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6章 新区长的适应

第四千五百二十六章 新区长的适应

“没有,您哪里欺负她了?”徐瑞麟听得吓一大跳,后院的火还没扑灭,怎么又招惹上陈书记了?

顿一顿之后,他才继续发话,“其实一晚上,我都在劝她,并且让她学习您的态度,老百姓是区长的子民,她不能高高在上,要有父母心,懂得原谅和包容才行。

“没错,”陈太忠点点头,吸一口烟之后发话,“她今天下午最大的问题,是把自己放在人民群众的对立面上了,而且还是居高临下的态度,这个心态要不得。”

“机关干部嘛,给她个调整心态的机会,”徐瑞麟笑一笑。

“她要是不能尽快调整心态,我就得考虑调整她这个人了,”陈太忠淡淡地表示,“不利于北崇发展的因素,我要坚决地消除……哪怕她来头再大。”

她来头再大,还大得过你?徐瑞麟心里暗叹,嘴上还得说,“这个工作,我来帮您做……吕姗只是脾气大一点,做人还是很实诚的。”

“你少说她两句好话吧,嫂子听见,你麻烦更大了,”陈太忠不耐烦地一摆手,“行了,你回吧……多想一想孟志新。”

“我不是他那种人,”徐书记悻悻地回一句,转身离开了。

“但愿吧,”陈太忠冲着他的背影,冷冷地哼了一声。

也不知道徐书记是怎么给吕姗做工作的,第二天,吕区长照样去四处视察,却低调了很多,下午的时候,别克车送到了,吕区长第一时间就将车换掉。

次日上午,吕姗来到区委开碰头会,在会上她也不多说,会后才找到陈书记,单独检讨了一下自己的错误,说我基层工作经验欠缺,前天的事情,我想了很久,发现自己是错的。

这个女人的气性太大!陈太忠也是这种感觉,在他看来,吕姗昨天就应该意识到错误了,但是她转不过来这根筋,拿了新车之后,估计心情好点了,今天才会来道歉。

这样脾气的人,真的不好跟别人共事,陈书记心里暗暗感慨,要是你没有那个姑父,怕是早就让人玩死了。

从这点上看,王云草没有大力扶持吕姗往上走,也是对的,这是对她的保护。

反正在陈太忠看来,新区长派头大、喜欢享受,脾气暴躁不善跟人合作,自我中心强,还有偷改履历的小动作,浑身上下都是缺点——找个优点正经很难。

不过紧接着,吕区长就展现出了她的优点,见陈书记不做声,她小声地请示一句,“书记,您看我是不是该找那俩人道个歉?”

“道歉就算了,”陈太忠摇摇头,他不知道这是她的本意,还是迫于自己的压力,但这个请示,表现出她态度还算端正,“本来不大的事情,你别往心里去,嘴上缺德的人,有时候也该治一治……其实前天你走上去踹他俩两脚,这既解气,又没啥后果。”

“呵呵,”吕姗听得笑了起来,她笑起来的时候,两个眼睛弯弯的,其实还挺好看的,“好的,那下次我就知道了。”

陈书记教给她的,是怎么跟老百姓平等相处,可走出书记办公室,吕区长还是不以为然地撇一撇嘴巴:你身为男性干部,自然能上去踹两脚,我上去踹两脚算什么……打情骂俏吗?

不过不管怎么说,陈书记的建议,让新来的区长意识到:跟基层的群众打交道,要换一种思路,起码在北崇,不能随便摆架子。

李强最终还是知道了这件事,为此他专门把吕姗叫过去,说陈太忠做事,非常草根,但是在北崇这么做,是有奇效的——北崇敬德这些县区,也不是干部能摆谱的地方。

官威百分百有用的话,可能出现那么多跳票吗?

吕姗跟下面人能摆谱,也有胆子顶撞陈太忠,但是李书记说话,她还是要乖乖地听着,人家的岁数和职务就在那里摆着。

她若是敢跟李强也炸毛,别的不用说,李强在王云草面前歪一歪嘴,说你那个侄女儿不晓事,估计她姑父都得抓住她骂一顿——王书记也受不了别人这么扫面子。

这次事件过后,北崇就逐渐进入了农忙时期。

陈太忠以往是眉毛胡子一把抓,啥都要管,现在他觉得,新区长好像多少找到点感觉了,于是就把政府事务稍微放开一点,他自己主要抓党风建设、城市形象、大学生返乡创业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

当然,像油页岩、城市改造和物流中心的发展,他还是高度关注的。

事实上,在吕姗来北崇之前,各个副区长的分管范围已经被划得很细了,当时陈书记是高度放权,那就造成一种现象:现在他想放权给吕区长,都没有多少权力可放。

不过吕区长不在意,也无意改变现状,只说她能接触到的信息,能过问的事情,眨眼之间就多了太多出来。

抛去那些大项目不提,小事就很多,而且这些小事,在北崇是小事,搁到阳州其他县区,都是一等一的大事。

比如说,她现在是北崇招投标领导小组的组长了,陈书记卸掉了这一职务,她能过问的招投标内容里,像学生的午餐补贴,这就是好大的一块,一年下来,顶得上建一栋豪华办公楼了。

又比如说退耕还林款的发放,执行的副区长是罗雅平,但是她也可以过问,尤其是罗雅平跟徐瑞麟是师兄妹,有徐书记居中协调,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这退耕还林款,一年也是上千万。

吕姗知道,北崇的发展很快很牛气,但是只有亲身走近的时候,才能真正地意识到,北崇比阳州其他县区强出多少来——没法比,不能比。

尤其吕区长本来就是财政局出身,对阳州各行局和县区的财政状况,是相当清楚的,但唯其清楚,她才更明白了北崇的可怕。

有了这份了解,她不会再去挑衅陈太忠,一点念头都不敢有——那是强大到令别人绝望的主儿,不光是背景强大,能力也太强大。

而且有了第一次碰撞之后,吕姗也改变了态度,她遇到看不惯、感觉不好的事情,不再贸然发言,而是会先了解一下,区里此前是怎么看此事的——这就是所谓的吃一堑长一智,吕姗是个相对任性的人,但她不蠢。

不过很快地,她就发现,自己所需要了解的东西太多了,而且身为堂堂的一区之长,也不合适动不动就问,陈书记是怎么指示的,她有自己的尊严——虽然她承认,对陈书记体现出畏惧,并不算耻辱,但她还是不想让大家都知道。

那么她就只能找固定的人了解,比如说徐瑞麟。

然而徐书记不敢跟她频繁接触,家里老妻可怕,陈书记也挺可怕——对区委书记来说,区委第一副书记和党群副书记走得太近,这不是什么好事。

所幸的是,吕区长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找到一个合适的搭档——分管农林水的副区长罗雅平。

事实上,吕姗一直都不怎么喜欢跟女性干部交往,她身为女性,但却认为女人多的地方,是非也多,她更愿意跟男人接触——没那么多算计。

她的司机就是男人,这并不是财政局找不到女司机,而是吕局长觉得女司机能力差点不说,关键是太能制造是非了。

罗雅平是女人,而且还是相当漂亮的女人,一般来说,吕姗不会跟这种助手走得太近,女人漂亮了,麻烦也就多。

不过区里最难看的副区长畅玉玲,已经跟吕区长结下梁子了,她自然不会考虑跟此人合作,正经是跟畅区长不太对付的罗区长,可以考虑。

当然,最重要的是,罗雅平是徐瑞麟的师妹,有这层关系,她可以不太顾忌地发问,若是罗区长不能解答的话,还可以打电话问师兄。

其实对罗区长来说,她并不想跟吕区长走得太近,这有跟陈书记作对的嫌疑不说,吕区长这个人,脾气也真的不好,叫起真来,真的让人头疼。

比如说,现在区里开始制定烟叶收购价格了,吕姗就希望定得低一点——北崇的烟叶收购价,远高于周边地区,她认为这个价格不合适,区里多花钱了。

畅玉玲坚决表示反对,说区里的烟叶收购价高,是为了保证烟农的种植积极性,你再多花多少钱,赶得上烟草的暴利吗?

正经是北崇烟厂因为原材料供应不足,不能敞开生产,正是因为收购价格高,每年周边地区走私过来的烟草不少。

咱就算降价,也比周边高不是?吕姗不认可这个逻辑,反正烟农不可能冒着走私的风险,把烟叶卖到价钱更低的地方去,而且卷烟生产出来,能不能卖出去,这也是一个问题。

卷烟能不能卖出去,是卷烟厂的问题,跟烟农有什么关系?畅玉玲也豁出去了,既然跟新区长打上对台,那就打到底吧。

吕姗想一想陈书记对老百姓的态度,也就不再争执——行,这是关系到北崇老百姓的收益,我忍了。

她能忍了这个,但是接下来是北崇苎麻收购价的制定,这次她不能忍了——咱价钱还是高啊,外面都是五块三四,咱六块钱,合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