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9章 错了要认

第四千四百九十九章 错了要认

看看你们给我捅了什么样的篓子!陈太忠狠狠瞪那年轻人一眼。

武水乡的人贪图利益,私下搞了点小手脚,这个不难理解,但是区里想取缔的时候,患者家属站出来了,要跟区里叫真。

这实在是让人左右为难,尤其是,患者家属切实感受到好处了,觉得住在这里,就能活下去——这是事关人命的大事。

陈太忠真是愤怒得想打人,武水这帮家伙,带给他的被动实在太大了,患者已经感受到好处了,想撵的话,实在有点太不人道。

可是纵容这种行为,那是更不可能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如此风景秀丽的疗养院,还是北崇大景观的一部分,不能坐视其他人随意破坏,并且成为私人的敛财工具。

他深吸一口气,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费用可以全部返还,这些天就当我们请客了。”

“人都要没了,要钱干什么?”女人见他态度好转,声音也低了下来,不过口气依旧不是很好。

“雨季马上就要到了,你可以看一看你们住的地方,是多么危险,”陈太忠指一指周边,为了强调隐蔽,帐篷搭在比较陡峭的山坡根处,“你们这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

女人撇一撇嘴,很有点不以为然的样子,“下面倒是平坦,我们住下去,你答应吗?”

陈太忠看她一眼,也懒得继续争论,转头看一眼刘海芳,“这几个人你安置一下,离疗养院远一点,不要相互影响……就是在场的这些人,不许多出一个!”

“还是搭帐篷?”刘区长请示一下。

“先是帐篷吧,尽快盖一批简易砖房,雨季马上要到了,反正二期就要上了。”陈太忠叹口气,他终于决定咽下这颗“苦果”。

没办法,这是北崇人惹出来的麻烦,他身为父母官,自是要为子民的错误买单。

说完之后,他看一眼年轻人,“把想出这个缺德点子的家伙。给我叫过来,还有……海芳。让他们的乡长和书记也过来。”

“陈书记,您饶我们这一遭吧,”年轻人连连拱手作揖。

“我没打算怎么收拾你们,”陈太忠咬牙切齿地发话,虽然他心里火气腾腾的,还是要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你们钻了区里的空子,是区里制度不完善,我不怪你们。”

年轻人一听这话高兴了。陈书记是什么人?一口唾沫一个钉,于是转头往山脚下跑去,一边跑,一边就摸出了手机。

半个小时之后,一个粗壮汉子赶了过来,二十七八岁,满脸的精明。一见陈太忠就躬下了身子,“陈书记,我错了,请您批评。”

“你哪儿有错?胆子大得很嘛,”陈太忠一摆手,一脸的冷漠。“我不管你挣了多少,就是现在这些人,不许再增加了,同时你把这座山给我看住,只要再多出一个人来……我让你后悔生出来,听见没有?”

“是是,”壮汉连连点头。听说被陈书记抓了现行,他都吓得要跑路了,也就是小伙子说,陈书记不会计较,他才壮着胆子前来。

不过,听到陈书记要他看整座山,他还是有点为难,“这么大的山……”

“最少看一年,至于说费用,”陈太忠指一指那些住在帐篷里的人,“你还可以跟这些人收费……我不管。”

“他们想住多久住多久?”壮汉脸上居然有了喜色,这意味着还有收入。

“人家排上队,早晚能住进疗养院,这些人只能减少不能增加,”陈太忠眼睛一眯,冷冷地看着对方,“你这次占大便宜了,要是来一场山洪……我未必会倒霉,你是死定了。”

“那是那是,”壮汉连连点头。

“你去烧高香吧,祈祷下次作奸犯科,不要让我抓住,”陈太忠瞪他一眼,转身向山下走去。

这个事情如此处理,他其实很不舒服,但是也没办法,倒是在下山的路上,刘海芳感慨地叹一声,“头儿,你这还真是父母心肠。”

刘区长是有孩子的人,分外能体会到他的愤懑和无奈。

“呵呵,”陈太忠苦笑一声,然后他就想起那个提示的人,“幸好发现得比较早,你替我谢一谢沈老板……二期工程你抓起来,钱就不给你了。”

这也是刘海芳积极活动二期的缘故,疗养院已经明确是归她管了,这规划之外的二期工程,努力一下,就是由她来负责——分管建委的畅玉玲,也只能从她这里接活。

至于区里不给钱,那真是无所谓,疗养院现在的利润,足以支持二期工程的展开,而且今天跟陈书记走一趟,还遇到一个肯出钱的主儿。

当然,二期工程一旦完工,那收益就更大了,这也是她积极争取的原因。

三人走到停车场,正好遇到武水乡的书记和乡长联袂赶来,陈太忠脸一沉,“你们俩做的好事,再有这种事发生,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之后,他扭头上车走了,武水的书记和乡长面面相觑,最后还是书记走上前,壮着胆子问一句,“刘区长,这是……发生什么了?”

“在疗养院附近,你武水乡的人,高价出租帐篷,还是在很危险的山脚,”刘海芳一句话就说清了事件。

“我艹,”武水的党政一把手听说之后,齐齐地叫了起来,这个性质,他们一听就明白,乡长气得一捋袖子,像是要找人打架一般,咬牙切齿地发话,“妈的,谁干的?”

乡镇干部的作风,未必就一定能粗鲁到这一步,这种时刻如此表示,更多的是一种姿态。

“陈书记已经原谅他们这一次了,说服教育为主,”刘海芳不在意对方的态度,只是淡淡地表示,“不过你们也注意一下,别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否则……陈书记的脾气,不用我跟你俩说了吧?”

“那是,”武水乡的书记讪笑着点头,陈老大把自己两人从乡里拎过来,说了一句话转身就走,这本身就说明问题了。

当天晚上,武水乡的领导前来陈书记的小院,想要做出深刻的检讨,不过陈书记已经离开了北崇——他临时接到通知,要赶往朝田开会。

这次是关于春季禽流感的会议,年初的时候,禽流感自南方开始蔓延,越南、印尼、泰国等地也有发生,世界卫生组织对此高度重视,派了观察组奔赴各国。

今天晚上世卫组织的人抵达了朝田,要听取恒北的防治意见,事实上,恒北还未出现类似病例,大家对观察组的到来,有点措手不及,于是群策群力商量对策。

有人就说,咱没有病例,给出一个应急方案就可以了,然后就有人冷冷地顶一句——你说没有,别人得信,忘了前年的非典了?

要不说这个非典前期错误的应对,造成的影响真是深远的。

值此时刻,分管科教文卫的副省长欧阳贵拍板:好了,这个事儿我来解决,你们还是尽快完善应对预案。

第二天八点半,座谈会在恒北医科大学的小会议室举行,说是小会议室,其实足有一百平米,中间宽大的长几圆桌足以容纳十七八位领导就坐,周边还有靠墙的一圈沙发,坐四五十号人一点问题都没有。

欧阳贵没有与会,他昨天接待过来访的客人了,今天就没必要出面了——专业的事情,原本就是该由专业的人来办。

世界卫生组织的观察组一共四个人,两男两女,其中一个女人是翻译,一个叫尼尔男人年纪轻一些,看起来是老男人哈斯曼的助手。

座谈一开始,双方就展开了热烈的交流,尤其是恒北医科大的呼吸道专家金胜男,她甚至可以直接用英语跟对方沟通交流,冷僻的医学术语也掌握得相当丰富,这极大地加快二来交流的速度。

不过饶是如此,很多东西也不是一句两句能说得清楚的,尤其是此次交流中,中医占了相当一部分——那几位观察员,可没有一个对中医有研究的。

来自捷克的帕琳波娃,似乎对中医有极强的抵触,经常就蹦出一些不耐烦的话来,所幸的是,那个翻译不会照实翻译,很多时候就直接忽略了。

事实上,帕琳波娃对中国的印象极其地不好,做为经历过布拉格之春的捷克人,她痛恨一切社会主义国家,哪怕是南斯拉夫。

翻译不将她的话翻成汉语,她也不在意,本来有些就是她的牢骚,当她看到旁听的沙发上,有人拿起手机,站起身向外走去的时候,禁不住用捷克语嘟囔一句,“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关掉手机的吗?真是没开化的野蛮人。”

年轻人的手机定的是震动,并没有影响到大家,但是她对中国有成见,就觉得哪里都不顺眼,反正她用的不是英语,是捷克语,也不担心谁会听懂。

“嗯?”不成想,那即将走出会议室的高大年轻人居然停下脚步,转头向她望来。

“捷克的**,老母狗,是**不和谐导致了你内分泌紊乱吗?”年轻人用捷克语恶毒地咒骂着,偏偏还是满脸的笑容,“我家有一只老公狗,也许能满足你,听到这个好消息……你的下体是否已经开始肿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