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2章 有备无患

第四千四百九十二章 有备无患

“好办?”张志平讶异地看陈太忠一眼,想一想又强调一句,“陈书记,这不是光把人找来,她们还得敢脱,当众只穿三点式……而且这天气,也不是很热。”

时下的社会风气,比几年之后的无下限时代强出一些,一般的良家女人,尤其是美女,大多数还不习惯只穿着胸罩和内裤出门,更别说被人围观了——美女愿意,她男朋友也不答应。

“那当然了,”陈太忠很不屑地看他一眼,“你不会以为我连这个都没想到吧?”

“那就拜托您了,”张志平笑着点点头,“我去跟孙总汇报一声。”

“别拜托我,是你去联系,我只管介绍,”陈太忠断然拒绝,你以为你是谁?上嘴皮一碰下嘴皮,拜托您了——凭你也配使唤我?

张总先是一怔,然后就想到,自己的措辞可能不够恭敬,于是歉然地笑一笑,“倒也是,那我该去哪儿联系呢?”

“去北崇,我们那儿有特殊从业人员,别的不说,挑几十个脸蛋好的,绝对没有问题,”陈太忠慢吞吞地回答,“敢脱,还便宜……我估摸一天一千就下来了。”

对那些失足妇女来说,穿三点式算多大事?

北崇的特殊从业人员里,真不乏那漂亮的,不过做模特的话,身材是硬伤,气质也是硬伤,口音和言谈举止,还是硬伤。

可只看脸蛋的话,北崇挑出一百来个满足条件的。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特殊从业人员……失足妇女?”张志平愕然地张大了嘴巴,他对北崇的小姐持证上岗一事,比一般人清楚得多——孙淑英评价,说陈太忠有点不务正业。

事实上,张总也承认,有些小姐的脸盘,比模特还要好看,不过综合素质差点,别说站没站相坐没坐相,一张嘴也多半是粗声粗气。嗓音沙哑。风尘味十足,一听就是夜生活过多了的那种。

可是要这些人来做广告,那还真是可以,不过……我怎么就觉得。这事儿这么别扭呢?

“不愿意就算了。”陈太忠见他这副模样。转身就背着手走出院门,“你从京城包机雇模特吧……真还以为是我求你?”

其实提这个建议的时候,他的心情也挺复杂的——这大约就坐实了哥们儿鸡头的名声。

“陈书记。陈书记,”张志平见状,赶忙走上前两步拦住他,赔着笑脸发话,“您这个建议,我觉得很有可操作性,不过……平时没琢磨过这个,您容我跟孙总请示一下行不?”

陈太忠摆一下手,也不回答他,跨出院门,自己一个人去小区里转悠了。

他转了一个来小时,走到一个石头长凳边坐下,摸出一根烟来默默点燃,小区的风景,其实还是相当不错的,一眼看去,除了树木就是草地,偶有几幢建筑,掩映在林木之后,显得如世外桃源一般。

不过市中心,容不下这么浪费土地的,一两年之后,美景终究是要被钢筋水泥所取缔,能留下几片绿化带,就算不错了。

抬头看看天空,阴沉沉的,太阳也只能看到一个轮廓,陈太忠觉得有点遗憾,难得浮生半日闲,在这阴冷的早春,若是有点阳光就好了。

坐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他溜溜达达地走回筹建处,打开车门上车,就在他驱车离开的时候,张志平跑出办公室,一边招手,一边对他嚷嚷着什么,不过他就只当看不见,一溜烟就走了。

上路没多久,孙淑英的电话打了过来,“太忠,你这个想法有点出人意料,张志平他做不了主,肯定要问我一声……你不要跟他一般计较。”

“你们觉得是出人意料,我觉得是正常的,”陈太忠沉声回答,“要尽到告知义务,我这人别的毛病没有……就是讲究。”

“你让小姐穿比基尼散传单,这全国独家啊,”孙淑英叹口气,“我都怕被人笑死了。”

“那就算了,”陈太忠意兴索然地回答,“我也只是建议。”

“别啊,挺另类的主意,没准就把房子炒火了呢,”孙姐听出他的语气了,就在电话那边笑,“不过小姐的档次还是低,高端方面,我弄几个名模做代言吧……我跟张志平合计了一下,八一礼堂那里搞宣传,最少得六十个小姐,辛苦你了。”

“别辛苦我,跟我无关,我就是说,北崇有失足妇女,是持证上岗的,至于你们怎么谈,我不管,”陈太忠的底线把持得还是很好。

“那你也得教一教志平怎么做,”孙淑英倒是能理解他的心情,“中午有什么安排?”

“现在我要去省科委的房地产,中午估计就在那里吃饭了,”陈太忠哼一声,“张志平想请教什么,让他自己过来……反正我就是一个态度,只要时机成熟,强拆你找我,那没问题,其他破事儿,我最多指点一下。”

“那也得谢谢你,”孙淑英笑着挂了电话。

陈太忠来到科委工地,穆桦和苑涛都在,两人还不是在办公室坐着,是在工地上东看西看,还戴着安全帽。

见他走过来,穆厅长点点头,也没说什么,而是继续转悠着,又走了一阵,在回去的路上才发问,“太忠你收拾了一个省建委的处长?”

“也没怎么收拾,我要真收拾他,他县长都做不成,”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刘新革能想到把状告到省科委,这并不意外,陈某人跟刘县长结怨,就是因为这个梗。

“何必呢?”穆桦叹口气,这大约就是他心结的所在了,“单位是单位,个人是个人。”

“要不说,你们就迂腐呢?”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回答,穆老大是个好人,也不在乎人冒犯,他就实话实说,“想发展,又不想得罪人……怎么可能?”

穆桦一听这话,反倒是笑了,“咱国家可不就强调和平崛起吗?”

“只是宣传,”陈太忠也笑了,“生存空间是争出来的,是打出来的,不会是让出来的。”

“有人找我说情了,我没理,”穆桦也笑了起来,看得出来,他刚才的表现,其实是想端一端厅长的架子,但他实在是个不擅心机的人。

他洋洋得意地表示,“我当下就回绝了,说这个事情,你们联想太丰富,结果……你猜怎么着?”

“这个我真不知道,”陈太忠摇摇头,“昨天在高速路的服务区,还碰到刘新革,他要我放他一马,我骂了他一顿。”

“刘新革……对,就是刘新革,”穆桦点点头,此刻,他也想起了这个人名,于是哈哈大笑着,“结果今天上午市建委给小苑打电话,要他尽快办手续,看来,这恶人还得恶人磨。”

“穆老大你这……”陈太忠无语凝噎,恶人还得恶人磨,你这把我当成啥了?堂堂的科技厅厅长,文化水平有欠缺啊。

“呃……现在这社会,恶人它不是个坏词,”穆桦沉吟一下,勉力解释着,“就像好人不是好词一样,别人都说我是好人,可是,这影射我太老实,对吧?这不是好词。”

“其实我也很老实的,”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

“嗯,咱们都是好人,”穆厅长点点头,同时海纳百川地拍一拍他的肩膀。

对科技厅来说,市建委松绑,其实是个很好的消息,穆桦的谈性也很高,去了筹备处之后,安排食堂提前准备饭菜,几个人就坐在那里闲聊。

十一点四十的时候,张志平来到了筹备处,他开着一辆京牌的奔驰越野车,同行的还有一个二十四五的美貌女郎。

进来之后,他先告个罪,“苑处,打扰了啊,我找陈书记商量点事儿。”

都是搞房地产的,而且都是正规军,不是野路子,他和苑涛相互认识。

“这谁啊?”穆厅长看一眼苑涛,他是有什么说什么的性格。

“这是京潮的张总,”苑处长轻声解释,同样搞房地产,科委跟京潮不能比,面积不能比,地段更是没法比,一个是上面下来的,一个是地方的,没啥可比性。

“穆厅,这是八一礼堂的京潮,”穆桦点点头,八一礼堂那块地,是个人就要眼红,他就算以前不知道,但是现在科委都开始搞房地产了,他不可能不知道。

“坐吧,小苑上茶,”穆厅长笑着招呼,他待客一向热情,这也就是在苑涛的办公室,要是在他的办公室,他就自己帮对方冲茶了。

不过穆桦不见外起来,也是真的不见外,直接就发话了,“太忠跟我们不是外人,你俩说话,要不要我回避一下?”

原来这货就是穆桦,张志华一听穆厅俩字,就知道对方的身份了,京城的人,都习惯背英雄谱了,到地方上也要拼命熟悉地方豪杰。

不过,他知道穆桦这个名字,却不知道穆桦的为人处事方式,听到对方如此将军,他就笑一笑,“穆厅客气了,都不是外人,随便聊一聊。”

“孙总跟你说了?”陈太忠直接发问,孙淑英只是他的朋友,不是奥援,他不怕暴露这一层关系——正经是,这能显得他神通广大。

“说了,”张志平点点头。

ps: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