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1章 谋长远

第四千五百三十一章 谋长远

楼健勇被证件拖得差点破产,但是他对销售还是很看好的,因为北崇的发展,还远超他的预期。

在他来北崇搞房地产之前,不止一个朋友嘲笑他的选择,说你到北崇那穷山沟卖房子,真是脑子进水了,这房子你打算卖给谁?赚多少?

北崇以前也有商品楼房,但是事实上,那些都是单位集资房,像廖大宝买的房子,就是以区政府的名义搞的集资房,此外区党委、交通局、农业局和信用社等,也有自己的集资楼房。

除此之外,北崇再没有面向社会销售的楼房,也就是说,以前的楼房哪怕也算商品房,但都是冲着团购才去的,没谁去琢磨挣散户的钱,散户也就没几个钱。

反正大家基本上都有地,想住房子自己盖就行了。

楼健勇却是很庆幸自己的选择,因为在他盖楼期间,由一开始的无人问津,到后来是天天有人过来问:你这房子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卖?

没拿上证呢,他只能苦笑着跟对方解释,随着问的人越来越多,他渐渐地有了自信:这买卖还真的选对了。

也有人过来问团购,比如说有两个包工头,就表示说要买十来套房子,他说没证,包工头说没事,我们也是干工程的,知道这些。

陈书记盯我这一块盯得可是很紧,楼健勇苦笑着回答。

包工头转身就走。

在拿到销售许可证之后,楼总亲自去区党委,热情邀请陈书记参加观礼。

陈太忠当然记得这货,不过事情已经揭过了,这货还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做生意,他也不好计较太多,“我就不去了,到时候区党委给你送个花篮……这块地五十万,你买得够便宜。”

“当时就是这个价钱。”楼健勇一听,赶忙解释,“其实都有点溢价,因为这里有住宅区的概念,到现在一亩也才六十万。”

“在我眼皮子底下,我也不信你敢搞鬼,”陈太忠摸起一根烟来。又丢给对方一根,这是自信,也是警告。

待对方给自己点着烟,他才又问一句,“好卖不好卖?”

“没开始卖呢,”楼健勇先强调一下自己规矩。然后才笑着回答,“应该比较好卖,不过陈书记能介绍几个团购,就更好了。”

“应该比较好卖?”陈太忠眉毛一扬,下巴一扬,“说说看?”

“来询问意向的人非常多,”楼健勇笑着回答。“很多是富裕起来的北崇人,靠着区里近,做买卖方便,日常生活也便利,还有就是,外地人来问房子的,也特别多……”

随着外地人大量涌入北崇,有些人就有了购房需求。或者一百个人里,只有一个,但是基数大了,需求就很可观了,现在在北崇讨生活的外地人,已经超过了十万,正在逼近十五万。

“哦?”陈太忠对这个话题。是相当地感兴趣,因为这涉及到北崇的发展前景。

就像明孝市党委书记祝涛说的那样,北崇的人口稀少,会是制约北崇发展的一个大的瓶颈——没有人口。谁来创造财富,谁来消费?

北崇自古以来,就是个人烟稀少的穷山恶水之地,产出的粮食勉勉强强够自己用,人口稍微多一点,就得外出讨生活。

当然,现在粮食问题不是瓶颈,交通也打通了,北崇就有资格考虑多吸纳人了,

现在区里的外来人口不少,人流量是不小,但是大多数人都是来挣钱的,挣了钱就要走人,能在北崇定居的人太少,陈书记目前正在考虑,如何才能吸引外来人口在北崇扎根。

人才引进,这个是必须要搞的,等城市改造这个大项目结束,他就要抓这一块了,这一块也很费钱——没钱没待遇,那是引进不了人才的。

待他听说,居然有不少外地人愿意在北崇买房子,他少不了就要多问一问,然后才得知,外地来买房子的人,主要分两大块。

一块是阳州市其他县区的人,因为北崇这里日渐繁华,商品极大丰富,商机也多,他们愿意来此定居,这部分人是有意扎根北崇的。

还有一部分,是常年在北崇做生意的,比如说物流中心的不少小老板,在北崇做得时间不短了,还要继续做下去,那么买一套房子就很有必要了——甚至有人买两套,他们要带着家人和乡亲在北崇打拼。

这一部分人,就不是很容易扎根北崇的,除非北崇的商机不断,干上一辈子的话,他们有可能在北崇养老。

眼下北崇的繁荣只是暂时的,不能持久的话,很快就成为过眼烟云。

不过经济的发展,确确实实地带动了外人扎根本地的热情,陈太忠想到此处,心中禁不住有点得意:哥们儿上任三年多,是实实在在地把人气吸引过来了。

可是转念一想,他又想到了传说中的“腾笼换鸟”的政策,心说光靠这低级产品,总是不能持久的,最终还是要走高科技的道路。

那么,引进人才一事,确实该提到议事日程上了。

然而再一想,奢侈品市场,终究是大不过必需品市场的,陈书记就有点挠头了,这北崇的发展,应该好好定一定位了,高科技产业,似乎也未必就那么合适北崇。

还是先狠抓商业吧,利用三省交界的便利条件,做好这个物流中心,至于说以后怎么发展,那是后任操心的事儿了,就算他想规划,人家也未必认这个账。

不过旅游业,也是可以狠狠抓一抓的……

他耷拉着眼皮沉思半天,直到烟头烧手,他才猛地反应过来,抬眼看一下端坐不动的楼健勇,他摇摇头,“啧,算了……你帮着多了解一下有意购房置业者的信息,定期报给畅区长。”

“好的,交给我了,您放心就是了,”楼健勇笑着点点头,犹豫一下又出声发问,“陈书记,那块地我不太够用,还想再买一块。”

“那你去买嘛,”陈太忠摆一下手,“按规定来,还怕谁难为你?”

“我想在城里买块地,”楼健勇讪笑着回答,“也不用太大,三千万左右就行。”

随着北崇城墙开始重建,这“城里”二字,就是真真正正的城里了,不过正是因为如此,面积也就卡死了,现在城区里的地,那真的是有价无市。

畅玉玲是管城建的,几个平方米弹性的话,她能自主掌握,超过十个平米都要上会,没办法,如果卡得不严,弊端太多。

至于说三千万的地,城区有空地,按现在的行情,十个三千万也不止,但是能在这种面积上拍板做主的,只有陈太忠。

“城区的地,回头有一部分要拍卖,你来竞标,”陈太忠才不给他开这个口子。

待见到楼总站起身,他才又想起一件事来,“对了,你能拿出三千万来……你开发的那个小区,多少钱一平米?”

“起价两千一百八,砖混的,卖不了太高,”楼健勇赔着笑脸回答。

“你还真敢卖,”陈太忠苦笑着摆一摆手,示意他离开,心说现在素波郊区的房子,也不过才三千五六,凤凰市湖西区的房子,均价两千八左右。

就连阳州的房子,邻近闹市的房子,也不过才两千二左右,你在北崇,居然两千一百八一平米地卖?

感慨过后,他又是一阵惊讶:就这样,房子都不愁卖,北崇真富裕到这个地步了?

还是先富起来的人太多吧?陈太忠轻喟一声,若是先富不肯帮后富,何解?

要是我还能在北崇干五年,应该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再干五年是不可能的,他待北崇上任已经接近四年,这个区委书记干了都差不多两年了,再干五年,怕是太多人不答应,能干满这一任书记就不错了。

留给他的时间,只有三年了,甚至可能更短。

或者原地上升也不错,陈太忠开始计算,自己在三年内成为阳州市副市长的概率,三十岁的副市长……似乎也不是很惊人吧?

若是他能升为副市长,哪怕甩掉北崇所有的职务,也不怕区里有任何人敢不听话,只要陈某人在阳州,北崇就翻不了天。

事实上,陈太忠心里很清楚,身为交流干部,他能在到任两年的时间,就从区长升为区委书记,已经是异数了,一任书记期满,再升副市长,基本上是绝无可能——实职副厅这道坎,那不是随便能迈得过去的。

杜毅支持的话,那估计问题不大,但是杜毅可能支持吗?

岳黄河也未必顶用,岳部长再有两年,一任组织部长就期满了,比哥们儿走得还早,这十有八九是指望不上了……

陈太忠沉吟一下,拿起了电话,下一刻,他又有一丝的停顿……这个电话一打,小萱萱和紫菱,没准又要苦等下去了。

沉吟一下,他还是拨通了号码,“罗区长在忙什么?”

“刚去实地查看了炕烟,浑身是汗,正要冲凉,”罗雅平的声音,听得出来是很苦逼的那种,“老大有什么指示?”

“前几天你跟我说,吕姗有意把北崇升为县级市?”陈太忠缓缓发问,脑子里却是禁不住瞬移一下,冲凉……还是褐色的内裤吗?

ps:晚了点,抱歉,今天一度冲进了前十,感谢大家支持,现在也就差几票,月中了,谁又看出月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