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2章 人心动

第四千五百三十二章 人心动

罗雅平哪里想得到,陈老大正在猜自己内裤的颜色?一听是这个话题,她就禁不住苦笑一声,“老大,这事儿太复杂,我先冲凉了啊,黏得受不了。

陈太忠搁了电话,在本子上登记一下,就将此事抛在了脑后。

不多时,到了晚餐时间,陈书记回到自家的小院,十分钟后,罗雅平也匆匆赶来。

冲凉过后的罗区长,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她坐到陈书记旁边的藤椅上,兴致盎然地发问,“老大你打算活动升这个县级市?”

北崇这几年GDP的提高,真的是狂飙突进,每年的增速都在百分之一百五以上,现在已经把花城远远地甩到了后面,对不了解的人来说,这是根本不可能想像的。

但是对于北崇人,他们更愿意自豪地用“北崇奇迹”四个字,来形容这种现象。

基于这种现实,北崇就有冲击县级市的呼声,花城还不如北崇,也都是县级市了,北崇为啥不能争取呢?

事实上,区里所有的干部,都希望北崇能冲击县级市,大家的行情也就都能水涨船高,不过县改市一般是要省里下文,由地方上去争取,而不是地方上主动去提。

盲目争取提高编制,这叫以下犯上。

而且陈书记一直也没露这个口风,北崇的天下,就是陈书记一个人的,他不发话,别人谁敢乱嚼舌头?

吕姗来北崇上任,并没有带来任何项目,事实上,按常理说,她原本就是阳州的干部,下县区无须太在意这个,而且她还是财政口上的,是财政局长都不想招惹的存在,有她来北崇,区里的钱都好要了一些,这是她的优势。

但是这个优势,不适用于北崇,在弓南华眼里,陈太忠比吕姗可怕多了。

自打北崇群众围堵弓局长家,并且局长大人还花了一千多请大家吃早饭之后,财政局再没有刁难过北崇,该给的钱只会提前到账,绝对不会拖后,哪怕财政局没钱,先挪用别家的钱,也要先给了北崇。

弓南华这么做,也不怕陈正奎找自己的麻烦——我倒是帮你为难北崇了,老百姓围攻我家的时候,你在哪里?

话扯远了,吕姗下来没带项目,前一阵林桓陪着她四处走的时候,就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吕区长,您下来的时候没带项目,这工作展开,就有点慢。

这话不是老不修杜撰的,葛宝玲就在人前人后嘀咕,说吕区长这不是小看咱北崇吗?

事实上,葛区长没能坐上区长的位子,心里肯定是不平衡的。

且不说她是本地人,有回避制度;也不说她只是常务副,还没混到副书记,但是,理论上她是有出任区长的资格的,而比她更有资格生气党群书记徐瑞麟,倒是不会因此生气——想当年,吕局长撅了莫局长家的扁担啊。

葛宝玲真正的怨气不能说,只能拿本地干部和外地干部来说事儿了。

吕姗也清楚,本地干部对她下来出任区长,未必是持欢迎态度,听到林桓这话,她想一想之后说,我是没带项目,但是我有个想法,在合适的时候,北崇可以争取冲一下县级市。

她说这话的时候,罗雅平在场,所以陈太忠知道,吕区长有这么个心思。

陈太忠其实也有这个想法,不过他总觉得,时机还不成熟,现在的北崇,不用理会市长陈正奎,跟李强多配合就行了,正是埋头发展的时候。

一旦升了县级市,省里大佬有资格过问,李书记就未必庇护得住北崇了。

可是今天跟楼健勇一席话,让他意识到,一味回避这个现象也不好,而且县改市的话,他可以算是再度履新,再干五年,也有了争取的理由。

而且他来北崇许久,老百姓的生活提高不少,干部们口袋也充实了,但是编制没上去,北崇一旦成为县级市,所有干部统统升半级,这就是他该为干部们争取的实惠,如果事能成,会给下面人心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再而且,北崇一旦成为县级市,对人才和资金的吸引力,也能大大增加,别的不说,只说楼健勇的楼盘,怕是都能再涨一涨。

而花城市现在看着不如北崇,但如果陈太忠离开,大形势又不景气的话,他们抵御意外的能力,却要强出北崇一筹,为什么?因为花城的底蕴深厚。

这底蕴除了人口、政策和基础设施,还有人才的储备等,花城能做到这一点,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他们是县级市。

陈太忠跟罗雅平探讨一阵,发现吕区长也没细说,要怎么申报这个县级市,心说还是我自己想办法吧。

但是罗区长听他这么说,兴趣就来了,如果事能成,她就从罗区长变成罗市长了,“老大,你是不是真要搞这个啊?”

“有这个想法,”陈太忠点点头,“这关系到北崇的长远发展,可以预见的是,人才和行政规划,会成为制约北崇发展的瓶颈。”

“啥瓶颈,这么严重?”一个声音响起,却是林桓这老不修,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

“我跟雅平区长讨论一下,北崇改县级市的可能,”陈太忠头也不回地回答,“只是一个探讨,这对北崇的影响极大。”

“真要县改市了?”林桓一听,精神头就来了,他扯个椅子在两人面前坐下,“这要是能成,那可是大好事,我也是市工商联主席了。”

“那我就是市局局长了,”又一个声音响起,是朱奋起来了。

“没影儿的事呢,只是探讨,”陈太忠笑着回答,“不过这一步,早晚是要走。”

“陈老大说要办,那就一定能办成,”朱奋起探出手,抓起桌上的烟,抽出一根来,笑眯眯地发话,“我就是摇旗呐喊,出人出力了。”

“你说得轻巧,”林桓不满意地白他一眼,他真是有点看不惯这些盲目吹拍的人。

不过朱局长现在在北崇,也是红得发紫,尤其是法制教育工作先进县区评选下来之后,警察局这帮人,在北崇真的是横行无忌,前两天谷珍的儿子在北崇打架,直接被警察局抓了,谷市长的秘书打电话过来,小警察直接回答:交钱放人,要不你给陈书记打电话。

所以市里对北崇的评价就是:一帮子骄兵悍将。

事实上,林桓的抱怨,也是有直接的理由,“太忠想做的事情,一般都能达到目的,但是这个升县级市,得杜书记点头,而魏省长是编委主席。”

县改市就有这么难,难到令人绝望,省委书记得点头,而省长不答应,你还是过不了。

以陈太忠跟杜毅的关系——这么糟糕的交集,把关系二字换为“纠葛”,或者会更准确一点。

而陈书记跟魏天的关系,更要糟糕,这个糟糕不像杜书记体现得那么明显,但是魏省长在明面上,从来没有强烈表示过对北崇的赞许。

正经是魏省长的人马,在北崇面前,掉过不少次面子,从周养志到陈正奎,甚至省政府秘书长周仲书,也没从陈太忠面前讨了好。

只有康晓安的地电,在北崇有所斩获,不过那可以归于企业行为,领情的是康总,不是魏省长。

林桓这话就是说,以北崇现在的发展,可以惦记县改市,但是真要操作的话,须得看明白了,这两座大山,不是那么好跨越的,大家不要盲目自信。

说话间,饭菜就送了过来,大家也说起了别的,不过陈书记有意操作北崇升为县级市,还是以奇快的速度在北崇的干部群众间传开了。

有些干部知道,吕区长曾经有类似的说法,但是大家听一听也就过去了,北崇想要县改市,比花城市独立为地级市,容易不到哪里——阳州这么欠发达的地区,可能出现两个县级市吗?

但是陈书记一开口,这就又不一样了,北崇从上到下,对自家的党委书记,那真是盲目地自信,觉得陈书记说的事,那就一定能办成。

有意思的是,不光干部们兴高采烈地议论,老百姓也喜出望外,合着大家都觉得,北崇市这称呼,说起来更好听也更气派。

甚至有人在公示栏附近,拽住政府的干部发问,了解这个传言是否属实。

这种事,普通小干部哪里敢说?于是就回答,你们得去区党委的公告栏问去,最好是能碰到陈书记,他能亲口告诉你。

原来陈太忠这几天,在党委又整了一个公告栏出来,不过这里公示的,多是党委的事务,一般人对此应该兴趣不大。

然而这个公示栏的简介里,有几点还是很令人吃惊的。

最吸引眼球的,当是干部拟任之前,会将名单(括号,所有候选人)公示在这里,接受广大党员和群众的监督,并积极听取意见。

这一举措可谓是石破天惊,公示任用名单很正常,但是在任用之前,让老百姓挑刺,这就太罕见了——在大多数党员干部心里,这都是组织内部的事,没必要公布于众。

连徐瑞麟都谨慎地表示:这一步是不是迈得有点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