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9章 息事

第四千五百四十九章 息事

马颖实心里不高兴,但还不能表现出来,只能笑着招呼一句,“贺主任这话说得……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丁总说受到了不公平待遇,我就来看一看,”贺永亮面无表情地回答。

“哎呀,贺主任,稀客啊,”贾茂林已经站了起来,笑着迎了上去,马飞鸣固然可怕,但已经离开了恒北,现在的恒北,杜毅才是当仁不让的老大。

他走上前一边跟贺永亮握手,一边扭头看向丁小宁,笑眯眯地发话,“丁总有什么事儿,可以直接找我嘛,何必劳烦贺主任?”

“贾主任贵人事忙,”面对贾茂林的出尔反尔,丁小宁笑一笑,也不多说。

你给我留点面子行不行?贾主任嘴角**一下:旁边这么多人围观呢。

不过现在他着急的不是这个,而是揣测贺永亮的来意,对于杜毅这个秘书,他多少了解一点,知道这人骨子里比较傲气,不太好打交道。

可是贾主任现在屋子里,有些教授和老专家,他也不能撵人离开,只能把贺永亮往外带一下,低声解释,“屋里一帮老人,咱们找个地方说话。”

“不用了,”贺永亮跟着走两步之后发话,声音不高,但也算不太低,“杜书记对丁总来恒北投资,是持欢迎态度的,而且表示关注。”

“这是……杜书记的意思?”贾茂林愕然地发问,这不是他不相信对方。而是真的情不自禁地要确认一下,可见这个消息。对他的冲击有多么大。

“难道我还骗你?”贺永亮瞪他一眼,老大不客气地发话,他还一肚子不高兴呢。

因为对陈太忠有点不满,他对前两天上门来的丁小宁也很冷淡,不过杜书记见了丁总之后,是异常地开心,坐着聊了十多分钟后,还不让她走。

丁总在门外等了一个来小时。杜书记忙完之后,还邀请她共进晚餐,酒桌上一边问询京华的发展,一边了解一下天南的动向。

今天杜毅更是告诉自己的秘书,小宁那边有点事,下午你过去看一下。

贺永亮真不知道,丁小宁是给老大灌了什么迷魂药。不过这女孩如此年轻貌美,他也不敢多问,有的东西知道得太多,并不是好事。

而丁总跟陈太忠的关系,也令他颇为疑惑,他实在搞不清楚。这女孩儿跟那俩男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心中甚至连猜测都不肯有。

见到贾主任张嘴,似乎还要问什么,他轻咳一声,“杜书记和丁总在天南就认识……还需要我说得更多吗?”

“我知道了。”贾茂林低声回答,然后转身就走。心里却已经将马颖实骂得半死,真是没见过像你这么不靠谱的局委公子,口口声声说京华背后只有一个陈太忠,再没有别人。

侯峰带回来消息,说丁小宁是凤凰甯家人,这倒问题还不大,不成想今天却是杜老板的秘书亲自上门了——都是什么事儿嘛。

马飞鸣再是局委,贾主任也不敢跟贺永亮说一个不字,找死也不是这么个节奏。

进了办公室之后,他也顾不得别人的眼光,直接走到马颖实旁边,低声发话,“是杜老大的意思,马总,抱歉了。”

“怎么可能?”马老三听得倒吸一口凉气,说句实话,他真的没想到,京华居然还有这样的面子——丁小宁靠的是陈太忠,陈太忠就是被杜毅撵出天南的。

他之所以谋夺青禾那块地,有他的道理和不得已,给的这个溢价不算太多,可也不算少——京华如果识趣的话,再多一点也无所谓,反正天南房地产商来恒北发展,总是要看地方上脸色,这又不是在你自家。

他真是一万个没想到,丁小宁居然能搬出这么大的一尊神,想到这里,他狐疑地看一眼贾茂林——不会是你小子在胡说八道吧?

贾主任当然明白这一眼的意思,他面无表情地发话,“贺主任说,杜老板在天南的时候,很丁总关系就很好,马总,您高高手,放过我吧。”

“这样啊,”马颖实听到这个解释,登时恍然大悟,怪不得丁小宁年纪轻轻,就把偌大的房地产公司经营得有声有色,合着人家背靠着杜毅。

大部分的房地产公司,发迹都是在两千年之后,而陈太忠2001年底就到了北崇,他在天南可能还有点影响力,但是那点影响力,并不足以让京华快速发展到眼下这种程度。

得到了杜毅的支持——这才应该是正解。

至于丁小宁跟杜毅是什么关系,马公子也不想浪费脑细胞去猜测,反正这话的真假,他只需要花点时间,就能打听得出来。

不过……既然是贺永亮亲自过来,又是如此明说,想必不会假了——马颖实有个局委老爹,大致知道,秘书就算狐假虎威,基本的底线在哪里。

尼玛,这次丢人是丢大了,马公子站起身来,冲陈太忠和贺永亮微微一颔首,一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连一句话都没有。

“嘿,看把他气得,”丁小宁不屑地撇一撇嘴,“连基本礼节都不讲了。”

贺永亮站在她身边不说话,心里却是冷哼:知足吧你,那是局委公子,能认栽算不错了,还指望人家道歉不成?

“他要再叨叨,火了我就揍他,”陈太忠轻笑一声,“不过这事儿不算完,咱凤凰人,哪里是这么好欺负的?”

此时贾主任正快步走过来,听到这低声谈话,一时间居然就怔在了那里,胆大妄为的人,他自问见过不少,却是没想到,居然有人胆大妄为到要殴打局委的公子。

不过今天他受到的惊吓已经不少了,虽然是愕然,却也没觉得有多么意外,只是冲丁小宁笑一笑,“丁总晚上有空吗,一起吃个便饭?”

“吃饭来日方长,”丁总微笑着摇头,她哪里有兴趣跟这货吃饭?而且对方前倨后恭,很令她不耻,“新的规划方案,可能需要一段时间,贾主任……”

“慢慢来,不着急,”贾茂林笑眯眯地回答,事实上,他也不是真的想请对方吃饭,只不过是借这个主动邀请,表示出他改正错误的决心。

丁总要是真的答应了,贾主任反倒是要哭了……这么深的水,为啥一定要拉我进来呢?

这水真不是一般的深,除了局委公子、黄家新秀和杜书记故交之外,还有一股来自军中的势力——杨老三昨天被茶杯砸了的事情,也被传了出来。

而贾茂林不属于以上的所有势力,他犯得着趟这趟浑水吗?

听到丁总拒绝,他心里轻吁一口气,嘴上还要表示遗憾,“唉,那就改天吧,马上有个会,关于新体育场建设的……丁总是资深业内人士,市建委盛情邀请你与会。”

说完这话,他才感觉到背上一阵阵的冰凉,合着冷汗已经打湿了他的背脊。

“抱歉,下午还有事,”丁小宁微微摇头,然后转身离去,她从来是眼里不揉沙子的,事情是解决了,但是她才不会给刁难过自己的人好脸色。

三人于是就此离开,贺永亮回省党委了,陈太忠这才笑着发问,“老杜还真给你面子。”

找杜毅求援,是两人昨天商量好的,陈太忠认为,老杜十有八九不会坐视此事。

杜书记不能大张旗鼓地支援某个天南交流干部,但是却能大力支持北崇,这就充分地表明了他心里的界限。

那么杜书记支持京华公司,也是正常的,丁小宁是他赏识的人,也是在他眼皮子底下成长起来的,尤为关键的是,京华的崛起,没有任何蒙艺或者黄家的因素——只是陈太忠一手扶起来的,跟那些大势力绝缘。

既然如此,杜毅应该不排斥支持丁小宁——人活在世界上,还能没点个人的喜好?

不过陈太忠是真没想到,杜毅居然把贺永亮派出来了,这超出了他的想像。

“杜老大说了,素纺的活儿我干得漂亮,”丁小宁洋洋得意地回答,然后又轻喟一声,“原来他也看不惯一元钱卖厂,真是没想到……太忠哥,咱们这算好心有好报吧?”

京华启动房地产业务的时候,资金严重不足,但就算是这样,她还是先给素纺盖厂房、办公楼和宿舍,还受到了段卫华的严格审核。

饶是如此,丁小宁还是坚持了下去,后来她因此大赚特赚,也有不少人说闲话,但是真正完整经历过此事的人才知道,京华房地产相较其他人,做事是相当讲究的,而杜毅先省长后省委书记,对这件事是再明白不过。

“他也看不惯吗?”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思绪起伏,仿佛又回到了五六年前的青葱岁月里,好一阵才笑一声,“这货……不止是懒啊。”

有杜毅出面,青禾区的土地,自然就没问题了,而丁小宁的倔强,其实也是出了名的,她反倒是不着急通过规划了,隔上一段时间,京华就出一份规划方案,报到市建委。

不过京华的方案,通常都过不了,总会被打回去再做。

PS: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