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0章 繁荣

第四千五百三十章 繁荣

边贵波是比较头疼吕姗,但是他最忌惮的,其实还是陈太忠。

听说陈书记放手这一块,他就知道昨天的电话白打了,而且他也不合适再给李书记或者陈书记打电话了。

那他只能公关吕区长了,“吕区长,我要这个煤不止是炕烟,区里还有些别的用途,不知我如何做,才能得到更多的煤炭?”

“你这么问,就让我为难了,”吕姗淡淡地回答,想一想之后,她才又回答,“这样吧,如果你能证明,你要的煤对北崇的发展有利,我可以帮你争取一下。”

错非不得已,她也不想将对方得罪死了,于是就开出这么个条件,吕区长在机关里的待人接物方面,还是有水平的。

当然,她的表现,多少还是有点傲慢,毕竟对方是个区委书记,可身为北崇的区长,她有资格傲慢,这年头,有钱的就是大爷。

边贵波也明白这一点,于是放下架子,亲自跑到北崇,来商量此事。

他向吕姗说明,固城的烟叶种植面积,有三千余亩,而区里有些工厂,也需要煤,还有几个写字楼和宾馆,用的是直燃式空调,也得用煤。

商量了好一阵,吕姗最终同意,卖给他两万吨煤。

边书记还是有点不满足,说以后咱两个县区合作的机会很多,吕区长却是表示——你差不多点啊,且不说固城的烟叶到底种了多少亩,只说直燃式空调真是燃煤的吗?我怎么听别人说。是燃气的?

不得不说,吕姗是个守家能手,边贵波亲自上门,而且固城有可能纳入北崇经济圈,她做主给了对方两万吨——一吨少赚二十,两万吨也才亏四十万。

四十万的人情,不算太小,再多她也不给了,要是边贵波不领情,或者因此而不满。她早晚要让对方付出代价。

就这点人情。吕姗还得向陈书记汇报,将边贵波的话重复一遍,说咱们要不要去核实一遍?

你想给就给吧,兄弟县区。没几个钱。核实也没必要。陈太忠倒是好说话,身在官场里,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太当真。要看得远一点——固城下一步,确实有跟北崇联手的可能。

而且几十万的,真不算什么,北崇的消夏活动,都远远不止几十万。

这个消夏活动,是北崇今年才搞的,就是陈书记在抓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

今年的八月,是格外地热,而北崇的很多人家,都装不起空调,山里的好说,平原上的装不起空调,晚上就不是一般地热,只能出来乘凉。

陈书记要大商场晚上营业到十二点,多出的空调电费,区里补贴了,其他费用不补——别人进去转商场,总是要买东西的,如果晚上真没多少人买东西,服务员也可以少留几个。

还有就是摆戏台和放电影了,每个乡镇必须得有这么一个地方,播放电影。

城区内,有三个电影播放点,还有一个戏台,陈太忠还弄了一个地方举办舞会,不过北崇不流行这个,呼应者不太多。

电影播放,要强调个主旋律,不过生活片、爱情片和科幻片啥的,都能随便播,电影从八点半开始放,一放就放到夜里两点——反正孩子们都放假了,无所谓。

电影的播放点,都是选在空旷之处,一到晚上七点,就有孩子们拎着板凳马扎之类的,前来占地方,而周边的地段,却是被流动的商户抢占。

近一点的商户,卖雪糕、瓜子、爆米花啥的,远一点的直接就卖小吃啤酒了,很多小吃摊就开在了放映场周围。

北崇的大多数人,都是爱热闹的,很多人家里有空调,也要出来看电影消夏,不少都是三五家相熟的亲朋好友聚在一起,男人们喝酒、女人们扇着扇子聊天,孩子们打闹,同时再看看电影,这生活真是神仙都不换。

除了电影院和戏台,北崇还有夜市,消费高的地方也有,迪吧和ktv啥的,渐渐地,北崇“不夜城”的名声,不胫而走,阳州到北崇的公用电动车,增加到了五千辆,还是有点不敷使用。

甚至有那有心人,跑起了明孝到北崇的夜间小巴,买卖还不错。

因为电影结束得比较晚,很多建筑工人在凌晨下班的时候,也跑过来看,劳累了一天,喝点小酒看场电影,然后回去呼呼大睡,也就少了很多纷争。

对北崇而言,消夏活动不但刺激了消费提升了知名度,更是极大地改善了区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连打架斗殴的现象都少了很多。

当然,夜间经济的繁荣,也招来了一些苍蝇,不过北崇的协防员也不是吃干饭的,接连抓获了三个盗窃犯罪团伙,有两个小偷意图行凶后逃跑,当场就被愤怒的人群打残废了。

北崇捉住小偷,就是挂了牌子在那里示众,还要将示众的视频光盘和照片送达其老家,一个是履行告知义务,另一个就是让当地人也知道,那个谁谁……在外地偷东西,被人抓了。

这示众不止是晚上,白天更是不能放过,中午十二点,大太阳晒着,一站就是三天,想不站?看把你美得……不站后果更严重。

不止一个人反应,这么搞是侵犯了小偷的隐私权,甚至有人把电话打到了李强那里,说有境外媒体报道,你们这么虐待小偷,太不尊重人权了。

李书记就只能苦笑了,说北崇是去年的全国法制教育工作先进县区,他们还有打死小偷不偿命的土政策,我也没办法阻止。

小偷被抓,光示众还不算完,多半都是要被送去劳教的,有些情节实在轻微的,也要弄个收容,然后让小偷的家人带钱来保人。

北崇的强硬和不讲理,不知道让多少小偷恨得牙痒痒的,但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名声,不少小偷都是绕着北崇走,绝对不来。

不夜城不但吸引小偷,还吸引乞丐,不过北崇对乞丐的治理也很严,抓住就是收容,涉及诈骗或者拐卖儿童的,更是严查。

以时下北崇的繁荣,满大街竟然看不到一个乞丐,什么时候都看不到,不少干部说乞丐治理起来很难,其实还是用不用心的问题。

北崇顶住了各种压力,严打小偷和乞丐,让夜晚的北崇不但喧闹,而且祥和。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他事情发生,有个别没有获得从业资格的失足妇女,借着夜色揽客,然后有人举报,也被收容了。

这是个别现象,自打北崇搞持证上岗,鸡头们一夜之间消失,再没有出现过——做这一行的,最讲究个知己知彼,落脚之前都要先打听清楚规矩和行情,最好是连保护伞都能找到。

但是那些落单的失足妇女,是听说北崇有钱才来的,她们不排斥办证件,可证件办不下来,有人就此离开,也有个别人就不信这个邪,结果就悲剧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去,北崇的夜晚越来越热闹,直到开学的时候,热闹劲儿才有所减退,电影放映点裁掉了两处,剩下的地方,放电影也就两部,十二点以前就结束了,只有周末的时候,才会多放一部。

就在这一年的九月份,北崇出了一件划时代的大事:区里出现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栋商品楼,开发商是阳州市的建永房地产开发公司,

该公司董事长是楼健勇,他取自己名字的谐名“建永”,倒也是好兆头。

这楼总本来就是个胆大妄为之辈,前文说过,他旗下的酒店“紫罗兰”,在阳州市是数得着的,曾经得罪过陈太忠,被当时的陈区长收拾得欲仙欲死。

后来张一元倒霉,他侥幸没有被牵扯上,再后来,他做出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我要搞房地产。

那时候,房地产热已经席卷了全国的二三线城市,不过阳州这地方太落后,房地产的利润不高不说,关键是需求不旺盛。

很多人在自家的地皮上翻盖一下房屋,那不但足够自用,还有多的可以出租,而阳州的外来人口不多,也就是市区的繁华地段,房子能租出个差不多的价码。

差一点的地段,也有人搞房地产,但是盖起来的房子,都不知道该卖给谁,市区的外来人口,主要是乡镇来打工的,钱不多不说,很多人都是想着在阳州挣了钱以后,回家养老。

这时候楼健勇做了一个极其明智的选择:我去北崇开发吧,那里的发展势头看好,实在卖不出去,大不了也就是一块地砸在手里——北崇的地也不贵。

然后他就开始着手在北崇买地,东岔子的地有点小贵,他就选了前屯镇的一块——据说北崇将来的规划,前屯会是住宅区。

由于是第一次搞房地产,他只买了五十亩地,一亩地四十万,土地出让金是两千万,楼总路子比较野,找到了足够的钱。

不过,由于是在陈书记眼皮子底下做买卖,他都是规规矩矩地按程序来,各项证件都是办下来才操作,同时还积极打点北崇的上上下下。

尤其是商品房销售(预售)许可证办理下来之前,他根本不敢预售楼花,五栋楼盖起两栋整楼之后,证件拿到手,他迫不及待地打广告搞销售——证件再办不下来,就要被拖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