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3章 冲百强

第四千五百五十三章 冲百强

巨中华做事还算靠谱,知道北崇发生火灾之后,初四下午就带着建委主任亲临现场。

巨书记痛骂一顿施工队之后,对在场的陈太忠、谭胜利和畅玉玲表示,损失北郭赔了,并且给北崇一定的补偿,工程队我也换一家。

他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追究相关人等的刑事责任,你看可好?

陈书记觉得这态度就算不错,每年春节的火灾都不少,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但再怎么重视也会有意外,赔偿损失是应该的,坚持送人坐牢,就有点小题大做了。

于是他回答,这个方案,我是愿意支持的,不过还得等春节过后,上一下会才行。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巨中华这么痛快,也是有原因的,初六中午,李强从朝田回到阳州,人还没进阳州市,就打电话给陈太忠,说中午一起坐一坐。

酒桌上也没别人,就是他俩小酌,言谈间李书记就问起,撤区改市的事儿,有什么消息没有?

“杜书记说了,看去年的百强县区评选,”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04年北崇并没有冲进去百强,但05年应该没问题,不过排名出来,也是后半年的事儿了,“只要进了名单,事情就定了。”

“确定能进了百强?”李强斜睥他一眼。

“生产总值接近九十个亿,这个低了点,不过人均高,按说能上榜的。”陈太忠皱一皱眉头,“就是财政收入比较低。不到十个亿的样子。”

“嘿,人均快五万了,”李强哈地笑一声,然后摇摇头叹口气,“人均什么的,那个意思不大,还是要看你的gdp。”

“但是我这个活力值和潜力值,应该很高的。”陈太忠对百强评比还是很清楚的,真要只比gdp的话,明年能保证上榜就是真的,北崇只有区区的二十万人,跟那些人口近百万的大区大县怎么比?

关于这个评比,他请教过黄汉祥,老黄问了一下。说你这个人均是挺吓人的,总额确实差了一点,反正评比是在后半年,到时候我帮你打个招呼。

除了人均,北崇还有一个概念,是革命老区脱贫。这也能获得不少加分。

不冲百强县不知道,冲了才会发现,前面的百强,都是牛气冲天的主儿。

北崇近几年的速度算是快的,无奈是底子太差。到冲关百强的时候,人口这个巨大的瓶颈。就充分体现出来了——没人,拿什么冲gdp?

亏得是北崇有近三十万的流动人口,要不然生产总值更不好看。

当然,凭着北崇巨大的发展惯性,陈太忠敢确定,06年北崇铁进百强,而且有能力冲击前五十,不过人口这个短板,也真的是很短。

“你这才叫一厢情愿,”李强听他说完,不以为意地摇摇头,“上不了百亿,你要上百强,咱们国家岂不是要让国际社会耻笑?”

说话客气点行不?陈太忠嘴角**一下,再这么说……小心哥们儿翻脸啊。

李书记说这话,也不是为了耻笑北崇,自然不会喋喋不休地说,紧接着他又指出另一个问题,“好,就算你能上榜,百强县……就只有一百个,北崇上了,谁愿意下去?”

这个问题,就比刚才的问题现实得多了,能上榜的县区,那都是各省的佼佼者,掌权者的能力和背景都不用怀疑。

去年在榜上,今年下了——这个性质有多严重,那是根本不需要解释的,哪怕是只掉了一位,从第一百掉到第一百零一了,那也是本质上的不同。

北崇想上,谁肯被挤下来,谁愿意背这个名声?

当然,这也不是说,百强县的指标,是被人牢牢占住的,每年掉榜的百强县,也有一些,不过有意思的是,掉榜的县区,大多还不是最后几名,而是稍微靠前一点的。

真要有人有心,做个掉榜县区的调查,就会发现里面有太多值得玩味的东西——幸福的县区是相似的,不幸的县区,各有各的不幸。

陈太忠听到李强这个问题,也愣住了,百强县这种荣誉,谁可能甘心让出来?

想了一想之后,他才笑着发问,“还得请李书记指示……您肯定有对策。”

“对策……也没太好的,”李书记沉吟一下,叹口气摇摇头,“只能在统计上想一想办法了,如果gdp能达到一百二十个亿,就比较保险了。”

“没有那么多,”陈太忠犹豫一下,还是摇摇头,“区里大部分的情况,都要公示的。”

“你这人,”李强有点生气,我就差明着表示,你虚报数据,我都不会管了,“你一句话,下面乡镇就能帮你做了。”

“这个话……真的说不出来,”陈太忠已经想明白了,很坚决地摇摇头,“李书记,我知道您是为我好,但是我做不到。”

“那你很可能进不了百强,”李强淡淡地看着他,“撤区改市,就遥遥无期了,知道有多少人会怨你吗?”

“北崇今年进不了百强,明年一定能进,”陈太忠轻喟一声,直勾勾地看着对方,“撤区改市是北崇追求的,但是我不会因为这个而胡乱吹嘘。”

“这关系到诚信,关系到北崇在搞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如果明年后半年之前我调走了,北崇的干部和老百姓要因此怨我,我认了。”

“啧,你怎么就这样呢?”李强对他的执拗,也是哭笑不得,“我说,你不会以为,百强县里其他家,就都是实打实的数据吧?”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回答,并且反问一句,“官越当越大,反倒是越来越失去了自我,这是好事吗?恪守本心和原则,就真的错了?那这个干部,当不当吧。”

“嘿,你这家伙,”李强指一指他,“你这是连我都骂上了。”

“我知道自己不合时宜,只会真刀实枪,学不来别人的弄虚作假,”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想一想之后,又补充一句,“我也羡慕他们,但是真改不了。”

李强嘿然不语,然后放下筷子点起一根烟来,好半天才说一句,“杜毅还答应你什么别的了吧?”

“没有,他就是说,进百强,让北崇撤区改市,”陈太忠笑一下,心说你的联想真丰富。

“明年你才能稳打稳扎进百强,今年北崇的经济规模应该达到一百八十亿左右,”李强吸一口烟,“你说得没错,明年又是换届年,你可能年初就走,今年真不想撤区改市了?”

“反正我北崇报上来的gdp,就是这么多,”陈太忠貌似在固执己见,眼角却带着笑意。

“我就知道你不是好鸟,”李强也明白了,抬手指一指他,“你要官声,我就不要了?”

小陈说的话,再明显不过了,北崇报上来的数据,阳州可以润色整理,实在不行,市里可以把数据打回去,要求他们重做——你必须得做到一百二十个亿。

如此一来,就是市里逼迫北崇,北崇“不得不”改数据,北崇的财政分配不会受到什么影响,陈书记的官声也无碍。

可市里的名声就难听了,知道真相的人肯定会骂,市里太不是玩意儿。

“您也可以要官声嘛,”陈太忠听得就笑,“这不是还有陈正奎吗?您说了,明年换届。”

明年换届,这是大事,就算李强不走,陈正奎干了一任市长,也该谋取市委书记了。

陈市长想进步,首先要考虑把关系走到,但是同时,他手里也要有点政绩才好,政绩的含金量越高,他的腰板也就越硬。

在出名落后的阳州,搞出一个全国百强县来——还有比这更硬的政绩吗?

陈正奎绝对不会等到北崇争取2006年的全国百强县的,他必然要在今年落实。

05年的百强县,会在06年下半年选出结果,他不可能放弃这么好的一个宣传机会。

“我还以为你真的大公无私,”李强摇摇头叹口气,“原来也是沽名卖直,倒是陈正奎被你算死了。”

开始佩服哥们儿的情商了吧?陈太忠心里有点小得意,脸上却是愁眉紧皱,“唉,其实我也不想,我03年的区委书记,可以干到08年,杜书记也是08年到期,今年进百强和明年进百强,对我来说区别不大。”

“行了,统计的事儿你别管了,”李强不耐烦地摆一摆手,他心里虽然不舒服,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这货虽然有点无耻,但选择的时机真的不错——陈正奎需要政绩,他李某人何尝不需要?

北崇顶住了,就是不弄虚作假,那么,只能是市里弄虚作假了,北崇今年这个百强县,市委市政府是一定要催生出来的。

北崇并不是很在意百强县,在意的是撤区改市,而市委市政府更在意百强县,也就是说,不管心里愿意不愿意,有人在帮北崇争取撤区改市。

这个问题,暂时就算揭过了,然后李强问下一个问题,“既然说起明年换届,我打算今年把阳州旅游圈搞起来,太忠你要支持哦。”

陈太忠才待说点什么,李书记果断地发话,“别跟我哭穷,孙淑英给你腾出一个多亿来。”

ps: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