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4章 铁腕和强势

第四千五百三十四章 铁腕和强势

陈书记和吕区长在下午五点五十,来到了北崇区医院,探望受伤的协防员。

协防员腰上拉的口子不小,最深的地方,堪堪就划破真皮层了,长度也达十八个厘米,医生说再偏点的话,肾脏就不保了。

那协防员倒是精气神十足,躺在**嚷嚷,“艹的,我跟小圆帽没完,陈书记,我二十几个叔伯兄弟,都想犯错误进去呢,打他个终生残废……我兄弟们不会有事吧?”

很显然,他已经听说了陈书记的建议,而且很乐意去操作。

“素质,素质,吕区长来看望你了,”陈太忠干咳一声,“好好养伤,不要胡思乱想……有我在,你说呢?”

“狠狠搞他们,”吕姗反倒是张牙舞爪了起来,她恶狠狠地表示,“出了事有陈书记和我……你堂兄弟够多的话,把另外那俩也打一顿。”

素质,素质啊,陈太忠又干咳一声,“这个……小王啊,吕区长认为,你这个事迹,需要表彰一下,吕区长?”

“在我的建议下,陈书记愿意解决你的正式编制,”吕姗说点套话,还是有水平的,她不会把功劳全揽到自己身上,“还不谢谢陈书记?”

“谢谢陈书记,”那协防员就想往起坐——正式编制啊,以后就是吃皇粮了。

至于说谢谢吕区长,他还真没想到,当着书记和区长,就敢说打人终生残废的主儿,一般都是直肠子——他不认为吕区长在解决编制的过程中,能起多大作用,而且当场就表现出来了。

“你歇着吧……小心伤口,”陈太忠伸手按一下,将此人妥妥地压在病**,“我保证,只要不把人打死,最多缓刑,而且不影响以后。”

既然吕姗敢说连那俩都打,他堂堂的区委书记,还不敢保证个缓刑?

“那我现在就打电话,”协防员小王摸起手机来,却是依旧没想起谢谢吕区长……

第三天下午五点,省警察厅才打来电话,问北崇是不是抓了三个少数民族,并且希望北崇尽快放人——这是那女性小圆帽把事情捅到了省厅。

我区的协防员,被刀子捅伤,而且一条腿被打得粉碎性骨折,朱奋起得了陈书记授意,直接驳回省厅,放人是不可能的——伤害的是执法人员。

小王的腿没断,但是下面县区做起假来,那是肆无忌惮,尤其是有陈书记的支持,大家还怕个什么?

所以在分局的撮合下,小王花了两百元,从市医院买了几张片子——那是一个车祸幸存者的x光片,腿部是真的粉碎性骨折。

然后小王的腿上打了石膏,又伪造一下病历,这就齐活儿了。

没有人担心,前来视察的领导会戳穿这个谎言,会现场再让拍个片子,会查病历的真假,因为大家都知道,对这个少数民族政策,所有人都讨厌——区别只是愿意不愿意表示出来。

然而,有些人也真是奴性深重,或者说只会唯上,只会在意自己的饭碗。

又过一天,傍晚时分,省民委的人到了,来的是宗教局副局长——按道理说,是一个电话就能搞定的事情,但是北崇不认,民委又不能不管,就派个副局长来。

阳州这边也没兴趣怎么接待,陈太忠要抓小圆帽,谁能不让人家抓?大局感什么的,不要跟陈太忠说——忌惮的人会忌惮,不忌惮的人,人家根本不在乎。

不过民委的人来查此事,阳州市委也不可能一点都不配合,政法委书记康卓跟着来了——康书记来,有点牛刀杀鸡的意思,不过,谁让他跟陈太忠接触多呢?

民委在政府组成部门里,算是弱得不能再弱的了,此次来个副局长,也没指望就能镇住北崇,他们只是希望,伤了人的阿凡提,不要被判刑——起码不要在北崇服刑。

所以这个少数民族问题,真是自己吓唬自己,陈太忠见对方不敢追究自己抓人,心里更生出几分不屑来,于是他表示:这怎么可能呢?在北崇犯事儿,就要受北崇的管。

想要异地服刑?可以,拿钱来,一年一百万——我判他十年,你给我一千万,就让你异地服刑。

民委哪里做得了这种主?他们商议一下,最后才决定,那让我们的巴依委员探视一下那三个人,总是可以的吧?

巴依去探望阿凡提等三人,却愕然发现,此三人在北崇遭到了恶意对待,其中阿凡提的四肢都被人硬生生地打折,那俩人也是肱骨和肋骨骨折,据说都是在看守所里“不小心”碰撞到了。

这个情况,巴依委员肯定要争取把人带回家乡的,但是北崇也是又臭又硬——我就不让你带,想带的话,拿钱来。

我们享受两少一宽政策,同为小圆帽的巴依,有点忍受不住了。

这个政策过期了,陈太忠毫不含糊地回答,为了防朱奋起扛不住,他直接赤膊上阵。

这件事持续了七八天,期间那女性小圆帽还找了七八个同族人,打着横幅到警察局门口散步,要严惩打人凶手啥的,北崇的协防员闻讯赶来,将其中四个男人抓起来,直接送进警察局——你们调查一下,这些人是否也涉及到了强买强卖。

之所以是协防员出面,而不是警察,因为分局也遭受了来自上面的压力,而协防员目前在北崇,还属于临时工性质,不怕任何压力。

把可能无辜的人也抓起来,这是典型的北崇风格,不过对上小圆帽这么做,直接就惊动了省党委统战部,统战部部长一个电话打到陈太忠手机上:放人!

拿钱来保,陈书记回答四个字,然后想也不想,直接压了电话。

统战部部长这个气,真是没办法说,不过气又怎么样?北崇人一口咬死了:两少一宽政策期已过,要一视同仁。

说白了,还是小圆帽先动手了,不但砍伤了人,还将人家的腿打断了,北崇有那么个护短的书记,不肯干休也是正常的。

但是省里又不可能坐视事态继续恶化,于是又派了人来协调,最后还是跟陈太忠关系最近的欧阳贵发话:太忠,适可而止吧。

那就适可而止,后面抓进去的四个男人,一人交了一万的保证金出来了。

这四位出来的时候,一个个饿得路都走不动了,关了三天三夜,除了能喝点水,一口吃的没有,他们说我们身上有钱,你们帮买点,警察一呲牙:少来,你们有忌口的,我给你买吃的不要紧,到时候你倒打一耙,我有罪受了。

剩下的三人,北崇坚决不肯交出去:要人可以,拿钱来。

统战部见这边难缠,少不得又去做巴依的工作——你也压着点你那边,不要把事情弄大,要不你也好受不了。

最后这三人,还是留在了北崇,两人劳教一人判刑,至于那些在小黑屋揍人的主儿,每个人交点保证金,就直接释放了。

下面县区有多黑?就有这么黑,土霸王真想要收拾人,付出不了多少代价。

甚至这些人交的保金,回头都有人处理,不用他们费心。

这件事情过后,再没有小圆帽在北崇卖切糕,倒是那些卖羊肉串的不受影响,依旧在北崇做生意,而且态度越发和气——要不说做正经生意和捞偏门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陈太忠在后期,就放弃了对此事的关注,他的心思还是在北崇申报县级市上。

为此,他直接打电话给杜毅,杜书记的秘书叫贺永亮,这两年也是春风得意,见是陈太忠打来的电话,就半冷不热地回答,“杜书记在开会,过一阵再打来吧。”

“过一阵是多久?”陈太忠沉声发问,他其实挺烦这种口气的,心说杜毅的秘书我见过不止一个了,连秘书长见了我都要皱眉头,你个新秘书狂什么?

“领导的安排,我怎么知道?”贺永亮待理不待理地回答,他知道陈太忠挺不含糊,但是……你丫居然问我过一阵是多久,中央委员的日程,是你该打听的吗?

“不知道,你拿杜书记的手机干什么?尸位素餐,”陈太忠隔着电话就骂了起来,“贺永亮是吧?我总要跟杜书记告你一状。”

这尼玛……啥人啊,贺秘书看着挂掉的手机,竟然就无语凝噎了,他见过的市委书记里,也没谁是这么狂的。

不多时,杜书记开完会,贺永亮不敢隐瞒,还是把陈太忠来电话的事说了,不过他也含含糊糊地表示,那个人说话太成问题。

“他一向就是这样,”杜毅淡淡地看一眼自己的秘书,面无表情地发话,然后接过电话,直接回拨回去,“嗯,什么事?”

杜书记居然直接回拨了回去?贺永亮看得有点傻眼,堂堂的省委书记,居然直接把电话打回去?一般的市委书记,也享受不到这种待遇啊。

“杜书记,我们北崇近期有申报县级市的想法,”陈太忠也不藏着掩着,直接发话,“我想跟您请示一下,是否可以尝试一下?”

“县级市……”杜毅沉吟一下,“明天你来一趟朝田,见面说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