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7章 老将出马

第四千五百三十七章 老将出马

徐卫东很快就将消息打探了回来,果不其然,心连心在国庆期间有安排,而且由于国庆是艺人的黄金时间,接了外活儿的人不少,导致演出阵容也不是很强大。

不过,就算再不怎么强大,整体班子的素质在那儿摆着,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国庆第一天,心连心的班子赶不上趟儿,要请就得改时间。

第二个问题是:就算北崇愿意改时间,人家肯不肯赶场,这还是一说。

“卫东你不能想一想办法?”陈太忠发问,“改时间好说,文化节一周呢,随便他们哪天来,价钱也好说。”

“价钱好说的话,招呼我能打,不过这心连心,价格在其次,其实主要是影响力方面……我家老爷子没退的话,我就敢拍胸脯,”徐卫东苦笑一声,“可他现在不抵事儿了,你要想事成,最好再找些够份量的主儿,打个招呼。”

“什么份量的?”陈太忠问一句。

“这也不好说,”徐卫东想要解释,却发现真不是一句半句说得清楚的,“级别也未必要太高,比如说你北崇要有开国中将,只要在部队还有点影响力,这事儿就容易办。”

“开国中将……这叫级别不太高?”陈太忠听得咂巴一下嘴巴,不过他总算明白对方意思了,“少将行吗?我北崇只有少将。”

“开国少将……差不多,文化名人也行,不一定要部队上的,”徐卫东回答,“关键是要有影响力,中宣部有关系,这事儿也好办。”

“明白了,”陈太忠是真的懂了,敢情就是个大杂烩。“那我找人打招呼吧。”

北崇出身的开国少将,目前健在的就只有岳瘤子,陈书记想一想,这个人自己往日里很少招呼,进京也不会特意走动,只有今年春节的时候,因为带去的娃娃鱼还有多的。送了两条过去,却是连人都没有见上。

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难呐,年轻的书记总算知道,为啥别的干部有事没事。都要去老干部家走动一下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总算还好,他有候补人选,在疗养院住过的赵老——现在北崇天气炎热,老中将回京了,不过阳州的高炮团,可是赵老的老部队。他有出面的理由。

见是他的电话,赵老的随员将电话递给老首长。

赵老听陈太忠说完,才笑一笑,“这个好说,我战友的女婿就是管这块的,不过这是慰问高炮团,还是支持北崇的苎麻文化节?”

要不说京里老干部的底蕴,那真的是不能随便小看。老中将已经是过去时了,但是跟着他发家和沾光的人,也逐渐都有了各自的局面,真就是一句话的事——战友的女婿。

“肯定是为苎麻文化节嘛,”陈太忠干笑一声,“不过我可以邀请高炮团的官兵们来看演出……军民团结一家亲,试看天下谁能敌。”

“现在和平和发展才是主流。”赵老的声音很大,简直是震耳欲聋,“对了,岳瘤子也是北崇的吧?我那女婿。是他亲家的侄儿。”

“嘿,这个巧啊,”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我还真不知道。”

“好像岳瘤子对你评价还行,”赵老继续大声嚷嚷着,“这么多年,北崇也就是在你手上发展了,你不请他回去看看?”

“那……必须的,”陈太忠其实不介意请岳少将回来,只不过前期联系比较少,不好求人办事,现在有结果了,请老岳来感受文化节,这就少了功利性,他不怕张嘴,“不过心连心艺术团的事儿,还得拜托赵老您过问一下。”

“平常跟岳瘤子走动少吧?”赵老一听就明白了,活到八十多岁了,这点事儿还看不清?“行吧,我跟他一起去。”

“您也来?”陈太忠有点愕然。

“你这是不欢迎?”赵老一听不高兴了,“我去,才能让别人赶场,我不去,就难说了……这点事儿你不明白?”

“明白,我是想着……得给您在疗养院腾房间,”陈太忠笑着回答,心里也相当感激,要数实在,还得是老人们,“来了就不要走了,歇上个冬天。”

这件事搞定,其他就好办了,安德福和惠特尼,都是答应了今年要来的,出场也都是友情价,不过只有这俩,似乎有点不太够。

陈书记想一想,又联系一下瑞奇马丁,拉丁王子现在的行情已经大不如前,可是两人终究有过交集,过气的明星,那也是明星。

可巧的是,瑞奇马丁现在就在中国,接到陈太忠的电话之后,他很痛快地表示,好吧,我推迟几天离开就行,对了,你不邀请凯特温丝莱特吗?

凯特温丝莱特忙着拍片呢,陈太忠很无奈地回答,上次这俩一起上的天南春晚,那时瑞奇马丁正当红,凯特温丝莱特比较消沉。

现在却是恰恰相反,凯特的状态回来了,瑞奇却没有多少惊艳的作品,影响力正在消失。

不过,能定下瑞奇,陈太忠也知足了,小小的北崇,能招来这么多大腕,足够让别人羡慕的了。

过了两天,赵老来电,说事儿办妥了,十月三号你安排包机,从乌法接人,最迟不超过七号,把人送回京——要是有人半路离开,那就不用你管了。

陈太忠马上向李强汇报,李书记一听是心连心艺术团,马上表示说,到时候我去,你是否有邀请省领导的打算?

省领导……算了吧,陈太忠知道,在意心连心的,最多也就是李强这个级别,搁在省级领导眼里,真不算什么。

不过他倒是可以把岳瘤子的事儿说一下,前两天心连心的事儿没定下来,他不好贸然跟岳少将张嘴,现在既然确定了,他也好张嘴了,“我想请北崇的岳老将军回乡,看一看家乡的发展变化,李书记您认为合适吗?”

赵老似乎已经答应,出面邀请岳瘤子了,不过北崇也得意思一下,要不那是对老将军的不尊重。

“你打算通过谁请他?”李强发问。

“嗯?”陈太忠愣住了,你怎么这么问?

“我帮你请吧,”李强哼一声,“我知道,你跟岳老就没联系,也许你通过赵老之类的,打过招呼,不过地方上邀请,还是我来吧……岳老说了,你人不错,埋头搞发展。”

“原来您跟岳老熟啊,”陈太忠这才反应过来。

“地方上出去的老一辈革命家,本来就是地方上难得的财富,”李强也不多说,挂了电话,说实话,陈太忠的问话,让他感觉到有点不好意思。

一个是时常关心老革命家,一个却是压根儿不走这些路子,可最后被人称赞的,反倒是不会讨好首长的主儿——要不说老辈人的思路,经常就让时人敬佩且惭愧。

陈太忠倒是不介意这个,他对李书记能分担自己的事务,还是很开心的,要是老李不出面的话,他十有八九还得专门飞一趟京城,面见老将军邀请——直接电话邀请,太不礼貌了。

没过几天,又有新的好消息传来,凯瑟琳从纽约时装周上带来一支模特队,是跟她私人设计室签约的,里面有两个美国正当红的模特:安吉拉和玛丽莎。

贝拉自然也要来,现在的小贝拉,也在模特界彻底走红,六大蓝血代言了两家,还有两家分线,风头相当强劲。

九月二十八日中午,赵老和岳老抵达北崇,陈书记为他们在疗养院安排了房间。

从下午开始,一批批的模特抵达北崇,苎麻厂家也纷纷涌来,而今年十一专程来北崇旅游的人也有相当幅度的增长,初步估计可以达到三万人次。

对很多著名风景区来说,三万人次真不值得一提,像颐和园什么的,一天达到三万人次,那叫游客稀少,但是北崇的风景区压根儿就是没成型,能看的就只有清阳河水库和娃娃鱼养殖中心——要是欣赏自然风光,倒还有不少。

所以对北崇来说,这已经是莫大的进步了,陈太忠相信,只要宣传能跟上去,明年这个时候,区里的景区建设大致结束,游客再翻番是必然的。

二十九号晚上,区委书记的夫人——准确说是未婚妻驾到。

小紫菱自然不会空手来,她带了五十辆校车,赠送给北崇区政府,吕姗代表区政府,接受了这份厚礼。

吕区长早就听说,陈书记的未婚妻,就是美艳惊人的易网公司老板,可谓全中国男人心目中佳偶,要财有财要貌有貌,而且聪慧过人——美国上市呢,没点本事能行吗?

她也在杂志上,见过小荆总的照片,但是见了真人,她才愕然发现,荆总的美貌和生动,根本不是照片能拍出来的。

吕区长禁不住由衷地感慨,“看到小荆,我是真惭愧……什么都比不上。”

“吕姐你是开玩笑,”荆紫菱甜甜地笑着,“您这么年轻,就主政一方,我们做企业的简单,不像您一样,要面对千头万绪的事务,在我心里,您才是成功的。”

“真会说话,真会说话,”吕姗笑着摇头,“太忠书记真是好福气。”

不远处,畅区长冷冷地看着这一幕,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ps:鼻炎发作,头痛欲裂,没命地赶,还是晚了一会儿,抱歉,还有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