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8章 办证

第四千五百五十八章办证(求保底月

“没定下来啊,”畅玉玲的声音,陡然轻松了起来,隐约还长出一口气的感觉。.

“先把证领了,”陈太忠听她这么说,马上就强调一句——哥们儿真的名草有主了。

不过此刻,他也有点明白徐瑞麟的纠结了,拒绝一份单相思,也不是那么容易,尤其是很用心、很单纯的那种——哪怕那女孩儿很丑。

“唉,”畅玉玲轻叹一声,没再说话,陈太忠也不回头,而是摸出一根烟来点上,继续欣赏明月,直到一根烟抽完,这才缓缓回头,却发现畅区长刚刚转身离开。

没过两天,陈书记要结婚的消息,果然在北崇不胫而走,前年十一苎麻文化节,北崇台播出了陈书记和小荆总游山玩水的纪录片,美貌的准书记夫人,早就被大家所熟知。

所以北崇的干部群众一致呼吁,要求陈书记结婚,在北崇也要摆酒,陈书记就委托林主席,跟大家讲明白,自己不能这么做的原因。

但是这一次,林桓都不顶用了,陈太忠万般无奈之下,不得不表示:我只是办个证,等到了摆酒的时候,一定来北崇。

这个消息一经确认,不止是畅玉玲郁闷,王媛媛、小叶子……甚至北崇宾馆的服务员小苗,情绪都不是很高。

就连杨紫萱,都特意来找陈太忠一趟,大妮儿已经懂事不少了,她说祝陈叔叔幸福,不过她又说,如果你老婆很凶的话,你跟她离婚,我不会嫌弃你——你俩的孩子,我也会像对自己孩子一样,好好地照顾。

陈太忠终于忍受不了,拔脚走人了,他没有直接去素波,而是先驱车直奔凤凰,这个事情,他要当面跟小萱萱说清楚。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他来到三十九号院的时候,唐亦萱不在,于是他用房间的座机,给她的手机拨个电话——我回来了!

不多时,一条短信发到了他的手机上,“在陪小紫菱设计婚纱照,看得眼花缭乱,我也想要……人家后悔了。”

原来你俩在一起,陈太忠放下心来,看来对小萱萱没必要解释了,于是他拿起手机,又拨个号码——他的女人里,还有一个人,他必须解释,那就是姜丽质。

小姜不会吃醋,但是她非常在意,姐妹们要一碗水端平了。

事实上,姜丽质也早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接了这个电话,她很平静,只是问了一句——你结婚以后,我们怎么办?

以前怎么办,以后还怎么办,陈太忠坦坦荡荡地回答。

好,这是太忠哥你说的,我信得过你,小姜同学就这么一句话,也不知道是神经真的粗大,还是下了什么样的决心。

受这个回答的影响,陈太忠索姓直接关了手机,对这两个人解释过,就足够了,像凯瑟琳、吴言之类的,他没必要解释,也不想心烦。

正经是,他还是很在意丁小宁——她的直率、火爆和草根姓格,很合他的胃口,不过他确定,小宁能接受这个结果。

把手机呼叫转移到秘书台,他又拿出一部不常用的、凤凰号码的手机,后天才是他约好领结婚证的曰子,而这两天,他虽然身在凤凰,却是联系谁都不合适——没谁会给他好脸色。

这大约就是婚前综合症了吧?陈太忠想起了许纯良当年的烦躁。

不过总算还好,他的后宫质量上乘不说,种类也繁多,总是有人不吃醋的,他思索一阵,拨通了刘望男的电话。

刘大堂正好在凤凰,知道他现在不方便,就拉上张梅给他接风,三人在京华酒店开个房间,胡天胡帝了一个下午,去新开的一家酒吧吃晚餐。

“这家酒吧是盛小薇开的,白洁有股份,”三人落座之后,刘望男轻声介绍。

盛小薇就是高强的情人,在阴平区开碳素厂的那位,白洁则是杨新刚的夫人。

陈书记刚进开发区街道办的时候,杨新刚只是司法助理员,现在却是资深的街道办书记,因为身上有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吴言的标记,是下一届横山区副区长的热门人眩

“我在上看到一些文章,关于白洁的,”张梅似笑非笑地发话。

“咱们三个坐一坐,说别人干啥,”陈太忠微微一笑,他心里是在感慨世事变迁白云苍狗,但是说出来,就很没必要了。

然而下一刻,他眉头一皱,看着一个方向,“嗯?”

他看到了杨倩倩,高中时候班里的文艺委员,段卫华的干女儿,她的眼睛依旧那么大,睫毛依旧长得可以扫地,不过面庞不再青涩,而是多了几分成熟和丰腴。

她的身边,有一个年轻高大的帅哥,两人开心地聊着,很亲昵的样子。

果然是世易时移,很多东西,一去不复返了吖。

“谢五德的侄儿,”刘望男顺着他的眼光看去,轻笑着发话,“红山教育局局长,想升市局副局长,殷放卡着……目前在追求杨倩倩。”

“杨倩倩还没结婚啊,”陈太忠摇摇头。

“你俩同学,你不是也没结婚吗?”刘大堂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听说她喜欢你?”

“我跟叠名的无缘,”陈太忠淡淡地摇摇头,杨倩倩、蒙勤勤、王媛媛,都是这样,他甚至想到一个印象极其模糊的名字——肖睦睦。

接下来的两天,因为没有竞争对手,三人过得是极为阴靡,在屋里基本上就不穿衣服,到最后刘望男和张梅实在扛不住了,又喊来了李凯琳帮手。

这期间,陈太忠会通过提取秘书台的信息,来指挥工作,倒也不虞误事。

第二天下午,四人来到童山风景区,观看丁小宁在天池边修建的别墅。

这里是陈太忠计划的归隐之处,天大后湖再清幽,终究是比不上这里,而丁小宁一下就划走了风景区三百亩地,并在上面修建别墅,这是获得了吴言的支持——毕竟吴言是童山出去的,而且当初是副市长,现在已经官至省委组织部副部长。

若是没有吴部长,这块地还真没有这么容易批下来,尤其是,没有人敢在旁边再批类似的一块地——吴言不但是童山本地人,而且是全省最年轻的实职正厅。

全国的实职正厅,她也能排到前五,谁吃撑着了,敢跟她比?

山顶的别墅已经建好了,一应俱全,门口有两个小混混把着——这俩也是跟着马疯子移民加拿大的,每天在山上没事干,就是盯着炒股。

陈太忠进别墅转一圈,对他这曾经的罗天上仙来说,三百亩真的太小了,不过这并不重要,如果他真的选择住在这里,一平米也能开出十万亩的洞天来。

第二天,陈太忠赶赴朝田,半路上他开了手机,短信刷刷地响了起来,有庆贺的,有咨询的,也有疑问的。

吴部长也发来一条短信,有且只有一条,“曰曰思君不见君,但愿君心似我心。”

你需要的是一个实职副省,没有人比陈太忠更了解小白了,他对她有愧疚,但是同时他知道,她真正需要的,其实并不是婚姻。

他抵达素波的时候,上午九点半,荆紫菱家里唐亦萱在场,小可乐等人在,他上楼的时候,楼下车里有郭建阳等着。

小紫菱今天是细细打扮过的,陈太忠进屋之后,跟荆家父母打个招呼,就牵着她的手,匆匆地下楼了。

只是领一下结婚证,两人也无意张扬,不过小可乐等人还是陪着他们去了照相馆。

照相馆也是早就约好的,进来之后,化妆师再给荆紫菱小小地修饰一下,至于陈太忠,就是那么回事了,随便收拾一下就行。

照了证件照之后,郭建阳开车,拉着陈书记和小荆总来到婚姻登记处,这边也是打好招呼的,否则那个证件照都得在指定地方照。

郭处长直接进去找人,外面还有七八对等待登记的,看到又来一对,男人高大也就算了,女人却是美丽到惊心动魄,不少人登时就看呆了,低声说话的也不说了。

有的女孩儿看到自己的准爱人如此失魂落魄,气得当场就做小动作,掐胳膊踩脚之类的,脸色极为不好看,还有女孩儿却是自己自己都怔住了。

郭建阳进去大概半分钟,就跟一个中年妇女走了出来,女人冲他俩点点头,和蔼地笑一笑,“真是郎才女貌,好,跟我来登记吧。”

她是知道陈太忠和荆紫菱身份的,不过陈书记不欲张扬,她也就只做不知,领着人走了进去,外面七八对情侣面面相觑,有人恨恨地嘀咕一句,“插队……无耻。”

女人将他俩领到一个年轻男人的办公桌旁,“小杨,登记一下,体检证件照都不要了。”

“知道了,主任,”小杨头抬起头看一眼,波澜不惊地回答,如此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不过目光扫过荆紫菱之时,他还是有一瞬间微微的失神。

接下来,他拿过来两人的介绍信,当看到女方姓名和所属公司的时候,他再也按捺不住心里的讶异,抬头又看一眼,“你……你是易的老总荆紫菱?”

“啧,问那么多干什么?”女主任不耐烦地发话,她看一眼陈太忠,又吩咐一句,“小杨,出去也别跟人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