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7章 传言

第四千五百五十七章 传言

陈太忠用了两天的时间,见十六个乡镇的借款梳理了一遍,虽然有三葫芦之类不尽如人意的乡镇,但总体上还是令人满意的。

接下来,他要了解磐石是哪个县区,已经先斩后奏养上娃娃鱼了,不过林业总局动保司的人不肯告诉他,着了急就说:申报娃娃鱼养殖的上百家,我们怎么知道是哪一家?

不过陈太忠认为,这些人不知道的可能性小一点,更多还是不愿说,不想招惹人。

然后他又打电话给卖鱼苗的那家,那边也是嘻嘻哈哈打马虎眼:没有啊,我们没卖鱼苗出去——没有林业总局的许可证,我们哪里敢卖鱼苗?

求人不如求己啊,陈太忠火了,索性心一横,一个电话打给南宫毛毛:你帮我了解一下,磐石哪个县区在偷偷地养娃娃鱼。

南宫一听这消息,也有点着恼,目前京城里的娃娃鱼,配额掌握在他手上,随着特供的增多,娃娃鱼在京城已经不是特别稀罕的物件了,但是体制外的人想吃这玩意儿,或者体制内的人想大宴宾客,还是要找他。

南宫的手眼是极广的,上可接触部委,下又跟跑部的地方干部联系多,很快就落实了县区,那也是大山里的一个县,地方经济不发达。

他才待打电话给陈太忠,猛地一想:这事儿不对啊,黄和祥可是在磐石干过书记的,小陈不找黄家人了解情况,反而是来找我,会不会有什么因素?我还是先跟阴总说一下的好。

阴京华一听这事儿,就知道陈太忠是憋了劲儿找碴,之所以不通过黄家,就是担心有人挡着,于是他火速汇报黄汉祥——您问问三叔,这个事儿跟他无关吧?

所以陈太忠没等来南宫的回答,反倒是接到了阴京华的电话,“太忠,查磐石的娃娃鱼,怎么不问我呢?”

“南宫是娃娃鱼总代理,让他打听,是天经地义,”陈书记干笑一声,“再说了,三叔在那里呆过,找你打听,没准还不如不打听。”

“是太宁县,也就三四百尾鱼,手续快下来了,”阴京华并不瞒着——小陈想了解的信息,他是屏蔽不住的,“这点小事,你别放在心上了。”

“抢我的饭碗,这仇不能忍,”陈太忠断然回答,“要是合理合法,那我认了,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他连手续都没有,我要不敢吱声,别人怎么看我?”

“这……那边有人跟三叔有点小交情,”阴京华叹口气,闷闷地发话,“太忠,大局为重。”

“我没说我要干什么,就是问一下,什么地方在养,”陈太忠淡淡地回答,“问明白就行了,京华老哥还有事吗?”

“你到底想干什么,直说吧,”阴京华一听,就知道这是没完的意思。

“他们养殖水平有限,小心哪一天,鱼就全死光了,”陈太忠叹口气,语重心长地发话,“这个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你记得提醒他们一下,北崇一开始养娃娃鱼,也死了不少。”

阴京华一听就明白了,陈太忠这是说,你不让我明着来,那我就暗着来——事实上,这种事儿在养殖行业里并不少见。

像阴总自己就见识过类似的例子,他老家有池塘,可以放养鸭子,但是外地人不许放,本地人放也有定数,不许多放,有那自觉不含糊的,硬是要多放,回头鸭子就被毒死了。

同行是冤家,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假,尤其在养殖行业里。

于是他叹口气,“太忠你提条件吧。”

他打这个电话是说情的,激化矛盾就没意思了。

“养不好,就不要养了,太宁县的鱼,我北崇收了,”陈太忠淡淡地发话,“给他一周时间,要么办下证来,要么把鱼送到北崇来。”

“那我问一下吧,”阴京华挂了电话之后,冲旁边的黄汉祥一摊手,“太宁县若是不把鱼卖给他,他就要弄死那些鱼。”

这就是内容梗概,至于陈太忠说的办下证来,阴总根本提都不提——一周之内,这压根儿就是不可能的,光走程序也不止一周。

“这家伙,”黄汉祥郁闷地叹口气,“这家伙具备这种能力,是吧?”

“估计他还能制造自己不在场的证据,”阴京华愁眉苦脸地回答,他认为对陈太忠的能力,再高估也不为过。

“那你跟太宁那边说吧,”黄汉祥意兴索然地摆一下手,“建议那边把鱼卖给北崇,不卖的话,咱就不管了……可以搞的生意那么多,非要剽窃小陈的创意,有意思吗?”

陈太忠给出一个星期的时间,也是有原因的,他要赶在三月之前,跟小紫菱把证件领了,然后五月初搞个订婚仪式,至于说结婚……怎么也得等城区改造和油页岩项目完成之后了。

到时候,他打算休个长长的婚假……好吧,说实话,他打算在离开官场之后,再举办婚礼,那样就能腾出手来,慢慢整顿自己的后宫,而不虞给人看了笑话去。

不过千小心万小心,他要结婚的消息,还是传了出去。

正月十四十五两天,北崇的烟花此起彼伏地盛开在夜空里,甚至不少商户都买了烟花来放,远超阳州市区。

然而,陈书记没有坐在那里看,初三那场火灾让他绷紧了神经,并做出了元宵节应该注意防火防盗的重要指示,他自己也以身作则,带着两个协防员,骑着自行车四处转悠。

一路上,有不少群众认出了陈书记,就端出汤圆请他吃,这也是北崇的民俗,叫送团圆,元宵节家门口有外人的话,主家会送一碗汤圆,至不济也要给一两个汤圆——元宵节流落在异地,真的是可怜,送你个团圆吧。

陈书记从来没在元宵节四下走动过,从七点到九点半,区里烟花放完之后,他足足吃了一百多碗汤圆,到最后,他能吃下都不敢再吃了,只能说吃一勺子或者吃一个。

结果老百姓就抱怨陈书记脱离群众,陈书记说我把以后三天的饭都提前吃完了——真把我撑得爆炸了,那就彻底脱离群众了。

不管怎么说,送团圆送到陈书记身上,还挺合适,他可不就是元宵佳节,独自一人在外地打拼吗?

当然,独自打拼的,也不止他一个,九点半的时候,干部培训中心顶楼的阳台,党委召开元宵茶话会,家不在本地的干部和企业家,都能来参加。

家不在本地的企业家很多,六个区长也来了五个,再加上陈书记和靳书记,场面上挺热闹,区里大部分领导,刚才都走街串巷防火防盗去了,食堂就把宵夜端到了楼顶上。

陈书记是半点都吃不下去了,端了啤酒跟人喝了一阵,然后走到栏杆边赏月。

“北崇是一年比一年热闹了,”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却是葛宝玲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她感触颇深地发话,“陈老大你做到了,北崇每个乡镇都放得起焰火。”

“我还想让家家户户开得起小车,”陈太忠轻笑一声,然后又叹口气,“不过我的任上可能是完不成了,葛区长你们还要努力啊。”

“撤区改市成功的话,你还能干五年,”葛宝玲压低了声音,笑着发话,“大家都相信,你做得到的。”

“嘿,五年,”陈太忠哈地笑一声,心说我可真呆不了五年,否则北崇升地级市也不是梦想。

“老大你大喜的日子,一定要通知我一声,否则就是对我有意见,”葛宝玲轻飘飘地丢下一句,然后就转身走了。

我大喜的日子?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蹙……她怎么知道的?

“老大,”又是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幽幽地响起,“你要……结婚了?”

“这年头,领导还能不能有点隐私了?”陈太忠气得哼一声,“玉玲你听谁说的?”

“你不是要开介绍信吗?”畅玉玲在他身后叹口气,“过两天,大概全区的人都知道你要结婚了。”

“这个刘海芳……”陈太忠气得哼一声。

结婚要开介绍信,这个他是知道的,但是介绍信怎么开,他还真不清楚,于是就找分管民政的刘海芳咨询,刘区长告诉他,可以单位开,也可以街道上开——能简单说明身份和婚姻状况即可。

陈太忠不想在凤凰开介绍信,那样老家人就全知道了,小白、小钟之类的,难免尴尬,就问如果是我开,是不是区委出个证明就行?

如果是你要结婚,那得……省委组织部开吧?刘海芳思索着回答,你的关系,好像现在还挂在省委组织部。

哦,那我去了解一下,陈书记叮嘱她一句:我随便问一问,你知道就行了。

我当然知道你是随便问一问,刘海芳笑着回答,我不会乱说的。

这就是你说的不会乱说?陈太忠眼望天际那一轮高悬的明月,一时竟无语凝噎:女干部扎堆的地方,想让她们不八卦,真的很难吖。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礼物,”畅玉玲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颤抖。

“嗯,婚礼的日子没定,不着急,”陈太忠硬着心肠回答,可他实在说不出太绝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