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5章 满城白生生

第四千四百九十五章 满城白生生

在机场外,有一条横幅支在一辆金杯中巴车上,车门口站着三个身着比基尼的美女,在向刚走出来的旅客们分发广告。

美女的旁边,有个小伙子手里拎着茶杯,靠在车门上,懒洋洋地看着,看得出来,这是为美女们解决后顾之忧的主儿。

见此场景,不少旅客停下来讨要广告,还有人借机搭讪,跟美女讨要电话——这三位的样貌确实不错,能穿成这样工作,想必不难得手。

美女就笑着回答,说你要是愿意买房,我才给你电话——没办法,失足妇女就是这么个层次,比较缺少矜持。

也有不少男女同行的旅客,并不走上前,偶尔会驻足在不远处,好奇地看一看。

陈太忠想一想,也走过去,接过一张广告看了起来。

这个广告的卖点不错,我们开发用心,业主住得放心——无限尊荣,期待您的拥有。

传单上的主要内容,还是小区的拆迁条件,京潮自我标榜,这是前所未有的优惠,为什么能做出这么大的让步?因为我们有实力!

关于小区的宣传也有,不过只有一个户型,单价什么的更是没有——有意购买者,请移步售楼处。

这么宣传,似乎有点怠慢潜在的业主,但是事实上,八一礼堂那块地,房子是一点不愁卖,地段太好了,京潮才一动工,就有人找过来谈团购,而且都是财大气粗的主儿。

正经是孙淑英还不想卖那么快,她打定主意,要慢慢开发这个小区了,所以眼下谈下来的团购,就是省人行的一栋楼,和省移动的一栋楼,价钱都不低。

所以这些接了广告的主儿,愿意去售楼处固然好,不愿意去也无所谓,先把势造出去,这就足够了。

这张志平办事,还真是比较靠谱,陈太忠暗暗点头,宣传单设计得不错。

他走过来看传单,也就是要关注一下上面的内容,搞清楚了之后,就待转身离开,不成想身边有个女人招呼他一声,“陈书记。”

“嗯?”陈太忠侧头看一眼,他还真没想到,居然有人认出了自己,不过转念再一想,这也实属正常,他在北崇露脸的时候太多了,就算是失足妇女,也有不少能认出他来。

见到出声的这位,果然是个比基尼美女,他眉头微微一皱,“什么事?”

事实上,他已经大致知道是什么事了,一个小伙子在嬉皮笑脸地撩拨那女人,不是动手动脚那一种,就是拿着房价说事——你想让我买房,总得告诉我每平米多少元起价吧?

女人犹豫一下,鼓起勇气说,每平米起价九千八。

这个价格,在零五年的朝田,绝对会吓死人,闹市区顶尖的房屋,顶尖的服务,也就每平米七千——这所谓的顶尖,是比如说财政厅在闹市的宿舍,只在某一个狭小的领域内流通。

再有高的,那就是别墅了,普通民居到不了这个价位。

不过她报价,也不是瞎报的,京潮给出了这样的房价——这是对市场的定位,宣传就是这么做的,当然,若是有人真心想买,价钱并不是不能商量的。

事实上,移动的团购,就是按每平米六千走的,省人行的团购要高一点,每平米七千,人行也抱怨太贵,但是京潮说成什么都不降了。

这些话扯得有点远,那年轻人听说这价钱之后,就鸡毛子喊叫起来,说你们穷疯了吗?一平米都一万了,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房价?

女人被年轻人说得有点恼,解释两句之后,猛地发现北崇的陈书记站在一边,就要他帮忙做主,“陈书记,一平米九千八,真的很贵吗?”

“真的挺贵,”陈太忠点点头,就在女人错愕的时候,他语气一转,“但这是高档小区,买得起的,自然不会在乎。”

说完之后,他转身就走,不过在转身之际,又有意无意地扫那年轻人一眼。

年轻人被这一眼看得怒火中烧,才要计较一下,对方已经走得远了,他一时气恼不过,“那我倒是要去看看,这地方凭啥卖得这么贵……我艹,下雨了?”

真是下雨了,陈太忠的别克开了没几步,细碎的雨丝就从空中纷纷洒洒地落下,车行不多远,车窗上就满是细密的雨滴,他打开刮雨器,打在最低档上,慢慢地刷着。

等到车进市区,雨就大了起来,不过终归是春雨,大也大不到什么程度,看一看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他打个电话,看牛晓睿有没有时间,一起共进午餐。

牛总编告诉他,此刻她在海洲市采访。

真是扫兴,陈太忠想一想,又给孟志新打个电话,结果老孟在北崇,他说畅区长现在在朝田,应该是下午往回赶。

那就畅玉玲吧,陈书记打个电话给她,畅区长笑着回答,说她正好没事,中午咱们一起吃麻辣田螺吧。

田螺这个玩意儿,上不得大雅之堂,不过因为味道奇佳,喜欢者众,而此刻没到清明,过冬的田螺不但土腥气少,肉质也好,正是吃这个的节令。

约好了地方之后,陈太忠赶过去,正看到畅玉玲撑个雨伞站在那里,他停下车来,好奇地问一句,“玉玲你没开车?”

“这个车……出故障了,”畅玉玲迟疑一下回答,如果认真观察的话,会发现她的脖颈有点微微的发红——她刚才着急赶路,结果天雨路滑,一时没站住,追尾了。

不过,追尾又怎么样?陈书记难得主动找她吃饭,她直接把车丢到路边,招呼自己的同学来处理,自己则是打了个车,继续赶路。

“哦,”陈太忠将车停好,两人一起走进旁边的店里,这是一家不起眼的麻辣小龙虾饭店,“车出故障了,下午能走吗?”

“我可以坐你的车走,”畅玉玲若无其事地左顾右盼,“车坏了是小事,区里的工作不能耽误。”

我了个去的,陈太忠一时有点无语,哥们儿只是想找一个人一起吃饭,你居然要跟我同车返回?我说……你的车不是故意坏的吧?

沉吟一下,陈书记做出指示,“干部的配车,也是公共财产,你看着修一下。”

“我这次回家,是开我自己的车,”畅区长幽幽地看他一眼,“无所谓的,。”

原来是这样,陈太忠真是没有别的借口了,他知道畅区长自己有车,是个本田还是什么来着,原本区里就不想给她和罗雅平配车了,但是为了公平起见,才给她俩配的车。

要是畅玉玲自己的车出故障,他还真没什么可说的,于是笑一笑,“这个饭店……行不行啊,我看有点小。”

“我们这儿是最正宗的麻辣小龙虾和麻辣田螺,”旁边的服务员听到这话,受不了啦,“二十年的老店了,其他家都是跟我们这儿学的。”

“头儿,你就放心吃吧,我介绍的地方,没错,”畅玉玲洋洋得意地回答。

她是如此地高兴,饭桌上还喝了两瓶啤酒,不过陈太忠承认,这家的味道,确实相当地正宗,他也喝了半斤白酒,结账的时候,并没有花了多少钱——一百多还不到两百。

两人坐进车里,陈太忠琢磨一下,“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直接去北崇吧,”畅玉玲坐在副驾驶上,懒洋洋地打个哈欠。

“你没有什么要带的?”陈太忠提示她一下。

“有个手包就行了,”畅玉玲拍一拍随身的手包,她很珍惜跟他在一起的机会,万一回了家,他走了,这单独相处的机会,可不就没了?

你这……我真是欠你的了,陈太忠也是有点无语,于是打着车缓缓启动。

在路过一个路口的时候,陈书记又看到了穿着比基尼的女孩儿,而好死不死的是,正好是红灯,车就停在路口。

天上下着雨,此刻的恒北,气温也就十七八度,女孩儿们手里打着伞,但是因为要递传单,雨丝还是打湿了她们身上仅有的两件套。

有个女孩儿穿着黄色的比基尼,雨水打湿了她的下半身,透过黄色,能看到隐约的黑色。

“挣点钱不容易啊,”陈太忠看着瑟瑟发抖的女孩儿,有点感慨。

话音未落,旁边就乱了起来,原来是一个大腹便便的年轻人从车里下来,扯着那黄色比基尼女孩儿,就要往车里拽。

而路边也停了辆车,两个小伙子冲过来,跟年轻人拉拉扯扯。

后来陈太忠才知道,京潮为了搞好这个宣传,就防着那些不开眼的,八一礼堂附近的点儿就算了,远一点的,都配了车和保安。

事实上,除了车和保安,车里还有轮岗的美女,天气实在不好,女孩儿们在大街上站半个小时,就要进车里暖和半个小时,不要真扛不住。

下一刻,车里的三个女孩儿也走了下来,每人都披着一件棉质大衣,站在那里声援。

不过她们上身是大衣,下身是白生生的两条长腿,倒是给人一种里面什么都没穿的感觉,看起来煞是怪异。

“嗯?”陈太忠微微皱一下眉头,怎么就搞成这个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