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4章 小圈子

第四千五百五十四章 小圈子

我说你这惦记得,也太狠了一点吧?陈太忠完全没有想到,李强居然又看上了一块,他觉得自己必须强调一下,“那是京潮对北崇的赞助。”

“可是八一礼堂那块地,当初是阳州搞办事处的,”李书记皱着眉头发话,“我觉得我有发言权……当初我很配合。”

你有个毛的发言权,要点脸行吗?陈太忠心里这个火,就别提了,“可是京潮给了市委一个亿,用在广场上了。”

“一个亿有点少,她现在赚多少了?”李书记果然不太有节操。

“她要是不讲究,北崇的赞助,她给不给都行,”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回答,“李书记,出尔反尔不好……做干部的更不应该。”

“好好,你说得对,”李强点点头,然后抬手一拍桌子,“但是这个旅游圈搞起来,对北崇是有好处的,你不能否认。”

“这不是没钱吗?”陈太忠一摊双手,他不打算否认。

“现在你有了,”李强看着他,伸出右手的食中二指,“来根大熊猫。”

陈太忠摸出一根大熊猫递给对方,才细细解释,“我现在的钱也不多,孙淑英接的这几个项目,都是我暂时没资金展开的……她是去干了,但是你不能认为,我就有闲钱了。”

“这个旅游圈的项目启动起来,就很厉害了,”李强自顾自地点燃香烟,然后缓缓发话。“几个县区资源共享,你的人口瓶颈。能得到适当的缓解。”

“我善财难舍,他们可以跟市里贷款,”陈太忠不为所动,“资源共享没问题,指望我投资,我就问三个字……凭啥呢?”

“就凭八一礼堂是阳州办事处,”李强也打算不讲理了,开始胡搅蛮缠。“你北崇得利了,把这个钱放到其他县区,算借款……还不行吗?”

“其实北崇目前真没这笔钱,”陈太忠听得就笑,想一想之后,他点点头,“那行。既然是借款,这笔钱我上个会,尽量争取支持阳州旅游事业。”

“说上会啥的没意思,”李强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就说你支持不支持。”

“我……当然支持。”陈太忠沉吟一下,微微一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孙淑英这笔赞助,对北崇来说,还是相当及时的。此刻的北崇,真的是一点都不嫌钱多。不过她的投资,确实让区里的资金链,多出了一些选择。

她投的是一亿五千万,区里准备的是一亿两千万,但就算是一亿二,拿来投资周边的几个景点,那是足够了,还有很大的富裕。

关键是陈太忠就不是矫情的性格,他本来不想答应,但是李强说的也没错,京潮能给北崇钱,跟那个阳州办事处还是有点关系。

更别说北崇争2005年的百强县,也要指望市里的支持——陈某人不弄虚作假,但是别人弄虚作假帮忙,他也乐见其成。

“这就对了,小巨听说北崇着火了,亲自跑过去看,”李强笑着点点头,“他们没你那折腾劲儿,对你也很尊重,这个旅游圈搞起来,对北崇的发展是有大好处的。”

“好不容易有些余钱,”陈太忠充了好汉之后,心里也难免一点悻悻,“你堂堂的市委老大,也要惦记这点……我先声明,他们几个县区,自己也要筹些钱。”

“云中、北郭那好说,敬德你自己跟他们商量去,”李强一摊双手,敬德跟北崇的关系好,而且那地方也穷,这几年发展得算是不错,可底子太差,目前比云中和北郭强一点,但是基础设施这些投资,要花钱的地方太多。

“敬德……嗯,”陈太忠点点头,下一刻他眉毛一扬,“要不这样,李书记你组织大家,下午碰一碰?”

“下午碰?”李强眉头一皱,想一想摇摇头,“算了,不要在我这里碰了,太显眼,我帮你通知一下他们,都去北崇吧……你让吕姗也参与一下。”

“她是区长,当然要参与了,”陈太忠笑着站起身来,“那我在干部培训中心等他们。”

“去你的小院吧,明天才上班,不要搞得这么正式,”李强笑着摆一下手。

陈太忠一边开车,一边拨通了吕姗的电话,不成想吕区长去朝田探亲,目前正在回来的路上,说再有三个小时左右,才能到达北崇。

放了电话之后,陈书记想一想,此事关系到旅游,那分管旅游的刘海芳,最好也能与会。

陈太忠回了小院,坐了没多久,赵根正最先赶了过来,接着就是白凤鸣,他俩家都在北崇,分分钟的事儿。

然后就是连晓,没过多久,云中方县长、刘海芳和巨中华也陆续来了,最后才是吕姗和刘新革——刘县长跟吕区长一样,也是在回来的路上接到的通知,一路猛赶,两人下高速的时候,还居然赶了个前后车。

“都到齐了,就说一说正事吧,”陈太忠笑着发话,“我先表个态,借钱给大家发展旅游,这是市委的意思,不过光借钱不行,要强调自有资金的投入……其他细节,就要看吕区长和刘区长的意思了。”

2006年正月初六的下午,陈书记的房间里,坐满了县区一把手,其中北崇、敬德和北郭的党政一把手都来了,云中和五山来的是政府一把手——发展旅游业,本来也就是政府事务。

在场的人里,最差的也是刘海芳这个副区长,然而北崇的副区长,去其他县区当个区长都不换——北崇最有发展前景的物流中心,可就是归刘区长管。

而这其中的两个北崇本地人,已经成为了外县区的一把手。

总之,五个县区的头头脑脑齐聚一堂,真是难得一见的盛景,而其中隐隐做为老大的陈厅,其实还不是厅级干部,仅仅是一个区委书记而已。

因为不是正式的会议,大家谈得也很随意,不过巨中华多少有点自矜身份,北郭的事情,大多都是赵根正出面发言。

这五个县区里,四个县区的旅游资源都已经明确,五山县却没有什么太像样的资源,有个小湖,面积不大,跟北崇的清阳河水库还重复,有座关帝庙,香火也不旺盛。

白凤鸣就说,我们有个酒窖,四百多年历史了,吕姗听得就笑,说那酒窖早没有了,你们现在弄出来,也就是仿制品。

仿制总比没有强,白县长不跟她计较,而是笑眯眯地解释,北崇现在造城,也不是古城墙,所谓旅游景点,重在开发……这开发,可不就是人为的?

其他四个县区都是来借钱的,无非是多少的问题,而这钱是要还的,债主又是陈太忠,没人会狮子大张口地借。

所以聊了差不多俩小时,大致的份额就说得差不多了,敬德借的最多,三千五百万,最少的是云中和五山,都是一千万,北郭借了两千万。

总共是七千五百万,大家就这么团团坐着商量妥当了,亏得是吕姗和刘海芳在,这俩一个是善财难舍,一个是看着自己的钱被借出去心疼,都是大砍特砍,要不然起码得借出去一个亿。

不过终究是跨县区的合作,北崇做为牵头者,心里是有点自豪感的,最后是方县长提议,咱们搞个五县区旅游联合会,解决一票通的问题。

这是个好点子,众人纷纷表示支持,并且说选日子不如撞日子,当下就推出了联合会的主席——这当然非陈太忠莫属。

巨中华并不因此而沮丧,面对陈太忠,他想嫉妒都嫉妒不起来,而且北崇也就是这么一个强势领导,陈书记一旦离开,下一个主席,未必就是北崇的了。

现在就圈定五县区的框框,其他的县区再想介入,那就不容易了,事实上要说文化古迹,花城、文峰和固城都不少。

反正这种排他性的意向,是很容易通过的,当天晚上,为了庆祝初步达成合作意向,众人在陈书记的小院里摆酒庆祝。

宴席不算太丰盛,素菜比较多,这一个春节里,众人肚子里的油水都实在太多了,吃点清淡的挺好,五县区九个领导,临时又抓来廖大宝服侍大家,这就凑足了十个人。

酒席上,大家也不再说旅游这个口,而是谈起了其他方面的合作,若是陈正奎看到这一幕,肯定会觉得这是下面人搞派系,有架空市里的嫌疑。

不过在场的人都无所谓,连晓刘新革不会在乎,巨中华白凤鸣也不会在乎——大家都看到了,北崇人少钱多,这时候不争取,什么时候争取。

酒至半酣处,白凤鸣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合作想法,“太忠书记,这娃娃鱼养殖,也该放开了吧?咱几个县区都养一点,行吗?”

“嗯?”陈太忠看他一眼,眨巴眨巴眼睛,笑了起来,“凤鸣县长……这是听到什么风声了?”

“不是听到了,是有人已经在做了,”白凤鸣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他敢这么建议,肯定有他的道理,“磐石有个县,已经开始养了……许可证估计很快也会下来。”

“磐石哪个县区?”陈太忠眼睛一眯,他估计到会有人跟风,今年才出来,已经算晚的了,但是先斩后奏……这怎么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