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8章 现管

第四千五百四十八章 现管

马颖实和杨老三走了,但是侯峰不敢走,就被陈太忠和丁小宁留饭。

不多时,饭菜上来了,侯主任吃得这叫个心不在焉,也就不用提了。

陈太忠吃了两口之后发问,“你们刁难京华,是马老三的意思?”

听起来似乎是废话,但是想彻底搞清楚因果,还是问明白一点好。

“不知道,”侯峰摇头,想一想之后又说,“其实这是我们的本职工作,不算刁难。”

既然无力抵抗,侯主任就规规矩矩地回答,有一说一——反正这些恩怨跟他无关的。

不算刁难?陈太忠心里冷哼一声,也懒得计较,这个东西实在是说不清楚的,于是他又问,“马颖实做通贾茂林的工作了?”

贾茂林可不是朝田市委书记马强的人,市长杨俊吉抓建委这一块,抓得很死。

“未必吧,贾主任躲出去了,”侯主任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无奈,这回答还真是实诚。

不过紧接着,他就爆一个大料,“似乎是杨市长觉得,本地人来开发这个更好一点。”

“嗯?”陈太忠听得就愣住了,马颖实走通了杨俊吉的关系?

马老三你这么肆无忌惮,你局委老爸知道吗?

马强和杨俊吉,那是真的不对付,而马强又是马飞鸣手下的第一马。

然而再想一想,陈太忠又释然了,这官场说什么派系势力。关系到的无非是利益二字,不同阵营之间,达成利益交换也不是不可能。

再说了,马强是马强,马飞鸣是马飞鸣,这二者也不一样,马局委和杨市长之间级别相差悬殊,应该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利益冲突。

想明白了这一点,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接下来。他又问起另一件事。“看起来,马颖实跟你们建委的关系很不错?”

“谈不上不错,关键是没人敢惹他,”侯峰很无奈地笑一笑。“他说啥就是啥。谁敢不听?”

建委再牛。也没胆子跟朝田出去的局委掰手腕,贾茂林要是敢跟马颖实呲一下牙,马强绝对能让纪检委去调查。这是旁人想拦都拦不住的——仅仅是调查,心虚什么?

但是建委这种重灾区,只要肯用心调查,基本上是没跑,同时必须指出的是,盯着贾茂林位子的人,真的不要太多。

陈太忠一开始没细想马颖实的处境,现在一琢磨,还真是这样,想一想之后,他冷哼一声,“这货……真不是一般的不地道。”

如果马颖实愿意帮忙的话,科技厅房地产也好,京潮房地产也罢,真的能省去太多的麻烦,当然,他没有必须帮忙的义务,但是做人……又何必那么寡恩薄情?

这些问题问完,陈太忠又问,刁难京潮是否是马总示意的,侯主任是说成啥都不敢说了,一个劲儿地说我不知道,并且强调,建委是在履行政府部门应该有的职责。

不过他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可怜巴巴,根本不像职能强横的建委干部,倒像是没完成任务的计生委干部。

这顿饭的气氛,实在不怎么轻松,半个小时就结束了,侯主任逃也似地离开。

然而,丁小宁却不肯罢休,知道贾茂林明天下午要在建委开会,她就要侯主任代为通知贾主任:明天下午开会之前,我会去拜会贾主任。

她真的没兴趣主动拜会,但是对方躲着不见,她反倒是要见面,把事情说清楚。

第二天下午两点半,市建委的工作人员陆续到了单位,两点半之后,还有人稀稀拉拉地进来,大家也不奇怪,三点要开一个大会——关于新建朝田体育馆的构思和建议。

一个月前,第十届全运会召开,承办方会场的气派,让前去参加的领导大开眼界,回来之后就指示说,咱恒北也要搞这么个体育馆。

市建委接到了指示,就开始讨论和布置任务,今天的会是座谈性质,有不少局机关之外的人来参加,贾主任也会在场。

贾茂林开这样的会多了,他原本是可以不参加的,但是新朝田体育馆的投资,不会少于一点五个亿,他必须彰显自己的存在,省得有些人生出不该有的想法。

所以他就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陪几位客人聊着,客人里有朝田理工大土木系的教授,也有退了休的建筑专家,在办公室的一角,还坐了两个年轻人,小声嘀咕着。

马颖实就是其中的一个,他今天来,不是为体育馆的项目——仅仅两个亿的活儿,得干两年不说,还要跟别人竞争,真丢不起这人。

他是来敲定灯光音响设备,还有户外高亮显示屏,以及帮朋友拿到电气施工,仅仅这两项,金额就多达四千多万——光显示屏就要用掉两千多万,不过他能找到银行贷款,用显示屏的广告收入做担保。

当然,他更主要的任务是,为贾茂林撑腰——丁小宁下午会找上门来,我倒要看一看,天南人凭什么在恒北得瑟。

两点四十的时候,贾主任的秘书走进来,“主任,京潮的丁总来了。”

贾茂林端起茶杯轻啜一口,耷拉着眼皮发话,“请她进来,体育馆的设计,行家越多越好。”

下一刻,一个美艳女孩儿就走了进来,在场的人纷纷为之侧目:这谁啊?

丁小宁不理会旁人的眼神,走到贾茂林面前一伸手,笑眯眯地发话,“贾主任,久仰了……昨晚没等到您,真是有点遗憾。”

昨晚……没等到?办公室里,一时间各种眼色乱飞,这漂亮女孩儿跟贾主任,是个怎么意思?

这是丁小宁有意误导大家的思路,其实事实上,她的贞操观极重。

但是同时,她并不是很在意名声,倒是颇有点愤世嫉俗的癫狂。

要不然,当初她也不会以处女之身,去玩仙人跳了:我清我浊,自知即可,若有人真的识货,那么她也不惜以鲜血自证清白,不负良心不负卿——就像当年她要求陈太忠杀了自己。

要不然,她也不会是陈太忠的女人里,罕见的不刮腋毛的主儿——她对自己的定义,就是不做狐媚的女人,仙人跳的狐媚,那只是一份糊口的工作。

“昨天我下地市了,”贾主任扶一扶眼镜,波澜不惊地回答,然后看一眼马颖实,“丁总此来,有什么事?”

他这是暗示,小丁你跟我说不顶用啊,你得跟坐在旁边的那个说。

“我在青禾的地,规划被打回来了,两年期限之内,开不了工,”丁小宁眼角扫一下马颖实,根本不予理会,她笑吟吟地表示,“希望建委能顺延一段时间,还请贾主任照顾一下。”

“这是政策规定的,我怎么好照顾?”贾茂林面无表情地反问,现场的人这么多,就算他有心照顾,都不敢直接说,“丁总你加一加班,争取在期限内出个合适的规划。”

“规划不过而超期的,不止我一家吧?”丁小宁笑眯眯地反问,她有点明显火了。

事实上她现在这个行为,属于行业大忌——自己出了问题,却要攀咬别家。

但是对于有能力的人来说,这就不是大忌了,而是裹胁:你一定要难为我的话,我就把事捅出去,要死大家一块死。

毫无疑问,丁小宁有陈太忠的支持,具备拼个两败俱伤的资格,现在就是要看,朝田建委是否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以接受鱼死网破的结果。

贾茂林哪里肯为他人火中取栗?于是他就又看一眼马颖实,“马总,你也是搞房地产的,对于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去尼玛的,你们该怎么争,那是你们的事,别连累我这池鱼。

“两年不开发,收归国有,这是政策,”马颖实摸出一根烟来点燃,笑眯眯地看着站在门口的陈太忠,“我不是专业的,建委有别的理解的话,我也想听一听。”

“马老三,话不要说得太满,”陈太忠笑嘻嘻地发话,“满招损谦受益,知道不?”

“那你就让我招一下损吧,我就说得这么满,”马颖实满不在乎地回答。

但是下一刻,他的眼睛就微微一眯,“贺大秘来了?”

合着在陈太忠身后,还有一位呢,不过陈书记身材太高,体型也宽,就挡了一个严严实实,而这位不是别人,正是杜毅的秘书贺永亮。

马颖实虽然是局委公子,恐吓朝田市建委啥的,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眼下的恒北,终究不是马飞鸣的天下了——现在的老大姓杜。

杜毅的秘书,马公子当然认识,此刻他的大脑沟回,在不断地跌宕起伏:咦,贺永亮这会儿过来,是要干什么?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也不愿意过来啊,此刻的贺永亮,心里也是有点无奈:杜老大让我过来,就是给丁小宁撑腰的。

所以面对马总的招呼,他扯动一下嘴角,冷冷地刺一句,“嗯,下次我来,先跟马总你汇报一下。”

尼玛你这是什么话,马颖实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了,他的局委老爸肯定要比杜毅强,但是真要计较的话,中央委员也差不到哪里去。

更别说杜毅现在就是恒北的一把手,真正的现管不如现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