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2章 又逢春节

第四千五百五十二章 又逢春节

畅玉玲虽然是空降下来的,但是她在地方上干了这么久,又肯虚心学习,自是知道京潮的人接手工程之后,愿意干什么,什么又必须外包——终究是外地来的企业。

孙淑英在最初的惊讶过后,也就认可了基层干部对业务的敏感性,心说真的是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当然,她更在意的是,陈太忠听到两亿这个金额,会不会心里不爽——这个数儿确实少了点,而京华赚的,比想像的还要多,没办法,现在房地产市场的火爆,甚至超出了她当初的想像。

所以她还刻意地、不见外地畅区长聊了一阵,有意无意地拉近双方的关系。

但是事实上,陈太忠真没觉得两个亿少,对孙淑英的赞助,他抱着一种“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心态——哥们儿当初就是想帮朋友,没想那么多。

其实他就忘了,以他害怕麻烦的心理,当初介入此事,还是因为孙淑英许下要给北崇好处,否则以那时他跟孙淑英的关系,未必愿意强力介入。

不过不管怎么说,有人愿意给北崇捐两个亿搞城区改造,这是个极大的好消息,不到两天,就传遍了整个城区。

吕姗在落实了消息之后,甚至向陈太忠提出:咱们是否该向孙总奖励点什么?

荣誉称号,我奖励不起,也没这资格,陈太忠很干脆地表示,荣誉教授什么的。就算阳州也没像样的大学——北崇只有自费烈士。

城区里给她划几亩地吧,吕区长其实有点死脑筋。她觉得这两个亿的赞助实在太及时了,也怕这赞助飞了,就要表示出北崇的诚意。

你当人家真的稀罕?陈太忠很是有点无语,北崇城里的地,确实紧张到不得了,但是……拜托,那是来自京城的主儿啊,什么样的地没见过?

于是他淡淡地表示:我问一问吧。

孙淑英对北崇城里的土地。还真没多大兴趣,她很直接地表示:你给我就要,但是我不会来住,还可能转卖……你给不给?

这样的问话,其实还是对那两亿元的试探,她想知道,陈太忠是否真的不在意——至于说土地。谁会稀罕?疗养院旁边的地还差不多。

你爱要不要,陈太忠的回答也很直接,想要就拿走,不想要就算。

事实上,最近陈书记在忙一件大事,就是全区干部的综合考评。这考评原本是样子货,但是他希望能充实各种内容和指数。

制度建设,必须要紧赶紧地抓了,他来北崇的时间,马上要进入第五个年头。普通老百姓或许感觉不到,但是他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二十三号晚上,多家宾馆来陈书记的小院,邀请他明晚的平安夜去观礼——时下的中国,圣诞节越来越流行,北崇也受到了影响。

陈太忠却是没有兴趣宣传这个洋节,他趁此机会去了一趟京城,跟葛瑞丝和马小雅等人胡天胡帝几天,再回来的时候,身边还带了伊丽莎白及普林斯公司的另外两人。

这是普林斯公司的章法,随着油页岩项目的展开,设备之类的也开始预订,公司就要出面邀请相关人等,赴欧美考察游玩。

对北崇的领导层来说,出国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没去过时装周的,大约就只有新来的区长吕姗。

不过下面行局的干部,还有不少是没出过国的。

而且凯瑟琳的手笔极大,她不但邀请北崇的相关干部和技术人才,还给了阳州市五十个名额,党委二十五个,政府二十五个,普林斯公司是真不差这点小钱。

这就是打着油页岩动工的幌子,堂而皇之的蛊惑人心,可其他人还不好拒绝,据说连陈正奎接到消息,都苦笑着摇摇头——真要给,那也不能不去。

李强对凯瑟琳如此行事有点不满,油页岩项目跟市政府有一毛钱的关系吗?可这是人家普林斯的公司经营策略,他也不能说什么。

更有意思的是,普林斯公司对邻省的明孝市,也发出了邀请,这倒不是钱多烧的,而是明孝的发展也有所加速,多晶硅项目已经报到发改委,而地方上还打算上小铁厂。

这种潜在客户,凯瑟琳顺手就投资一点儿,而且明孝的市委书记祝涛,跟陈太忠关系也不错,有这样的双重保险,单子显然会更好做一点。

伊莎就是代表普林斯来,具体操作此事的,凯瑟琳的级别太高,没必要负责具体事务。

普林斯公司的大手笔,让两个城市不少干部都喜气洋洋,再加上年节已近,人心就越发地浮动了。

北崇还好一点,毕竟出过国的人不少,而且这么多干部出去考察,是分批次、组不同的团,只有吕姗对伊丽莎白表示:北崇团还是希望能赶在时装周期间去考察。

她的建议得到了其他副区长的支持,没办法,女性副区长太多了,虽然大家都去过了,但是时装这东西,一届和一届是不同的。

陈太忠也让区政府的一帮女区长弄得有点头大,不过伊丽莎白因此在北崇耽搁了一段时间,倒也是意外之喜,晚上她就住在陈书记的小院里。

北崇高速发展到现在,宾馆是严重不够用了,前来谈生意做买卖的,实在是太多了,还有不少地市县区的领导前来学习参观。

目前区里又有两家豪华宾馆动工,还有一些小宾馆也在纷纷建设——当然,新的宾馆必须要服从北崇城区的整体规划,连外形都得是仿古的。

疗养院那里也是人满为患,孙淑英听了畅玉玲的建议,将第八套别墅包了下来,整个疗养院现在就只剩下了一套别墅,高端接待能力真的成了瓶颈。

所以伊丽莎白不得不住在陈书记的小院,区政府也就这么一套小院她能住——另一套被吕姗占了去。

陈书记每晚在小院“工作”到十一点左右,才会离开小院,住到干部培训中心去,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

对于孙淑英长租了一套别墅,区里干部也是有点不平衡,觉得挤占了区里的接待资源,但是谁也不能说什么:人家要给区里赞助两个亿呢。

孙总的赞助不但多,来得也快,一月十号,她的工程公司就到了,两天内设立起了办事处,十五号的时候,就开始打广告,招下一级包工队。

京潮的活儿,也是被临时划拉出来的,要建一个园林,两条的石板路和周边的小院及仿古建筑,恢复被炮火和破四旧毁去的钟楼和文庙——文庙里要建一栋博物馆。

这些活在北崇的预算内,大约要用去一亿两千万,京潮说我投一亿五千万,保证给你建设好,常委扩大会一致通过了——白吃枣,真的不要嫌核大。

陈太忠知道,这一亿五千万的预算,决算的时候,差不多就要两个亿,但是这关他什么事?他只有一点要求:预算决算,你都说了算,不跟北崇要钱就行。

至于说孙淑英招二包,他自然是支持的,你搞合理避税,避的不是北崇的税,北崇人能从里面挣点,这就挺好。

孙淑英的动作,还不是一般的快,就在二十号的时候,农历腊月二十一,她的项目开工了,而且也是同时施工。

要是搁在五年前的这时候,京潮肯定连人都招不齐,但是现在的北崇不一样,哪怕是年根儿了,也到处是人,北崇人不休息,其他县区的同样不休息,准备年货啥的,就交给家里的老人小孩了——有钱挣比啥都强。

只有大年初一到初五的时候,北崇这个大工地停顿了几天,初六一开始,就又有人上工了。

今年过年,陈太忠除夕回了凤凰,初三就赶了回来,这里的活儿实在太多了,而北崇非本地干部越来越多,年节期间,他得多用心。

他这次回来,还真来对了,初三晚上,在建的广播电视楼起火,陈书记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指挥消防官兵们救火,忙了足足三个小时。

接下来就是处置责任人,起火原因是工程队胡乱堆放材料,外面崩进来的爆竹引燃了明火,此事谭胜利负有部分责任。

不过谭区长当时不在场,不是他坐班,而这个工程队是北郭建委的,有巨中华的背景,平日里做事也稍微有点随意——可以说责任大部分是在工程队身上,是他们忽视了安全。

这一场火,让北崇损失不少,陈太忠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他电话里骂了谭胜利一顿,然后也不找工程队,而是直接致电巨中华:这事儿怎么处理?

陈书记的官越当越大,基本上是不会找底层人的麻烦了,他直接找负责人。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巨书记半夜接到这个电话,也只能苦笑着表明心迹:要是遇上别人,他能帮自家的工程队说一说情,但是对上陈太忠,他真是一点维护的心思都不敢有。

那你处理吧,有结果以后,通知我一声,陈太忠挂了电话。

这就要看巨中华识趣不识趣了,真要高高举起轻轻落下的话,别怪陈某人没给你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