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6章 阴差阳错

第四千五百一十六章 阴差阳错

陈太忠听说杜毅要来,心里就腻歪,他不知道对方到底要干什么,要达到什么目的。

然后他在小吴村现场视察的时候,发现有几棵农家的树上,有马蜂窝——咦,这个玩意儿,是不是能利用一下呢?

他没有一定要阴杜毅的想法,只不过是做为一个后手来用的:老杜你最好不要欺人太甚。

为此他在施工过程中,刻意地维护了这些马蜂窝,甚至还趁人不注意,从远处的树上,弄了几窝马蜂过来,集中在一棵枝叶比较茂密的树上。

杜书记来了之后,表现一直是很正常的,陈太忠的后手当然就弃之不用了,不过人要倒霉,那真是喝口凉水都塞牙,就有小秘书不开眼,跑到这棵树下撒尿。

撒尿也就罢了,因为有蜈蚣出现,他还狠踹了树一脚,于是悲剧就发生了。

当然,这种事他是断断不肯承认的,就算关系这么近的老黄,他也不能承认——真要仔细追究的话,这性质是谋害中央委员,马蜂并不是蛰不死人。

陈书记跟着大部队走了,黄汉祥可不会跟着,他背着双手走到树下,摇头晃脑地盯着马蜂窝琢磨了好一阵,这才离开。

杜书记进区医院仔细检查去了,陈太忠站在医院的院子里,召集在场的区干部,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他认为:要在全区的范围内,发起一场围剿马蜂的攻坚战。

罗雅平对此持反对意见,她说马蜂是吃害虫的,本质上讲是一种益虫,而且在北崇的生态链里,占据着相当重要的一环,所以她建议,城区内的马蜂可以清理,但是乡野间的马蜂,实在没有必要也去围剿。

“这种不和谐的话。就不要说了,”陈书记制止她再说下去,“对杜书记的受伤,我们要有一个正确的态度,积极去铲除元凶,这个事儿就这么决定了……谁还有异议吗?”

罗区长看一眼徐瑞麟,却发现徐书记冲她微微摇头。

北崇区医院处理马蜂蛰伤,还是相当有经验的。约莫半个小时之后,杜毅走了出来,肿胀的地方,已经消下去不少,几个细小的伤口,并不怎么显眼。

陈太忠主动走上前。对杜书记做出检讨,说这是我们工作不细致,导致了领导受伤,请您从重处理我吧,同志们也一致做出了决定,要对区里的马蜂,展开一场全面的围剿行动。

事情已经发生两个小时了,杜毅的火气也消得差不多了,他对陈太忠围剿马蜂的言辞不置可否。只是淡淡地点点头,“小陈跟我走一走吧。”

北崇区医院也在起新楼了,不过旧楼并没有推掉,这里是三线建设时的军队预备医院,建筑坚固草木繁茂,旁边还有长长的围廊。

杜毅和陈太忠在围廊里慢慢地散步,那些警卫人员,在身后七八步的距离跟着——杜书记已经被马蜂蛰了,不能再受到伤害了。

走了三四十步。杜毅才出声发话。“你对我来参加这个奠基,心里有抵触吧?”

陈太忠嘿然不语。好半天才轻喟一声,“抵触谈不上,只是有点不解。”

还算老实,杜书记微微颔首,要是小陈一张嘴就矢口否认,这个谈话就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于是他侧头看对方一眼,“我跟你没有任何的个人恩怨。”

“为官无私德,个人恩怨并不重要,”陈太忠淡淡地回答,想一想之后,他又说一句,“丁小宁一直很感激您。”

“小宁……是个可爱的女孩儿,”杜毅随口回答,对方既然说到为官和私德无关,那就是关乎利益了,于是他很直接地说,“在天南的时候,你太能折腾,我把你送出来了。”

“嗯,”陈太忠点点头,也不多说。

“恒北是不一样的,”杜毅也不多解释,“就是你说的,为官无私德。”

这话意思很明显,既然没有个人恩怨,咱们就说利益配合吧,现在的情况下,你需要我,我也需要你。

“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陈太忠想一想,也是实话实说,“但是北崇申报法制教育工作先进县区,据说是在省委被卡了。”

“这谁说的?真是胡说八道,”杜毅一听,还有这番因果,登时就恼了。

陈太忠嘿然不语,他觉得,自己可能是从黄汉祥那儿得到了错误消息。

“我要卡你,至于过来宣布这件事吗?你也不可能得到这个荣誉,”杜书记觉得自己太冤枉了,想一想之后,他微微一笑,“嘿,我只是没有表态,可能有些人想歪了。”

陈太忠继续默然,杜毅说的这种情况,真的是很可能,老黄说能选上是沾了蒙艺的光,事实上蒙艺并没有打招呼,是别人妄自揣测。

那么杜毅使绊子,也未必是真的使了绊子,极可能又是别人妄自揣测天心,多此一举了一下。

当然,那时的杜毅不可能摆明车马支持自己,这也是必然的。

然而,要说老杜这话一点水分都没有,也不好这么讲,毕竟这个油页岩项目极大,原来老杜不知道他能跑下来,所以坐视别人压制北崇,这是可能的。

黄汉祥和杜毅的话,到底谁的更贴近现实,真的是很难判断,陈太忠禁不住暗暗感慨:官场里扑朔迷离的事儿,果然是太多了。

见他一直不做声,杜毅有点不高兴了,我堂堂的省委书记,把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你居然没反应?“你在想什么?”

算了,到底真相更贴近哪个,其实并不重要,知道了又能怎么样?陈太忠微微一笑,“杜书记是我学习的榜样,让我更深刻地理解了为官无私德。”

“好好发展北崇吧,”杜毅听到这样的承诺,也就放下心来,他最担心的,就是这混小子不讲道理,放不下以往的恩怨,“你说要打造全国十强县区,我拭目以待。”

至此,话就说得明明白白了,杜毅需要业绩,陈太忠也需要业绩,两人能放下成见,北崇的发展还真是挡都挡不住。

当然,成见放下来,门户之争还是要计较的,杜毅对北崇的支持,怕是也强不到哪里,能有马飞鸣在时的那个力度,陈太忠也就知足了。

接下来杜书记用午餐,也没有邀请陈书记,陈太忠则是在吃过午饭之后,组织人手,开始摸查城区内马蜂的分布情况,声势颇为浩大。

北崇医院治疗马蜂蛰伤的效果,还真是不错,杜毅睡了个午觉之后,基本上就消肿了,不过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出一点来。

杜毅在下午的北崇区党委的会议上,宣布了北崇区入选去年的全国法制教育工作先进县区的好消息,并代表省党委表示祝贺,同志们掌声雷动,一个个喜气洋洋。

接下来,杜书记又视察了北崇的城市改造工程,还去了娃娃鱼养殖中心,当天夜里还视察了农校,看农民们在农校的学习,并且亲切提问。

当然,这期间的安保问题,就要格外地注意了,陈书记还特意调了二十个协防员。

在杜书记视察城墙的时候,几个硕大的马蜂窝送了过来,伤害杜书记的元凶,已经伏法——陈太忠也嫌夜长梦多,万一被人看出不妥就惨了,于是他第一时间就吩咐人清理。

杜毅对此,倒是无所谓,摆一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根本不见上午的狂怒。

事实上,杜书记的行程已经发生变化,按计划,他应该在晚上抵达花城住宿的。

陈正奎对此有点不解,就悄悄地问杜书记身边的工作人员,结果那边回答,杜书记被马蜂蛰了,怎么也要歇一歇,总不能顶着幌子到处走吧?省委书记的形象还要不要了?

杜毅参观农校,发现有讲述苎麻种植的书,问了身边的罗雅平几句,当下就决定,明天还要去苎麻厂看一看。

陈太忠还是远远地缀着,一副待理不待理的样子,有些东西自家清楚就行了,何必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呢?

杜毅似乎也是存了这样的心思,没有刻意招呼他。

不过官场的明眼人,真的不要太多,杜书记中午跟陈太忠单独聊了几分钟,结果就在北崇住下了,还要继续视察——若说这是偶然巧合,谁会相信?

陈书记不管他们的想法,等杜书记看完农校,回去休息的时候,他就依旧守在培训中心房檐下,一根烟,一杯热茶,手上拿一张报纸,慢吞吞地熬时间。

不过他看报纸的时间并不是很多,总有这样那样的人过来,跟他有意无意地聊两句。

尤其是省科委的穆桦,有一句没一句的,跟他聊了有半个小时,大意是科委的房地产搞得不错,建委也不怎么卡了。

说来说去,还是想为刘新革说好话嘛,陈太忠心里暗叹,觉得老穆这种人,也真是太好说话了,你就忘了人家欺负你的时候?

不过怎么说呢?科委的房地产,北崇是有股份的,建委让步,对北崇也是个好消息。

聊到九点半,穆桦打个哈欠走人了,陈太忠正说我也该撤了,旁边溜溜达达地走过个人来,“啧,又开始下雨了。”

来的不是别人,是发改委那个姓郝的副司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