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4章 安保的疏忽

第四千五百一十四章 安保的疏忽

车队抵达干部培训中心的时候,天上又开始淅淅沥沥地下小雨。

培训中心已经挂出了大大的欢迎横幅,也有小朋友们列队欢迎,不过大家愕然地发现,小朋友们一手拿着鲜花,一手——打着雨伞。

对于这一点,陈太忠特意强调过的,区里有人反对,说孩子不能这么娇气,陈书记说那行,只要领导们不打雨伞,孩子们就把雨伞撤了。

领导不打雨伞——这可能吗?于是这个话题就此打住。

不过,还就像蒙艺说的那样,杜毅是个不喜欢麻烦的人,他接了两个小朋友送上来的鲜花,自顾自地走进了培训中心。

杜书记的下榻,让整个北崇的安保都提高到了相当的程度,尤其是干部培训中心这里,安保甚至转交给了杜书记随行的警卫人员。

陈太忠也猜到,必然是这个样子,所以区里就是派了四个警察、两辆警车过来。

杜毅入住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听取北崇关于油页岩项目的进展报告,然后又了解一下北崇的施工计划,问得很细,直到六点四十,他才去吃晚饭。

面对杜毅,关于工作的事,陈太忠能侃侃而谈,毕竟成绩是他亲自干出来,数据也在他脑子里装着,不过陪中央委员共进晚餐的殊荣,他就敬谢不敏了。

他不拼命往上凑,肯定就没有陪杜书记吃饭的份儿,跟杜书记在一桌的,除了有欧阳贵这位副省长,一水儿的正厅,陈正奎都只能坐在下首。

说错了,还是有一个副厅级干部,可这位副厅,是国家发改委派来的——李强把邀请的传真,还发到了部委。

陈太忠用十分钟解决了晚饭。就跑到大厅外抽烟去了,他实在不想离杜毅太近,反正关心省委书记的安保,这也是他这个地主该做的。

培训中心里,紧跟着杜毅服务的北崇干部,是县委办的韩世华,一般人得了这样的差事,还不得美死?不过韩主任却是诚惶诚恐地表示:书记。这个活儿我做不了啊。

做不了也得做!陈太忠很干脆地发话,这是区委对你的要求,服务好领导——好吧老韩,这对你来说,何尝不是一个机遇呢?

不管真不愿还是假不愿,韩世华是摊上这个活儿了。陈书记则是站在屋檐下,嘴里叼着烟卷,无所事事地看着院门口。

站了没多久,朱奋起也凑了过来,省委书记驾到,别说他这个分局局长,市局局长也得跟过来,当然,以朱局长的级别。也不可能凑到杜书记跟前。

两人就站在这里,也不说话,一旁有服务员眼尖,端来了椅子,陈书记不耐烦地摆一下手,这时候你献什么的殷勤啊。

站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天空又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朱局长这才叹口气,“明天奠基……但愿不要下雨吧。”

“下也下不大。无所谓的。”陈太忠淡淡地回答。

就在这时,院外的公路边。有人吵吵了起来,越吵越凶,没过了一分钟,就噼里啪啦动起手来,同时还夹杂着怒骂声、女人的尖叫声——北崇人就是这德性,两句话不合,就会大打出手,吵架的过程,是非常短暂的。

听打得热闹,院里两个警察跑了出去,结果声音也没小多少,陈太忠迈步向外走去,朱奋起也紧跟着走出来——一晚上都站在屋檐下,也委实有点无聊。

他俩走过去的时候,冲突双方还在厮打,每边都有三四个人,两个警察根本拦不住。

“都给我住手,谁不听话我揍谁,”陈太忠大喊一声,“老子是陈太忠!”

最后一句话太有用了,双方一听,登时就停了下来。

然后一了解打架原因,真是有点令人哭笑不得,原来是一辆农用车路过一个水洼的时候,车速有点快,溅起的水花打湿了路人的衣服。

好死不死的是,这水洼是在一个工地门口,水特别泥泞,路人就破口大骂,问候司机的母亲,鉴定对方眼睛失明。

司机也火了,探出头回骂一句,大意就是指责对方的排泄器官长错了位置,然后驱车离开。

不成想,这路人就是工地上的人,进去仓促招呼一声,就叫了三个工友,开着一辆面包车追了上来,将农用车别到马路边,吵了两句之后,双方直接动手。

路人一方人多,但是有三人是喝了酒的,农用车这边三男一女,双方正好势均力敌。

“屁大的事儿,都是北崇人,道个歉不行吗?”陈太忠双手一背,冷冷地发话,路人这一方,是俩北崇人俩外地人,农用车这一方,司机是北崇的,其他三人是敬德的。

反正两个引发事端的人,都是北崇的,陈书记打算以说服教育为主。

这本身不是什么大事,打架的双方也没拿家伙,被泥水溅一身的家伙有点不服气,指责司机没有公德心,警察一听,直接发话,“不同意和解是吧?咱们去派出所说。”

一个警察坐上面包车,指挥着两辆车走了——入了陈书记的眼,那几个连反抗的胆子都没有。

处理完这件小事,陈太忠的肩头也被雨水打湿了,他和朱奋起走回大院,吩咐服务员一声,“端个桌子出来,弄点茶水和暖壶。”

不多时,服务员就安排妥当,他俩一人一杯茶,站在那里喝了起来,旁边有人见这里有热茶,也过来喝一杯。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走了过来,沉着脸发话,“刚才外面怎么回事?”

陈太忠对此人有点印象,好像是杜毅身边一个啥啥的,不过这个口气,实在让他有点不满意,于是待理不待理地回答,“汽车把水溅到人身上了,就打起来了。”

“这种小事,也要处理这么长时间?”男人很不客气地发话,“杜书记的安保问题,你们有没有放在心上?”

“小崽子……你再跟我呲牙试一试?”陈太忠嘴巴一咧,露出一个冷笑。

男人登时就愣一下,旋即大怒,杜书记可是中央委员,下地方的时候,相当强调安保。

别的不说,只说住宿的附近,不但门禁森严,周遭一段距离内,也要布置不少人手,一旦有什么争端,必须马上平息,休息的时候,还要强调绝对安静。

在距离杜书记住宿的地方不远处,发生了打群架事件,好半天才平息,在他看来,北崇在安保方面做得太糟糕了。

眼前的年轻人嚣张得有些过了,于是他一捋袖子,“你是要跟我动手?”

“看把你美得,”陈太忠哈地笑一声,那是非常不屑的笑容——他有意刺激得对方先动手,那他就占理了,“跟我动手,凭你也配?你就是个人肉沙包……挨揍用的。”

“太忠太忠,你少说两句吧,”旁边蹿过一个人来,却是阳州市政法委书记康卓,他笑着分开双方,“大家都是为了干好工作……朱奋起,拦住你家陈老板!”

“算你小子命大,不看在康书记面子上,我整出你尿来!”陈太忠抬手一指对方,他毕恭毕敬地接待了杜毅半天,早就憋了一肚子火——哥们儿对杜毅要讲官场规矩,对你……需要讲吗?正好让我出出气吧。

他相信,依着官场规矩,自己打这货一顿,老杜也只能把气憋在肚子里,口舌之争引起的争斗,没办法计较的——哥们儿都快憋出内伤了,老杜你也憋一憋吧,最好再喷两口血。

可这位见他如此生猛,反倒是没了动手的兴趣,只是冷哼一声,“刚才的事情,万一是有人调虎离山,杜书记出了问题,你负得起责任吗?”

“你放屁,你才出问题呢,你全家都出问题,有你这么咒人的吗?”陈太忠哈哈大笑,“是不是看杜书记不顺眼很久了?特别希望他出问题?”

“你……”这位真的是无语凝噎了,他何曾见过这么难缠的家伙?

这时候,旁边有人走过来将他拽开,却是阳州市市长陈正奎,陈市长顺便还劝一句,“都是工作上的一点事,不过太忠书记,安保才四个警察,有点少了……调一些协防员来吧。”

陈正奎跟北崇不打交道有两年了,可他在阳州市根基日深,在北崇也就有了些耳目,所以他知道,北崇干部培训中心这里,虽然看起来安保人员有十几个,但其实大部分是聘用的保安,真正的警察就四个。

“感谢陈市长的关心,”陈太忠懒洋洋地回答,然后摸出一根烟来,自顾自地点燃,都不带给市长敬烟的,他惬意地吸一口,才又发话。

“对领导的尊敬,不需要体现在形式上,北崇的干部群众积极拥护现有体制,热爱党和国家,要是杜书记莅临,除了警卫,还需要协防员来守护,那是天大的笑话。”

陈正奎登时无语,别的不说,陈太忠把北崇的人心抓得太死了,而且北崇人的见义勇为,也是有名的,真不讲形式的话,杜书记其实是很安全的。

他原本是想挑唆一下的,没想到陈太忠的回答,这么硬气。

杜毅在十来分钟后,也知道了外面发生的事情,他咂巴一下嘴巴,轻哼一声,“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