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7章 话不投机

第四千五百五十七章 话不投机

再往后几个人,陈太忠就不怎么关注了,马颖实出现在这里,实在太出乎他的意料。

马公子对陈书记窃据首席,也没啥反应,这东西本来就是个虚应的玩意儿,有能力的人不会计较,没能力的才会在意。

他很随意地找一把椅子坐下,笑眯眯地发话,“去机场接个朋友,来得晚了。”

“是你?”陈太忠眼睛一眯,看向一个异常肥硕的家伙。

那肥硕的家伙正要坐下,不过椅子和桌子中间的空档有点小,他身后又有人拉一下椅子,他才喘着气坐下来。

坐下之后,他看一眼陈太忠,然后眉头一皱,缓缓发话,“我看你面熟。”

“我早就想收拾你了,”陈书记微微一笑,“一直没找到机会。”

“啧,知道了,因为肯尼迪家那个女孩儿,对吧?”肥硕男人哈地笑一声,“我是随便玩一玩的嘛,也没当真,不过小陈啊,你算抓住金山了,你的眼光,哥挺佩服的。”

“我跟你有那么熟吗?”陈太忠呲牙一笑,“给我当哥?别跟我装逼,火了我今天就揍你……你以为你大哥少将了,就是你也少将了?”

合着这胖子不是别人,正是杨家老三,此人当年曾经骚扰凯瑟琳,凯瑟琳是借了陈太忠的掩护,才得以逃脱。

当初他骚扰肯尼迪小姐的时候,杨家老大还在两毛四上苦苦煎熬,不过两年之后,杨老大升华了,杨家在军中的势力,得以延续下去。

这个时候,凯瑟琳已经在中国站稳了脚跟,倒也不再怕他的骚扰——事实上,杨老三也就不敢再骚扰了,以前他真不知道,这女人是美国总统的侄女儿。

但是陈太忠跟杨老三的恩怨。可不止这么一点,想当年他在大台走私汽车的时候,就撞到过此人,若不是他有仙人之躯,估计当场就被枪杀了。

所以他回答得很不客气,尼玛你欠我的,还多着呢。

“咦?”杨老三也愣了。他是真不记得大台的恩怨了,心说我今天怎么碰上这么个生瓜蛋子?于是看一眼马颖实。“你不是说,这是你朋友吗?我看他欠削。”

“来,你试一试,”陈太忠的嘴角微微一翘,“我就欠削,你来啊。”

“行了三哥,”马颖实一抬手,不让杨老三再说,然后看一眼苑涛。

“你们谈。”苑涛冲陈太忠笑一笑,又抬手一指,“太忠书记,外面还有几个谈团购的,你们聊吧……嗯,对了,这是侯主任。侯主任能当了建委半个家。”

那侯峰瘦瘦小小的,站在人群里,是要多不起眼就有多不起眼,又戴一副眼镜,目光呆滞——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的,反正无论如何。看不出能当市建委半个家。

说完之后,苑涛这东道主,就转身走人了。

陈太忠不跟他一般见识,事实上,苑涛起的也就是个撮合作用,京华和建委的事情,要双方坐下来谈。苑总并不合适在场,更别说现在是跟马颖实杠上了。

不过陈书记不着急挑衅马总,而是眼睛一眯,冷冷地看着侯峰,“侯主任,今天贾茂林没来,那我就问你了……建委是一定要为难京华公司了,是吧?”

“我这个……”侯主任目光依旧呆滞。

“你知道不知道,京华跟我什么关系!”陈太忠一抬手,狠狠一拍桌子,“你是一定要跟我作对,所以贾茂林不来,你都敢来?”

“我……其实我是家里没酱油了,翘班去打酱油的,”侯主任低声嘟囔。

“太忠,息怒息怒,”马颖实笑眯眯地发话,“有事儿慢慢说,只要想谈,总能谈得拢。”

“哦,”陈太忠点点头不再说话,而是把选择权交给对方——我倒要看你怎么开口。

“这就是丁总了吧?”马颖实先冲丁小宁微笑着点点头,也是先礼后兵的意思,“早听说京华房地产在天南做得大,没想到老板是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孩儿。”

丁总微微一笑,“仗着祖上的一点余荫,其实不算什么本事。”

听到这话,马颖实的脸登时就黑了一下,这是指桑骂槐啊,不过他还没办法计较,因为京华出名之后,大家八卦过丁总的来历——合着是凤凰甯家人。

那么丁小宁说自己是仗着祖荫,也是正常的,至于说是否影射了对方,那就要看是不是有人要主动捡骂了——她其实并不知道马颖实是何许人,但是就眼下的做派来看,肯定是个二代,只是不知道是官二代还是富二代。

当然,马颖实也确定,对方说这句话,还有一层意思,就是暗示说,撇开陈太忠,丁某人也不是没有根脚的——凤凰甯家来头不算太大,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欺负了的。

对拥有局委老爹的马公子来说,甯家还真是有点不够看,不过……也不宜随便招惹。

“丁总客气了,”马总随意回答一句,然后就直奔主题,“听说京华跟建委配合得不是很好,我就来做个和事老。”

“哦,”丁小宁点点头,没有说话,几年的商场生涯,让她也成熟了不少,虽然草根性子还在那里摆着,但终究不像以前那么暴躁了。

陈太忠则是耷拉着眼皮,坐在那里抽烟,摆明了是打算后发制人了。

马颖实见他俩都不说话,觉得挺没意思,他本来也不是个认小伏低的性子,索性直接明说,“丁总,介绍一下,这是我朋友……”

“不用说了,”丁小宁见他要引见那个胖子,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很干脆地表示,“跟陈书记呲牙咧嘴的人,我没兴趣认识他。”

“你就是欠艹,”杨老三登时就恼了,他会忌惮陈太忠,但是一个小女娃娃也敢这么逼逼,还真是扯淡——凤凰甯家,那算什么玩意儿?

“你妈也欠艹,”陈太忠一抬手,抓起茶杯就扔了过去,啪地一声,正正地在对方头上炸开,“会说人话吗?”

杨老三先是一怔,然后大怒,张牙舞爪地就要往上冲,不过其他人知道陈某人的战斗力爆表,七手八脚地拽住了他。

到了这一步,实在就没什么可谈的了,马颖实一帮人站起身走人。

不过马公子还是表达完了他的意思,“我是听说京华和建委不和,三哥又想在朝田做点小买卖,才介绍一下……丁总,朝田不比天南,你考虑一下吧。”

“考虑个球毛,”杨老三破口大骂,“臭婊子,老子跟你没完,你现在想把这地送给我,都晚了。”

陈太忠又端起个盘子,可是那货被一帮人挡在身后,这种场合,他也不合适使出仙术,于是冷冷地发话,“马老三,你要是管不住他那张破嘴,就别挡道。”

“把三哥请出去先,”马颖实不耐烦地发话,他也没想到,事情居然就发展到了这一步,所以心情不是很好,待几个人离开,他才发话,“你既然认识他,就知道他是什么尿性,咱不理他,继续说正经事。”

“侯主任请留步,话没说完,”此刻,丁小宁也出声发话,不让建委副主任离开。

侯峰皱一皱眉,无奈地叹口气,不过最终还是乖乖地站住了,哪一边他也惹不起,

马颖实不理会她的反应,而是对着陈太忠说,“这地不可能白要。”

“我不卖,”丁小宁冷冷地接话,她骨子里的草根气息,比陈太忠的还要浓,一旦不爽了,绝对不会委屈自己。

“溢价百分之五十,”马颖实侧过头,皱着眉头看她,“丁总,我是有诚意的,拿上钱,你去天南想怎么买地不行?这儿是恒北。”

“你这人有毛病吧?”丁小宁不屑地看他一眼,“你老婆值多少钱,溢价百分之五十,我买了……算不算有诚意?”

“我没老婆,你溢价多少也买不到,”马颖实微笑着回答,面前的这个女孩儿,居然让他生出了些许征服的欲望,于是他调笑一句,“不过,你有做我老婆的可能,我很欣赏你。”

“少扯这些有的没的了,”陈太忠冷哼一声,“这块地可以溢价百分之五十卖给你。”

“嗯?”马颖实先是一错愕,然后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还是太忠大气,说吧,有什么条件?”

溢价百分之五十买这块地,价格是相对公道的,这两年,地就涨了这么多,但是接下来地价狂涨也是明摆着的,姓陈的是如此桀骜,马公子并不认为,溢价百分之五十就能搞定。

所以他很干脆地表示:你提条件。

“八一礼堂你没开发的地,卖给我,”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我也溢价百分之五十收,百分之六十都行……我可以先付款,。”

“我说,你别欺人太甚,”马颖实眉头一皱,冷冷地发话。

不难怪他生气,青禾这种城乡结合部,地价都涨到这个地步了,八一礼堂那里,只会涨得更狠——市中心就那么大一块地方,土地资源又不可再生,基本上是有价无市。

“原来你也知道,欺人太甚?”陈太忠微微一笑,然后随意一摆手,“马老板,好走不送。”

PS:?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