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0章 不在场上的主角

第四千五百章 不在场上的主角

“混蛋!”帕琳波娃听到这么恶毒的语言,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气得浑身直发抖。

她的反应是如此地大,周围的人吓了一大跳,停下谈论齐齐看了过来,好半天之后,哈斯曼才沉着脸发话,“帕琳波娃,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在侮辱我,”帕琳波娃脸色通红,指着门口的年轻男人,男人正愕然回头,“他用捷克语侮辱我,你们没有听到吗?”

这次,她是用英语解释的,听明白的人不少。

“我们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金胜男教授面无表情地发话,她的英语听说能力相当强,这捷克女人的一些嘀咕,翻译虽然没有翻,但是她都听到耳中了,知道这女人心里存在着相当的偏见。

此刻又搞出这么一出来,金教授实在是有点不高兴,总算看在对方身后组织的面子上,她不好发作,所以侧头看一眼哈斯曼。

“我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哈斯曼耸一耸肩膀,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好吧,我们继续谈论,”卫生厅长见状,赶紧把话题扯回来,他身后也坐了一个翻译,时不时地将那女人过分的话翻成汉语,所以他自是不想让她无中生有、胡搅蛮缠下去。

事实上,他心里有点不耻对方的智商有没有搞错,捷克语……这玩意儿在整个恒北,也没几个会的好不好?

帕琳波娃见大家都这样说,就愕然地看向那年轻的尼尔。尼尔扬一扬眉毛,扯动一下嘴角很显然,他也没有听到。

“告诉大家,你说了什么!”她气得抬手一指门口的年轻人,用英语大声发话,不过那年轻人淡淡地看她一眼,转身推门,施施然地走出去了。

这年轻人自然是会二十九门外语的陈太忠,他接到欧省长的电话,漏夜赶来。参加的又是这种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的会议。想中途离场还不行。

所以他就把手机定成了静音,以免漏接重要电话,帕琳波娃的一系列自言自语,他都听到了。不过。陈书记连桌子都上不去。只能坐在下面旁听,自然也就无意出头。

不成想,他要出门接个电话。都要被这女人形容成为没开化的野蛮人,一时间他就恼了就你这半开化的毛人,也敢笑话我?

于是他集音成束,噼里啪啦地一顿痛骂,骂完之后,看到女人疯一样地发飙,周围人齐齐愕然,他觉得念头通达了,气儿也平了,就笑眯眯转身出去接电话。

电话是黄汉祥打来的,通知他油页岩项目大局已定,现在是需要阳州市出正式文书,省委省政府签署意见,送科技部和发改委报批。

黄总指出,这个时候不能单是你自己跑了,份量太差你起码要拉上李强来,能拉上个副省长就更好了,当然……我不指望你能拉上杜毅。

陈太忠对进会议室也没多大兴趣,于是他又拨个电话给李强。

李书记此刻,正坐在会场,听陈正奎强调学习两会精神的重要性,这是两会之后,阳州第一个市委常委扩大会议,是他主持的,不过陈市长硬要抢过话头来说。

也罢,谁让人家是才口的呢?自从新领导人上任之后,才口的就是一片看涨声,尤其是像陈正奎这种已经外放实职的,基本上脱离了内部的竞争,坐等上升就行了。

所以陈市长在各种场合,都是相对高调的,不少人都说,亏得是李强笼络了陈太忠,抓住了腾飞的北崇,现在又有效控制了几个县区,要不然这市委书记,怕是都要姓陈了。

陈市长在发言,李书记就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猛然间,手机一震,一个熟悉的名字出现在屏幕上“陈太忠”。

李强随手按了拒绝,这种场合他可以玩手机,但是不能接电话,毕竟在学习两会精神。

然后他想到,自己的手机可以发短信,就抽出手机上的触屏笔来,来回折腾了好一阵,才找到短信功能,然后输入三个字,“什么事”,结果找最后的问号,他又找了三四分钟。

用了差不多十分钟,李书记生平第一个自主编发的短信,终于发了出去。

没过了一分钟,他的手机又是一震,陈太忠的短信回过来了,“油页岩项目有望,需要李老大御驾亲征了,省里的手续,就拜托您了,敬请您大力支持。”

油页岩项目定了?李强心里就是一喜,这么大的项目,最后走程序的时候,起码是要市里出面的,这个他非常确定,陈太忠请他出面,这就是最后走流程了。

欣喜之后,他就是一阵恼怒,仔细数一数,对方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居然发出了三十四个汉字,外加五个标点符号这让十分钟只输了三个汉字一个标点的李书记情何以堪?

总得回复他一下,李书记正要回想刚才是如何发短信的,猛地发现屏幕下方有个“回复短信”的选择,他就兴致勃勃地点一下,想着这功能着实不错我该回些什么呢?

“李书记!”陈正奎的声音响起,他有点恼怒地看着玩手机玩得入神的班长,“请您指示一下。”

尼玛,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李强完全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不过,左右就是些务虚的东西,正经是陈正奎这么直着嗓子说话,让他非常地不爽。

非常不爽,他就要反击了,然后他清一清嗓子,“我先通知大家一个好消息,在市委市政府的引导下,我市的大项目引进又结硕果……投资达九十个亿的北崇油页岩项目,最终审批流程已经启动。”

“哇,”在场的干部登时哗然,这个消息,简直太震撼人了。

北崇陈太忠在活动油页岩项目,这个消息在阳州并不是秘密一开始北崇还遮遮掩掩的,但是到了后来,基本上是人尽皆知,甚至花城、云中和敬德,都打过这个项目的主意。

这些主意无一例外地失败了,由此,大家也不是很看好北崇的油页岩项目,实在太难了,北崇能用油页岩发电,已经是充分地发挥了主观能动性。

而北崇近期,也没听说在跑油页岩,现在居然就这么下来了,在场的干部,谁不吃惊?

最终审批流程启动,虽然也不是最终实现,但是说明渠道已经打通这跟干部任用不一样,不说什么尘埃落定才能说话,渠道通畅了,立项就是早晚的事。

这个时候,谁还会在乎李书记在常委扩大会议上玩手机没准人家在遥控指挥。

正经是李强不肯放过陈正奎,他笑眯眯地问一句,“陈市长有什么指示?”

这是跟刚才一模一样的问话,放在眼下,就是李强在**裸的打脸姓陈的你要有种,对北崇的事说两句啊。

陈正奎被噎得脸红脖子粗,好半天才问一句,“九十个亿的项目?”

“能争取多少算多少,”李强笑眯眯地回答,跑项目就是这点不好,虽然不像跑官一样讲个尘埃落定,但是申报的金额,在最终没准会大打折扣。

换句话说,跑官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县委书记就是县委书记,不存在上面给百分之七十的县委书记,剩下百分之三十自筹。

陈太忠申报的金额是九十个亿,但是最终能批下六十个亿,就可以偷笑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可陈正奎想拿这说事,那真是白瞎,李强直接顶了回去,“能要到多少,市里总要尽最大能力去争取……陈市长你说是吧?”

北崇的项目,跟大家有屁的相干,陈正奎差一点就说出这么一句来,他相信,在座的大部分干部,也都是这么想的,那是落地北崇的。

但是这么想可以,说出来,那就是政治不成熟了,搁到哪儿都要被人口诛笔伐,所以说李书记这句问话,真是十分地恶心人。

陈市长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终还是干笑一声,“那是肯定的……”

陈太忠在会场外溜达一阵,抽了根烟之后,正说要再进入会场,才接到这个短信。

他并不知道自己破了李书记短信的处,回了短信,他又等一阵,发现那边没反应,就悄悄推门进入会场,坐在角落里,拿出手机玩贪吃蛇。

帕琳波娃在他再次进入会场的时候,就关注到了他,陈太忠很清楚这一点,但是他真的无所谓有本事你再拍一次桌子,丢一次人。

捷克女人没再针对他,而且还有适当的收敛有一个懂得捷克语的家伙在一边坐着,她不能表示太明显的倾向性。

然后话题就谈到了整体的预防措施,哈斯曼认为,恒北的预防是偏于被动了,没有主动出击,主动捕杀可能患病的禽类,这个态度不是很端正。

“我恒北一例病情都没有,你让我怎么捕杀?”卫生厅长听到这里,实在坐不住了,“隔壁省有,不代表我这里有……我能预防就够了。”

“你说没有就没有吗?”帕琳波娃冷笑一声,“你们习惯了欺骗。”

“我说没有就没有,”卫生厅长也火了,他知道这女人就是找碴来的,也就无须客气。

“非典的时候,你们也说没有,”帕琳波娃面无表情地发话。

“非典啊,”卫生厅长懒洋洋地抬手一指,“你知道那是谁吗?”(……)

PS:新春快乐,月底了,惯例凌晨有加更,预定下月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