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9章 人的名

第四千五百零九章 人的名

高司长听到这话,愣了足足有十秒钟,才倒吸一口凉气,“您是……周瑞周秘书?”

黄老是他听得到,够不着的人物,不过不管怎么说,黄老的样子,他还是能认识的,但是黄老的秘书,他就只限于传闻,相貌什么的,电视上看不到,而这个人,就叫周瑞。

“呃,”于此同时,还有人倒吸一口凉气,却是李强李书记,他两腿一软,重重地坐回了沙发上——我艹,原来是这样的强人。

什么周部长、周主任,那都是假的,真正要命的是,这是黄老的贴身秘书,李强身为市委书记,最是明白这其间的差异。

黄汉祥神马的,固然是黄老的儿子,但是真正能体现黄老自身意愿的,就是贴身秘书。

“我只是随便出来走一走,”周瑞并不否认,自己就是传言中的周秘书。

“周哥你既然来了,跟我们老大坐一坐,”张勇红笑着发出了邀请,“下面这些人不懂事,有啥话,跟老大说就行。”

“我不跟他说,”周瑞淡淡地摇摇头,“就是在下面随便看一看,他做得不好,有人跟他说。”

这便是发改委的厉害之处了,毕竟是人称小政务院,十有八九的规划,便是出于小政务院,什么交通建设之类的政府组成部门,在省里或者很厉害,但是在政务院,跟发改委比起来,他们什么都不是。

以周瑞的地位,都不想跟发改委的老大照面,因为他没有倾轧对方的能力。

所以他对自己的定位,就是在发改委司局级里发挥一下能力,这不是装逼,而是真正的力有不逮,想要对付发改委老大——必须要请出黄老本尊来。

不过像现在这项目,涉及到国家安全的,发改委真要执迷不悟,听信那些流言的话,黄老亲自过来,那就是重重的一记耳光了。

但是同时,他能跟着陈太忠来跑流程,足以让太多人觳觫了——真要有那不晓事的,碾压也就碾压了。

高司长也隐隐感觉到了这一点,少不得借口上厕所,去了卫生间,给自家的后台打个电话——我该怎么办呢?

周瑞都出面了,你还想怎么办?那边一听是这种人来捧项目,只能苦笑了——咱们批了,表示支持……反对的事儿,交给发改委领导来做吧。

所以,在接下来的时刻,双方互道珍重,就此散去,连午餐的招待都没有——这个层面的交锋,不需要任何的矫揉造作。

而陈太忠表现得尤为决绝,他直接跟李强说,这份事情,已经不是咱们这个层面能掺乎的了,一起回吧?

这个事情,我早就掺乎不起了,李书记心里哀叹,脸上还要表现出镇静的样子:就这么回去……好吗?

马上雨季了啊,李书记,陈太忠苦笑着表示:咱不能光顾着跑项目,忘了自家的事儿。

于是两个人就回去了。

恒北的雨季,一般始自四月中下旬,不过今年的雨季来得早了一点,四月上旬末尾,阴云就笼罩着整个恒北。

四月中的时候,京城传来消息,科技部已经决定支持这个项目,首期一个亿的资金,将于一个月内拨付过来。

紧接着,发改委也传来了消息,阳州油页岩项目即将上会审批,这次李强还要跟过去看情况,并且招呼陈太忠一起去。

陈太忠是真不想去了,不过这是北崇的项目,要老李单独去京城,总不是那么回事,于是又硬着头皮跟着前去。

在上会之前,相关人为了避嫌,自是不肯跟外地来的人相见,项目在会议上波澜不惊地通过之后,部里的相关人等,才接受了阳州人邀请的饭局。

在这个酒桌上,陈太忠不但敬陪末座,同时也低调得很,可是在座的谁又能不知道,正是这个年轻人,撬动了这个项目。

第二天,李书记来办手续,有人就问起怎么不见陈书记,李强笑着回答,说太忠今天早上的飞机,已经回朝田了。

这么行事,委实势利了一点,不过陈太忠还就是这么做了,当然,更关键的一点是:他不是一个人回的,同行的还有黄汉祥,以及黄总的一些朋友。

这些人是去北崇疗养院玩的,顺便打猎钓鱼,一行人浩浩荡荡,足有三十来号——黄总本人就有跟班,他的朋友,基本上也没什么简单的,

下了飞机之后,北崇的金龙大巴已经准备好了,前面有警车开道,后面有金杯面包车压阵,最后还有一辆军牌沙漠王——这是恒北省军区派来的车。

车到北崇没停,直奔武水疗养院而去,到了地方之后,众多跟班帮忙往里面拿行李——为了迎接这帮人,陈书记动用特权,又开了两栋相邻的小别墅,一个别墅有点太挤了。

黄汉祥等人的精神不错,下了车之后还四处转悠,时近下午五点,天光大好,而北崇刚下过一场雨,空气也极佳。

看着不远处山上的塔吊,黄汉祥笑眯眯地发问,“这是在搞扩建?”

“嗯,供不应求,”陈太忠也笑着点头,“群众的反响不错,就只能扩建了……不过午间和夜里不施工,可以保证休息。”

“那要好好住一阵了,”黄汉祥大喇喇地发话,“顺便看一看你北崇的建设,到处都在施工,很是要花点好钱啊。”

“欢迎黄总莅临指导,”陈太忠笑眯眯地一指远处挂着的欢迎横幅,“最好能在北崇常住。”

“常住是不可能的,”黄汉祥摇摇头,“十来天还是没问题的……那个事儿,你快点办。”

黄总来北崇,可不是单单为了游玩,事实上,也是为油页岩项目宣告主权——项目下来了,黄家就马上有人过来,这就是告诫有些小心思的家伙:你们长点眼啊。

“没问题,”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十天就够了,把油页岩的奠基仪式搞起来。”

油页岩的项目的选址,早就定了,就在临云乡,虽然是在山里,但是离大路很近,为此要涉及到一个三十几户的村子的拆迁。

因为项目迟迟未定,村子也就没有动迁,不过陈太忠有信心在十天内,完成整个村子的拆迁。

信心来自于制度的建立,那个村子的老百姓也早听说,区里打算拆掉村子整体搬迁,腾出地方搞油页岩,区里计划的补偿非常丰厚。

北崇的老百姓,是相对厚道的,而且有陈太忠这个强势的书记在,想捣乱的人也没胆子,他相信公示一下,听取一下大家的意见和建议,然后——两天之内村子就能搬迁完。

“这样就最好了,”黄汉祥笑着点点头,他没兴趣关心这些细节,小陈说能做到,肯定就能做到,“来,看看你疗养院的设施怎么样。”

北崇疗养院的设施,搁在阳州都堪称奢华,不过在黄总眼里,就有点不够看了,“除了地方大一点……好像也没啥,落后首都起码十年。”

“疗养用的嘛,”陈太忠笑着回答,“小地方,能搞成这样,已经不错了。”

“忙你的去吧,赶了一天路,也要休息一下了,”黄汉祥摆一摆手,“有健身房?这个倒是不错。”

陈太忠也不跟黄总客气,抬手招过来马媛媛,强调一定要服务好贵客,保证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才转身离开,“二伯您歇着,明天一大早我再过来。”

第二天,陈书记于八点整准时赶到,黄总却已经健身完了,他笑着表示,“别说啊,你这疗养院,住着还真是舒服,不光我这么感觉,老刘的老伴,强直性脊柱炎几年了,一晚上居然没怎么疼。”

合着跟他来的人里,除了朋友和跟班,也有几个身体不太好的亲戚或者朋友,听说北崇疗养院有奇效,就过来感受一下。

“主要还是心情放松,”陈太忠笑着回答。

黄汉祥也没着急去打猎,他和朋友们先去了区里,感受一下北崇的建设,虽然目前还是个大工地,但是有些建筑已经初步显现了出来。

大部分的建筑,都是仿古的,连在建的六层行政大厅,设计的都有挑檐,再加上周遭规划中的城墙,黄汉祥的朋友们都禁不住感叹,好家伙,这是要再造个新城啊。

这帮老人属于比较高阶层的,见识的场面也多,都是眼光毒辣之辈。

黄汉祥在朋友面前得了面子,真是相当地得意,他笑眯眯地表示,“小陈还是个孩子,大家别把他夸晕了……太忠,带我去看一看公示栏。”

北崇的公示栏大了不少,都快变成公示墙了,一帮闲人站在那里袖着手谈论,见到金龙大巴上下来一群人,个个都是气势不凡,忙不迭地让开道路。

“怎么还是纸质的呢?”黄总为了表示自己是良师诤友那种人,一下车就先挑毛病,“搞几块电子显示屏嘛。”

“电子显示屏我们考虑过,投资比较大,暂时考虑不到这一步,还有人认为,那个内容后台能修改,不太让人放心,”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

“老百姓最认的,还是白纸黑字和大红章,这也是区里的现状。”

“咦,这是你们的搬迁条件?”下一刻,黄汉祥注意到了一则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