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0章 城市形象

第四千五百二十章 城市形象

黄汉祥离开了,北崇进入了一个发展相对平稳的阶段,不是减速了,而是没有经常出现的提速了。

至此,陈太忠上任伊始对北崇做出的规划,基本上就都落实了,新的经济增长点,他还没有找到,周期太长的项目,也暂时顾不上考虑。

五月中,首都那里为全国法制教育工作先进县区颁奖,陈书记事多没有去,而是让祁泰山走了一遭。

陈太忠目前在做的,是北崇的城市形象设计,这个东西听起来挺虚的,但是事实上,每一个城市或者县区,都应该有自己的文化底蕴,以及对外界展示的形象。

具体来说,武水的风景区逐步成型,北崇的造城工程也在展开,这个东西光有形不行,还得有神,一个风景区,要有自己的韵味。

像大学生返乡创业,那又是一种精神,苎麻文化节,也要讲形象设计,而北崇人的热情好客、见义勇为,这何尝不值得宣传?

简而言之,陈太忠打算在文化宣传上点一把火,如果只满足现状,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那是不行的。

谭胜利原本以为,这是自己的活儿,不成想陈书记直接划给了宣教部——身为党委书记,不能总让政府吃香的喝辣的,坐看党委清汤寡水。

陈文选就此得意了起来,不过搞这个文化宣传,也是千头万绪的,广告要打,代言人要找,文案和创意,更是少不了——这是最不容易出活的工作,却又是最容易出业绩的。

他建议联系惠特妮休斯顿和阿妮塔,被陈书记断然否决:这俩人在形象上,都有缺陷。

有个人倒是合适,易网公司的老大,但是这不现实。

就在这鸡毛蒜皮的小事中,北崇走过了五月。来到了六月。

陈太忠在恒北的高等院校走一遭,又忽悠回来二十多个大学生,一方面,这是因为北崇的魅力强了——桑格和严酉生的成功,在那里摆着。

另一方面,也跟大学生严峻的就业形势有关,这年头大学生多过狗。一毕业就失业了,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回家乡碰一碰运气?

不过遗憾的是,有意回来的大学生多,有创业规划的人少。

陈太忠也不介意,学生们还很稚嫩,但考上大学的,多少会有点智商。

这些人里,能发挥专业知识的可能不是很多,但他们终究是有了些眼界,也有了些人脉。智商又不差,这样的人回到北崇,对区里的发展大有益处。

所谓人才,不是只有高精尖的才叫人才,大量的中坚力量,大量年轻的、蓬勃向上的群体,能更有效地推动社会发展。

六月一日。小朋友们的节日,北崇来了一批外国大姐姐。

葛瑞丝终于模特界急流勇退,来到中国的京城,组建了一个文化传媒公司,目前北崇在搞文化形象设计,她也过来接洽。

事实上。有些北崇人,对葛瑞丝还是有印象的,虽然外国人在国人眼中,不是很好分辨,但她在第一和第二届文化节上都亮过相,而且气质、身材和相貌俱佳,自然容易被人记住。

葛瑞丝在中国布局也有半年了。手上也凑了一支模特队伍,中外的都有,不过业绩不太好,这次来北崇找点活儿。

陈文选知道,陈老大跟这外国女人的关系非同一般,给了她两个宣传短片,钱不算特别多,一个三分钟的短片,还有一个五分钟的,再加上一些照片,总共才一百五十万。

而且这一百五十万,是含拍摄和后期制作的,北崇要求的效果,阳州根本做不到,请京城的专业人士来,价钱不可能低了。

葛瑞丝盘算了一下,这个价钱她基本上赚不了多少,要知道,她的模特们费用可是不低,不过陈太忠说了,你差多少钱,我私人补给你,一百五十万的宣传短片在京城不算啥,在阳州可足以引来纪检委了。

合同签订之后,葛瑞丝就在北崇住下了,通过电话协调旗下的女孩儿们,因为她的公司草创,摄影队伍要差一些,拍照片什么的没问题,拍短片就还要从外面请人。

而她的合作伙伴一听,是来北崇这地方拍片子,就纷纷表示不愿意来,没办法,太耽误时间,按往常的行情结算,那就亏大了,涨价的话,涨一点没意思,涨太多又不合适。

最后还是陈太忠帮着联系上了马小雅,马总说你们在那里等两天,我找几个朋友过去好了。

葛瑞丝在北崇呆得很开心,她带来的两个女助手里,中国的那个会开车,跟陈太忠借了那辆奥迪车,整天四处乱转,陈太忠这才知道,合着她跟伊莎一样,是个喜欢四处旅游的主儿。

葛瑞丝跟陈太忠的交往,也不是特别背着人,比如说中午在陈区长的小院吃饭,吃完之后,她就可以说我瞌睡了,要在这里睡一会儿,搞得廖大宝等人,反倒要忙不迭地离开。

要不说一等洋人二等官,她英国公民的身份特别好用,如果不是什么大人物铁下心思整陈太忠,没有人会动脑筋,从她身上挖陈书记的作风问题。

葛瑞丝的模特们两天后抵达了北崇,马小雅找的人则是又拖了两天,拍片子又用了三天半,在此期间,这些花枝招展的女孩,招来了大量的围观群众。

有年轻小伙子忍不住,要对那些女孩儿口花花,不过只要没有动手动脚,一般情况下,负责维护秩序的协防员不会出面,甚至还有协防员也加入到品头论足中。

片子还没拍完,卢天祥找到了葛瑞丝,其时陈书记也在拍片现场,卢总就问,说我的金属制品厂和板材厂,也想拍个宣传片子,多少钱就行了?

“你拍不起,”陈太忠不待葛瑞丝回答,就先笑着发话,“就算你搭车,免了你的差旅费,最少也要三十万。”

这么一说,卢天祥还真犹豫了,他是北崇首富不假,但是同时,他是富一代,不是富二代,赚来的都是辛苦钱,不能随便花。

可是现在有免费搭车的机会,那也是不搭白不搭,想一想之后,他吞吞吐吐地发话,“那拍些照片总可以吧?出个几万也不成问题。”

“那么好吧,一人一天三千元,外加拍摄费用三万元,”葛瑞丝这个价钱,开得真不高,北崇的小姐去阳州发传单,每人每天还要一千元,“特殊的衣服和背景,你要自己准备。”

拍婚纱照也才三四千吧?拍摄费用三万?卢天祥依旧是比较吃惊,不过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他要再计较,就不是北崇首富的体面了,“外国人也是三千吧?”

葛瑞丝听完这句的翻译之后,就笑了起来,“要找中国女孩的话,其实街区里就很多……看起来也不错。”

这不是玩笑,而是她真实的感受,北崇失足妇女的水准,让她都有点心动,不少人底子很好,稍微训练一下,就能做为模特拿出手。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陈太忠对这个话题,没有半分的兴趣。

卢天祥最终还是找了六个模特,在第四日拍了一天,不过当天晚上,据说他跟某个外国女模特发生了超友谊关系,他为此额外付出了数万元。

还有传言说,卢总拍照片是假,早就垂涎这个女人才是真的,不过这就是人云亦云了。

这件传言,为北崇以后邀请模特来演出,带来了很不好的风气,有人看上某个模特之后,就直接上前商量价码,不管中国的外国的——说吧,睡一晚上多少钱。

六月五号,牛晓睿来北崇,采访了葛瑞丝,当天晚上,三人就滚做一团,牛总编是个胃口小的,葛瑞丝胃口也不大,可偏偏地,两人的叫声都特别大。

在英国女孩儿体内释放出**之后,陈太忠没有着急撤离,而是停留在她体内,亲吻着她**的胸膛,“明天我可能不会去送你了,常来……好吗?”

“我的时间很宝贵的,常来可以,给钱就行,”葛瑞丝在他身下吃吃地笑着,这女孩儿是个十足的财迷,陈太忠经常怀疑,她是否有犹太血统。

“你不用这么市侩的吧?”牛晓睿在一旁侧着身子,支着头看着他俩,她曾经留学美国,英语的听说能力自然不在话下,“太忠给你的钱也不少。”

“我的梦想,是四十岁以前退休,然后周游全世界,”葛瑞丝的目光远大,“四十岁以后,也就不用再注意身材了,我锻炼得很辛苦,也不敢随便吃东西。”

“我打赌,四十岁以后,你还会注意身材,就像你现在一样,”陈太忠笑了起来,女人爱美那是天性,葛瑞丝的身材保持得极好,“事实上,你只是觉得,四十岁离你很遥远,其实……一转眼就到了。”

“她现在的身材,也没有多好吧,”牛晓睿禁不住在旁边嘀咕,不过她用的是汉语,“腿型虽然还不错,但是小肚子上有点赘肉了。”

“你再用汉语骂我,小心我揍你,”葛瑞丝扭头怒视着她,她虽然说汉语的能力不行,听却是差不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