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7章 这才叫炒作

第四千四百九十七章 这才叫炒作

“这个陈太忠!”张志平看着面前摆着的两份报纸,哭笑不得地一拍桌子!

两张报纸的标题都很犀利,也都配有图,拍摄那些发放广告的美女,还是不同的照片。

有意思的是,两家报纸都对要害部分作出了模糊化处理,天南商报只对腹部下方做了处理,导报却是连女人的眼睛都打了马赛克。

两篇报纸的报道,异口同声地指出,这样的宣传实在太过分了,穿三点式发放传单,原本就有伤风化了,还如此地不小心。

不过,报道并不是这么看的,两篇文章有一个其他文章不具备的共性,那就是他们指出:比基尼美女们走上街头,是宣传某房地产公司的拆迁政策。

这一点上,天南商报说得少一点,恒北经济导报说得就很多,写稿子的记者甚至直接引用了一段宣传资料,说拆迁是怎么补偿的。

文章最后,导报的记者甚至感慨:拆迁方案公开化,有利于社会的稳定,也能促进行业的自律,是有积极意义的,但是搞成眼下这样,真是不得不令人感慨。

张志平是会看报道的,其实经济导报本来就常给京潮写软文,他一看就知道,这是牛总编搞的炒作文,而且以牛晓睿的胆子,肯定还不敢不打招呼,直接这么写。

再看一看另一份报纸,幕后指使者是谁,就已经很明了,《天南商报》——只冲这报纸前面两个字,用屁股也能想得出是谁干的。

旁边送过来报纸的小伙子悻悻地嘀咕,“这也太恶心人了,这马赛克一打。谁知道人家露没露呢?没准是无中生有。”

“露没露……这很重要吗?关键是人家这么写了,”张志平白他一眼,小家伙是他爱人的亲戚,初出茅庐血气方刚,他经常指点一二。“追究真假很没必要。”

“牛晓睿怎么能这样呢?”小伙子依旧很生气。

“人家是帮咱们呢,”张志平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又叹口气,“你小子差得太多。”

“哦,”小伙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年轻人嘛。脑袋瓜还是能跟得上的,有人指点,略微想一想,他就明白了其中含义。

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服气,“可这么报道,就降低咱小区的档次了。显得咱组织能力不行,而且……有的男人想买房,女主人未必答应了。”

“想炒作,负面影响不可能一点没有,”张志平对此倒是看得很开,事实上,这个地块的位置和京潮的实力。让他对这种小瑕疵不是很在意,“真正要买高尚住宅的,谁会在乎这个?孙总回头要请知名模特呢。”

不过话是这么说,他心里也不是很舒服,想一想之后,他拨通了陈太忠的手机,“陈书记,你怎么也提前说一声啊……写报道这个。”

“嗯,我上党课呢,两小时后再来电话。”陈太忠哼一声,然后就挂了电话。

两小时后,张志平打电话,就换了一种说法,“陈书记。你说我要不要在报纸上表示……考虑起诉牛晓睿和刘晓莉?”

“你看着办好了,”陈太忠自然不会认为,对方要真的起诉那两位,无非是炒作的手段罢了,“不过,你想全面了再起诉……能达到效果的宣传,才叫炒作。”

“嘿,”张志平苦笑一声,“真没想到,您搞宣传的水平这么高,不过……您能再设计些正面一点的方案吗?费用好说。”

“正面的,大家爱看吗?”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反问一句,心说这点小小的自污,就受不了啦?这种事儿,哥们儿遇到的比你多得多,可不也过来了?

“这个……也是,”张志平不能不承认这一点。

“有了这报道,你联系一下朝田晚报,发一篇关于拆迁的详细解释,”陈太忠指示一句,京潮跟朝田晚报的关系也不错——广告大客户嘛,至于起诉之类的炒作,他觉得意思不大,“我只能帮到你这儿了。”

“这样的帮忙……”挂了电话之后,张总轻叹一声。

事实证明,这还真是帮忙,《天南商报》在恒北发行量极少,但是不少人看了经济导报之后,就专程过去围观比基尼美女,能看美女就已经很养眼了,如果能看到报纸上的那啥……就更有意思了。

分发广告的地方,都是交通要道,这样的围观,甚至在小范围内造成了一定的拥堵,尤其是这两天,时不时还下点小雨——比基尼就已经很让大家饱眼福了,湿身当然就更好了。

对此情景,交警们不得不强行干涉这种宣传,要求京潮公司在高峰期暂时中止活动,下雨时也必须停止——这是为了女孩儿的身体健康着想。

京潮不肯答应,又跟交警协商,反正就是这些糊糊事,给个人塞点好处,就能继续扯皮。

这种不正常的拥堵,甚至反应到了分管城建的副市长耳中,副市长一了解,是拿了八一礼堂的京潮在做宣传,直接就无视了——撇开京城和部队的背景不提,马飞鸣走了,但是马强还在呢。

也真有闲人,四处转着看美女,看完一个宣传点,又到下一刻宣传点,看过之后,他们有点好奇——这么多美女,京城这家公司,实力很雄厚啊。

切,都是些小姐,不是正经人家的女人,有那阅历深厚的主儿,就看出来了女人们的根脚,撇开身上那股子风尘味不说——只听说话,不但有诸多的口音,还有不少人嗓子比较沙哑。

那么,这些小姐都是在哪里上班呢?有人操起了这个心,晚上的时候,咱可以去光顾一下嘛。

有这个想法的,不止是一般老百姓,还有些做鸡头的,见这些小姐们整体水平较高,就有了别的心思——能控制了这帮小姐,岂不是可以坐着数钱了?

所以这两天,偶尔就有几起小混混调戏的事情发生,不过京潮在这一点上,是极其地强势——撩拨美女无所谓,但是谁要心怀恶意地动手动脚,警告过后就是一顿暴打。

打完都不算,直接就将人送进警局了,警察系统里,退伍和转业的军人,真的不要太多。

试探几次之后,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就知道了,京潮虽然是京城的公司,但是在朝田警局的势力极大,真正是招惹不得。

就在这个过程当中,不少人就打听出来了——原来这些小姐,都来自于北崇。

这个消息原本是比较隐秘的,但是大家知道详情之后,先是惊讶,然后又是好奇。

惊讶的是,北崇这种偏僻的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高素质的小姐——北崇就算近来经济发展较好,也不足以支持这种消费吧?

而好奇的则是,京潮采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才能将这么多的小姐,从北崇带到朝田来?

所以这个传言,一来二去的,居然被不少人都知道了——会玩的,得去北崇玩。

陈太忠并不知道,北崇有美女的名声,就被这样传开了,也不知道这样的传言,给北崇带来了不少的寻芳客。

事实上,现在来北崇的大款真的不少,撇开各种业务伙伴不说,只那个疗养院,就吸引了大量身怀巨款的游客。

时至今日,北崇疗养院对癌症有部分抑制效果,已经广为人知,当然,也有不少患者是休养无效退房而去,但是也有五六个人,是有相当效果的,这是相当了不得数字。

对那些口袋的充裕的患者来说,普通治疗手段已经无效,左右不过是等死了,既然这里有一丝希望,那为什么不试一试?

但是北崇疗养院的名额,实在是太难弄到了,比战胜癌症病魔也容易不到哪儿去,不但要排队预约,更紧要的是,有些人原本打算住个十来八天,发现住在这里能很好地抑制病情,就直接续房了。

比如说,有个患者肺癌晚期了,原本打算住十天,住了十天发现情况好转,就又续费二十天,之后发现效果显著,直接续费一年——你们别劝我,去了根儿我都不走,一定要把身体恢复得好好的。

北崇总不能赶人家走,这本来就是疗养院,人家没灾没病愿意疗养,谁管得着?

一房难求,很多人就直接跑到北崇来,想着通过什么非正常渠道弄间房子,然而非常遗憾的是,这里就没有什么非正常渠道——或者说只有一条,那就是让陈书记点头。

陈太忠现在就被各种求情电话包围着,还好,他心肠够硬,也顶得住各种压力,不过就连刘海芳,最近都提出建议,疗养院是不是该搞二期了——住房率死死地维持在百分之七十,这是上限,死活下不来了。

二期……也不好搞啊,陈太忠有点挠头,当时咱只想着强调环境优美了,周边平一点的地方,除了盖房子,就都做了景区。

可以在山腰再盖房子嘛,刘海芳建议,那么大个山谷,那么好的景观,只有一小片房屋,是不是有点可惜?

二百多小三百套房子,怎么也不算小了吧?陈太忠有心拒绝来的,因为他知道,中央区域是他做过手脚的,其他地方再搞,也不会有太大的效果。

可是各种说情电话,搞得他其实也挠头,想着自己目前搞二期的话,能从侧面表现出房间的供不应求,而不是北崇捏着不给。

想一想之后,他点点头,“好,二期的规划你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