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5章 邻居

第四千五百二十五章 邻居

这一场纠纷,对吕姗的心情影响极大,她回到小院里之后,心情兀自不能平息:她认为这是陈太忠有意让自己下不来台。

她甚至有告状的冲动,可是想一想,自己跟李强终究不是特别熟,她倒是可以向姑父告状,但是为了这点嘴皮子上的小事,值得吗?

她关着门生气,隔壁不远处,陈太忠的小院里,却是人声鼎沸。

想一想那边始终是车水马龙,自己自打住进这个小院来,却基本上没什么人来汇报工作,吕区长的心里,就越发地不平衡了。

她甚至有点后悔,选择了接受这个小院两相对比,她这里不是一般地冷清。

或者当初廖大宝选择这个小院,就带有某种目的?她禁不住陷入了阴谋论的思路里。

陈太忠的小院,最近是比较忙,页岩油项目已经开始平整场地,修建道路、围墙之类的,而新的施工图纸也在设计中。

图纸花落谁家,这个不用赘述,发改委的某副主任在做通黄汉祥的工作之后,还亲自给陈书记打个电话,说这个图纸我们帮着把关了,以后还要多交流沟通。

这话其实是很扯淡的,副主任打电话过来,就是让陈太忠确认一下:这件事是我罩着的,打这个电话就是说,我对此事负责你也就不要再在细节上为难了。

要不说这部委的人做事,真是点滴不露。说穿了,他们操作类似的事情太多了,知道有些时候有些项目,一个副司长打着旗号就能搞定,而大项目又碰上刺头的话,方方面面,都要打个力度合适的招呼。

他们推荐的这一家设计院,也还算靠谱,相关技术人员早早地就来到了北崇,能在北崇设计的。就在北崇搞。京城里还有一帮人在搞。

而且他们也得了机宜,时不时地找李书记和陈书记坐一坐,当然,大家来陈书记小院的时候。要更多一些发改委可以卡北崇的钱。北崇也能卡设计院的钱。没有谁是能占绝对优势的,还是多交流沟通比较好。

不过令陈太忠哭笑不得的是,畅玉玲给设计院下了命令:你们找陈书记商量。就得通知我,如若不然,我这一关是不好过的。

这个威胁无足轻重,但是能少一事,谁愿意多一事呢?

所以这一段时间,畅区长频频地出现在陈书记的小院,陈太忠也不得不决定,商量类似的事情,最好小王也在计委的未必能管这么多,但是王媛媛的相貌,甩开畅玉玲好几条街,而王主任跟畅区长的关系,却是不错。

今天更是分外热闹,孟志新也回来了:北崇在阳州办事处的主体已经完工,接下来就是内部装修了,因为时间拖得比较长,装修方案有较大的改动,这几年,全国的经济发展都相当快,新的理念和创意层出不穷,计划赶不上变化。

同时,孟主任还希望陈书记能多去办事处看一看,多指示一下。

唉,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叹口气,按照他的想法,这个事情,新区长完全能抓起来,但是吕姗下午在行政大厅的表现,委实令他失望。

而且畅玉玲将吕区长下午提的建议也说了,他就觉得,这女人无事生非的能力很强背景色暗一点就不能办公了?还是想刷存在感吧?

说话间,饭菜上来,大家一边吃一边继续说。

陈太忠现在吃饭,有点向段卫华和蒙艺靠拢的架势,基本上二十分钟就结束,连主食都吃了,剩下别人怎么吃,他就不管,只是端着酒杯慢慢喝。

这就是环境对人的影响,他在北崇的地位越来越高,影响越来越大,已经没有什么人,能跟他边吃边聊的了,他也就乐于尽快结束、

不过大多数人也习惯了陈书记的做派,有人跟着停下不吃了,有人就不紧不慢,继续吃。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酒席撤下了桌,然后大家继续说油页岩,陈书记则是拎一瓶啤酒,坐在那里,优哉游哉地听他们说,时不时跟身边的陈文选说两句。

王媛媛对细节的兴趣也不大,她终究不是专门琢磨此事的,于是她冲一壶茶给陈书记,自己也坐在那里,一边听大家说话,一边拿个小本子,时不时写几个字。

到了晚上九点,众人正说要散去,听到外面有隐约的喧嚣,因为天气太热,大家都是躲在陈书记一楼的大厅里享受冷气,这声音听起来不甚清晰。

王媛媛耳朵好使,站起身出门这里不该有人争吵啊。

不多时,她走回来,在陈书记耳边嘀咕一句,天气热,大家穿得都不多,她白生生、圆润纤细的膀子紧贴着陈书记,给人一种暧昧的感觉,于是不少人就注意到了。

“这不是胡闹吗?”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叹口气,站起身向门外走去,旁人见了,也赶紧跟上发生什么事儿了?

走出院门,来到吕区长小院的门口,正看到徐瑞麟和他的妻子往外走,徐书记的老伴面沉似水,眼睛里似乎能冒出火一般。

徐瑞麟的表情,也是相当精彩,初看很平淡,再看一看,能看到些许尴尬,再一细品,似乎还有无奈,观察得更细一点,会发现一些若有若无的怒火。

陈太忠只当这边要打起来了,才匆匆走过来,发现双方已经偃旗息鼓了,就觉得自己这个行为,有点没意思。

而徐瑞麟也没想到,这里的事情不但惊动了陈书记,旁边还有陈文选、畅玉玲之类的,那一瞬间的错愕表情,真的是精彩万分。

“这大半夜的,怎么吵吵嚷嚷的?”陈太忠皱着眉头发话,既然已经来了,退不回去了,倒不如大明大方地问个明白。

“我跟吕区长谈论点工作,忘了看时间,”徐书记硬着头皮回答,眼皮也耷拉着。

徐瑞麟的爱人依旧铁青着脸,不过她也没有说什么。

“才九点,很晚吗?”吕姗冷冷地反问一句,啪地一声关上了院门。

陈太忠倒还好说,其他人脸上的表情,那才叫个怪异,陈文选和孟志新甚至走到旁边抽烟去了,随着新区长的到来,徐书记和吕姗的关系,就算以前不知道的人,现在也都知道了。

王媛媛等人不敢擅自离开,憋得倒是很辛苦。

“老徐去我那儿坐一坐,”陈太忠招呼一声,又看向徐书记的爱人,“嫂子,能行吗?”

“陈书记谈工作,我自然是放心的,”徐妻点点头,皮里阳秋地说一句,挺起胸膛走了。

陈太忠这番开口,可不是要普通地坐一坐,基本上可以理解为,组织上要找徐书记谈话,区长和党群书记若是有私情,旁人举报一下,陈书记都要跟着被动。

徐瑞麟当然也知道这个性质,两人也不进小院,就在街上默默地踱步,好半天陈太忠才问一句,“怎么回事?”

事情并不复杂,吕姗怒气攻心,越想越生气,就打电话给徐书记,要他来自己的小院,说我要了解一些情况。

徐瑞麟哪里敢答应?正要支支吾吾地挂电话,他老妻听出不对劲儿了,“是吕姗?”

徐书记跟吕姗之间,其实没有超过友谊的关系,不过相互有好感,也是人所尽知的,他被老妻戳穿,反倒大方地承认了,说我这不是怕你生气,没有去吗?

既然是公事,想去就去嘛,做妻子的倒也不是醋坛子,早去早回。

事情糟糕就糟糕在最后四个字上了,徐书记是八点钟去的吕区长家,两人多少年没有这样单独聊天了,不知不觉就到了九点。

徐瑞麟并不觉得这个时间晚,盛夏的北崇,九点钟天才黑不久,乘凉的人才刚刚出来。

但是徐书记的爱人受不了啦,说你俩谈啥呢,一个小时都谈不完?她直接找到门上来,按住门铃就不松手。

吕姗不是一个人住在小院的,她有个远房的表姐,一直在帮她看门和收拾房子,这次也带过来了,那表姐就指责门外的这位,有你这么按门铃的吗?

吵吵两句之后,徐瑞麟才说先回家,不成想居然惊动了陈书记,以及其他一些同事。

“她找你谈什么公事?”陈太忠眉头一皱,“能谈一个多小时?”

“这不是很久没见了吗?”徐瑞麟叹口气,他之所以桃花债缠身,除了自身的条件太出色之外,还有一点就是:他不太擅长拒绝别人。

见到吕姗心情不好,他就多安慰一些,说了一阵之后想走,结果吕区长说再聊一会儿,他就不好意思推辞,结果就……悲剧了.

这都是些什么干部嘛,陈太忠听得是相当地无语,也就是哥们儿把持得住,不吃窝边草,他叹口气,“你看孟志新可怜不?”

你这没得比了,徐瑞麟心里暗暗地嘀咕一句,我是孟志新那种**棍吗?

不过今天弄出这么不大不小的洋相,他也不能怪别人这么形容,只能闷闷地回答,“根本没有的事,我跟她清白得很……吕区长有点任性,但是人不错,本质上是个好人。”

“那你这么说,是觉得我下午欺负她了?”陈太忠摸出一根烟来点燃,心说老徐你这怜香惜玉的毛病,改一改好不好?

ps:坚持了十一天,今天终于没有冲上前十,快掉到第十二了,大声召唤月票,风笑想坚持第十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