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0章 指点江山

第四千五百一十章 指点江山

对于那个叫小吴村的村子,北崇给出的搬迁条件,不是一般地好。

征去的土地,是按标准补偿的,不过北崇的征地标准,比平均水平高一点,想要地不想要钱的,区里划出一片荒山来,双倍的面积,按退耕还林来补偿,补偿期为十年。

这是北崇自费的退耕还林,不受林业总局的还林限制。

若是没钱治理荒山,区里还提供无息贷款——总之就是不让农民失地。

这是可耕种土地一块,宅基地的话,区里在小赵乡临近市区附近,有巨量的土地储存,可以等面积置换,也可以在荒山自己盖房子,区里承认宅基地。

事实上,区里的土地储存,只是一块砂石地,前一阵合并自然村,带来了大量的宅基地诉求,区里为此在这里专门设了一个村子,名为希望新村,村子没有可耕种土地,纯粹就是为其他村的村民解决宅基地的问题,

能从临云乡那小山沟里搬出来,来到小赵这繁华地段,宅基地增值了十倍不止,小吴村那山旮旯,只要你想盖房子,宅基地要多少有多少,基本上都不用花钱。

小赵的宅基地就值钱了,一亩地怎么也值个七八万,关键是就这样的行情,都是有价无市——不少人都看出来了,照北崇这么发展,再过几年,小赵的宅基地还要涨。

其他房产补贴之类的,也有详细介绍,更有转城镇居民的机会,社区负责就业安置的介绍,林林总总的条款很多,被拆迁者可以自由组合。

“条款看着多,其实很好理解,”陈太忠笑着回答,“其实从去年开始,我们就开始搞合并自然村了。大家对此习以为常了……合并的村民,就面临着土地、宅基地和就业的问题,没有足够的土地,就只能通过培养就业技能、扩大就业来稳定人心。”

“都是这样安置吗?”黄汉祥愕然地看着他,照这么折腾,有多少钱也不够啊。

“小吴村例外,”陈太忠笑着回答。“他们这是为工业项目让路……其实,第二批要合并的自然村。小吴村就在榜上,目前是事急从权。”

“二十来户的村子,为什么不在第一批?”黄汉祥一旦认真起来,问题也是很多的。

“小吴村距离公路近,交通相对便利,可耕种土地也相对比较多,还有一些土特产,”陈太忠回答道,“其实。比他们苦的村子多了去啦……起码小吴村的孩子们上学不难。”

“成本又增加了不少啊,”黄汉祥叹口气,心里却是在惊讶——北崇的底子,居然差到这样的程度?

“二伯您能来参加这个奠基仪式,就为我们省老钱了,花再多的钱,也是应该的。”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

这话有拍马屁之嫌,但也是实情,黄家老二在北崇待十来天,并且参加奠基仪式,就是公然宣告主权的行为,这一举措。不知道能为北崇减少多少麻烦,为此多花点钱搞个突击拆迁,是非常划得来的。

大家又谈论几句,黄汉祥看一看时间,回头问自己的老兄弟,“先去看一看孩子们的午餐补贴……然后咱们再去转悠,成吧?”

他的话说成这样了。大家还能说什么?而且此刻九点多,正是合适的时间——北崇的学生午餐补贴,倒不如说是早餐补贴,因为有学生是中午回家吃饭,所以发放补贴的时间,就是在上完课间操的时候。

陈太忠直接拿出了区里的中小学校分布图,说黄二伯您说吧,去哪一家看,他心里无私,去哪一家看都不怕。

黄汉祥也信得过他,说就去区一中好了,咱们悄悄地进学校,打枪的不要。

众人进去的时候,学生们正在做操,黄二伯对围墙边的那一眼喷泉表示不解,“这犄角旮旯的,搞这么个景点,是不是有点做作了?一个小水洼就行了嘛。”

“这可是真正的喷泉,不是人工景致,”陈太忠听得就笑,“施工时挖出来泉眼了,不好收拾,后来根据泉脉,从这里开口……这矿泉水卖得还不错。”

“人杰地灵啊,”黄汉祥点点头,先是武水奇特的疗养院,又是区一中的喷泉,给人感觉,这北崇实在是个神奇的地方。

早操尚未结束,就有人端着水桶和保温桶来了,各班老师前去领了鸡蛋,学生们一人一个,同时给每人一张小票,凭票去打牛奶。

票递给分牛奶的人,热气腾腾的牛奶放在保温桶里,打牛奶的勺子也是特制的,就是那种打油勺,平口的直筒,满满一勺子就是一份。

黄汉祥走上前,冲着分牛奶的人招呼一句,“给我打一点。”

“你谁啊?”“凭啥插队呢?”学生们就不乐意了,还有人尖声地打口哨,北崇的学生就是这样,见了不顺眼的事情就敢说。

“都闭嘴,这是我请来的美食家,”陈太忠眼睛一瞪,“帮你们鉴定牛奶好坏呢,咋的,真当我买不起一杯牛奶?”

“你是哪棵葱呀?”“装逼不是?欠揍吧,”还有不少学生聒噪,却是已经有人认出了陈书记,悄悄地跟身边人一说,逐渐地就安静了下来。

校长得了消息,也赶快跑了过来,此时黄汉祥已经跟一个老师那里讨了茶杯,喝了两口牛奶之后,细细品味一下,点点头,“还行,挺新鲜,也没兑水……就是腥味大了点儿。”

久居高位的人,吃喝惯了好东西,入口就能判断个八九不离十,喝惯了一千块一斤的龙井的主儿,你让他喝一百一斤的,一入口,他能喷出来——这是什么玩意儿。

“首长,本地牛奶就是这个味儿,”校长陪着笑脸解释,他也不知道这位是谁,但是陈书记都在旁边毕恭毕敬地站着,自是猜得出来,此人应当是领导,“不像那些高级牛奶,注意中和腥味。”

“就是这个味儿,”陈太忠在旁边也喝了两口,点点头表示。

黄汉祥点点头不再说话,他往日喝的牛奶,也不是一般意义的牛奶,不但是初乳小黄牛,奶牛吃的饲料里,还有一些中草药增加滋补功效,也有调剂味道的草料。

下一刻,他的眼睛又一直,“紫菱图书馆……嘿,小紫菱这是要搞个人崇拜?”

“人家做善事的好不好?”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眼皮,很不客气地回一句。

“总不能让她这个小辈比下去,”黄汉祥扭头看他一眼,“我捐个实验楼,汉祥实验楼……嗯,不对,要低调一点,黄汉实验楼吧。”

“谢谢首长了,”校长连连点头,又从口袋里摸出小本本和钢笔,写上“皇汉实验楼”五个大字,并且注明——这是首长命名的。

考察了两个地方,感觉都还不错,接下来黄汉祥又去了卷烟厂、娃娃鱼养殖中心和电厂,回程的时候,又看了苎麻厂,所到之处,各分管区长严阵以待,尽心竭力地招呼好这位领导。

其中最好玩的地方是娃娃鱼养殖中心,黄总看到密密麻麻的娃娃鱼,很是感慨,“小陈不老实,养了这么多鱼,过年居然只给我送了几条。”

“黄总,我这个分管区长,过年也只有一条,”罗雅平笑眯眯地回答,“还得自己花钱买。”

“你哪能跟我比?”黄汉祥看她一眼,老大不客气地回答。

“我是现管啊,”罗区长理直气壮地回答,一点不怕首长的**威。

“哈,有意思,”黄汉祥听得笑了起来,又看一眼陈太忠,“北崇的干部,都挺有个性。”

这一圈参观下来,就是下午五点了,在回疗养院的路上,黄总指出,“太忠,我觉得物流中心的规模,还要再扩大,北崇想要可持续发展,物流必须要抓好了,北崇的民风很厉害的……这年头渠道制胜终端为王,有没有信心,让北崇的卡车跑遍天下?”

黄二伯就是这种人,他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点子和建议,也不怕说错了,而且他的建议,多半还是有相当道理的——不过有时候,他容易忽略地方民情。

这就是没有主政过一方,因为有遗憾,才更喜欢指点江山吧?陈太忠心里暗暗地腹诽,不过他的脸上没有半分的异样,只是笑眯眯地点头,“您指示得太对了。”

“你小子好像有点什么不满,”黄汉祥也是成了精的人物,很疑惑地看他一眼。

“哪里有,”陈太忠断然摇头,“我正考虑……怎么发展物流中心呢。”

“反正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黄汉祥哼一声。

“其实我是想,枪来了没有,”陈太忠微微一笑。

下一刻,车到疗养院,就看到院子里停了三辆军车,其中一辆,还是阳州军分区张司令的帕杰罗。

众人下车之际,张司令就从车里走了出来,他左右看一看,走到陈太忠面前,笑眯眯地发话,“太忠书记,我给黄总送枪来了……顺便拜会一下黄总。”

“好了,一起喝酒吧,”黄汉祥走过来,大大咧咧地发话,“你自己来啊……小兵们喝酒,可不能算数。”

当天晚上,张司令被灌得人仰马翻——黄老二喝酒就很厉害了,更别说他还有酒量无限的小弟陈太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