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0章 孙姐践诺

第四千五百五十章 孙姐践诺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的时候,市建委有职务调整,一些干部从基层调上来,充实机关力量。

这些干部里,真有熟悉业务的,有个三十出头的主儿,看了京华第n次递上来的规划,禁不住一拍桌子,“这是什么玩意儿,他们干过建筑业没有?”

旁边人觉得稀奇,探头看一看,然后就不说话了,城建系统也是老系统,子承父业的很多,很多消息就不可能封锁得住。

不过这世道终究有厚道人,就有人婉转地暗示:不合适,打回去就完了,怪话那么多干什么,想不想干了?

京华规划屡屡被打回,原因只有一个:要借此捂地!

贾茂林不敢不配合,他甚至都跟丁小宁协商好了最终能通过的方案,不过贾主任在市建委一天,他就要驳回京华一天,待到真要离开的时候,他自然要放开。

而且每次驳回,他都给出下一次提交设计方案的期限,或者两个月或者三个月,然而,有了这样政府要求的期限,什么几年不开发就要收回的政策,那就是虚应故事了。

丁小宁对这一块地段的设计,还是比较成熟的,定位在高端人群,这里有点偏僻,但是地貌和风景绝对好,就是别墅区,再加六七栋景观楼,以及两个商务楼。

不过这地,是越捂越值钱,既然市建委不敢多事了,那么着急开发做什么?

当然,话是这么说。丁总也防着一手,先把外围建起来,这就是开始动工了——如果不这么搞,万一哪天杜毅突然被调走了,她就真的要抓瞎了。

至于马颖实那边的反应,基本没怎么听说,倒是十一月底的时候,孙淑英来朝田看自家的买卖,顺便又去了一趟北崇,见到陈太忠之后。说姓马的调皮捣蛋。你可以找我嘛。

找你不顶用啊,陈书记笑着回答,又将马老三在市建委的影响说了一遍——那货的处境,比咱们想像得要好。你在市建委有什么麻烦事。可以找他。

“求人不如求己。”孙淑英说起此事来,也是很有些不满,她当初卖地给马颖实。图的就是能在地方上办事顺利点,而马老三在后来的表现,真的令她很失望。

这固然是马飞鸣离开了恒北,马家人办事不甚方便,但马三公子也确实是那种很寡情薄意的性格,以孙淑英的骄傲,自不会去上杆子求人。

反正经过几年运作,京潮在朝田的负责人,基本上搞定了相关部门,孙总不会为小小的建委头疼,“不说他了,这次来北崇,是享受一下你这儿的疗养院,能给安排一下吧?”

“你人都到了,我倒是想不安排呢,”陈太忠听得就笑,“不过别墅太紧张,给你弄个豪华间怎么样?”

“住当然要住别墅,”孙淑英大嘴一咧,很鄙视地看他一眼,“你好歹是北崇的书记,就不信没一套机动的。”

“一共才九套别墅,”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个顶个都是惹不起的主儿,现在只空着两套,决定权还不在我手里。”

“还有两套嘛,弄一套给我住,”孙淑英大喇喇地发话,“我又住不多久,顺便去看一看赵爷爷……他们都说住别墅疗养效果好,是不是这样?”

“那是心理作用,”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他的仙力资源确实偏重一点别墅区,但也没那么明显,而且他就不相信,有人既住过别墅又住过一般套房。

没有对比,哪里来的发言权?所以他确定,这真的是以讹传讹。

他倒是很好奇,孙淑英跟赵老是什么关系,“你跟赵老认识?”

“小时候见过,既然在北崇碰上了,还不见一见?”孙姐笑着回答,“其实杨老三找你麻烦,你让他出面说话,是最合适了。”

一个纨绔而已,我还没放在心上,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老人来北崇,就是图个耳根清净,何必为这点小事打扰他们?”

“杨家那老三,可不是个心胸宽广的,”孙淑英摇摇头,想一想之后,又笑一声,“算了,你也不是好招惹的,你不在乎,我替你急什么?”

“孙姐的好意,我心里有数,”陈太忠笑着回答,他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家是真心为他着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总有点蛋蛋的遗憾:为啥跟哥们儿处得来的,都是丑女人?

“少卖嘴,弄套别墅给我住,”孙淑英不吃这套。

“你给我一个让你住别墅的理由,成不?”陈太忠苦笑着回答,“我是真想让你住,但是不少人盯着呢,我得以身作则,起码要给他们一个说法。”

“京潮的红利,你要不要了?”孙淑英笑着问一句。

“嗐,早说啊,”陈太忠哈地笑一声,狠狠点点头,“别墅,必须的。”

孙淑英早就说过,会给他红利,但是他还真的不在意,那块地开发时间不短了,他也没主动张过嘴,甚至连京潮会以什么方式给他钱,他都没提过。

在他想来,京潮能把钱拨到北崇,这是最好的,不过这又是难度最大的,八一礼堂的地,跟阳州驻朝田办事处有一定的因果,但是绕过阳州这一块,就很需要些理由了,更何况这笔钱不少,得找个合适的说辞才行。

正是因为这笔钱不少,他也就不着急问孙淑英了——很多人在做事之前,答应得很好,真的见到白花花的银子,难免要生出后悔之类的心态。

他很珍惜这个朋友,就不愿多想这个事儿——哥们儿本来就没打算要钱的。

可是现在孙淑英居然主动提出来,他心里也要禁不住伸出个大拇指:讲究人啊。

“你就是一见钱眼开的主儿,”孙淑英很鄙视地看他一眼,“真让我失望。”

“这钱啥名义给北崇?”陈太忠也不在意,而是笑着发问。

“唉,”孙淑英听到这问题,一改那嘲讽的面孔,重重地叹口气,“给你好说,给北崇的话,还真有点不好操作。”

她刚才的话是开玩笑,事实上,她也知道自己欠着对方的钱,陈太忠可以不要,她不能不给,小陈一直不开口,她反倒是觉得一定要给。

“孙姐一定已经想好办法了,”陈太忠笑着回答。

“哼,”孙淑英气得哼一声,其实她早就知道,小陈想把钱用在北崇的发展上,“我说,真没见过你这么当官的,别人都是往自家口袋里搂钱,你倒好,有钱都不要……确定不后悔?”

“北崇发展不起来,我才会后悔,”陈太忠点起一根烟来,淡淡地笑一笑,“至于我……我想找钱的话,哪里找不到?”

“二到这种程度了,还洋洋得意,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孙淑英大嘴一咧,很不屑地指责他,“好了,我看你城市改造,赞助你一点,算是对革命老区建设的支持……不过,施工得让我的人来。”

这个理由……听起来也还算不错,愿意做善事的人还是很多的,孙姐做为红三代,想赞助革命老区,北崇落了实惠,孙家落了名声——从恒北挣的钱,又还回一些来,地方上的心理,也能平衡不少。

这样的工程,要被她的人接走,这也真是肥水一点儿都不流外人田,陈太忠笑一笑,不过此刻,他也不能苛求太多,“你的人施工没问题,但是我要派监理。”

“我不会自砸招牌的,”孙淑英气得看他一眼,想一想之后,又点点头,“那行吧,不过我的施工费比较高,你要有心理准备。”

又不是花我的钱,陈太忠哼一声,才待回答,然后就又想到一个问题,于是狐疑地发问,“不会高到……影响北崇行情的地步吧?”

“很可能会,”孙淑英很随意地回答,“不过,反正是我出钱,你说呢?”

我晕,这是要合理避税吧?陈太忠猛地反应过来一种可能,孙淑英在朝田的项目,可是狠挣了一些,就算再怎么巧立名目花销,利润也不会太低。

若是往北崇支付一大笔善款,也能冲抵利润,同时她的工程队就又把钱挣回来了,而且,给陈某人分红的承诺,她也兑现了。

要不说这些二代三代里,会算计的人太多——自己不会算计,也有帮闲出主意,以孙淑英的豪气,居然也会钻这种小空子。

不过,这跟哥们儿有什么关系呢?陈太忠并不介意这些,孙淑英避的又不是北崇的税,他倒是希望对方能多投点钱过来,工程费再高也无所谓,北崇能得实惠就行。

至于说可能扰乱市场行情,引起相关的动荡,这倒是要注意一下,不过这是用人家京潮的钱,招京潮的工程队施工,没必要一定公开,限制消息传播就行了。

做为北崇的一把手,他正经是应该考虑:这个工程发包下来之后,北崇要多争取二包和三包——这里的利润想必也不会太差。

虽然有这样的猜测,但是他不会戳穿,那不是朋友之道,于是他笑着点点头,“行,那你干好了,反正是肉烂在锅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