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3章 解读

第四千五百三十三章 解读

我一点都不觉得步子大,陈太忠淡淡地表示:如果不是有人极力反对,我现在都开了乡镇直选的试点,现在只是拟任之前公布名单,算多大的事?

最关键的是,再好的制度,执行不到位也是白搭,说到这里,年轻的书记无奈地叹口气。

他对这一点,印象是太深了,像公示栏这一套,并不是北崇的首创,他在天南就见过不少村委,搞一个公示的黑板。

有公示栏,但不执行,那就没用,陈太忠在素波亲眼见过,一个城中村的村委会,都已经是年底了,公示栏上写的,还是去年村里的财务收支情况,而且非常简单,有些地方还被擦去了,这种样子货,你指望它真能起到交流沟通的作用?

事实上,在后陈太忠时代的北崇,公示栏同样有被边缘化的可能,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公示这一理念深入人心,使老百姓养成这样的习惯,习惯的力量是巨大的。

当然,若是能获得上级的肯定和认可,就更好了。

所以政府搞过公示之后,党委接着搞公示。

徐瑞麟见他铁下心思这么搞,也就懒得再劝了。

除了公布拟任名单,公示栏里还会对一些犯了错误的干部,公告处理经过和结果,用陈太忠的话说就是,干部任免可以是组织决定,但是我们一定要让老百姓知道——组织为什么这么决定。

当然,一些唱赞歌的好消息,也会登出来,比如说“热烈祝贺北崇当选为2004年度全国法制教育工作先进县区”,或者“桑格等三名返乡创业大学生,在成功创业之后,自愿放弃优渥生活,毅然地投身于‘为人民服务’的事业当中”。

这公示栏设立了差不多半个月了,基本上没几个人关注,不过陈太忠相信。暗地关心这里的人不会少,尤其是区里有干部岗位调整的时候。

此刻的陈书记,正在办公室里跟吕区长讨论北崇升县级市的可行性,吕姗表示说,她姑父可以帮着说一说话,而且北崇现在的经济,也有资格争一下县级市了。

“直接说你的后手吧。”陈太忠才不相信,只是因为这两点。吕姗就会说什么县改市,王云草是纪检书记,哪里插得上这手?而北崇经济发展得好,这根本是无须说的。

“人大我能找人帮忙,”吕姗期期艾艾地回答,却是不肯说是哪一级的人大。

“人大……人大有用吗?”陈太忠眉头一皱。

“花城县改市,就是人大代表折腾出来的,”吕区长看他一眼:能不能别这么没知识?

“嘿,”陈太忠气得差点笑了。好半天才摇摇头,摸出一根烟来点上,“我说吕区长,那是什么年月的事儿了?咱要与时俱进啊。”

“那总比没有强吧?”吕姗被他说得有点脸红。

你这思维,就还是上世纪的那种,陈书记心里暗自腹诽,他才待发话。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朱奋起打来的,“什么事儿?”

“还是小圆帽的事儿,这次是流血冲突,”朱局长叹口气……

昨天朱奋起找陈太忠。说的就是小帽子的事儿,北崇的夜市名气越来越大,就出现了北崇人称小圆帽的少数民族,他们在夜市上卖烤羊肉串,卖葡萄干、无花果干等。

朱局长对这个事情异常敏感,做为负责治安的警察,最明白小圆帽的危害性了。你要是置之不理,很快就会出现强买强卖的小圆帽,甚至明着偷抢的小圆帽。

陈太忠对此倒是无所谓,什么的群体里,都有败类,也都有守法经营的。

他昨天说,你不要看人戴什么帽子,也不要管民族,只要他们守法经营,不强买强卖,不欺行霸市,那就由他们去。

当然,若是对方想倚仗民族政策做靠山,胡作非为,那就往死里收拾。

事实上,卖烤羊肉串和干果的小圆帽,大多都是赚辛苦钱的。

朱奋起也承认这一点,夜市上烤羊肉串的摊子,可是不止一个,小圆帽就是照顾自己的摊子,也没说就不许别人卖。

得了陈书记的指示之后,朱局长心里就有底了,今天下午四点多,协防员巡逻的时候,发现人民商场门口,有小圆帽在卖切糕。

人民商场是曾经的北崇商业区中心,就是现在的夜市,也是在商场不远处。

所以白天商场附近,是个自发的街边市场,摆摊的很多,后来区里规范了一下,每家每天收一块钱摊位费,在规定地方摆放,不许拥堵道路。

卖切糕的这货,不但拒绝缴纳摊位费,还将小车推到了人民商场的大门口——这地段确实好,进进出出商场的人很多。

但是旁边摆着牌子呢,此处不许停车和摆摊设点。

税务要收费,小圆帽摇摇头,示意自己听不懂汉语,大家说了好一阵,后来就有人说,叫协防吧,这货摆摊的地方就不对。

协防员过来一看,就勒令对方移开,北崇的协防,现在也养成了说一不二的习惯,什么少数民族政策,可能有人懂,但是绝对不会有人在乎。

小圆帽继续表示,自己听不懂汉语,协防员哪里管你听得懂听不懂——在陈书记的影响下,北崇人都在讲普通话,你在北崇做买卖听不懂汉语,算理由吗?

有个协防员年轻气盛,走上前一把推开小贩,就要将车推走,不成想那小贩掣出一把尖刀,一刀就扎了过去。

协防员躲闪得慢了一点,腰部中刀,还好只是划伤,不过伤口也深达三四个毫米,血登时就溅出来了。

就这还不算完,旁边又冲出两个小圆帽来,手持尖刀,哇哇地比划着,意思说,有种你们上啊。

这架势在别的地方,就唬住人了,可是在北崇,真的不顶用,旁边的人群里,矿泉水瓶子、雪糕、香蕉等物,不要钱地一样扔了过来……还有俩秤砣。

协防员巡逻,是两人一组,不过距离都不算远,待附近两组的协防员赶过来,三个人已经被愤怒的群众打翻在地,踩了无数脚,三顶小圆帽早就不知了去向。

现场有二十余人申报见义勇为,九名是外地人,其中一个找不见了自家的秤砣……

朱奋起介绍完情况之后,请示一句,“现在怎么处理?”

“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陈书记说得轻描淡写,“北崇只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没有两少一宽。”

“可是市里肯定要过问的,小圆帽里有个女的,没动手,”朱奋起苦恼地叹口气,然后壮着胆子建议,“要不……把她也抓起来?”

“过问的话,推到我身上,”陈太忠淡淡地回答,三等少民四等汉?切,在哥们儿的辖区里,你少民没有低人一等,哥们儿就算讲究了,“那个伤了协助执法人员的,必须判刑。”

“只要市局过问,判刑也是送回家啊,”朱奋起苦笑一声,他身为老干警,见识过太多这样的事儿了,“老大,我不是怀疑你的能力,你肯定也顶不住。”

“就说两少一宽……84年的文件规定,适用期二十年,去年也过期了,”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又叹口气,讲道理他不怕,但是遇上那些不讲理的领导,一定要顾全大局,他也没辙不是?

想一想之后,他问一句,“受伤的那个协防员,亲族势力大不大?”

“跟临云乡的王鸿是五服内的堂兄弟,”朱奋起了解得也比较清楚,“这一大家子,总有百八十号人。”

“让他的堂兄弟犯点错误,跟那个伤人的关在一起,只要不出人命,都算我的,”陈太忠冷冷地发话,挂了电话看一下吕姗,“刚才咱们说到哪里了?”

“分局抓了卖切糕的?”吕区长的脸色,有点发白。

“两少一宽政策早过期了,我说得还不算透彻吗?”陈太忠眉头一皱,他对吕区长的印象不是特别好,于是冷冷地发问,“你也要劝我有大局感?”

“狠狠收拾他们,我支持你,”吕姗果断地表示,“卖切糕的不比卖羊肉串的,就没个好东西,我堂弟就被他们坑过,头上缝了好几针……当天就放了,我姑父都没说什么。”

护短的人,也有好处啊,陈太忠撇一下嘴,又点点头,“看来这流毒,影响深远,必须要严厉打击了……跟我一起去看一下受伤的协防员?”

“没有问题,”吕姗深吸一口气,点点头,“这个同志,在大是大非面前不动摇、不手软,我建议,可以考虑让他破格纳入正式编制。”

“那这个好消息,由吕区长亲自向他宣布好了,”陈太忠微微一笑,吸收一个人进体制,是要走程序的,但是区里的党政一把手齐齐支持的话,结果就已经注定了。

他必须承认,新区长……其实不是一无是处。

“还是书记你宣布吧,”吕姗谦虚一下,表示自己尊重党委。

“这是你的提议嘛,由你来完成,”陈太忠微微一笑,然后又轻喟一声,“只要你做的事,是真心为北崇好,我都愿意支持你。”

“我知道,”吕姗点点头,却莫名其妙地觉得,心跳有些加速。

PS:更新到,一度冲进前十了,现在还落后……六十票,咱们不气馁,继续努力追,谁又看出新月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