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7章 关卡

第四千五百一十七章 关卡

陈太忠看郝司长一眼,微微颔首,“郝司长还没休息?”

“睡不着,做为北方人,我特别喜欢下雨,”郝司长笑着回答,他陶醉地深吸一口气,“尤其是南方的连绵春雨,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您这是有才子气质啊,”陈太忠笑眯眯地伸出个大拇指,心道:原来是文青混官场。

“太忠书记客气了,”郝司长摇摇头,沉吟一下又发话,“你们油页岩的详细设计图出来了吗?”

“出来了,”陈太忠点点头,事实上北崇只有规划图和工艺流程图——这是申请立项必须有的,施工图其实还没完成,不过对方大半夜出来,显然不仅仅是找自己聊天这么简单。

“这个图是要过审核的,”郝司长摸出一盒烟来,散给对方一根,自己叼起一根来,“需要找个可靠的设计院……没有人故意为难你,但是设计不合理,会被打回来的。”

陈太忠摸出打火机,默默地为对方点上烟,自己也点着,吸一口之后,缓缓发话,“怎么样才能设计合理?”

“找个可靠的设计院,”郝司长低声回答,他不能说得更多。

“北崇自己找的,就一定不可靠,对吧?”陈太忠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

“总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郝司长注视着院里的雨丝,沉声发话,“图纸过关的话,发改委的流程也就基本走完了,你的计委,还不是一样要审核图纸?”

看来这一块的钱,是不得不扔出去了,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

对方的话说得没错,连例子都没举错,王媛媛的计委,负责审批区里的各个项目,项目合适过关,还要监督图纸设计,甚至还不止这些——王主任有权适当监督招投标和施工进度。

而发改委要审核图纸,是为了监督拨款不会被滥用,这个要求在情理之中,当然,北崇可以不买帐,但是你不买账,人家就可以不拨款。

做这种大项目,被人小小地啃两口,实在太正常了,像范如霜申报的氧化铝和电解铝项目,大头甚至直接就被总公司拿走了。

陈太忠心里不爽归不爽,但是也没发作,他只是问一句,“我上次去发改委的时候,张主任和高司长都没说起此事。”

他要点出的,不仅仅是这两个人,正经他是想说——当时周瑞陪我去的,这个你知道吧?

“那是立项,这是审核,不一样的,”郝司长微微摇头,轻声回答,“本来是想跟你说的,贸然打电话也不好,但是还没来得及,你这儿已经开始奠基了……我就来跟你面谈。”

“设计费用得多少?”陈太忠沉吟一阵,出声发问。

“工程造价的百分之五……有便宜的,但是不太保险,”郝司长淡淡地回答,“不光是设计施工和流程图,像工程定额这些,都打包送你了。”

“好狠啊,”陈太忠笑一笑,八十个亿的项目,光设计图就要花掉四个亿,凭良心说,这个费用其实不算太高,如果除了土木工程,还有工艺细节设计的话,甚至可以说赚到了。

但是流程设计,这又怎么可能?页岩油的炼制,在全国都是新鲜玩意儿,真要加上流程和中控和自动化部分的设计,四个亿打不住。

这一块的设计,是交给了凯瑟琳和何保华的设计院,规划在别的费用里了。

“真的不多,以后图纸不大改的话,不会另加别的费用,”郝司长嘴角扯动一下,心说这也就是对你了,换个别人,敢呲牙的话,就等着各种刁难吧,“有些你们自己的改动,可以直接盖章认可。”

这个条件,可以说很优惠了,陈太忠不是初哥,对这方面的认识很充分,要不说这官场里,想要发展得好,必然要拥有充足的阅历。

可是听懂了这话,他反倒要刻意指出,“我的很多设备,都有预选厂家了。”

这请人做设计图,不是那么简单的,尤其是关系到工艺流程方面,又关碍到审核过不过,夹杂私货真的不要太轻松。

打个比方说,就是简单的电线电缆,设计方认为,这个环节很重要,你该用某某品牌的,否则就容易出故障或者达不到效果——你用还是不用?

用的话,有点小贵,厂家知道是设计院这么设计了,他不会跟你要得便宜了——要得少了,设计院那一块不好交待了。

可是不用的话,这就是不按图纸来了,一般甲方也许会考虑变通,但是涉及到审核,这个变通——就真的不是那么好变通的。

陈太忠这话就是表示,你别给我强塞设备,我不吃这一套。

这一点,他是必须坚持的,北崇的油页岩项目,支出最大的部分,是设备以及相关的安装调试费用,这一块要是被设计方所左右,那他真的宁可不做。

郝司长对这一套也门儿清,见对方说得明白,他就笑一笑,“工艺方面的设计,还必须得有,也有人审核我们呢……百分之五的设计费,总不能只设计一点土木建筑。”

“那就没什么可谈的了,”陈太忠摇摇头,态度很坚决。

“你中意的厂家,可以推荐过来,”郝司长微微一笑,大家都知道是黄老力挺的项目了,没谁去故意为难,但是有钱不挣,那也是傻的——这个设计费,是不能漏过去的。

所以他强调一句,“厂家选择,是你们的事,我们不搞拉郎配,”

陈太忠嘿然不语,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花四个亿买张护身符,倒也不亏——对方说了,小改动的话,可以直接盖章认可。

这就省去太多的麻烦了。

不过陈书记不可能就这么应允,太轻率了,他直接发问,“这个话,你代表谁说的?”

几十个亿的项目,你一个小小的副司长,不够格啊,到时候你说到做不到,我就算收拾了你,也不够解气——亮出你的靠山再谈吧。

“邵国立的婚礼上,我见过你,”郝司长看着他笑,很是意味深长的样子。

邵国立家里,在发改委有不小的势力,而他这话就是说,你不知道我是谁,可以找邵国立来探我的海底——我是有根脚的。

“你直接说吧,我跑油页岩项目,也没找邵国立,”陈太忠的话,咄咄逼人。

言外之意就是,他有黄老的大粗腿,又有张勇红居中策应,用得着再找别人吗?

事实上,他也不想找邵国立打听,邵总那货,太奸猾和势利了。

“你这不是为难我吗?”郝司长苦笑着回答,“你跟邵国立问一声,他不敢不跟你说。”

这话就很拽了,表示他代表的势力,邵总都要忌惮。

“我何必问他?”陈太忠却是更为霸气,他不屑地哼一声,抬手看一下时间,“呦,十点了,得走了……那我试一试吧,看我的设计图,你们会不会通过。”

陈某人从来都是不信邪的性格,这个钱他可以出,但是对方遮遮掩掩的,攥着手心让他猜,那他也不介意暴力破局——倒不信你真拦得住我。

“哥,你大还不成吗?”郝司长着急了,京城土话直接蹦出来了,“咱慢慢说。”

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他吞吞吐吐不肯直说,也是防着陈太忠倒打一耙呢,虽说可能性极小,但是他要为自己身后人物负责——陈太忠不仅仅是一个区委书记那么简单。

而他又不能坐视这几个亿的买卖错过,只能开口挽留了,想了好一阵,他才又说一句,“要不这样,你问一下马飞鸣。”

“我还能问郑文彬呢,”陈太忠气得笑了,“那是局座,你让我问?”

其实他能通过黄汉祥问张勇红,但是这个郝司长,似乎跟张勇红不对路,那么问到的消息,未必就是可靠的。

他不想再为辨识消息的真假而迷茫了,黄汉祥算是消息灵通的,但是在法制教育工作先进县区的评选上,老黄的信息,似乎也没有那么准确。

“那……你找姚健康好了,”郝司长又划拉出来一个人,“他是松峰的市长,你好像和他有过接触。”

凭良心说,陈太忠真没跟姚健康打过交道,两人因为“彩票灭门案”,有过一些交集,陈太忠帮着蒙艺,硬生生地把姚市长的气焰打了下去。

而姚健康做为一个副省级城市的市长,跑部要项目是很正常的,也能明白部里的事情。

郝司长大约也是认为,蒙艺是碧空的书记,陈太忠想探知类似的内幕,不难。

你就不能说两个大人物出来吗?陈太忠听说是姚健康这种小人物,有点没兴趣。

可是转念一想,姚市长其实不算小了,是副省级干部,而副国级的干部马飞鸣,他都不敢去轻易骚扰。

而且,发改委不是万能的,那些真有能量的,绕过发改委也不是问题,郝司长能举出马飞鸣这个局委的例子,真的不多见。

更多时候,是副省以下的干部,才能深切地体会到发改委的强大,因为他们是具体跑项目的——比如碧空也有人跑油页岩,但是跟蒙艺无关。

像杜毅或蒋世方,真想跑类似的项目,发改委是不好阻止的。

所以郝司长想证明发改委的影响,却又不敢说得太多,姚健康之流,比较合适拿来做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