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1章 还有事吗?

第四千五百零一章 还有事吗?(求保底月票)

卫生厅长手指的不是别人,正是陈太忠。

帕琳波娃的脸,登时就沉下来了,“我不认识这个人,也不想相信他。”

听了翻译的话之后,卫生厅长也没着恼,只是笑眯眯地发话,“介绍一下,陈太忠,我国抗击非典的杰出官员,他成功地阻止了美国商人奥观海进入北崇,奥观海为此感激他的提醒……额外说一句,奥观海是超级传播者。”

“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呢?”哈斯曼一摊双手,“我们在谈禽流感……难道不是吗?”

“禽流感本身也是呼吸道疾病,你能否不要这么着急体现自己的无知?”陈太忠火了,站起身来用英文发话,“这算是偏见吗?”

“是帕琳波娃在置疑,你们省是否出现了禽流感病例,”哈斯曼没想到,对方也操了一口流利的英文,于是很果断地抽身而退。

他不想为一些无所谓的事情争执,就正好推到了别人身上,“而且……她对中医的形成基础,抱有理念上的抗拒,你最好能说服她。”

“说服她?何必呢,不信中医,损失的又不是我,”陈太忠很无所谓地摆一摆手,中西医之争由来已久,若不是陷于偏执状态的,只要经历的事情足够多,就起码知道各有所长。

事实上,相较西医,他更认可中医一点,一个治标,一个治本。

而且,最具说服力的例子,就摆在面前,“非典中,中医所起的作用,人所共知,要不然,中医能坐在会议室吗?没准还是你们眼中的巫医吧?”

在防范非典中,中医真的是起了不小的作用,而且有些干部在前期忽视了中医的作用,也吃到了太多的苦头。

中医的体系不是很健全,但是彻底反中医,那就是智商不健全了,五千年的文化传承,不是白给的。

“就是这个声音,刚才就是你在骂我,”帕琳波娃听到他的声音,再次不淡定了。

“这才是奇怪,我为什么要骂你?”陈太忠用中文嘟囔一句,旋即就坐下了,根本不待搭理对方。

“他在说什么?”帕琳波娃一侧头,恶狠狠地看着翻译。

翻译如实地将话翻为英语,暴走的女人一时间居然就那么愣住了。

“好了,继续我们的工作吧,”哈斯曼将话题扯回来,事实上,他对帕琳波娃的举止也有点不满,咱们来是搞疫病预防的,麻烦你敬业点成不?

下一刻,他看向卫生厅长,“你们确定,贵省真的没有出现一起禽流感吗?”

“你信不过我,可以问陈书记,”卫生厅长也有点火了,不过是几个观察员,居然一而再地置疑我说的话?

“我也许冒失了一点,但是我不会道歉,因为这是我的工作,”哈斯曼耸一耸肩膀,转头看向陈太忠,“陈……我需要确认一下,贵省是否出现了禽流感病例?”

“我可以负责地告诉你,没有!”陈太忠很干脆地回答。

“现在正是候鸟迁徙的时候,莫非你检查过每一只候鸟?”帕琳波娃抓到了他话里的漏洞,果断地出言挑衅。

“如果你有检查每一只候鸟的方法,我不介意向你证明,它们都是健康的,”陈太忠针锋相对地回答,要比斗嘴,他怕得谁来?

帕琳波娃登时语塞,旁边的人在听到两人的对话之后,也禁不住暗暗地感慨,欧省长还真是找了个合适的人来——不但是抗非明星,言辞也相当便给,跟对方争辩,丝毫不落下风。

在场的干部,也有言辞便给的,但对面可是世卫组织的观察员,有这个口才的,未必有胆子说出来,也就是陈太忠,年少气盛胆大惊人,居然还敢反唇相讥。

帕琳波娃词穷了,哈斯曼却又开口了,他不能容忍有人通过狡辩,来破坏自己的使命。

不过鉴于交流的气氛变得糟糕了一些,他提了一个听起来火药味不太重的问题,“陈,我可以知道,你在这次预防工作中负责的环节吗?你并没有坐在桌子边讨论。”

但就是这个听起来不太要紧的问题,实实在在是很要命,不过卫生厅长倒是机智,他想也不想就直接回答,“陈书记是顾问,拥有绝对的建议权。”

“是这样吗?”哈斯曼直勾勾地看着陈太忠。

“我对我说的话负责,恒北没有禽流感,一例都没有,”陈太忠很干脆地摆一下手,如此地答非所问,他明显是不耐烦了,“相信不相信,那是你的事。”

他如此自信,不是没有原因的,今天早上,欧阳贵跟他交底了,欧省长信誓旦旦地表示,到目前位为止,恒北绝对是一例都没有。

他的强势,再次让与会的一干人开了眼,就连卫生厅长心里都暗叹,这种底气,胆子再大的人都学不来,没有抗非明星这层光环,谁学谁死。

然而,陈太忠的胆子还不止这一点,他再次站起身来,“今天这个会,让我相当地失望,本来是大家同心同力,共同商量预防可能的疫情,你们世卫组织的人,却把大量的时间花在置疑我们的工作上,这样的会,不参加也罢。”

这番话,他是用汉语说的,说完之后转身就向门口走去,旁边有人上前劝阻,被他轻轻拨开,然后推开门,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这样的决绝,使得满场寂然。

好半天之后,哈斯曼才扭头看向翻译,“他临走的时候,到底说了什么?”

“这个……”翻译也有点苦恼,“我想,他的动作,已经表明他的意思了。”

这个我当然知道,哈斯曼脸一沉,冷冷地发话,“翻译的工作准则是什么……需要我跟你强调一下吗?”

“好吧,他对咱们的工作重点比较失望,”翻译叹口气,翻译工作要求里,贯穿始终的,就是“准确”二字,哈斯曼这么说了,他也就不能回避了……

陈太忠走得毫无压力,他原本就对这个会兴致缺缺,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参会,就是保障恒北说话的真实性,眼下任务已经完成,他不走还待何时?

出来之后,他又接了几个电话,待走出会议室所在的大楼,他才发现又开始下雨了。

雨不大,他深吸两口气,又做两个扩胸运动,才快步来到车上,才待打火,猛地一拍头——糊涂,自己离场,怎么也得跟欧省长说一声。

不过等他电话打过去之后,欧阳贵已经知道他的壮举了,所以只是笑一笑,“走就走吧,咱愿意加强国际合作交流,不代表就要任人欺负,你所做的,我很高兴,对了……你到底会不会捷克语?”

“我会二十九门外语,”陈太忠轻笑一声,不做正面回答。

“真的会二十九门?”欧阳贵讶然,他最近跟小陈越走越近,而小陈各种层出不穷的能力,也颇令他感到惊奇。

因为惊讶,欧省长就想了解,这家伙到底还有些什么特长,是自己不知道的,还细细了解了一番,这二十九门外语,是在档案上记着的,他听说之后,佩服之余,心里或多或少有点存疑——一代人杰辜鸿铭,也不过才会九门外语。

眼下听小陈自己承认,他也就不再怀疑了,于是笑着问一句,“还有事吗?”

“还有就是,油页岩项目,要走流程了,近期我可能会和李书记去打扰您,”陈太忠笑着回答,“省委那边也劳您费心了。”

说白了,此次油页岩立项,科技部虽然不是出钱的大头,但是有一个发起的名义,省里最合适居中策应的,就是分管省长欧阳贵了。

“终于下来了啊,”欧省长轻喟一声,他也是早就知道这个项目了,至于说去省委活动这个项目,他倒没太大压力——杜毅是跟陈太忠不对,但是这九十个亿的项目,有本事你杜毅卡住不要同意!

“还有什么事?”欧省长打算挂电话了。

“又快到北崇大学生返乡创业的时候,我们会来高校做宣传,”陈太忠笑着回答,“到时候您若是有时间,希望您能莅临现场,对我们作出指示。”

“这个你该找岳黄河吧?”欧阳贵听得就笑。

“那您负责教育的嘛,找您也合适,”陈太忠自是不能说,老欧你不是常委,比岳黄河差一点,他想到谭胜利的点子,索性就又请示一下,“我们区里打算为全区的中小学生发放午餐补贴,希望您能关注一下……”

欧阳贵静静地听他说完,沉默了三四秒,才轻喟一声,“这个不合适,你做的是好的,我愿意支持,但是我一支持你……知道全省会有多少人跟我要钱吗?”

“这是我北崇自费的,是试点,”陈太忠辩解一句,我花自己的钱,你着急什么?

不过说良心话,他真能理解欧省长的苦衷,一个小小的北崇,想要搞好这个补贴,投入的都是天文数字,恒北想推广,别说欧省长,杜毅都要吐血。

“等你搞一段时间再说吧,”欧阳贵不置可否地回答,“你还有什么事吗?算了……再有事我也不跟你说了,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