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2章 老杜要来

第四千五百一十二章 老杜要来

陈太忠还真是冤枉,他根本没泄露黄汉祥的行踪,见祝涛过来,就笑着问一句,“祝老板怎么亲自跑过来了?”

“能让太忠你亲自接待的领导,我肯定是要了解一下的了,”祝书记笑着回答。

陈太忠打电话给他,说有领导要在水库钓鱼,祝涛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安排完之后,他又觉得有点不对,就安排人跟水库管委会打听,来的是些什么人。

管委会的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只看到是一帮老头老太太,都是不太好接近的样子,身边还有服侍的人,尤其是陈太忠在场,他们也不敢随便问。

不过他们大致还能断定,人是来自京城,不单陈书记是这么介绍的,很多人说话,也带了浓浓的京腔,再加上还有阳州军分区的人陪同——这帮人肯定不简单。

祝涛一听是这个情况,登时表示严重关注,然后他托人在北崇使劲儿打听。

黄汉祥的行踪,其实还是相对保密的,不过他这段时间在北崇到处转悠,官场里不少人知道他来北崇了——这原也是黄老二的本意,为油页岩项目撑腰。

祝涛确定是黄汉祥带着朋友们来北崇玩,二话不说,放下电话就赶了过来,他原本就是偏黄系的人马,黄家老二来了,他怎么可能不来凑趣?

黄总的态度很淡然,祝书记也不着恼,黄总真要热情可掬,他才真要提心吊胆地琢磨,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郑书记已经离开海角,太大的事儿,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市委书记扛得下来的。

所以祝书记就坐在船上,跟陈书记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直到下午五点,江风开始冷冽起来,他才目送黄汉祥等人离开,还大声招呼,说过两天我去拜会您。

对于这种上杆子的巴结,黄总也无奈得很,不管乐意不乐意,他还是得见。

第二天,雨有点大,黄汉祥一行人也没再四处走,就在疗养院下棋打扑克,结果下午三点的时候,祝涛前来拜见。

祝书记说是过两天之后来,但是第二天就过来了,这才是真正的态度端正。

黄汉祥见他识做,也不为己甚,晚上还招呼他共进晚餐,为大家介绍的时候,还说小祝是郑局座的得力干将。

跟黄老二一起出来玩的,基本上都知道黄家的情况,也知道郑文彬跟黄汉祥的关系并不是很近,不过多远多近,那是黄家人自己细分的事,大家也没兴趣关心。

祝涛在晚餐中,还是一个比较边缘的角色,不过他很摆得正位置,积极主动地招呼各位老人,在晚餐结束的时候,他还邀请黄总去明孝走一走。

“我去明孝,怕是有人不欢迎,”黄汉祥笑着摇头,郑文彬离开海角两年了,虽然他是升了局委,但黄家对海角的影响还是在减小。

这个时候他去海角,不但当地人不会舒服,郑文彬听说之后,也未必能好受。

祝涛连夜离开了北崇,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时候,李强又来了,他在京城多呆了两天,回来又处理一点党委的事情,来得晚一点很正常。

李书记不光是来招呼黄总的,他还带来了消息:杜毅要来北崇了!

这个时候,陈太忠正陪着黄汉祥参观农校,要说陈某人自打主政北崇之后,这么上心地陪人,连着几天都如此的,也只有黄总这独一份儿。

黄汉祥对农校感情不一样,看到北崇新建的校舍,默默地走了好一阵,才轻喟一声,“农民们真的是需要学校,八十年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就在这个时候,李强一路打听着赶来,陪着说笑一阵之后,见到身边没人,就低声说出了这个消息。

“他来干什么?”陈太忠和黄汉祥齐齐愕然。

“他这不是……很关心油页岩项目吗?”李书记苦笑一声。

油页岩项目通过之后,李强第一时间就向省委省政府报喜,说这个项目通过了,感谢领导们的关心和支持。

省政府的反应很一般,省委那边杜书记指示:你回来之后,把详细情况跟我汇报一下。

李强回来,找杜毅汇报了十分钟,然后才回到阳州,结果昨天的时候,市委接到了北崇的请示:我们计划于四月二十九日,举行油页岩项目的奠基仪式,希望市委领导能莅临现场指导。

我说,明明是我帮你跑下来的项目,结果这奠基时间,你北崇就自己决定了?李强有点恼火,感觉是被下属牵着鼻子走。

但是他再恼火,也不得不承认,他只是后期才帮着配合了一下,跑下这个项目的主力,还就是陈太忠,想一想小陈强大的人脉,以及阵容豪华的亲友团,他就熄了计较的心思。

他给小陈去个电话,敲定一下时间是否充裕——这就剩下六七天了,来得及吗?

时间绝对够用,陈太忠毫不犹豫地回答,公示已经出去了,反馈回来的信息是,小吴村没什么不满意,整个村子的人都说了——照这条件,今天搬都可以。

没办法,大家穷得实在太久了。

不能说搬就搬,总得把每家的条件谈好,协议签了,陈太忠倒是沉得住气,要讲程序。

但是对上李强,他就没什么不能说的,您要想明天奠基,我连夜给您整出来。

那好,李书记挂了电话之后,琢磨一下,这是咱恒北的盛事啊,我一个市委书记出面,脸有点太大了,得向省委省政府汇报一下。

因为杜毅对此事表现出了出乎寻常的热情,李强心里有点警惕,就先向省政府汇报,然后才向省委汇报。

结果省政府秘书长周仲书打来电话,说你这个奠基仪式的时间,要稍微等一下再确定,这么大的事儿,得经过省政府批准。

言外之意就是,你们地方上不该这么做主——还要不要强调上级的领导了?

我也不想啊,李强挂了电话之后,有点小郁闷,但是陈太忠决定了,现在北崇还窝着一个黄汉祥,我倒是想反对呢,敢吗?

挂了电话没两分钟,杜毅把电话打过来了,杜老板亲自打的,问明白确实是四月二十九号,他表示说,自己会抽出时间,去主持那个奠基仪式。

李书记直接就晕菜了……黄汉祥在,您来干什么?

于是他支支吾吾地表示,说现在北崇有一些京里来的老干部,那啥……你懂的。

我知道,黄汉祥嘛,杜毅很直接地表示,这样的人物,来了自己的治下,他若是不知道,这个省委书记当得也就太不称职了。

得了这句话,李强的忐忑就放下了一半,不过下一刻,他又开始犯愁:省政府似乎不同意这个时间……啧,咋整?

说来说去,是陈太忠太赶时间了,项目批下来不过十天,他就要搞奠基仪式,真的是太草率了。

不过,陈某人一向以猛冲猛打、锐意进取著称,他拼出的市场,经常都导致自家人供应困难,曲阳黄、焦炭、疾风车、娃娃鱼等,莫不是如此,正是所谓的计划赶不上变化,

更别说,还有黄汉祥这尊神坐镇,黄老二能在北崇呆的时间,是有限的,他不得不加快步伐,这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是的,他不想第二次请黄二伯驾临北崇,那样太没面子了。

李强不明白这里的全部事由,但是也能猜出一多半,然后他给周仲书打个电话——杜书记刚才来电话表示,他要如期来参加奠基仪式,这个日期……省政府想改日子的话,是不是跟省委通个气?

杜书记要去,你怎么不早说呢?周秘书长啪地一声挂了电话,根本不听解释。

反正这个事情,本身是向省委省政府报喜,可李强就弄了一个里外不是人,郁闷可想而知,不过他还得压抑这份郁闷,前来拜见黄总。

最后,他说一句,“去年的全国法制教育工作先进县区,评选已经结束,北崇名列其中,杜书记来,一个是参加奠基仪式,一个就是宣布这个好消息。”

“法制教育工作先进县区?”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又狐疑地看黄汉祥一眼。

“我说你小子这是啥眼神?”黄汉祥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然后哼一声,“他来就来呗,恒北老大是他,我就是个过客。”

说是这么说,他心里也挺不是滋味——杜毅阻挠北崇参选法制教育工作先进县区,他是知道的,这消息还是他给小陈的。

“我真是不待见他,”陈太忠嘟囔一句,想一想之后,他又叹口气,“要是恒北的书记是蒙艺,这日子就好过多了。”

“小子你差不多点啊,”黄汉祥气得哼一声,不过他转念一想,陈太忠和蒙艺的关系,这也是瞒不过人的,避讳倒不如直面——反正这个叫李强的书记,应该是不敢胡乱说话的。

所以只是他阴阳怪气地说一句,“后悔了,你可以去碧空嘛。”

我去碧空做什么?陈太忠微微一笑,想去的话我早就去了,现在去碧空,还能好活几天?蒙艺肯定待不了多久了。

下一刻,他脑中灵光一闪,右拳狠狠一砸左手,“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