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8章 少年得志

第四千五百三十八章 少年得志

陈太忠很愕然地发现,自打小紫菱来了北崇之后,他就不再是区里唯一的中心,甚至连中心都谈不上了,大家是一窝蜂地讨好书记的准夫人。

别人不说,市委书记李强就是前前后后地绕着小荆总转悠,最后敲走一百万的失学儿童助学基金,就这,李书记还有点不满意——给市里投点钱,搞个易网技校吧。

赵老和岳老,也特别喜欢荆紫菱,岳老甚至要认她当干孙女。

区里的干部不消说,也要招呼好荆总,撇开她是区委书记的夫人不提,只说她手上掌握的财富,就值得大家敬重——在这样的人面前过过眼,本身就是值得夸耀的经历。

前来参加苎麻文化节的外地领导,比如说明孝的祝涛,又比如说利阳市党委宣教部的部长晋建国,也是没命地巴结她——万一将来用得着呢?

有意思的是,连凯瑟琳,都对荆紫菱异常热情——这俩按说是情敌来着。

后来陈太忠才知道,随着易网公司在美国上市,并且股价持续上扬,小紫菱在京城的地位,也极大地提高,她跟不少重要岗位的领导人,都有接触,有时候还能说得上话。

要知道易网公司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是搜索引擎,说得不客气一点,这是宣教口上的战略性资源,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而且小荆总跟黄家关系紧密,跟她保持良好的关系,就能间接地接触到黄家,倒不是大家都要靠上黄家,这不现实,其实还是那句话——关键的时候,求别黑。

也就是说,荆紫菱在国内某些领域,说一句话,就能为凯瑟琳提供极大的帮助。肯尼迪小姐身为商人,自是不会因为些许醋意,就放弃赚钱的机会。

当然,对荆紫菱不感冒的也有,不过那就是极少数了,比如说畅区长,又比如说贝拉。

十月一日夜里。忙碌了一天之后,陈书记招呼大家去野营。地点就在距离疗养院不远的山沟里,临时架好了一溜移动大棚,音响、篝火什么的也都现成,吹着山风,大家载歌载舞,很是惬意。

前来游玩的人,除了区里的主要领导之外,就是外面的嘉宾,以及各支模特队和一些演艺界人士了。

难得的是。赵老也岳老也从疗养院过来,看着大家疯玩,赵老叹口气,“年轻真好,七十年前,我也是这样啊。”

“七十年前,你还没步枪高呢。”岳瘤子大声嚷嚷一句——人老了都这样,耳背,说话声音就大。

“切,七十年前,我亲眼看刘帅和小叶丹结拜,今年二零零五年吧?那是一九三五年。”赵老大声回答,“那会儿瘸着条腿,差点就留在夷人那里。”

他俩吵吵一阵,就把荆紫菱叫过去,陪他们聊天。

陈书记见大家在空地上蹦跳歌唱,自己只是坐在那里灌啤酒。

跳得最开心的,当属长了电动屁股的拉丁王子了。到得后来,吕姗都上场了,她先是找安德福跳了一曲慢三,等到快四的时候,她找了徐瑞麟做搭子。

这俩都是人到中年了,按说没什么可看的,但是吕区长年纪看起来偏小,而徐书记又是风度翩翩,根本没有中年男人常见的肚腩。

最关键的是,这俩跳得不算太好,但配合相当默契,看起来非常赏心悦目,陈太忠看了两眼就知道——老徐啊,不怪你老婆吃醋,看到这一幕,谁都得怀疑。

他正琢磨呢,贝拉过来拽他跳舞,陈书记连忙摆手,“不会……真的不会。”

“你在巴黎的时候,跳得很好的嘛,”贝拉很不满意地嘀咕。

你也不看谁在呢,陈太忠很隐秘地瞥一眼荆紫菱,笑着回答,“好了,我看你跳半天了,坐下来歇一会儿。”

贝拉也不客气,一屁股就坐到了他身边小凳上,惬意地一伸长腿,她的腿真的很长,堪堪能赶得上陈太忠了,紧绷绷的牛仔裤,将她圆润而修长的腿展现得一览无遗。

她却是浑然不觉,大声喊一句,“玛丽娜,给我拿罐啤酒。”

一个身材高挑的模特走了过来,一看就很青涩的那种,个头却是似乎比贝拉还要高一点。

“白俄罗斯人,才十八岁,”贝拉看他看得入神,就轻笑一声,“喜欢吗?喜欢的话,晚上我俩一起陪你。”

“女人多少才是个够?”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哼一声,也伸直了腿,还尽量延展一些,以便让自己的腿看上去比她还要长,“你是越来越有女王范儿了啊,都有使唤人了。”

贝拉用了好一阵,才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于是笑一笑,傲然地回答,“跟着我,她的机会多,所以她刻意讨好我,但是她做梦都想超过我……这并不奇怪,每个模特都这么想。”

“没准她真的会超过你,”陈太忠笑着回答。

“十年之内,她休想,”贝拉不以为然地回答,“她目前不是我的对手,或者……安吉拉还差不多。”

“安吉拉?琳达沃?”陈太忠的眼睛,瞟向另一个女人。

“这个老女人很**,”贝拉也看向她,“凯瑟琳选了一个不错的模特,但是她没有选我,这是一个错误。”

“你什么时候,才会像葛瑞丝一样?”陈太忠转换了话题,葛瑞丝这次也来参加文化节,但是她没有来野营,“我觉得她那种生活很不错。”

“我一年挣的钱,比她二十年挣的还要多,”贝拉不以为然地抬手灌啤酒,然后伸出手去摸他的脸,“但是你对我的帮助,我不会忘。”

“我去上个洗手间,”陈太忠站起身来,心知自己跟这个女孩儿的缘分,就到此为止了——尼玛,且不说荆紫菱在场,只说这么多人看着我,你摸我的脸,生怕哥们儿不能身败名裂?

要不说少年得志,不是一件好事,贝拉的路走得太顺了,现在名气大了,忘乎所以迷失了自己,这实在是很正常的。

不过,也许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谁说得清楚呢?

当天晚上,大家折腾到凌晨一点,陈太忠进大棚睡觉的时候,还有人坐在篝火边,掷骰子喝酒,也有女孩儿们在玩德州扑克赌博。

大棚里休息的人,少了几对,不远处的树林中有人野合,这都是狂欢的副产品,陈太忠小心地查看一下,发现吕姗和徐瑞麟都各自睡去,就懒得管那么多闲事。

身边有肉,却不能吃,这个夜晚实在糟糕,所幸的是,在凌晨三点,玩德州扑克的一帮美国女孩儿终于也睡去了,陈书记做个分身,自己悄悄地溜到汤丽萍的小院,那里有小汤、姜丽质、李凯琳和张梅。

在天色放亮之际,昏昏欲睡的姜丽质说,她要六张安德福的签名照,都是帮同事要的——这个男人能逼得粉丝的老爹跳河自杀,魅力毋庸置疑。

十月二号的夜里,陈书记就比较性福了,明星模特们出去到处找乐子——大约有七八个外国模特,是在北崇的高档宾馆里,跟外面来的老板们做一些皮肉交易。

北崇的警方对此无能为力,他们还不具备为外国人发放从业证书的资格。

反正模特们都出去了,很多美女的动向,就不易掌控了,陈太忠终于登上凯瑟琳的沃尔沃豪华大巴,骄奢**逸了整整一夜。

清晨的时候,他红着双眼打着哈欠起身,轻手轻脚掰开姜丽质的双手,小丫头昨天疯得很,她就是这样,人越多越开心。

不成想他一动,姜丽质就睁开了眼,她用满是血丝的眼睛扫一眼车内,然后低声问一句,“你和贝拉……是发生什么事了?”

这小丫头真是个奇葩,神经粗大起来的时候,给人一种缺心眼的感觉,但是细起来,就能关注到很多人都注意不到的现象。

“嗯?”陈太忠皱一皱眉头,又看一眼不远处酣睡的贝拉,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问题,不过想一想之后,他还是决定不瞒着她,于是轻声回答,“她有点过于膨胀了,不太懂得控制自己,也许过不了多久,她就要从你们中间消失了。”

“我说嘛,你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感觉总是有点怪,”姜丽质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接着又叹口气,“她还小嘛,不能给她个机会?”

“这要看她自己的选择了,我是无能为力,”陈太忠笑一笑,丽质就是这样,愿意珍惜每一个姐妹,但是贝拉年轻貌美自控力又差,发展到这一步,想必私生活也不会太保守。

他无意再说此事,摸一下她的脸蛋,“好了,你再睡一会儿,我得监督他们工作了。”

今天就是心连心艺术团到来,明天则是文化节的演出,再加上苎麻产品还有展销中心,他是必须关注的。

至于说包机,早已经协调好了,为了表示北崇的重视,北崇的宣教部长陈文选带了区文化局的局长,漏夜赶赴乌法,做好合格的向导。

陈部长的级别低了点,但是没办法,陈书记不克分身,他好歹是区委常委,倒也不算特别怠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