9章 明孝的规划

第四千四百八十九章 明孝的规划

虽然都是些老生常谈,祝涛听得还是津津有味,其实要说发展的路子,就是那么些内容,关键是看有没有用心去搞,有没有大力去抓。

至于说借北崇的物流中心,祝书记也没多大的排斥。

要说起来,明孝也是位于三省交界处,完全可以不理会北崇,自己搞个物流中心,但是祝涛不这么看,物流中心好搞,可这个人气,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聚拢起来的。

北崇搞这个物流中心,差不多搞了三年,其间还有不少大宗货物进出,比如说苎麻、煤炭、石子之类的,才经营到眼下这种程度,明孝要搞,不会比北崇更顺利。

所以祝书记不排斥这个,虽然在饭后,就有人提出,北崇要咱们以大就小,跨省去捧场,这有点过分。

更有人担心,说这个物流中心越搞越大,万一恒北的其他地市也进入这个中心的体系,咱做为外省人,肯定要受到排挤?——拿现在对他们的支持,换个将来被排挤,划得来吗?

这有什么划不来的?祝涛很不屑地笑一笑,没有这个物流中心,咱的农产品怎么卖出去?要先为农民们着想。

至于说将来……将来咱也可以搞物流中心的嘛,眼下不需要把太多精力放在这个上面,三省交界处,一个省一个物流中心都可以——你们搞清楚,这就形成了一个很大的物流平台。

祝涛的想法很简单,在他的任期内。搞好本地物流中心是比较勉强的,那就顺其自然好了,下一任想搞,那是下一任的事情。

事实上,陈太忠的想法跟他有点接近,现在北崇物流的便利,是别人不能抗拒的诱惑,目前只管做大做强即可,至于说其他省也搞物流中心,他并不担心——组成一个物流大平台也不错。经济这东西。有了规模才会有效应。

而且他很确定,只要自己在北崇一天,北崇的物流中心肯定占主导地位,若是下一任或者下下一任不争气。他也没法子不是?

不过祝涛想谈的。并不止这些。吃喝得差不多的时候,他出声发问,“最近想跑个新能源项目。太忠你认为,风能好一点,还是太阳能好一点?”

“新能源项目?”陈太忠愕然,心说老祝你这胃口,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新能源是主流,他知道这一点,小小的北崇区都能搞油页岩,人家堂堂的明孝市就不能搞新能源?

沉吟一阵之后,他才谨慎地发话,“这两个项目,我都不是很熟,光知道太阳能项目很难批,当初我还想搞多晶硅,后来放弃了……这不光要跟国家要钱,还要看省里的支持。”

“这个我知道,”祝涛笑着点点头,“总是要努努力,试一下。”

他的话说得很含蓄,这种事,哪怕不是同一个省的,能少说也要少说。

不过陈太忠听出对方的语意了,心说这家伙果然是跑钱有一套,想一想之后,他又问一句,“明孝的风力资源很丰富?”

“还行吧,”祝涛点点头,“而且有清阳河水库,蓄能很方便。”

你能利用清阳河搞,岂不是我也能搞?陈太忠的脑子里,突兀地冒出这么个念头来,不过下一刻,他就将这个想法抛出脑子:他在北崇,能做的事情太多了,犯不着抢这么个创意。

而且风力发电,他也不是一点不知道,投资太大见效慢,祝涛可以惦记,可他没资格惦记。

想一想之后,他提出合理化建议,“哪个项目好,我也不好说,但是明孝的工业不多,要是我来选,就选个拉动经济能力强,周边产业多的项目。”

“太忠这个说法不错,这些方面,我们需要综合考虑,”祝涛笑着点点头。

但是他嘴上说不错,眼中却有点不以为然,很显然,这些也都是他已经想到的,“还是想听你给我们选一个……你这可是一贯正确。”

“不是吧?”陈太忠听得就笑,他真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名头,居然传到海角来了,“这种名头,我可承受不起。”

“你就帮着了解一下,一周内告诉我答案就行,我也不能多等了,”祝涛摆一下手。

“那我帮问一问吧,反正各有利弊,太阳能感觉还靠谱一点,”陈太忠见他坚持,也就不再矫情,“不过从政务院到科技部,对太阳能太重视了,我有种感觉,很快就会产能过剩……那就要面临大洗牌了,就像以前的彩电业,和现在的手机业。”

“狭路相逢勇者胜嘛,”祝涛不以为然地笑一笑,没有这样的傲气,当什么的市委书记?“事实上,我也是看好这个太阳能……对了,我还想搞点焦炭,让海潮给弄点?”

海潮俩字一出口,陈太忠就知道,这个要求拒绝不了,于是点点头,“这个好说,我帮你们介绍一下,具体你们谈……明孝要焦炭干什么?”

祝涛找陈太忠合作,解决焦炭也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他不是买不来焦炭,是买不到便宜焦炭,直接跟海潮谈合作,双方又缺乏合作基础。

听到对方这么回答,他心里就高兴了,于是笑着回答,“我明孝有铁矿啊,有不少陆海人愿意在这里投资,不过季通市跟我们抢得厉害,焦炭是我们的短板。”

季通跟明孝挨着,两市之间存在竞争很正常,事实上,季通想卡的话,能卡掉大部分省内公路运输的焦炭——当然,这只是理论上存在的可能。

“陆海人……”陈太忠沉吟一下,方始发问,“小铁厂?”

“没错,”祝涛笑着点点头,“这个东西拉动地方经济,效果很明显。”

你这重污染的玩意儿,我还真是学不来,陈太忠听得有点无语,不过污染是明孝的事,只要不关系到北崇,他就无所谓,“那行,等吃完饭,我就跟海潮的人联系。”

吃完饭,北崇三人就上路了,来到区里也不过才九点半,陈书记回到小院之后,给林莹打个电话。

果不其然,小林总对明孝的小铁厂兴趣不大,海潮是做惯大买卖的,就说我也不跟他们谈了,你做主就好。

做买卖的,哪儿嫌认识人多的?陈太忠笑着劝她,对他来说,这种事情能不介入就不要介入,对干部来说,公家的事和私人的事,一定要分开,要不然早晚出问题。

就算不出问题,也容易被人拿来做文章。

林莹也知道这个道理,于是她借机撒娇,说那我过几天过去,不过到时候你得陪着我,也好让明孝知道,我是冲着你的面子去的。

过几天,我还真忙,陈太忠苦笑着回答,开春这段时间,政府工作本来就忙,又赶上两会,京城邵国立结婚,而八一礼堂那块地,他也得过去看一看了。

周一周二惯例是大会小会,然后又有林业厅领导下来,检查阳州的退耕还林情况。

一直忙到周五,陈太忠才抽出时间,打算去一趟朝田,结果畅玉玲和罗雅平听说之后,纷纷要求组队一起走,周末了,她俩也想回家。

既然是这样,陈太忠也就不差再问一问靳毓宁,你回不回朝田?

靳书记本来是没打算回家,不过陈书记都开口了,又有两个副区长同路走,他要是实话实说,那不但是拒绝领导的关心,也是自绝于同事。

于是他笑着表示,好啊,我爱人的堂妹搞了一个打字复印店,后天开张,我正琢磨去捧场呢。

这次去朝田,就是四辆车了,别克打头,两辆桑塔纳两千紧随其后,最后是一辆帕萨特——事实上,再往后还有一辆捷达王,那是农业局胡局长的座驾,自打区里领导换了车之后,下面行局也就纷纷动了起来,一夜之间,北崇的公车就大变样。

除了少数几个实在贫穷的行局,比如说民政局啥的,大部分的行局都换了车。

不过这公车新了、多了,利用率却是有所下降,前三辆车里,全部是只有司机一个人,第四辆车,靳书记捎了纪检委的两个同事,去朝田办事。

不管怎么说,五辆车组成车队,高速路上疾驰而过,也是很壮观的景象。

车队是下午四点出发的,按计划九点半能抵达朝田——随着恒北省高速公路的完善,从北崇到朝田,基本上五个半小时左右能跑完,不再是以前的七个半小时。

开了三个小时之后,陈太忠决定让大家歇一歇,打点水嘘嘘一下,顺便吃点东西啥的,于是在即将路过一个服务站的时候,打个电话通知身后的畅玉玲,让她再通知后车。

不多时,别克车压下了速度,带领大家进站。

一行五辆车,虽然没什么豪车,但都是公务用车,又是簇新的这一种,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陈太忠没兴趣进服务区的餐厅,就是去卫生间嘘嘘了一下,然后拎起车上的保温瓶,给自己冲了一碗泡面,再撕开一袋芥辣丝咸菜,三口两口就解决完了。

他不进去吃饭,就是想控制时间,尽早上路,不过罗雅平和畅玉玲还是进了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