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9章 骗经费

第四千五百三十九章 骗经费

如果说陈文选的接待级别比较低,那心连心的人来了之后,发现北崇搞的这个文化节,规格还是极高的。

阳州的市委书记在场,还有老资格的中将和少将各一,省工商局、农业厅的领导也都在场,还有外地市的领导,真的是济济一堂。

还有就是安德福、阿妮塔、惠特曼和瑞奇这些大腕也在,带给心连心的人太多惊喜了,他们在来之前,已经知道北崇是名人云集、群星璀璨了,但是真正见到本人的时候,还是按捺不住心里的震撼,不少小明星跟他们合影留念。

尤为有意思的是,这个班子里,不乏眼光凌厉之辈,因为他们对品牌的追求,连安吉拉和贝拉也被人认了出来,认出玛丽莎的也不少——这都是国际超级名模。

终于有人能欣赏到哥们儿下的功夫了,陈太忠长出一口气,有泪流满面的冲动。

有了这些人,十月四号的演出,是异常的成功,令陈书记感到惊讶的是,他以为瑞奇马丁已经过气了,不成想周边地市居然赶来了一万多号人,专门来看他。

演出还是在民兵演练场进行的,北崇的门票收费不高,最好的位置也不过五十元一张,最边角的是十元一张,当天进场的群众,达到了六万人,那叫个人山人海。

仅仅是门票收入,就有一百五十余万元。

到演出快要结束的时候,天上又下起了小雨。不过组织方也习惯了,文化节举办了四届。每年演出的时候必然下雨,这已经成了规律。

因为有充足的准备,和丰富的疏散经验,六万观众也没受到太大的影响。

不过这次来的人里,外地人实在多了一点,在离场的时候,多少还是有点小**,而外面停车场虽然大。车辆却也极多,一度造成了轻微的拥堵。

所幸的是,北崇的协防员和民兵都是锻炼出来的,终于在近一个小时内,完成了六万人的疏散。

第二天,小雨依旧不断,赵老、岳老、李强、荆紫菱和凯瑟琳等一行人。冒雨参观了在建的页岩油炼制基地。

在基地奠基之后,曾经有短暂的停歇,那时三通一平搞完了,施工图还没有出来。

不过这个停歇只维持了很短的一段时间,设计方加班加点地出图,目前的工地。已经开始了大张旗鼓的建设,由于资金充裕,区里又足够重视,建设速度相当快。

凯瑟琳看得喜眉笑眼,这个工程下来。她又能小赚一小笔,而岳瘤子却是冷不丁地出声发问。“小陈,这个项目完成,日常维护费用是多少?”

对这开国少将来说,能源安全是要强调的,但是他也知道,这项目是赔钱赚吆喝的,想当年北崇为三线建设不出了不少力,可事实上,有些建设到了后来,真的成了地方上的负担。

老将军出身于北崇,虽然跟家里人感情不深,但是对老家还是有感情的。

“北崇没出一分钱,国家总不能看着这么大的投资不管,”陈太忠笑一笑,并不正面回答——当着这么多人,有些话也确实没办法说。

不过他还是要略略暗示一下,“维护设备的运转,花不了多少钱,一个月有个百十来万,保持最低生产就够了,一年都不到两千万。”

“这个东西收益不行,垃圾也很不好处理,你要为北崇老百姓负责,”岳瘤子眉头紧皱,他在回乡之前,对北崇的大致情况还是了解了一下。

事实上,他以前没跟陈太忠接触过,这次回来之后,也不怎么搭理陈书记——他在北崇有亲友,但是都断了交情,正所谓无欲则刚。

所以他现在的提问,看起来隐约有点刁难的意思,但实则不然,他是真心为北崇好,只是方式直接了一点,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大部分都是这样。

“垃圾无害化处理,我们在做,”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这原本就是他在意的,而且目前小有成绩了,他也要解释一下,“方式多种多样,尤其是,初步掌握了植物降解的方法,筛选出了变异的植株,很快可以大规模培育苗种。”

“真的可以大规模培育苗种?”旁边农业厅的领导惊呼一声,搞农业的,最是知道这里面的难度,要是说北崇培育出了新的苎麻品种,他还能相信几分,可要说北崇开发出了能批量在油页岩上生长的植株,他是一万个不信。

生物的进化和变异,都是有规律可循的,偶尔几株变异植株不难找,但是这样的变异植株,在油页岩上也不过是勉强能生存,想长得旺盛很难,而想把这种变异的特性遗传下去,就更难了。

不过话说完之后,他就后悔了,心说北崇十有八九是在糊弄老将军,我这一接话,不是得罪人吗?骂人不揭底,打人不打脸啊。

所幸的是,李强的反应也极快,他笑着点头,“确实是初步掌握了技术,不过想要完善,还需要一个过程。”

我们明明是很成熟了,好吧?罗雅平听得有点恼火,这是她负责的课题,李书记如此说,看起来是在维护北崇,实则是在打马虎眼。

她有点不能忍受这种说法,然而到最后,她还是看一眼陈太忠,将嘴里的话咽了下去。

事实上,那些成功的植株,大部分是陈书记找来的,足有七八千株,长得还都挺茂盛,有小草,有灌木,还有乔木。

这是九月上旬发生的事儿,陈书记说,这些植物都是他在煤堆上发现的,并且培育了一下,感觉确实不错,有较强的繁殖能力。

罗雅平自己都不太信这话,她本来就是搞学问的,于是直接动手测试,别说,这些植株经过几天的适应期之后,长得还确实不错。

罗区长挺高兴,就打算大张旗鼓地培植,结果陈书记表示:嘘,先别说出去,说出去可就不灵了……咱们怎么骗科研经费?

罗雅平登时恍然大悟,她虽是搞技术的,却不是食古不化的那种,心说若是效果真像陈书记说那么好,不多多地骗点经费,天理不容啊。

页岩油的炼制,全国绝对不会只一家,北崇搞出这种成绩,是具备推广意义的,从环境角度解决了炼制页岩油的后顾之忧,多要点钱算什么?

不过植株尚未过冬,种子的繁殖和发育也没有观察到,罗区长打算再细细观察一年,如果情况属实,等到后年或者大后年,成绩就可以拿出来了——没办法,成绩出得太快,容易影响含金量。

目前这几千株植株,在煤场一个空置的院子里,这里二十四小时有人看守,不虞出现意外,而页岩油炼制基地的人,只有畅玉玲知道这个,消息封锁得比较严——骗经费,也要有个正确的态度。

所以罗雅平虽然气愤,却不能辩解。

李强只知道,北崇农业局的院子里,有几棵小草,自然要用话岔开,而岳少将大约也是猜到了“真相”,所以也不再追究——有成绩了,待完善,他还能说什么?他终究也是北崇人。

在建中的基地,占地面积极大,一期就有八百余亩地,大家走了二十来分钟,开始回转,岳瘤子又问陈太忠:要是上二期,这也没地方了,全是山啊。

炸掉那个小山脊,那边还有块空地,陈书记往东指一指。

老少将参观过中心之后,心情还是不错的——他的若干问题,只是希望北崇做得更好,虽然答案不尽如人意,但是比他想像的要好。

所以他有兴趣关心另一个问题,“小陈,据说北崇在申请撤区改市,你确定大家都愿意放弃市区户口?”

“北崇大部分都是农业户口,”陈太忠先强调一句,然后才冷冷一笑,“至于说其他……这几年,市政府对北崇没做过任何扶持,是吧,李书记?”

李强摸出一根烟来点燃,看着窗外的雨丝发愣,就只当没听到这话——你想说陈正奎的坏话,那随你,别把我扯进去,看不见旁边还有省工商局局长黄耘在场?

原省工商局局长庄壁梵已到58岁,去了政协,黄局长是去年上任的,也是才口出来的人,表面上对北崇还算友善,但是……谁知道人家心里真的怎么想?

岳少将听陈太忠这么说,也没在意,活到他这个年纪,见到过太多的事情了,他固然相对耿直,但也不会轻易得罪人。

对小陈一句又一句地问,是他真的希望北崇好,小陈真要不理会他,那也就不理了,一个过气的少将而已——就像陈太忠来北崇好几年,基本不跟他打交道,他生气了吗?

所以他不接这话茬,只是微微一笑,“要是老百姓都同意,没准我可以帮你问一问,先说好啊,得大家都同意才行……我这一把年纪,可不想让别人戳脊梁骨。”

“那可太谢谢您了,”陈太忠又惊又喜地回答,心说果然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将军居然有这样的门路?“您放心,我回头就发公告,让大家表决……支持率不到百分之九十,那就不算通过。”

开什么玩笑,区里会有几个人在乎阳州户口?朝田户口或者还可以商量,正经是县级市了之后,北崇再发各种全民补贴,无须再在意任何人的意见。

这一点,相信老百姓们都看得清楚。

PS:鼻塞头痛,好难受,离前十还有四十来票,也许进了前十,精神能好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