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0章 夜不靖

第四千五百六十章 夜不靖

陈太忠知道俞化龙在想什么,于是笑着摆一下手,“俞书记有难言之隐,雅平区长不要问了。”

“太忠书记果然火眼金睛,”俞化龙笑着点点头,也不再多说。

不过有这么一句,也就足够了,罗雅平在瞬间也反应了过来,俞书记怕是不想引起太宁其他人的反感,所以才有意叫上林业局长,有意问林业总局怎么跑。

这是官场里常见的现象,不管哪里的官场,政府和党委总是存在着争斗,政府决定的事情,若是党委有异议,就会通过这样那样的方式来放风。

这次太宁县政府做的事,激怒了北崇,而太宁县党委书记,却是明显地跟陈书记有点渊源,那么俞书记在热情招待陈书记的时候,由于担心被人误解为放风,就走一些形式。

这样一来,不管是上面的领导,还是下面的老百姓,就都不能说党委做得不合适,想得再深远一点——没准县政府还打算拿党委的反应,来推卸责任。

罗区长想明白了,但是她还要落实一句,“那我们买走鱼苗,党委是否愿意支持?”

“没许可证,这本身就是不具备养殖条件,”俞化龙的回答,既清晰又含糊。

“好了,都已经说清楚的事儿了,”陈太忠出言阻止,不让罗雅平再问下去,紧接着,林业局长推门而入,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吃喝到七点,陈太忠正琢磨着。这差不多该撤了,门外又涌进人来。却是太宁的组织部长在隔壁吃饭,听说俞书记在会客,过来敬酒。

组织部长敬过酒之后,不多时又是一个公司老板过来敬酒,看得出来,这个野味饭店,算是俞书记的一个据点。

陈太忠不怕别人敬酒,他在意的是。对方有没有敬他的资格,不过身在客场,那就啥话也别说了,后面只要有人敢来敬酒,俞书记认可对方勉强有资格,他就是直接摆两瓶白酒出来——既然敬我,一人一瓶。不喝就是看不起我!

客场作战压力太大,对方是可以使用车轮战的,眼下房间里是六个北崇人和三个太宁人,但是房间之外……全是太宁人啊。

所以陈太忠就直接提高门槛,要喝就喝一瓶,就算这样。都有不怕死的冲进来,从七点到八点,北崇区党委书记干了七瓶白酒,一时间笑傲整个酒店。

敢喝不算本事,喝了以后没事。那才叫能耐,陈太忠又叫了啤酒。大家嘻嘻哈哈喝到九点,才最终散摊,俞书记喝得已经有点二麻了,“太忠,找个地方放松一下?”

“明儿要早起,放松就算了,”陈太忠摇摇头,他跟俞化龙谈得不错,但是身在敌意浓浓的异乡,他要保持警惕,“已经喝了不少了。”

“你这酒量,再来五瓶也没问题,”俞书记大着舌头发话,“倒是我不行,真的不行了……早听说你海量,今天算是见识了。”

“俞书记,谁是海量啊?”就在这时候,一个女声响起,非常清亮的声音,但略略带一点醉意,“太宁还有海量的男人?介绍认识一下吧。”

说着话,女人就走了过来,这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儿,眼下才是二月底,她却是夏天的装束,上身是露胸的敞口衬衣,下身则是豹纹短皮裙加黑丝长袜,脸上的妆画得很浓,一看就是个小太妹,可偏偏地,后脑绾了一个高高的发髻——看起来又带点华贵。

不管怎么说,就算不化妆,这是一个很好看的女人。

“莞儿,别胡说,”俞化龙干笑一声,“这是北崇陈书记,你喝不过他。”

“我还就不信了,”那女孩儿冷笑一声,抬眼看向陈太忠,“有种的,咱们拼个通宵?”

“跟我拼通宵,你算什么玩意儿?”陈太忠冷冷一笑,转身向门外走去,“俞书记,明天一大早,我要买鱼,你安排一下。”

“站住,你敢走?”女孩儿尖叫一声,不过那一行人,已经去得远了。

陈太忠来得匆忙,并没有订房间,等再回去的时候,交通宾馆已经客满了——接了一个大会,若不是罗雅平订房间的时候,亮出了自己北崇副区长的身份,没准现在早就被请出来了。

罗区长要让出自己住的单人间——她此番因公而来,单人间就是最高了,住套间是超标。

陈太忠哪里会跟她抢房间?笑着摆一摆手,就转身离开了,“我出去找个地方睡。”

不成想,这会儿的太宁,旅店都是人满为患,事实上这个小县城,像样的酒店也就四家,那些私人旅店,他也不想去。

于是他索性溜进三公里之外的公园,找个地方放出帐篷和床铺,又拎出一提啤酒,坐在石凳上,一边喝着,一边看着太宁的夜色。

喝了没多久,一辆奔驰越野车吱地一声在前面的公路上停下,过了约莫半分钟,司机一摔车门下来,嘴里骂骂咧咧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跟陈太忠呲牙的小太妹。

紧接着,她就拉开副驾驶的门,把座位上的人往下拽。

两人激烈地说着,陈太忠听了一阵明白了,车是小太妹的,她要副驾驶上的男人下车滚蛋,那男人一开始是哀求,后来说这里太偏僻,你再开一段,我再下车行不?

吵吵了几分钟,小太妹关上副驾驶的车门,绕到另一边似乎要上车,不成想她拔下钥匙来,啪地一关车门,“嘀”地一声就锁上了。

“你爱坐就坐着吧,软骨头!”小太妹大声骂一句,然后才四下打量周边一眼,就待拔脚离开。

不成想这一眼,她就看到了公园里的陈太忠,陈太忠搭的帐篷,离街边也就二十来米,路灯也算明亮,一眼就看得到。

小太妹先是一怔,显然也没想到,这里还坐着一位,然后她就扭头迈步——这大半夜的,此地行人不多,敢在这里勾留的,估计不是什么好路数,她一个孤身女人,不宜久留。

她走了两步之后,停下脚步,又扭头过来,呆了有五秒钟,迈开脚步冲着陈太忠就走过来,走了几步之后,她打个招呼,“原来是你……专门坐在这儿看我笑话?”

“有病,”陈太忠懒得理她,不过这女娃娃整人很有意思,他一边喝酒,一边看热闹,心情也不错,所以他就又说一句,“我比你来得早。”

“哈,还在喝?”小太妹走过来,看到陈太忠身边搁着一提啤酒,走上前老大不客气地拎起一瓶来,手一抬,啪地就打开了——合着她手上的车钥匙上,就带着开瓶器。

“德国黑啤,你倒有点好货,”她身子一歪,就挨着陈太忠坐下,屁股还挤他一下,“让一让,这点地方怎么坐。”

“你的屁股还要大过水缸呢,”陈太忠嘟囔一句,同时挪一挪身子,“我啤酒带得不多,喝完这瓶你走人。”

“看把你小气的,”小太妹不满意地看他一眼,抬手灌两口啤酒,“我买还不行吗?”

“你看看你自己,浑身上下有个装钱的地方吗?”陈太忠慢悠悠地回答,“别跟我说刷卡,我没带POS机。”

“哈,哥们儿你很有意思,”小太妹笑了起来,抬手拍一拍他的肩膀,一股酒气迎面而来,“包在车上呢,要不,你帮我把那家伙拖下来揍一顿?”

“还是酒驾,”陈太忠皱一皱眉毛,“我出手价钱可是不低,你打算多少钱雇我?”

“谈钱,这不是伤感情吗?”小太妹愕然地看着他。

“谈感情,伤钱呐,”陈太忠摸出一根烟来,慢悠悠地点燃,左右是闲得无聊,倒不如调戏一下小妹妹。

“你真能把他打一顿,那我给你一个数,”女孩儿满不在乎地回答。

“一个数是多少啊,一个亿?”陈太忠轻啜一口啤酒,“那我勉为其难地帮你打他一顿。”

“你浑身上下卖了,值一个亿吗?”女孩儿又拿起啤酒来,“也就是**有那么多。”

“呀,我还真没数过自己的**有多少,”陈太忠转过头来,狞笑一声,眼中放出**荡的光芒,“反正四下没人,要不……你帮我数一数?”

“行了,你别吓唬我,我知道你是谁,”小太妹从他手边拿起烟来,抽出一根来点上,小舌头灵活地吐着,昏暗的路灯下,一连串的烟圈从她嘴里吐出来。

“你要真知道我是谁,就明白我要的价钱不高,”陈太忠也懒得理她,端起啤酒继续喝,别说一个亿了,十个亿你请仙人出手一次?

而且这小太妹明显有点身份,结交的人怕是也不寻常,他不问对方身份就动手打人,那就要准备承担后果——虽然这太宁县,似乎也没啥大人物。

“不就是个区委书记吗?”小太妹看他一眼,又扭头看帐篷,“居然支帐篷睡觉,你说你这是不是闲得蛋疼?”

“知道我蛋疼,那你给揉揉?”陈书记在北崇锻炼多年,荤话张嘴就来。

“看把你美得,我能用膝盖给你揉一揉,”小太妹白他一眼,“我也就是看你喝酒痛快,还像个男人……提醒你一声,娃娃鱼不是那么好带走的。”

PS:月初三更完毕,还差三十票就前十了,大声召唤保底月票。