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3章 争搭车

第四千五百四十三章 争搭车

敬德冰洞和北崇的关系,跟天南的蒙岭和永泰有些类似,都有不错的景点,合则两利。

事实上,自打永蒙公路通车,那里的游客暴涨,光是过路费都收得手软。

天南省一度想提前收回永蒙公路的收费权,花钱直接买断,不过田立平还当着省工会主席,而高胜利也是交通系统出来的,普雅公司在公路上有投入,那是跟陈太忠有关的。

这三者联合起来,一般人真不敢惦记。

当然,敬德和北崇同属阳州,跟蒙岭和永泰不能比,市里做个指示就行。

但是这个指示,陈正奎不会做,李强不合适做——敬德穷成那样,肯定是北崇出钱了,可陈太忠的钱,哪里是那么好要的?

还是你们自己商量吧,李书记只能袖手旁观。

陈太忠早就知道敬德有这个想法,按说这是好事,搞一个大的旅游区,景点多一点,不是挺好吗?这可是敬德主动要求纳入北崇风景区。

至于说北崇要投资,真是“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最差最差,可以算敬德的借款,冰洞那边有收入了,慢慢来还嘛。

但是陈书记真的有很多的无奈,他先点点头,“桌椅的话,除了实物交换,剩下的你按实际价格付费,差额部分,我跟易网公司化个缘……争取给你补了,应该问题不大,荆总还是很重视教育的。”

以他跟荆紫菱的关系,化缘算什么?人都能化得走。

但是事儿还就得这么办,人家卢天祥开厂子是要赚钱的,不是要做慈善的,家具商也一样,最关键的是……卖给你敬德的价格,比卖给北崇还便宜,这算怎么回事?

而且厂家最忌讳的,就是利润被众多人知晓,这是要招来惦记的——陈书记必须保护自己辖下商家的合理利润。这个没有商量。

所以他把荆紫菱拽出来,当作挡箭牌,而他也确定,就算易网公司补差价,卢天祥和家具商心里也明白,总要通过各种方式把钱还回来部分。

小荆总不用花多少钱,就能落个热衷于教育事业的名声。卢总等人也不担心坏了行情,敬德县得了实惠。这不是挺好?

天底下的事儿,其实就是这么回事,把场面圆了,大家心知肚明即可。

“陈书记果然点子多,这么好的办法,我就没想到,”刘新革笑眯眯地伸出个大拇指来,“这样,敬德一中打算投资五十万。搞个阅览室,荆总出上十万,我们命名为易网文化楼或者紫菱文化楼,你看怎么样?”

五十万的建筑,投资十万就能获得永久的命名权,这个条件是再好不过了,文化人的事——雅事儿。

但是为啥还要让荆紫菱出这十万?刘县长估计心里也清楚。荆紫菱补贴的那个差价,肯定有些虚高,所以他多少是要再搂点儿。

“叫黄汉文化楼吧,”陈太忠也不在意这点小钱,正经是有这么个命名,黄汉祥应该很开心。“就跟北崇一中的实验楼一样。”

“嗯,”刘新革点点头,命名权都交给对方了,叫什么那真的无所谓,能给十万,比什么都强,顺便还讨好了荆紫菱和陈太忠。

然而。其时一中的实验楼还在建,陈太忠也没想到,一中的校长,把实验楼记成“皇汉”了,若干年后,阳州遍地都是以“皇汉”命名的教育设施……

桌椅好说,冰洞的事情就难办了,陈书记真的无奈,他看一眼云中的方县长,“刘县长,云中的几万亩竹林,也是相当漂亮的。”

这是北崇不能支持敬德开发冰洞的最关键因素。

天底下的事情,大抵还是公平的,真要讲景观的话,北崇的风光固然好,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但是别的县区也差不到哪里,掰开指头细细数一数,起码有一半的县区,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风景,所欠缺的,就是开发力度。

敬德想开发冰洞,云中也想开发旅游资源,云中县之所以叫云中,是因为有山,而且是两个山系,一座山系出产油页岩,另一座山系物产丰富。

在非油页岩山系里,有几个比较陡峭的山岭,不合适耕作和种植,别说庄稼了,苎麻和烟叶统统不合适,收割就是个大难题,那里就自然形成了几万亩的竹海。

这个竹海是非常漂亮的,也是难得的自然景观,里面还有各种小动物啥的,像山猫之类的也不少见,以前这地方还出老虎,直到现在,偶尔都能发现豹子的踪迹。

云中也一直在努力,把自家竹海的景观推出去,那当然少不了跟北崇联系。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北郭,北郭有些小丘陵,种植茶叶有悠久的历史,北郭因为污染少——直到现在也污染少,顶级的雀舌是特供省里的。

这个茶园也是可以做为风景区的,游客看漫山遍野的茶树,再采摘一下,还可以自己试着炒一炒然后品尝——农家乐能跟这个比吗?

巨中华上任以来,就一直在推这个项目,必须指出的是,这个茶园比起云中的竹海和敬德的冰洞,少了几分自然,多了些许雕砌,但是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个卖点。

所以说,大半的县区,都不缺少旅游资源,缺少的是发现和推广。

而令陈太忠哭笑不得的是,这些县区,统统都想搭北崇的车。

以前北崇没有开发旅游资源,大家都是各自为政,多是有开发想法,却没实力,也只能想一想而已。

但是随着清阳河水库的建成,北崇在旅游建设上猛然发力。

紧接着武水风景区成型,然后又是疗养院,接着又是建城墙,整个城区大改造,再加上把娃娃鱼养殖中心也算作了旅游景点,瞬间就将其他县区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奚玉在被调走之前,都想拿下冰洞的合作,不过那时北崇经济圈已现雏形,敬德已经不是北崇唯一的盟友了,所以未能如愿。

而这么多待合作的伙伴,陈太忠该答应谁,不该答应谁?

说来说去,还是北崇的钱太少啊,陈书记心里哀叹。

“竹海开发的钱,云中自己找,”方县长见点到自己了,缓缓出声表态,他不愧是廖大宝都要出声关说的主儿,搞经济真的底气十足——哪怕是被刘丽等人骗去了几百万。

而且他强调,“就是多个景点,北崇帮宣传一下就行。”

方县长是很能干的,不过独立运作竹海旅游的话,也太不现实,北崇在这一点上,比云中强出太多,不服不行——武水风景区、清阳河水库、娃娃鱼、疗养院、城墙和仿古建筑。

只说这景点,不管是天然的还是人造的,北崇有起码五处,一日游那是紧赶紧,两日游也不算浪费时间,云中只有一处,怎么比?凭什么不依靠人家?

“呵呵,”陈太忠干笑一声,又看一眼刘新革,“刘县长,我也为难。”

刘县长还待说什么,陈书记根本不听他说,而是看向了云中县的县长,“云中能独立开发,北崇帮你宣传是应该的,都是兄弟县区……至于这个门票,该通票还是分成,具体的事情,你跟海芳区长协商。”

“新星化工的项目,没谈下来,”方县长没头没脑地说一句。

“这个……我就知道没戏,”陈太忠想一想,还是实话实说,他当初就断言,对方是来摸底的,没诚意。

“我想在北崇一个月,看一看北崇的情况,学习一下,”方县长皱着眉头发话,这件事对他的刺激也很大。

好好地一个项目飞了不说,而招商引资刚开始谈,陈太忠就敢断言事情成不了,方县长就打算静下心来,做几天学生,认真学一学。

反正他在云中也是积年的县长了,政府事务理得比较清楚,没太多的事情,在北崇待一个月没问题——两家离得也很近。

从这一点上来看,云中最近几年发展得不错,他是有功的,能放下架子虚心学习。

不过天天在北崇晃悠,这个事儿得提前说明一下,要是万一被陈书记误会,那就不好了。

陈太忠却是不以为然,北崇现在,真就红火到这个地步了,每天来学习的人络绎不绝——就像其他县区都想跟北崇合作,一起搞旅游一样,北崇就有这么抢手。

当然,外面地市的来学习,陈书记就不一定待见了,接待也交给一般工作人员了。

前一阵章城市党委的宣教部长来,陈太忠愣是没露面,现在的北崇,就是这么牛叉。

不过这宣教部长的老师,是水木大学的,所以出面接待的是畅玉玲,倒也算合适。

“方县长想待,我求之不得,待多久都行,”陈书记笑着回答,对兄弟县区,能照顾的时候,他还是愿意照顾一下,至于外面地市的宣教部长——那算什么?

“疗养院能给弄几套房子吗?”方县长紧接着就问一句。

“啊?”陈太忠愣了一下,我说,你跟我嚼谷半天,不会就是因为这事吧?

他想一想,最终还是摇摇头叹口气,“疗养院现在住着两位老将军,人家想把疗养院包下来,还说钱不是问题,我正头疼呢……唉,来自军方的压力啊。”

PS:还差六七十票,能冲到第九,下旬了,谁又看出月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