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3章 底气

第四千五百零三章 底气(求月票)

啧,陈太忠听到这些解释,也是无语了,好半天才点点头:那就拆吧。

事实上,他对规范流程是很看重的,对公示也相当看重,这涉及到了知情权的问题,北崇做出的重大决策,都要提前公示。

然而,他想在朝田推行的话,真是鸡蛋碰石头,利益受到侵犯的集团不会坐视,而且堂堂的省城,各种势力错综复杂。

开发商终究是京潮,京潮都扛不住的话,他再坚持就未免显得可笑了。

“什么时候动手?”张志平见他同意了,也松一口气。

“得调点协防员过来,”陈太忠对这件事早有规划,拆也要有章法,到时候要防人混淆视听借机生事,也要防人浑水摸鱼,准备几十个协防员维护秩序,还是很有必要的。

当然,这不是北崇白出力,更不是他以权代法,京潮房地产在获利之后,北崇也能得到丰厚的回报——两者利益攸关。

他摸出手机,给王媛媛打个电话,尤其强调,要多带女协防员来,挂了电话之后,他看一眼张志平,“你通知吧,明天开始强拆。”

“晚上能到的话,夜里就可以开始,”张总建议一句,不管理由再怎么充分,强拆都是一件很容易引起关注的事,低调点才好。

“没必要,就是要光明正大地拆,”陈太忠不以为意地一摆手,“咱做的不是亏心事,不怕人说,遮遮掩掩的,反而会让谣言大行其道……准备几个摄像师,全程录像。”

“那行,我就陪你疯一把了,”张志平也被这话说得热血澎湃,人总要偶尔张扬一下,才不负在这世上走一遭。

第二天早上八点,两辆大巴加十来辆大卡车来到现场,紧接着,两辆挖机也被调了过来,京潮的人拿着大喇叭,做最后的通知——半个小时之后,拆迁正式开始,现在还不签署协议的,一切后果自负。

住户们早就知道了消息,呼朋唤友地招来三百多号人,更有人弄了汽油啥的,嚷嚷着要跟对方同归于尽。

不过京潮也打算动真格的了,北崇连协防员带民兵来了一百二十人,其他零散来帮忙的北崇人,也有三百多号,陈书记就有这个魅力,振臂一挥从者云集——当然,来的人就能拿到一千块钱,这也是个关键因素。

住户们也感觉到,这次是不一样了,于是又推选出四个老人,来跟京潮谈判,说有什么事咱们好商量,谈不拢可以谈嘛,搞得这么剑拔弩张干什么?

这就是拖字诀了,京潮不可能天天整出这么大的阵仗来,住户们想着,先把眼前这一关应付过去,等对方散去,大家又可以狮子大张嘴。

业主们齐心,就有这样的好处,不过这种小算盘,跟京潮这种专业搞房地产的开发商玩,真是一点意义都没有,京潮的人回答说,没必要,我们已经跟你们谈了半年,就是八点半开拆,愿意签合同的,现在签还来得及,过时不候。

业主们没有一个退缩的,攒鸡毛凑胆子,倒是有人不住地拨打110啥的,警察们一听是京潮的强拆,表示说我们不接警,这个事儿你得向市建委反应。

八点半不可避免地到来了,随着一声哨响,一场混战就展开了,北崇人向朝田人彻底地展现出,什么叫民风彪悍,人手一根橡胶棍就冲了上去。

业主一方自是不甘示弱,他们拿的家伙五花八门,有铁棍、菜刀,也有铁锹、钉耙,瞬间就将北崇人打得鲜血四溅。

可北崇人不怕这个,有人被钉耙打断胳膊,还扎了穿透伤,都不带后退的,红着眼冲过去,胶棒就是没命地乱砸。

相持一分钟左右,业主们就被疯狂的北崇人吓呆了,又勉强抵挡一阵,终于轰然散去,正是兵败如山倒的样子。

可就在这短短的两三分钟内,北崇就有十余人负伤,其中重伤者两人,轻微伤几十人。

张志平陪着陈太忠站在不远处看着,看到业主们终于四散逃逸,他轻喟一声,“好家伙,这就是北崇人的战斗力?”

这是我区里在提供后盾,陈太忠无声地笑一笑,他心里明白得很,北崇人虽然猛,也没有道理因为公家的事情,为了一千块钱,搞到如此地伤筋动骨。

说到底,是老百姓们心里清楚,有陈书记在身后支持,受伤什么的,真的不用担心,换句话说,若是没有区里的支持,甚至说区里老大不是陈太忠的话,都没这么生猛的效果。

再看业主这一方,虽然有组织也很齐心,但是缺少一个出了问题负责买单的主儿,这个短板,就决定了双方士气的差距。

陈太忠亲临现场观察,也是有点不放心自家的子民,头破血流之类的小伤他不管,但是有人打算引爆煤气罐之类的,他是绝对不答应的。

对方抵抗的强烈,在他的想像范围内,这年头财帛动人心,不管是不是应该得的,人家觉得有可能得到这笔财富,自然不会轻易放弃。

甚至有两人拿着匕首捅人,幸亏北崇人此来,就是做好了打架的准备,机警得很,没有被捅到要害,只是被划伤。

不过,还是有一个家伙,拿着汽油泼到了两个北崇人身上,又浇了自己一身,他刚拿出打火机威胁,就觉得身子一僵,动作迟缓了大约半秒钟。

有这半秒钟就足够了,两个被泼了汽油的北崇人不退反进,冲上去夺下打火机之后,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痛打,直打得对方满地乱滚。

眼见大势已去,业主方就四散逃奔,有人是跑回家中,一些被邀约来的人,更是夺路奔逃,不过北崇人分工明确组织严密,绝大部分人被拦住了——尤其是那些下过手的。

接下来,惨不忍睹的事情发生了,业主家被挨门挨户地砸开,贵重物件被搬出来,而且这搬运工作相当野蛮,像碗柜之类的,直接被抬出来,里面稀里哗啦响成一片,也没人去在意。

然后就是推机上了,随着巨大的轰鸣声,房屋一栋一栋地被捣毁。

这一场群架声势浩大,规模也极大,围观的人到最后估计能有四五千,有人叹着气指指点点,也有人义愤填膺——这狗日的开发商,这昏暗的社会,老百姓的财产,就这么被剥夺了?

当然,也有人说,前一阵京潮大张旗鼓地宣传拆迁政策,那政策真的很好,原地回迁,拆多少补多少,每个人头赠送二十平米,还加十平米的内部价购买面积。

比如说一家五口,住了两间一共三十平米的平房,就补偿一百三十平米的楼房,你还可以内部价买五十平米。

按一平米四千算,也就是说花上二十万,三十平米的平房,就变成了一百八十平米的楼房——如果你觉得四千一平米太贵,那五十平米你也可以放弃。

偿不足一百三十平米的,京潮给你差价,也是一平米四千。

在市中心拆迁,不可能有比这更好的条件了,也就是京潮财大气粗,开发的这块面积也大,住户稀少,才能有这个条件。

真正明白的人,都知道这是业主贪心不足自取其辱——人家前一阵那么大张旗鼓地宣传,为的就是要给你来一下狠的。

不过这年头,占多数的总是不明真相的群众,尤其是众人看到,不少人被胶带纸捆住手脚,丢到了卡车上,一时间真是气愤不过——拆了人家的房子,你还要抓人?

事实上,围观的人里,警察都不少,看到拆迁者起码被抓走一百多,有两人走上前,跟现场负责的孟志新了解情况,他们出示了证件,“我们是警察,这些人你们打算带到哪里?”

“带到北崇,”孟志新直接回答。

“为什么?”警察同志表示不理解这种行为,“这是朝田的事情……你们应该移交。”

“因为他们打了我们北崇人,”孟志新一指诸多北崇的受伤者,业主一方终究是缺乏统一的组织,不少人拿着锐器对抗,几十号北崇人身上血淋淋的,看着煞是吓人。

事实上,北崇人并不吃亏,他们拿的橡胶棒,砸下去都是内伤,尤其是那些伤了北崇人的主儿,更是受到了重点照顾,几十棒子打下去,骨断筋折很正常,偏偏外表看不出什么。

“但这是发生在朝田的事情,”有个年纪大一点的警察,看起来还是有点正义感——其实是周围围观的人太多了,不象征性地做一做交涉,也不行。

“我们就是要抓,这个没有商量,”孟志新知道对方的心理,倒也不为己甚,“你已经尽责了……要是真不满意,后面是我们陈书记,你可以去跟他说。”

我能过问一下就算不错了,两个警察自然不会讨那没趣,点点头就离开了——辖区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了解情况是必然的,至于说该怎么处理,让领导们头疼去吧。

强拆到了中午的时候,所有人家都已经被砸开,业主都被控制,有些七老八十的老人,或者妇女和孩子进行反抗,也被北崇人毫不犹豫地拿下,因为陈书记讲得明白——我陈某人就号称“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只要占住理了,你们上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