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6章 口碑的影响

第四千五百三十六章 口碑的影响

要不说,细节决定成败,陈太忠这句话,证明他的眼力真的很毒。

在李强一开始想来,这是个投资八千万的项目,值得他这个市委书记出面接待,而对方也就应该跟他这个市委书记沟通。

当然,跟云中方县长的沟通,也是必须的,毕竟人家看好的是云中,方县长是当地政府一把手。

但是听到陈太忠这话,李强才反应过来,你再大的项目,落地就是落地了,乡镇或许不是很重要,可投资一旦落地,就收不回去了,乡镇的态度就很关键了。

有方县长坐镇,铁堡乡不可能给对方太多难看,但是方县长早晚是要走的,铁堡乡这帮人,就算也要换领导,换一个两个,还能全换了?

而且这年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投资商受了委屈,可以向县里甚至市里告状,然而,乡里时不时地恶心你一下,怎么破?

所以真正有意向投资的主儿,别说乡长了,对上村长都愿意结交,多个朋友多条路,嘴上客气两句,暗地再有点小意思,能省去太多麻烦。

李强是站在市委书记的角度上看这个问题的,但是听陈太忠一说,才恍然大悟:考察团直接无视了铁堡乡的干部,看起来是在场的大领导多,实则……人家真的是未必有心投资。

念及此处,他真是有点意兴索然:合着我们阳州,就是帮你们砍价的?

原本李强还想坚持下去,看一看到底是不是这么个结果,可是想到小陈“一贯正确”的口碑,他连看下去的兴趣都没有了,于是把随行的市政府常务副谷珍叫过来:条件就是咱们事先说的,他再说成什么,也不让了。

啊?谷市长有点吃惊,心说昨天晚上才商量好的。为了争取这个投资,拦腰一刀都可以继续谈。

这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她看一眼陈书记,心里琢磨,前两天我儿子在你区里捣蛋,你的人把他抓走了,我也没记恨你,你倒记恨上我了?

不怪她这么想。这个考察团,就是谷市长邀请来的,投资落地,将会成为她的业绩。

谷珍和陈太忠的关系,其实一直都还算将就的,她想一想之后。索性直接发问,“太忠书记,你跟李书记说了点什么?”

“考察团是谷市长邀请来的?”陈太忠见她这样,登时反应了过来。

“我牵个线,市委邀请的,”谷珍倒也爽快,直承是她发起的。顺手又将书记的领导职责强调一下。

正当陈太忠绞尽脑汁想措辞,想怎么能不得罪谷珍的同时,又能妥善准确地表达出自己的意思的时候,李书记终于拔刀相助,“谷珍你不要说了,这跟小陈无关。”

李强也不想让人知道,自己费尽心机招待的,是一帮借阳州砍价的主儿。所以他淡淡地表示,“咱们招商引资,态度一定要端正,但是不代表无下限,该坚持的一定要坚持……这是一种可贵的品质,真正的投资商,也会欢迎这种态度。”

说完之后。他想一想,又补充一句,“昨天我已经接待过了,中午的饭局。还要劳驾谷市长辛苦了。”

这陈太忠一定是说了些什么,谷珍默默地点头,看向陈太忠的眼神,却是有点古怪。

“好了小陈,找个地方谈,”李强跟考察团的人打个招呼,转头走了回来。

陈书记和李书记,在什么地方谈都行,两人来到市委小招,找个房间,陈太忠将自己的活动经过说一遍——当然,他会强调,是杜毅开口,要他昨天去省委的。

“我还以为是以讹传讹,”李强哼一声,他当然知道北崇有这种传言,“真是没想到,太忠你都活动到杜书记那儿了,我这个书记真有点失职。”

“我这不是不想让您为难吗?”陈太忠大喇喇地回答,一点都不介意李书记的话里有刺,“魏天那儿不好打招呼,杜毅要是也不支持,我就趁早死了这份心了。”

“谁跟你说魏天不好打招呼?”李强怪怪地看他一眼。

“01年底我来的,到现在05年了,魏天一次都没来过北崇,”陈太忠坦坦荡荡地回答,心里却是一揪:魏天还愿意支持……这不可能吧?

“以前有马飞鸣支持你,后来是杜毅跟你不对付,”李强轻喟一声,他跟魏天,其实是有点香火情的,虽然后来,魏天支持的陈正奎,跟他呲牙的厉害,但他还要平心而论,“魏省长什么时候,合适来北崇?”

马飞鸣就不说了,只说杜毅跟陈太忠不对付,魏天一定要支持北崇的话,岂不是要打杜书记的脸?

当然,真是有需要的话,打脸也就打了,工作上的事儿嘛,但问题是,陈某人是个外来户,魏天一力支持的话——这个成本就有点高了。

我勒个去的,陈太忠登时傻眼:原来还有这个说法?

不过事已如此,后悔也没什么用了,既然魏天都不肯通过康晓安传递信息,陈太忠觉得李强这说法,也不过是一面之词,或者是一厢情愿——近期他接触过很多的模糊信息,既然模糊,那就不用考虑了。

于是他撇开这些纠结,直奔主题,“杜书记让我出文字性材料,这个……一定要李书记帮忙掌舵了,大海航行靠舵手啊。”

“我要是你,就申请省直管的县级市,”李强淡淡地回答,“那样的话,能得到更多的资源和政策……搞这个申请,你没必要问我的。”

“这个我绝对不考虑,”陈太忠很坚决地摇摇头,“坚决不能省直管,没了李书记您遮风挡雨,省里那一堆人,还不得吃了北崇?”

“不能省直管的话,就算升上县级市,也不好升副厅了,”李强端起茶杯来喝水,眼皮也耷拉了下来。

县级市的级别,其实是相当混乱的,就2005年的国内官场,一般来说,省直管的县级市,都是副厅级别,实打实的。

而相对省直管,就是地市代管,地市代省里管辖的县级市,按说是正处级。

地市代管的县级市,比省直管的县级市要多得多——事实上,省直管的县级市,出现没几年,所以很多地方都默认,县级市就是副厅级别,有地方谨慎一点的,就给个副厅待遇。

至不济,也是前文说过的,工资表做两张,地市上报给省里的,就是正处级别的工资待遇,但是地方上是按副厅级别做表的。

只有很少数的地方,县级市也是规规矩矩地按县处级单位来,可就算这样,县级市一把手,别人称呼起来,也偶尔是x厅啥的——市委书记和县委书记,这就不一样嘛。

“给个副厅待遇就行,”陈太忠嘿然一笑,他自是不能说,杜毅不会把北崇拿走,你也不会给,“我现在愁的是,不知道这个申请该怎么写。”

“找巨中华吧,”李强淡淡地回答,他培植自己的人,也是不遗余力,“北崇撤区改市,影响如何,他最清楚。”

“那行,我找巨书记,”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想一想之后,他又问一句,“我想知道,李书记您抱什么态度?”

李强也不说话,点起一根软中华来抽,抽了半截之后,抬手在烟缸里按熄,又倒点茶水进烟缸,才缓缓回答,“要是撤区改市能成,我包北崇副厅级待遇。”

副厅级待遇!陈太忠看着大半截中华烟在烟缸里飘着,渐渐地浸湿了,沉到烟缸底部,水色也变得昏黄了起来,偶尔还有些灰白色的烟灰,在水里游动着。

你果然是舍不得北崇被直管的,陈太忠的嘴巴**一下,“杜书记还说,希望北崇这次的苎麻文化节,能搞得好一点。”

“这是你的事儿了,”李强微微一笑,不过下一刻,他眉头一皱,“慎重一点对待吧。”

慎重一点,你说得容易,陈太忠点点头,心里却是暗叹:这几年的文化节,我都快折腾出花儿了,再请都不知道要请什么人了。

回到区里之后,他把陈文选叫过来,要他帮着想点子,“……一人计短,你也想一想,不管国内外,拉个名单出来,不过太贵的,咱也要考虑控制成本。”

陈部长皱着眉头琢磨好一阵,然后试探着发问,“要我说啊,如果可以的话,请心连心艺术团来就不错,这基本的节目就有了。”

“好主意!”陈太忠一拍手,他是习惯了四下零散请人,却没想到,可以一个班子直接端过来,而且这个心连心,它不挑地儿,革命老区啥的,去得也很积极。

最关键的是,这个心连心演出,经常还被中视转播,这对宣传北崇的形象,是很有帮助的。

有了这一串节目打底,再邀请几个安德福、惠特尼之类的主儿,这就齐活儿了。

“我先试一试吧,”陈书记也不敢把话说满,待陈文选离开之后,他先给徐卫东打个电话——这货家里以前是中视的,问这件事,应该比找于总、苏总更妥帖。

“国庆期间的心连心演出?”徐总一听就有点头疼,“估计……这我得先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