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3章 杜书记到

第四千五百一十三章 杜书记到

“嗯?”黄汉祥很奇怪陈太忠的反应,“你明白什么了?”

陈太忠笑一笑,想一想之后回答,“明白那些我该明白的了全文字小说。”

“你就装吧,”黄汉祥看他一眼,也懒得理会。

殊不知,陈太忠是真的明白了,不过有些话,他不能当着黄汉祥说,操作不当的话,可能会给蒙艺带来麻烦。

当天晚上,刘望男和姜丽质组团来看他,陈书记陪着李书记和黄总用过晚饭,因为李强在疗养院也有一套别墅,不虞住处,他将李书记安置好之后,一个万里闲庭就来到了水泥厂全文字小说。

刘望男和姜丽质最近去了一趟欧洲,买了不少衣服回来,正在屋里试穿,还要汤丽萍帮着点评,汤总看得两眼直冒火星,“不就是法国嘛,今年我一定要走一趟。”

“我们叫你去了,你不去啊,”刘望男笑吟吟地发话,“飞燕买了一件三万美元的短大衣,菲科的设计,那真叫出手阔绰。”

05年的三万美元,大约是二十六七万人民币,说起来不算太多,但是这不是珠宝,也不是手表,是女士服装,不具备保值意义,而且对富裕的女士而言,一套服装或许一年都穿不了两次,几年之后,就必然要过时。

舍得花三万美元买件大衣的,除了那些巨富,也就只有靠形象吃饭的演艺界人士了。

“飞燕姐……真是有钱,”汤丽萍笑一笑。打心眼里说,她真是有点瞧不起董飞燕。

她和董飞燕同为草根出身,但是汤总自认,自己一直在努力地打拼,可是董飞燕……她努力过什么?无非是靠着家里的关系,端上了铁路的铁饭碗。

哪怕是太忠哥的青睐,也是她自己争取来的,其间还有不少的周折和误会,最后她才为他打开双腿,献出自己的贞操。

而董飞燕。本身就是一个已婚女人。那层膜早就破了,而太忠攻陷她,不过就是举手的功夫,两人第一次还是在车上——呸。你不砢碜吗?

凭良心说。陈太忠的后宫相对还是比较和谐的。大家没事坐在一起的时候,也要谈一谈自己沦陷的经过,在诸位姐妹中。这都不是秘密。

所以她知道,董飞燕是怎么泡上太忠哥的,她有点不耻。

“好不容易大家欢聚一堂,说这些扫兴的话干什么呢?”陈太忠笑眯眯地从外面走了进来,然后他看一眼汤丽萍,“丽萍你心态不太对,我给你两千万买衣服,行吗?”

“太忠哥,我错了,”汤丽萍老老实实地认错,要是搁给个一般人,听到两千万的买衣服钱,还不得傻了?但是她很清楚,真看重这两千万的,才叫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全文字小说。

“好了太忠,你不要吓唬小汤,”刘望男出来打圆场,“我们来看你,就是想你了……先喝点啤酒?”

“啤酒拿上来,”陈太忠点点头,大喇喇地坐下,“丽萍你不要跟飞燕计较,没意思的,你跟她不一样……我打个电话先。”

他的电话,是拨给蒙艺的,他今天想明白了一些事,“蒙书记,您忙吗?”

“不忙,你说,”蒙书记的回答,从来都是非常短暂,特别地有力。

“您最近打算动了吧?”陈太忠犹豫一下,还是依着自己的判断,实话实说,上一次他猜出蒙艺要去碧空,结果被蒙艺强行送上了火车,况且况且地回了天南。

这次他猜蒙艺要离开碧空,不过……后果不会那么严重。

“嘿,你这从哪儿得来的消息,”蒙艺没有否认的意思,只是饶有兴致地发问。

“您要是没这个意思,不会跟我说碧空也在争取油页岩,”陈太忠轻喟一声,“您真是要离开了,对吧?”

“有这个因素吧,”蒙艺沉声回答,他说碧空在搞油页岩项目,本身就是释放出来一些信息——小陈或许不能领会,但是黄家总是会领会的。

黄家最近没啥反应,蒙书记也不在意,小陈的传话,重要性并不是很高,现在小陈打来电话,他就又问一句,“这话谁跟你说的?”

“我自己想的啊,”陈太忠觉得很受伤,为什么得是别人跟我说的呢?别忘了,上一次猜到你要走的人,可也是我好看的小说。

顿一顿之后,他才又补充一句,“这个想法我没跟任何人说,就是好奇问一下。”

小子还真是个怪胎,蒙艺听得有点无语,他也想到了上次的事儿,心说这家伙有时候傻不啦叽的,有时候思维却是极其跳脱,往往还能一语中的。

不过这曾经的毛头小伙子,也在逐渐地褪去青涩,一点一点成熟啊。

可是这次小陈猜出话意,居然隔了好几个月,蒙艺略略想一想,就猜到了这货为啥反射弧这么长,“北崇油页岩项目差不多了吧?”

“下来了,黄二伯现在在北崇呢,我正忙着接待,过两天他要参加奠基仪式,”陈太忠笑着回答,然后他又强调一句,“我不会乱说的,您放心。”

“你说了也没事,”蒙艺不以为然地回答,他听出来了,这家伙纯粹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然而,人总是要慢慢地成长的。

正经是小家伙夹在自己和黄家中间,很难做人,不过,这也是他自己选的路,蒙书记心里不无遗憾地轻喟一下,嘴上却说,“请他参加奠基,这是要保障胜利成果?”

陈太忠本来想好奇地问一问,蒙老大你要调到哪里,可是想一想,又觉得这么问实在不合适,正好这个话题他也感兴趣,于是干笑一声,“我这点小心思,瞒不过您……杜毅也要来参加奠基仪式,我有点看不透这人。”

“杜毅?哈,”听到这话,蒙艺难得地笑了起来,很显然是想到了这对冤家的过往,尤为滑稽的是,这俩居然还能在恒北再次撞上。

然后,他才简单地说一句,“杜毅这个人,本质上有点懒,他不喜欢麻烦全文字小说。”

“我也不喜欢麻烦,可偏偏是麻烦事儿挺多,”陈太忠闷闷地叹口气。

“你还年轻,精力旺盛,自然事儿多,北崇你也搞得不错,”蒙艺很随意地回答,听这节奏,是要挂电话了。

“您要离开的这个猜测,我只能捡个合适的时候,跟黄二伯说,”陈太忠这次的反射弧,不是特别长。

“无所谓,”蒙艺回答得轻描淡写,然后挂了电话。

是“无所谓”,而不是“没必要”,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细细品味一下——这还是希望我能把话传到。

“好了太忠,喝酒了,”刘望男笑吟吟地发话,姜丽质更是端起酒瓶,将瓶口凑到他的嘴边。

要是小白在的话,应该第一时间问蒙艺的去留吧?陈太忠的脑子里,居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堂堂的省委书记要来了,整个北崇登时就忙乱了起来,陈书记虽然心里腻歪,但是该布置的工作,还是要布置。

陈太忠自己则是跑到小吴村,亲眼看着村民们一家一家地签了合同,领了搬迁费用,又将家里的坛坛罐罐拖走,然后他督促着四台挖机将房舍推倒。

这一切,都是在短短几天之内做完的,等到四月二十八号的时候,小吴村已经彻底从地球上抹去,连推倒后的建筑垃圾,都统统被拉走了,只留下一些院子的遮阴树,孤零零地矗立在那里。

与此同时,现场搭建了两个移动大棚,里面放点桌椅板凳,大棚旁边竖个牌子,“阳州页岩油炼制中心筹备处”,这就齐活了。

二十八日中午一点,杜毅的车队抵达阳州市,天雨路滑,时间有点晚,不过李强还是带着市里的四套班子,冒雨齐聚高速路口,界迎省委书记好看的小说。

一省的老大出行,做派不用多说,参照蒙艺下凤凰即可,前后一共七辆车,特殊一点的是,副省长欧阳贵也随行。

杜书记在阳州宾馆简单地吃了一点,又小憩了半个小时,然后在阳州市走访了几家,待车到北崇界,就是下午五点半了。

陈太忠带着班子,在区界迎接省委书记的到来,他原本想着,杜书记的车都未必稀罕停,不成想,大巴车还真的停了下来。

杜毅从车上走下来,笑眯眯地冲着陈太忠伸出手,陈太忠微微一错愕,马上伸出双手去握杜书记的一只手,“我代表北崇的干部群众,热烈欢迎杜书记莅临北崇参观指导。”

他是真不想握这个手,但是没办法,体制里就是这规矩,他不但得握手,还得两只手。

杜毅轻描淡写地跟他握一下,就收了回去——双方的力道都不是很大。

然后,杜书记微笑着发话,“小陈,干得不错,不愧是天南出来的。”

你这是打脸呢,还是打脸呢?陈太忠听得真有翻脸的冲动,哥们儿离开天南,还不是你的功劳?

不过当着这么多人,他要把规矩做足,于是笑眯眯地回答,“都是杜书记指导有方,我个人没做什么……时间不早了,咱们先安置下来吧?”

杜书记下榻的处所,也安排好了,就是北崇干部培训中心,李强原本是想让杜毅住疗养院的,陈太忠坚决反对,说疗养院里还住着黄汉祥呢,王不见王。

ps:??掉到第十一了,离前面也就几票,着急啊,谁还有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