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2章 低调人物

第四千五百二十二章 低调人物

一直以来,陈太忠都是在北崇埋头搞发展,市政府这边,他并不认识多少人,但是他也知道,财政局常务副吕局长的大名——这是阳州市官场公认的,几个不能招惹的人物之一。

吕姗的父亲曾经官至恒北副省长,不过在十年浩劫中被折磨死了,后来她随母亲返回阳州老家,平反之后也没有回朝田——她的母亲不想回去。

吕省长的故旧很多,能照拂她一二,在阳州也没人欺负,但那都是过去式了,最关键的是,吕姗的姑父太厉害——恒北省纪检委书记王云草。

王书记以前没有吕省长混得好,能发展到这一步,也用过大兄哥的人脉,谁敢欺负他老婆的侄女儿,他肯定不会答应。

吕姗是相对低调的,照顾母亲一直到2002年去世,不过阳州市领导不敢轻慢她,让她做了财政局副局长,这副局长一坐就是七年,现在是常务副括号正处。

吕局长在阳州市官场,一直不显山不露水,李强干了整整一任市长,跟她的关系肯定差不到哪里,现在推出她来跟陈正奎打擂台。

有王云草的背景,别说陈市长,魏省长都要头疼,不看僧面还要看佛面的。

老李要推荐这个人,那倒是解释得过去,陈太忠有点明白了,不过对于吕姗,他是闻名已久,但是并不清楚此女的性情和工作方式。

而且他已经扛上了陈正奎甚至魏天——康晓安或许能在魏省长面前缓颊两句,也不可能多说,须知自陈太忠上任以来,魏省长还没有来过北崇,哪怕这里发展得是如此地好。

他跟杜毅,也仅仅是把话说开了,杜书记跟他说明白之后,也没当众表现出什么,这就是老杜对他的支持,也是有限的。

这种情况下,再招惹王云草,那基本上就是作死的节奏了,当然,为了北崇的发展,该招惹也就招惹了,但是他希望,这个吕姗能靠谱一点,别逼得他下狠手。

低调的女人,不一定就不厉害,他是这么认为的。

“小吕嘛,女人家的,有时候心眼小一点,”李强笑眯眯地回答,“你先跟她把规矩讲明白,丑话说在前。”

“她不会被别人挤掉?”陈太忠觉得这话说得有点早,王云草再牛也只是个副省,魏天可是当之无愧的省政府一把手。

“陈正奎都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他打算推荐人了,”李强笑眯眯地回答,“现在的年轻人,像太忠你这么稳重的不多。”

“真是祸从口出,”陈太忠笑一笑,不禁为某个处长感到悲哀……人缘不好还要张扬,真是活该,“吕姗什么反应?”

“她……反应很积极,”李强嘴角扯动一下,脸上表情煞是怪异。

昨天他跟吕姗谈过话,一直以来,吕局长都没表现出太积极的上进欲望,虽然在财政局里,吕局长发起火来,大局长弓南华都只有苦笑的份儿。

这个女人虽然低调,却是很不好招惹的,以往吕局长也跟李强说过,我这正处好几年了,领导方便的时候,给加一加担子吧,但是她从来没请王云草出面说话。

这就是不太有上进心的,可是昨天他跟她说起,北崇还差个区长,吕姗好悬没蹦起来,就说我对政府事务这一套,那是特别熟啊。

陈太忠那个人不太好打交道,李书记有意指出这一点。

我要能出任区长,他是班长,我是副班长,吕姗态度极其端正,我尽力配合他的工作。

事儿没办成之前,先说得花团锦簇,李强见识过太多了,倒也不以为然,他笑眯眯地表示,我也挺欣赏你的,但是我一个人说了不算。

那我找我姑父,吕姗直接把话撂出来了,我一般不求他,但是为了这个位子,值得。

李强也没啥话了,告诉她一定一定一定要保密之后,摆手送客。

“反应很积极?”陈太忠眉头一皱,总觉得这话里有话。

“徐瑞麟跟她也很熟,”李强淡淡地说一句,但是那脸上的表情,是怎么看怎么怪异,“北崇的农林水,以前款子都能及时到位……不过你先不着急问。”

“嗯?”陈太忠眨巴眨巴眼睛,愣了好一阵,才强忍着笑点点头,“知道了。”

“那你跟岳部长招呼一声吧,”李强最终图穷匕见。

陈太忠正琢磨着,老徐这年轻的时候,得有多风流——这比哥们儿还有主角光环啊。

这时候,猛地听到这么一句话,他登时就是一愣,“岳部长……岳黄河?”

“恒北还有第二个姓岳的部长吗?”李强耷拉着眼皮发问,也不看他。

“我跟他不是很熟啊,”陈太忠苦笑一声,这不是谦虚,是真的不熟,岳黄河只是看在蒙艺的面子上,稍微照顾他一点。

“你能怎么说就怎么说,”李强很随意地回答,而且他指出一点,“你那个大学生返乡创业,他是很重视的……敬德的连晓,也很支持北崇这个工作。”

原来是这样,陈太忠这才明白,连晓升县委书记的时候,岳黄河是以什么理由支持的——可是岳部长为什么要支持连晓呢,甚至不惜给我打个电话,直接打给连晓不好吗?

搞不懂的事情,那就不要琢磨了,猜来猜去劳心费神的,他很快就拿定了主意,于是点点头,“那我打个电话试一试,效果不敢说。”

你一个小小的区委书记,给省委组织部长打个电话?李强听得真是有点无语了,不带这么欺负省委常委的。

然而再想一想,他也释然了——上门求见,那也不一定能见得着面,有点关系的话,电话里说一下,也就是了。

成不成的,小陈也不在乎——毕竟这吕姗,跟小陈从来没有接触,人家没有必要力挺。

还好,他让陈太忠传话,也是吹个风的意思,加重一道份量,好实现从量变达到质变的目的,并没有指望,这是决定性因素。

陈太忠可没有他想的那么老实,从市委出来之后,陈书记首先要落实的,是吕姗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跟岳黄河本来就不熟,要是吕姗不值得帮忙,他这个电话都没必要打。

不过找谁问,这也是个问题,按说对阳州官场比较清楚的,是葛宝玲和刘海芳,但是吕姗是来接任区长的,这俩以后发现真相,估计心里不会舒服。

找林桓吧,老书记那张嘴实在不能让人放心,而让廖大宝打听的话,没准会被有心人惦记上——机关事务管理局那货,可不就是因为事机不密,目前有被截胡的危险?

想来想去,他觉得找孟志新比较合适,孟主任也是在区里工作多年,想必对这些情况有了解,当然最关键的是——如果没有陈书记的支持,孟主任就什么都不是了,丫自然不敢乱说。

要不说这官场里,什么样的人物都有作用,交好当红炸子鸡固然重要,但是被边缘化的人,同样有其价值,只有失败过的人,才更懂得珍惜支持。

孟志新没有辜负陈书记的期待,他很明确地表示,吕姗就是个小女人,固然是不怎么招惹事,但是平日里做事,也是相当蛮横的,而且是爆仗脾气,只能她占别人便宜,别人不能占她便宜。

这种脾气的人,按说是不会低调的,但有意思的也在这里了,知道她难招惹的,不会去招惹她——弓南华都让着她。

而她确实又不怎么管外面的事,所以大家就觉得她低调,只有财政局的人才知道,局长会议上,吕局长曾经直接把茶杯摔到弓南华椅子旁边。

孟主任不愧是老干部,这些事情都知道,尤其是,他不跟陈书记打听,为什么要问吕姗。

他既然这么识趣,陈书记就顺便问一句,“吕姗跟徐瑞麟……关系不错?”

“徐书记……年轻时候是美男子啊,”孟志新说到这里,也禁不住笑了起来。

“有段时间,他去莫局长家热午饭吃,帮莫局长家挑水,吕局长把莫局长家挑水的扁担撅折了,莫局长的哥哥打了吕局长一顿,吕局长姑父的弟弟,就是王书记最小的弟弟,找人把莫局长的哥哥抓进警察局,饿了两天两夜。”

我勒个去的,这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啊,陈太忠听得无语凝噎,原来老徐还有这么辉煌的过去。

徐瑞麟要是娶了吕姗,这不早就起码正处了吗?这人世间的事情,还真是有意思啊。

“那老徐为啥娶现在这个老婆呢?”陈书记禁不住八卦心起。

“这我也不知道了,反正吕姗和莫娇,都比徐书记的爱人好看,”孟志新的点评,也是非常的……不宜传出去。

“好看也无所谓,”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压了电话,他早就知道,吕姗的长相很出众,不过四十的主儿了,好看难看真的无所谓,陈某人才二十啷当岁,这种八卦扯不到他身上。

正经是……李书记的压力,会大一点吧?他不无恶意地想。

了解清楚了吕姗的性情,他打电话给岳黄河,就是毫无压力了。

可是吕局长,现在离异啊,孟志新看着断了线的手机,无语凝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