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7章 理念影响

第四千五百零七章 理念影响

屠先生有意忽视了品牌和流水线产品的利润差距。

但是这种忽视,理论上又是可以解释的,因为中国人多嘛,他强调,发展劳动密集型产品,才是国家强盛的唯一出路。

而且他有例子可为佐证:苏联有什么名牌?除了里海鱼子酱,怕是再没有别的了,但是人家有雄厚的工业基础,二战后期才能疯狂地暴坦克,打败了德国。

工业基础,便是强国之路,便是国家柱石——苏联疯狂暴坦克的时候,奔驰公司在做什么?

这个话讲得有点极端,陈太忠就非常不欣赏这种说法:我要有沃达丰的实力,会赚那个贴牌代工的钱吗?

别说现在是发展的时期,和平是主流,不管什么时候,品牌的价值都是不容低估的,所代表的利润值也是不能低估的,没有自己的品牌,只是给别人打工的份儿。

一个世界工厂的名头,就可以满足了吗?不管怎么说,供货方想要发展,都要受到上游厂家的制约。

而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利润,和经营品牌的利润,是完全不能比的——这无需赘言。

事实上,前苏联的资源,也是中国不能比的,人家可以粗制滥造地、廉价地暴坦克海,但是中国不行,没那个资源。

这种情况下,强调地球村里世界工厂的定位,未免有点可笑,工厂是加工产品的地方,持有品牌的商家,有自由选择加工厂的权力。

当人口红利不再的时候,强调劳动密集型产业就无从谈起,随着社会的发展。这世界上总有劳动力更低廉的地方出现——比如说越南,比如说印度。

而一个国家的发展,只是想依靠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话,这个国家的国民,未免活得就太悲催了一点——合着咱们天生就是被品牌和标准剥削的命?

当你以为。品牌的订购,能养活大量基础产业的时候,就会发现,人家只要不订货,这些产业马上就会处于生不如死的状态。

所谓基础工业的发展,不能指望在外人的订单上。发展自主的品牌才是王道。

这些在后人看来,都是烂了大街的常识,此刻在国内却是很有市场,更有一个火车司机出身的经济专家汪先生提出:国内18亿亩耕地的红线,很没有坚持的意义——地球村了嘛,咱们缺粮可以去外面买。

如果咱们买不到。那一定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

当然,汪先生不会看到,国际市场上,中国人买什么,什么就涨价——这原本就是小国思维,不符合大国逻辑,只要是大国。谁会把主动权交到别人手上?

私货夹杂完毕,继续回头看这种思潮,屠先生认为,在地球村概念面前,搞汽车品牌都是很没意思,那么能源危机,也是很扯淡的命题了。

换句话说,如果中国遭遇了能源危机,那一定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

老屠的思路,并不是官方态度。但是现在国内,就很有这么一股思潮,是彻彻底底的实用主义,还是顾头不顾腚的那种。

陈太忠不想卷入这种争论,在他看来。少谈一些主义,多做一点实事,才是负责的态度,但是同时他也知道,这个问题并不是那么简单。

总有一些人,不知道是拿了国外的津贴,还是真的忧国忧民到脑子里缺弦,在强调眼前发展的同时,完全无视发展的可持续性,无视未来很可能遭遇的危机。

更悲催的是,这种论调,还不乏人附和。

能源危机,并不是很重要——如果这个伪命题成立,或者说占据了一定的舆论市场,发改委那一关,怕是真的就不好搞了。

科技部可以对北崇一如既往的支持,因为这代表一种精神——鼓励科学创新的精神,可是发改委不支持,只靠科技部这七八个亿支持,也没什么好结果。

陈太忠和李强想通了这个问题,心情登时变得沉重了起来,而陶司长却是明显不想多谈此事,随意说了几句之后,就笑着说我马上还有个会。

两人走出大楼之后,对视一眼,李强叹口气,“上车再说吧。”

上车之后也没啥可说的,李书记不知道从何说起,陈太忠却是恨得牙根儿直痒——发改委这边原本就是他的弱项,现在有了这个论调,好办的都要变得不好办了。

过了好半天,李强才问一句,“那边该怎么跑,还是直接找?”

陈太忠抿着嘴巴,摸起一根烟来点上,才缓缓地将车停到路边,“你先开着这辆车……在市里转一转,我去找人办事。”

“不用,我也有车,”李强笑一笑,摸起手机打个电话,他也很想开一开这牛皮哄哄的车,但这是赵老借给荆紫菱的,身为堂堂的市委书记,他还不至于小气到去占一个女娃娃的便宜。

不多时,一辆奥迪车缓缓驶来,李强带着自己的秘书,冒雨走下车,冲陈太忠摆一摆手,“好了,你忙你的去吧。”

陈太忠也不矫情,发动汽车,转眼就消失在了茫茫的雨丝中。

“唉,”李强走上奥迪车,又是一声长叹,他不仅仅是打算接油页岩的活儿,黄汉祥说得没错,这还是政绩啊。

“我看陈书记还挺自信的,”小秘书轻声嘀咕一句,“应该问题不大。”

“但愿吧,”李书记也嘀咕一句,他很无奈地发现,这件事完全不是他能左右的。

雨下了一夜,第二天晴了,九点钟的时候,一辆奥迪车停在了临铝办事处门口,李强走上车才发现,后座上已经坐了一个中年人,四十多岁,很平凡的样子,又带着点说不出的气质,非常稳重。

“这是周瑞周部长,”陈太忠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笑眯眯地介绍,“周部长,这是我们市委老大李强李书记。”

“什么部长?你这混小子,不要整天胡说八道,”周瑞笑着骂他一句,然后伸出手跟李强握一下,“幸会。”

李书记完全懵了,他不能肯定,这中年人是谁,但是他绝对可以肯定,此人的身份,绝对不次于一个副部长——甚或者部长。

对于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人家只是轻轻地一握,矜持中带着雍容,那不是轻蔑,而是自然而然的反应。

这会是怎样的大能人物?

到了发改委之后,负责接待的人翻一翻文件,犹豫一下,才轻声问一句,“这个项目,地方上没有出资?”

“没有,”李强微微摇一下头,吐出两个字来。

“啧,”这位咂一下嘴,若是小一点的项目,他直接就可以指出问题来,甚至可以直斥对方不规范,可这是九十个亿的项目,涉及的人的份量不言而喻,他若是有丝毫的轻慢,相关的人一根小指头就能碾死他。

那就只能把事情交给领导了,他将文件往手边一放,“好了,回头我汇报上去。”

李书记扭头看一眼,陈太忠没说什么,倒是那姓周的轻声发话,“你现在就汇报吧。”

“嗯?”那位看一眼周瑞,他可以坚持原则,也不怕有人故意难为——身处这个位置,公事公办并不算错误。

可对方轻描淡写地一句话,说得毫无火气,却偏偏给人一种强大的自信,所以他犹豫一下又发问,“请问你是?”

“你们领导知道这件事,”周瑞也不多说,答非所问地来了一句。

这位想一想,还是拿起文件走了,过不多时走回来,冲在场的三人点点头,“你们跟我来见一下高司长。”

高司长年纪不大,也就是四十出头,见到三人进来,从大班椅上站起身,微微点一下头,就又坐下了,“欢迎,请坐。”

待对方坐下之后,他拿起手里的文件,晃了一下,“李书记是哪位?”

“是我,”李强笑眯眯地点点头,还带着讨好的味道,没办法,对方手握项目的生杀大权,人也是如此地年轻,他姿态低一点很正常。

“这个项目我知道,”高司长快言快语,直奔主题,“但是你地方上一点资金都不筹措……这并不合适。”

“其他部委答应给一点,”李书记笑着回答。

“这么大的项目,地方上一定要自筹一些的,”高司长不以为然地撇一撇嘴,用公事公办的口气发话,“李书记做项目肯定不止一次了,这点无须我多说。”

“可是这个项目,是涉及到国家能源安全的,”李强吸一口气,一字一句地回答。

“国家能源安全,也不光是部委的事,”高司长波澜不惊地回答,虽然这回答,有点为难人的意思,但是语气上还是公事公办那种,“地方上也应该有这种觉悟和行动。”

“可我们真的凑不出多少钱,”李强不敢直斥其非,就开始哭穷。

你这不是空手套白狼吗?高司长也有点火了,可是他也不敢发作,这一家的背景是通天的,只得冷冷一笑。

他才待说什么,门被推开了,一个矮胖的中年人在门口招呼一声,“小高你来一下。”

“张主任,”高司长刷地站了起来,又犹豫地看一下在座的三人,心里叹一声:老张你挺黄家人,也不能挺成这个样子吧?

张主任也扫一眼那三位,然后就是一愣,“周……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