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5章 金睛

第四千五百三十五章 金睛(求月票)

让我去朝田?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摸出一根烟来点燃,慢悠悠地喷云吐雾。

他曾经想过,杜毅应该不会很在意北崇升县级市——甚至可能是支持。

林桓所担心的,杜书记对某人的偏见,可能影响北崇升县级市,陈太忠并不以为然:他俩的关系是个人恩怨,但是北崇撤区改市,这是区里业绩上去了,才有资格申请的。

县区的业绩,当然就是省里的业绩——魏天不想要,杜毅未必不想要。

还是那句话,官场无私德——只在利益。

但是陈太忠也没想到,杜毅答应得如此痛快,居然让他直接去朝田谈。

要不要叫上吕姗?他想一下,马上就做出了决定,老杜这还指不定是啥态度呢,八字没一撇,还是自己一个人去吧。

不过到了晚上,他终是给王媛媛打个电话,“收拾一下,明天一大早跟我去朝田。”

“……好的,”王主任明天其实手上的活儿很多,不过领导这样招呼,肯定是有要紧事了,其他的事情,那就统统让路吧。

上了别克车之后,她才知道,老板居然是真的要去了解县改市了,一时间真有点措手不及的感觉,“那我的任务是?”

“你是计委的,有些数据,你来说,会更客观一点,”陈太忠一边开车,一边很随意地回答。

车到是中午十二点,路上陈书记拨通了电话,杜书记要他下午三点直接来省委。

不过很显然,以陈太忠的级别,并不是到场就能见到杜书记的,排在他前面的人不少,甚至还有插队的——四点半的时候,王云草来了,直接插了别人的队。

王书记也扫了一眼等待的人,没有在陈书记脸上做任何停留,也就是说,他根本没注意到,他侄女儿的搭子,也在等着见大书记。

到了四点五十,贺永亮才通知陈太忠进去,在见到他身边的王媛媛时,他面无表情地发问,“这是谁?”

“北崇的计委主任,”陈书记也不理他,带着王主任往里面走。

贺大秘犹豫一下,终究是没有出言阻拦,昨天他得罪对方已经很厉害了,而杜书记似乎跟此人有话要谈,他要是得罪人太过,很难说还会发生些什么。

杜毅坐在办公桌后面接电话,见他俩进来,只是瞟一眼沙发,意思是你们坐,然后含糊而简洁地说两句,挂了电话之后发问,“这是谁?”

“北崇计委主任王媛媛,”陈太忠很简洁地回答。

“撤县改市我知道,撤区改市,近年来我还真没听说过,”杜书记说话,也是开门见山,“你是怎么想的?”

“北崇的快速发展,导致在资源和政策方面,已经有了受制约的苗头,”陈太忠很直接地回答,“如果能成功撤区改市的话,能更好地保障发展前景。”

“不止你一个区这么想……我是说,我没听说过先例,”杜毅摸起一根烟来点上,头也不抬地发话,“撤区改市。”

“北崇撤县改区,本来就不太合适,”陈太忠直截了当地回答,“当年是花城要建地级市,阳州把北崇改为区,原本是要丢给花城的。”

“还有这么回事?”杜毅抬起眼皮,讶异地看对方一眼,他虽然来恒北上任时间不短,但是这种地方上的陈年老八卦,他还真不知道。

“北郭和云中,都比我们离市区更近,那俩现在还是两个县,”陈太忠随口回答,“北崇就是在阳州的角落。”

“哦?”杜毅听到这里,拿起个小东西抬手按一下,他身边的白墙上,就缓缓垂下来一张长宽有两米五的全省地图。

杜书记细细看两眼,然后才点点头,“这个倒是,不过你还不到二十万人,这是个硬伤。”

“书记说得没错,人口就制约了北崇的发展,”陈太忠点点头,“我也是想着撤区改市之后,能促进人们前来投资和定居……三省交界之地,交通便利,不发展真的可惜了。”

“三省交界……你建个水库,电都给了海角,”杜毅不以为然地哼一声,显然对此吃里扒外的行为有点不满,恒北缺电的不止阳州,朝田也缺电。

不过他也没有计较太多,然后继续发话,“文字性材料呢?”

“还没准备,”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本来是有这个想法,也不知道合适不合适,就先跟书记您请示一下,您直接叫我过来了。”

我不同意你撤区改市,你就会乖乖地停了?杜毅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他心里很清楚,这厮一旦惦记上什么事,总是要想方设法地折腾。

不过凭良心说,杜书记是真的愿意支持北崇撤区改市,就是陈某人想的那样,让杜书记提拔陈太忠,这可能性不大,但是北崇因发展迅速而整体升格,这是好事。

自打杜毅来恒北之后,这两年省里的经济发展很是一般,他早就有心整顿一下了,把北崇升格为县级市,这就是激励的样板。

当然,他也不能显得太好说话,于是就表示,“那你出文字性材料吧,不过你要多强调责任,一枝独放不是春,升了县级市之后,你打算带给其他县区什么影响。”

“其他县区?”陈太忠听得一咧嘴,有没有搞错,我只是北崇的书记好吧?“其他县区,我会积极沟通的。”

“胸怀宽广一点,眼光开阔一点,”杜书记淡淡地发话。

陈太忠怎么听,怎么觉得这话里是浓浓的嘲讽,他的小集体主义倾向和宰相肚量,那是人尽皆知,于是他问一句,“是省里直管的县级市吧?”

“李强会答应吗?”杜毅无奈地看他一眼,阳州总共就你这么一个出彩的地方,省里挖走了,阳州市估计能把状告到中央,“还要阳州代管,北崇要起好龙头的作用。”

“都是兄弟县区,我总不能伸手过界,”陈太忠撇一撇嘴。

“你连两少一宽的政策都会自己解读,这点小事,对你不算事,”杜毅淡淡地回答,“苎麻文化节快到了,搞得漂亮点。”

老杜也知道小圆帽的事?陈太忠愣一下,发现杜书记抬手收起地图,于是站起身来告辞,杜书记微微颔首。

出来之后,陈太忠还在琢磨,老杜刚才那么说,是知道了北崇经济圈,还是仅仅是无心的建议?

不管怎么说,这个申报材料里,是必然要写上对其他县区的影响了,至于具体怎么写,得跟李强商量一下才行。

然后就是……要认真地抓一下苎麻文化节了,陈太忠能理解杜毅对文化节的关注,随着北崇逐渐成为全国苎麻产品信息和销售中心,文化节的含义也越来越广泛。

事实上,仅从文化角度上讲,这几届文化节也举办得相当成功,来参演的中外知名艺人极多,已经成为一个知名度极高的文化活动,在恒北基本上人人皆知,省外也有不少人听说。

看他皱着眉头想事,王媛媛也不敢多问,乖乖地坐进副驾驶,直到见车驶出朝田,奔着高速路口而去,她才轻声问一句,“这就……要回了?”

“不回干什么?”陈太忠摸出一根烟,用点烟器点燃,吸一口之后,才又缓缓发话,“觉得浪费了一天?这已经太顺利了……在省委书记面前,区委书记的时间,真的不值钱。”

他将车开得飞快,但饶是如此,回到区里也十点半了。

第二天,陈太忠去阳州见李强,李书记正在接待一个投资考察团,饶是如此,他还是抽出时间,跟小陈简短地碰了一下。

听说陈太忠是为北崇撤区改市来的,而且还去省里见了杜毅,李强果断地表示,“这个事一会儿再说,中午一起吃饭。”

这家考察团是搞化工产品的,陈太忠跟着走了一阵之后,跟李书记打个招呼,“要是中午陪这家吃饭,我就不吃了。”

“你什么意思?”李强看他一眼,他身为市委书记,倒也不用时时刻刻贴在考察团旁边。

“这家就没有诚意,这个项目谈不成,”陈太忠直接定性了。

“为什么?”李强这下更是奇怪了,事实上他也清楚,这家公司考察的不止是阳州——但是小陈应该不知道啊。

“感觉,”陈太忠淡淡地回答,“招商引资我见得多了,他们没命地争取条件,可能是想拿到最优惠的条件……去跟真正有意向的地方谈条件。”

我勒个去的,李强听到这话,还真是傻了,他很想说你是胡说,但是小陈那种镇定自若的态度,以及说的话,由不得他不重视。

事实上也是如此,不管哪一行,干得多了,来的是买货的还是询价的,一眼就能感觉个八九不离十。

这就是差距,人家小陈就能感觉到对方不诚心,李书记却没这种感觉,说来说去,还是阳州类似的经验太少啊——甚至赶不上陈太忠一个人的眼界宽。

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服气,所以低声发问,“光感觉不行呀,说两条具体的。”

“那眼神就是心不在焉,”陈太忠也没什么明显的证据,纯粹的感觉,不过想一想之后,他还是勉强找出一条来,“方县长说铁堡乡合适,那考察团跟铁堡乡的乡长说过一句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