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2章 亚历山大

第四千五百零二章 亚历山大

欧阳贵挂了电话,陈太忠觉得没什么事,就想返回北崇了——此次来,他是临危受命,根本没有整体规划。

朝田待办的事情,其实还有很多,但都不是这一两天内要处理的。

驶出医科大约莫五六分钟,他猛地觉得眼角一亮,侧头看去,却是两个比基尼美女站在一个大阳伞下,在给路过的行人发传单。

一个星期过了啊,陈太忠琢磨一下,想着自己这次来朝田,就是参加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会议,白白地浪费生命,于是停下车来,开门往回走——现在回北崇,到了地方也就快下班了。

他走到两女面前,踯躅了一下,发现这二位都不认识自己,就出声发问,“你们这……一周时间到了吧?是京潮不让你们走吗?”

有意无意地,他的话里带了点北崇味儿。

一个年纪小的女孩儿白他一眼,不予理会,另一个笑着回答,“你是北崇的?我们已经不是促销了,是京潮的正式员工。”

“正……式员工?”陈书记觉得大脑有点宕机。

“是啊,好些姐妹觉得,卖房子赚钱比较容易,”这位女士笑眯眯地回答,“京潮吴总邀请我们加盟……”

京潮除了孙总,就是张总,吴总那算什么玩意儿?陈太忠迷迷糊糊地听着,好半天才听明白:北崇的失足妇女在朝田一宣传,还真有不少人,就冲着美女也要买房子。

如此一来,不少小姐赚提成就赚得手软,京潮的利润高,提成也高,百分之三的提成,卖一套两百平米的房子,光提成就赚六万。

真正有钱的不差这一点,免费睡个售楼小姐。对方还予取予求姿势随意,那多舒服啊。

也有那有钱人,不想买房子,却是找到促销员谈包养——这也是小姐们摆脱皮肉生涯的门路,被一个人睡,总好过被很多人睡。

最成功的促销员,这个月已经卖出四套房子了。光提成就赚了十八万,对于诸多失足妇女来说。这个例子简直是太励志了——咱就算卖不出去房子,还不能求个包养?

说起来,这跟北崇小姐的平均素质很有关系,大多数的城市,小姐素质参差不齐,北崇那里持证上岗,本身就有一定的淘汰率,而京潮过去,又是细细地挑选。

因为这些励志故事。诸多小姐纷纷洗尽铅华,打算在正道上大展拳脚——如能正道赚钱,谁愿意人尽可夫?反正失败了也无所谓,了不得就是重操旧业。

小姐售楼这种现象,其实只能发生在不是特别发达的城市,真正发达的地区,业主们不看这个。想找小姐哪里找不到?就算素质特别高的,多花点钱也能找得到,这多花的钱,多玩十几次也未必买得到一个平方。

不过朝田还就是这么个城市,素质高的小姐不是很多,而且去KTV唱歌。小姐跟客人说,我能卖你房子——客人也得信不是?

引导失足妇女走上正轨,这也……算了,这个业绩要不要吧,陈太忠听完之后,沉吟了一下又发问,“你们超期留下的人多吗?”

“不多。三十来个吧,”女人又解释一下,很多女人失足,是因为懒散和不求上进,赚了旱涝保收的钱,转身就走了,她很自豪地表示,我是很上进的。

陈太忠并不关心她是否上进,北崇之外的人,对他来说就是陌生人,他更在意的是,“那么这些人留下……通知北崇了吗?”

“通知了,吴总让我们逐个打电话给北崇了,”女人点点头。

“嗯,那就好,”陈太忠打算走了,规范管理的目的达到,他没兴趣再呆着,不过,看到春雨中,对方穿着两件套,他还是叮嘱一句,“天冷,多穿点,要不将来老了,都是毛病。”

“我们正式员工有伞,”女人得意地指一指头上硕大的阳伞,“站在伞下就行了。”

这是怕淋湿了宣传单吧?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却也懒得回头,不过下一刻,他有点后悔:现在宣传的,应该不仅仅是拆迁政策了吧?

不过,既然已经拔脚走开,他也就放下了这份好奇,只是在打火的时候,他拨个电话给张志平,“你那儿有个姓吴的……签下不少售楼小姐?”

“底薪一千,试用期三个月,”张总笑着回答,“这个事儿我跟朱局长说了,他也核对过了……都是自愿留下的。”

“自愿就好,”陈太忠哼一声,“把手续办妥了,要不押金不退你。”

“这是当然,”张志平爽朗地笑着,然后他轻咳一声,“陈书记,我正好有事要请示,这一两天……我想强拆了,您能来趟朝田吗?”

“啥?”陈太忠讶异地嘀咕一句,才出声发问,“你这才宣传完,就要强拆?”

在他的印象里,政策宣传出去,得给老百姓一个讨论和接受的时间。

“知道的早就知道了,不知道的,那是装不知道,”张志平冷冷地回答。

这个回答应该是有道理的,陈太忠确信实情也是如此,但是他一贯以德服人,不愿意在这种小事上失分,“那你多等两天就怎么了?”

“我扛不住了啊,”张志华苦笑一声,然后问一句,“能见面说吗?”

“能,我现在就在朝田,”陈太忠干脆地回答,“你动身吧,顺义门葡萄庄园见。”

顺义门是老地名,原为朝田城的信义门,辛亥革命之后,国内有首义广场有首义门,朝田是顺大势而起,就叫顺义门,首字是不敢当了。

顺义门是老城区,发展得相当可以,葡萄庄园是一家相当知名的酒吧。

半小时后,两人在葡萄庄园见面,事实上,若是谈事的话,京潮的筹备处更合适更自在,不过张志平也知道,那里相当于自己的地盘,陈书记不想过去,这是很正常的。

葡萄庄园的贵宾间相当奢华,最低消费六百八,四小时之后还要另行计费。

不过对陈太忠来说,这真是小儿科了,六百八和六万八差不了很多,他只是想图个清静,身后虽然站了服务小姐,他还是直接发问,“你不能再等几天?”

事实上,对他来说,等不等的无所谓,关键是要把宣传深入人心。

“等不了,”张志平苦笑着回答,他身边还是带了那个漂亮小妞,这小妞跟他的关系,定然是不一般的,那么也就表明,他不掩饰自己的风流,“好几家给我施加压力了。”

“敢给你施加压力,都是谁?”陈太忠眼睛一眯,冷冷地发问,“马颖实是吃屎的吗?”

“都是干房地产的,”张志平一摊手,略带一点无奈地回答,“我这个公布拆迁协议,犯众怒了……”

合着京潮现在最大的压力,就是在这里,前一阵京潮的炒作热火朝天,朝田其他的房地产商看在眼里,就琢磨着怎么取经和借鉴——这个炒作水平,很高端啊。

但是京潮把拆迁条件摆出来,其他家一看,登时就傻眼了——这个东西,怎么能公开呢?

就是牛晓睿在报道中写的,拆迁条件透明化,对老百姓来说是好事,也有利于行业自律,可这些房地产商,最不愿意的就是因为老百姓的缘故,增加开发成本。

要是本地有房地产商敢这么搞的话,各家早就联合起来,明里暗里收拾对方了。

然而,京潮是京城里空降地方的,开发的也是部队的地,各商家虽然不满,也不敢轻易启衅,至于委托相关行政管理部门卡人,对京潮来说,这根本是笑话。

可他们也不能坐视京潮这么折腾下去,于是几家略略通一下气,分别托人找到京潮,就说这个拆迁条件,就不要再宣传了吧?

凭良心说,张志平一开始也有点不习惯公开拆迁条件,但是听了陈太忠的建议之后,目前的宣传效果很好,就可以继续下去,到时候强拆也不担心出事。

所以他不想中止宣传,不过好几家房地产商连着打招呼,他也必须重视一下,京潮不怕事,但也没必要随意得罪人。

于是他就说,我地盘上有成片的钉子户,再宣传一阵,等效果深入人心了,就要对他们动手了。

钉子户啊,那容易对付,那几家见京潮好说话,就纷纷表示,想要小伙子吗?我借给你一百个,更有人说,京潮你出点费用,钉子户我包了——找道上人物搞他们。

张志平可不想欠这种人情,而且其他房地产商插手进来,没准又要牵扯什么,就说拆迁我有人——着了急我把退伍兵拉过来,目前就是等一等。

您能等,我们不能等了啊,那几家叫苦连天,最后就说,这样吧,你们尽早拆,相关管理部门包括公检法司,我们替你挡了——京潮你未必稀罕我们挡,但这是我们的心意。

后来更有建委的人打招呼,说那些钉子户,还是尽早拆了吧。

面对各方的压力,张志平觉得拖下去也不是事,他正想着怎么跟陈太忠说一声,要提前拆,正好陈书记打来电话,他就摆出了这些苦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