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1章 真是懒

第四千五百四十一章真是懒

;

陈太忠猜测,李强心里不愿意省直管,嘴上还要支持,十有八九就是因为陈正奎。

听到康晓安如此说,他更确定了这一点,不过他还要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我跟陈正奎啥都不挨着啥,他倒是想法多。”

“李强还能干几年?陈正奎是憋着劲儿升市委书记的,”康晓安嘴上没啥把门的,事实上,他是觉得自己跟太忠挺投缘,所以说话也就很直接,“北崇被省里直管了,他当这个市委书记,还有个球毛的意思。”

我知道就是这样,陈太忠心里暗哼,不过对于李强能算到这一步,他也是有点佩服——明明是自己舍不得,非要让竞争对手跳出来帮忙。

老李你要是把这份算计用在正路上,阳州也不至于落后成这个样子。

其实他这么想,也是有点想当然了,李强是市委书记不是神仙,又没有黄家这种巨无霸支持,做官这么多年,经历了太多的无奈,根本就跳不出官僚思维的窠臼。

想是这么想,他嘴上还挺硬气,“市里代管就不要想了,不光是我,大家都憋着升一级呢,我得给大家一个交待。”

“整个北崇副厅待遇,可以吧?”得,康晓安开出了跟李强一样的条件。

看来这个副厅待遇,还是挺好获得的嘛,陈太忠冷冷一笑,“晓安大哥,我说了,是想升副厅,不想副厅待遇,而且陈正奎跟我势不两立……想靠着北崇刷政绩,他做梦!”

“太忠你这么说,就有点太幼稚了,这世界上的事儿,哪里有那么多可以叫真的,陈正奎跟你有什么私怨吗?没有吧?”康晓安语重心长地发话,“努力进步才是王道。你好我好大家好……官场无私德的嘛。”

“我还真有点接受不了,”陈太忠干笑一声,他确实有点接受不了,心里这口气儿不顺——陈正奎你凭啥沾我光?

“这样吧,”康晓安沉吟一下建议,“你别申报省直管,我保证你一个党委常委怎么样?阳州的市委常委。”

“我勒个去的,你不是当真的吧?”陈太忠被这个条件吓了一大跳。市委常委那是必然的副厅,而且上了这个台阶,下一步阳州副市长啥的,那都不叫事儿,正经是该奔着常务副市长或者阳州市党委副书记去了。

“咱俩交往这么久了,我骗过你没有?”康晓安很生气地哼一声。

“陈正奎的意思?”陈太忠想了想。轻声问一句。

“他肯定也不想,但是……他不是没辙吗?”康晓安在电话那边笑。

陈正奎要是做了党委书记,对哥们儿这市委常委、区党委书记有什么影响没有?陈太忠细细地盘算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陈市长舍不得北崇脱离阳州序列,是有客观因素在里面。

北崇一旦被省里直管,李强在任期间,北崇经济圈还能保持发展,李书记一走,北崇想怎么搞。就跟新上的陈正奎无关了,失去这个经济发动机,他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了。

因为不想让政绩太难看,陈正奎心里再不情愿,也要把北崇牢牢地绑在阳州,为此丫不惜许自己的仇人一个市委常委——这就叫大局感。

可陈太忠考虑的是,待这货成了市委书记,没准就要冲北崇瞎指挥了——若是一肩挑的话,北崇还真是有点被动。

当然。一肩挑的可能性很小。北崇区委书记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所以他就琢磨:陈正奎这么搞。是不是将来有往北崇掺沙子的意思?

北崇的大局,陈太忠是必须要掌握的,他也有自信掌握住,哪怕不是市委常委,他也不怕陈正奎当书记,但是小事上恶心人,也挺没意思的。

想到香喷喷的市委常委的位子,他浮想联翩,康晓安知道他难以抉择,也不催他。

好半天之后,陈太忠才笑一声,“保我市委常委,他还没这个能力吧?”

“嘿,你总算明白过来了,”康晓安在电话那边轻笑,也不解释。

“原来是魏省长,”陈太忠彻底明白了这里面的纠葛。

对省长魏天来说,北崇被省里直管好吗?听起来似乎是不需要问的,但是非常遗憾的是,杜毅支持北崇撤区改市,将来出成绩,是杜书记的,省政府想掣肘,杜书记也不会答应。

这些思路汇总一下,表象如下:

北崇申请撤区改市,杜毅愿意支持,这就不好拦得住,魏天做为编委主席,希望北崇就老老实实地做个县级市,这个想法,有李强和陈正奎支持——虽然李书记还挤兑了陈市长一下。

为了防止杜书记和陈某人联手争取省直管,魏天和陈正奎达成共识:可以给北崇的书记一个市委常委。

事情大致就是这样,不过魏天和陈正奎都算错了一件事:杜毅无意直管北崇。

要不老蒙说,老杜本质上比较懒呢?这一刻,陈太忠真的明白了这句话——可以直管,也可以不直管,结果杜书记大手一挥:我估计李强不高兴,算啦。

“魏省长还有计划,调你到省发改委,”康晓安郑重其事地发话,对于太忠能猜出这番因果,他并不奇怪,猜不出来才是怪事——毕竟是全中国最年轻的正处,“老魏说了,你搞经济是把好手,窝在北崇可惜了。”

李强说得果然没错,陈太忠心里有点感叹:魏天对自己,也并不全是成见,起码对北崇的成绩,还是肯定的,只是往日里不好表现出来。

不过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再说那些也就没意思了,时光不可能倒流,于是他干笑一声,“那是魏省长谬赞,不能当真,我这人做不了那些提纲挈领的事,也就是在地方上做点实事儿……发改委讲究大局感,同时也是重灾区,我就敬谢不敏了。”

“唉,真是遗憾啊,”康晓安明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还是禁不住要叹口气,顿一顿之后,才又说,“那你跟岳老说一说,别说省直管了。”

原来还有岳瘤子的因素?陈太忠这才明白,怪不得老康这么着急通信,他想一想之后,才轻叹一口气,“你觉得,我可能影响得了岳老这种人?”

“也是,”康晓安也承认这个说法,老一辈人跟现在就是不一样,连他老爹都是,所以他退而求其次,“那你不要跟着顺水推舟,这总可以吧?”

陈太忠默然,好半天之后才回答,“记住了,市委常委……给不了,我找你要。”

这句话说完,轮到康晓安沉默了,约莫等了五六秒钟,他淡淡地吐出一个字,“行。”

听他答应得勉强,陈太忠也不以为然,这个市委常委,怎么也要等升上去县级市之后,才会下来,他不着急。

不过撤区改市这事儿,可是耽误不得,他这个区委书记的任期,满打满算也就剩下三年了,得抓紧了办。

所以十月份之后,陈太忠的日程表还是相当地忙碌,这时的北崇是收获的季节,烟草、苎麻和娃娃鱼都喜获丰收,物流中心忙碌异常,而明孝市的农民工,在该市建委的指导下,一拨一拨地涌入北崇。

撤区改市的报告,已经递交到市里,当然,杜毅那里,陈太忠也是要走一遭的,他又带上了王媛媛。

不过这次,杜书记连他的面都没见,就是让贺永亮将申报材料收下了,陈书记也没说什么,只是有意无意地扫了贺秘书两眼:要是你小子搞的鬼,真的别怪我收拾你。

贺大秘耷拉着眼皮,就当没看到对方的眼神,心说上一次你带着你的小蜜计委主任,直接进了领导的房间,领导都没说你啥,这次我犯得着捏造谎言来骗你?

虽然没见着杜书记,陈太忠当晚还是住在了朝田,住的还是位于粜米渠的北崇办事处,办事处明天就挂牌了,他要参加这个仪式。

当天晚上,吕姗也赶了过来,办事处挂牌可是大事,而北崇的党政一把手还算和谐——最关键的是,陈书记说了,这个办事处要交给政府来管理。

当天晚上,贺客就来了一些,组织部岳部长、欧省长、朝田市委书记马强也都派人送来了花篮,科技厅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苑涛等人,更是亲自来了现场。

马颖实也来了,他绝口不提八一礼堂那片的拆迁问题,在他看来,这是自己的下面人,跟孙淑英下面人之间的小纠葛,不值得提。

最有意思的是人事厅服务公司的老总陈巴容,此人身高号称八尺腰围八尺,人称陈八尺。

陈八尺这外号无所谓,但是这货又叫“巴容”,八荣八耻,特别地主旋律,所以最近他又多了个外号——总书记。

由于是挂牌前夜,大家热闹了一阵,也就散去了,牛晓睿却是不肯走,来到陈太忠所在的豪华套,说是要商量一下,这稿子该怎么写。

豪华套里,除了王媛媛和吕姗,叶晓慧也在场,小叶子给陈书记看了剧本的大纲之后,最近修改了一下,而且前五集的剧本,都写好了,要商量一下。

然而,这次的剧本,陈太忠还不是特别满意,两人坐在那里商量,吕区长和王主任也时不时地插两句嘴。

ps:??大神之光升到全站第一了,嘿嘿,大家用月票庆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