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5章 顺风车

第四千五百五十五章 顺风车

下面地方做项目,先斩后奏的主儿,真的不要太多,不过正是因为如此,陈太忠反倒不能接受。

娃娃鱼养殖,是需要许可证的,若是别人办了证下来,陈某人没说的,而且他号称是不怕别人追赶,可若是没办证,他少不得要想办法阻挠一下了。

不怕人追赶是真的,但是能拉远追赶者的脚步,他不介意顺手做点什么。

“这个消息保密,我也不知道是哪个县区,”白凤鸣一摊双手,“但是我能保证消息不假。”

“那我回头了解一下,”陈太忠点点头,对他来说,不知道这个消息也就算了,知道了,怎么也问得出来,“凤鸣县长,不是北崇不答应你们养殖娃娃鱼,这玩意儿我做不了主,你得往总局打报告才行。”

“那个报告可是太难批了,”白凤鸣笑着摇头,“还得指望老区长帮忙。”

赵根正听到这话,愕然地张大了嘴巴,心说白凤鸣你这是傻掉了?撬北崇的业务,还指望陈书记帮忙?

就算你俩关系有这么好,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说啊,陈书记答应了你,好意思不答应别人吗?

殊不知白凤鸣这么做,也是有不得已的原因,自打他去了五山,跟陈书记走动得就少了,虽然他很注意维系这层关系,但总是在渐渐地疏离——他若刻意巴结的话,倒不是不行,可那又容易耽误了五山的事。陈太忠也看不起只会钻营和拍马的人。

所以这个事儿,私下说和公开说。没什么区别,私下说的话,没准还会让巨中华或者连晓截胡,成全了他人,正经是公开说,大家就都能知道,这是五山白县长的点子。

陈太忠听到这个要求,也有点愕然。不过他对白凤鸣的认识极深,知道这货是走一步看三步的主儿,于是只是淡淡地一笑,“老白,你可是咱北崇人,不怕乡亲说你?”

白凤鸣胸有成竹地笑一笑,“其实是个奢侈品市场和日用品市场的区别。北崇做高端,保证利润,五山做低端……娃娃鱼养殖技术,已经相当成熟了,不可能永远保密。”

唉,老白你要还在北崇。那该有多好,陈太忠轻叹一声,事实上他知道,白凤鸣说得一点都没错,北崇娃娃鱼的养殖技术。已经相当成熟,而且拥有一大批掌握该技术的人。

与此同时。北崇娃娃鱼的产量上来了,在各种特供的支持下,单价目前还没下滑,但这也是早晚的事儿,奢侈品市场,终究是有限的。

而最糟糕的是,从去年夏天开始,有人上门找到养殖户,推销“助长灵”之类的添加剂,说往饲料里拌一点,娃娃鱼噌噌地长,而且不得病。

北崇娃娃鱼的饵料,去年起有了新突破,浊水乡的赵印盒搞出了娃娃鱼饲料,对于这个饲料公司,区里的态度是不支持、不取缔,但是养殖中心为此开会正告养殖户——娃娃鱼为啥卖得这么贵?就是因为它纯天然。

不过这年头,总是有人图便宜,有养殖户买来饲料试一试,发现效果也不差,还省心,于是就长期购买,消息传出去之后,陈太忠直接命令:这个饲料厂,要坚持天天检查。

他不能阻拦赵印盒开厂子,也不能阻拦养殖户去购买,那么就只能加强监管,防止饲料公司以次充好,强调动物蛋白的比例。

就算是这样,去年底收鱼的时候,常吃饲料的鱼,尤其是有的养殖户还自己配饲料,不舍得多喂肉食,这些鱼的品质,明显要差一点。

于是养殖中心表示,从06年2月起,娃娃鱼的收购,要引入分级制度,不是随便什么鱼,都能按顶级鱼来收的。

这引起了养殖户的高度重视,大家了解之后,对饵料的选择,可能导致收购价的差异,有了更直观的认识。

这样的时刻,有人上门推销添加剂,北崇的养殖户还是比较相信政府的,就有养殖户拿着别人奉送的样品,到养殖中心去鉴定。

鉴定结果自是不消说,添加剂以激素类药物为主,含有少量抗生素,养殖中心特意拿适龄鱼做了实验,发现吃了掺加了添加剂的饲料,长得确实是快,但是成鱼臃肿颟顸。

简单一点形容,就是人工饲养的王八,和野生王八的区别——野生的王八,你把它掀得肚皮朝天,人家随便一伸脖子一蹬腿就翻过身来,人工饲养的,就只能躺着。

北崇娃娃鱼正是创牌子的时候,当然要严厉打击此事,甚至还抓了几个推销员,狠狠罚了一笔,不过不管怎么说,陈太忠也不得不承认,娃娃鱼有被做烂的趋势。

而白凤鸣也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想说的就是,既然娃娃鱼早晚要走向市场,与其让别人做烂,何若让我们来操作?

我北崇就缺少这种高瞻远瞩的干部啊,陈书记心里轻喟,区政府那一干女人,各有各的长处,基本能胜任了本职工作,但是跟白凤鸣相比,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可饶是如此,陈太忠也不会轻易答应他,只是微微一笑,“北崇肯定是做精品的,但是去总局活动,超出我的能力了,老白你还是让市里出面吧。”

“除了做精品,区里也可以做鱼苗,”白凤鸣又提示一句——孵化出来鱼苗就能卖钱,这也是一大笔收入啊。

“明年换届,我去竞选一下阳州市长好了,”陈太忠不满意地白他一眼——这是没完了?

众人听得哄堂大笑,接着就说起了别的,方县长猛地想起一件事来,“陈老大,你在拍的那个电视剧,能不能选些竹海的场景?”

刚才这个旅游联合会就宣传的问题,已经达成了一定的共识,各家自己拍宣传片,有宣传渠道的话,同心协力去争取,并且资源共享。

敬德的刘新革甚至敲定了宣传片人选——他觉得上次给北崇拍宣传的英国女人就不错,陈太忠自然也乐得帮葛瑞丝再拉一笔买卖。

不过眼下方县长这个要求,就有点高了,宣传片和电视剧,那是不能比的,陈书记不好直接回绝,就笑眯眯地表示,“这是宣传北崇的片子,我们出了两千万,你要想拍类似的片子,我可以给你介绍人。”

“云中哪里出得起这个钱?”方县长只能苦笑了,“我还以为能收钱呢。”

“正常情况下,是咱们收钱,”赵根正笑眯眯地接话,“不过小叶子的剧本我看了,写得真是不错,演出阵容也很强大。”

“剧本定下来了?”吕姗愕然发话,她还没审核过关呢,“不可能吧?”

“或许有小改动,但是流行元素真的不少,”赵县长终是北崇人,而叶晓慧近期筹备拍电视剧,在北崇也是个不小的事儿,甚至有地北电影學院的人找过来,打听可以出演的角色。

“赵县长赞助上五十万,我给你活动一下,让你客串个市长,”陈太忠笑眯眯地发话,“你这仪表堂堂的,一看就是市长的派头。”

“仪表堂堂,我哪里比得上徐书记?”赵根正笑着回答,紧接着,他就倒吸一口气,猛地咳嗽了起来,还不住地拿眼偷看吕区长。

“徐书记也就合适演个书呆子,”吕姗不以为意地回答一句,然后就坐在那里,一声不吭了。

这个小集团的会议结束之后,不约而同地,巨中华和连晓都对小叶子的剧本很感兴趣。

有鉴于连书记那个糟糕的绰号,陈太忠怀疑,这货更可能是想玩两个女演员,不过巨书记却是表示,如果剧本好的话,北郭也可以考虑赞助一部分。

事实上,在时下的阳州官场,有一个公认的共识:如果能和陈太忠搭伙做事,那一定不能放过——保证赚得盘满钵满。

如果不能搭伙,那么,跟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巨中华就是这么认为的,而李强更是强调过:陈太忠想要做的事,就没有成不了的。

要是换个人拍电视剧,别说区委书记,哪怕是市委书记,也不会让巨书记动心:电视剧花钱就能拍出来,但是不说审核之类的,只说能不能卖出去,能卖到多少有影响的媒体,这就不是一般人能玩得了的。

可他相信,陈太忠玩得了,而且还能玩得好——只冲人家在首都的那么多人脉,想玩不好都难。

不过这个话,他只能对陈太忠说,那个什么小叶子之类的,他兴趣不大——陈书记你要是有信心,我就压你的宝,别人我不认。

“过一阵吧,”陈太忠沉吟一下发话,剧情主要是发生在北崇,但是周边风景好的地方,确实也可以拍一拍——这是电视剧,不是电影,三两个小时结束不了。

北郭愿意出资,他就愿意让他们搭车,至于那些不想出钱只想搭车的,这毛病不能惯。

“那先给我剧本看一看吧,”巨中华对此事很是认真。

“吕区长在审核,我暂时顾不上,”陈太忠说完之后,似乎觉得这话对吕区长有点不敬,于是又表示,“明天上班,要抓乡镇股份制企业收益和分红。”

ps: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